《霸海风云》

第23节

作者:云中岳

如黛的修为本就不弱,大闯郑州英雄擂一鸣惊人。跟逸云闯荡江湖一段日子里,又学了不少零碎,最有用的是如幻步和奔雷八掌;前者飘忽如魅,变幻莫测;后者是南海门的惊世绝学,凶猛霸道势似奔雷,一掌出七掌随之,完全是刚猛的狠着。

她也知道阴司恶煞了得,闪开正面,由侧方鬼魅似的欺近,突以奔雷八掌进击,攻一招“电闪雷鸣”。右拍左推,掌劲突发风雷之声,声势惊人。

阴司恶煞欺她年轻,放手枪攻,她的身法快,他并不在乎,但掌出风雷动,走的是刚猛路子,他不得不感到骇然心惊了。

他做梦也没想到她竟有如此高深的造诣,不由大惊;掌劲能发啸声已是不易,发出风雷之声,绝非三二十年苦修所能臻此,他难以置信这是事实。

不信是一回事,掌他不能不躲,急忙撤招飘退,略向左闪,右手顺势斜切,想将对方的双掌削折。

岂知他慢了,先机已失,一步输全盘皆输,对方攻势绵绵不绝,势如长江大河,滚滚而下,但听殷雷迭起,直震心脉的劲道,又从身侧袭到。

除了火速暴退,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左闪右让,全无还手的余地,招刚出对方已再变方向攻到,他又得转向拆招自救,先机一失,处处受制。

连换了五次方位,凶猛的掌劲几次擦过他的肩背和臂膀震得他气血翻腾,也羞愤难当。在这么多高手面前,被一个年轻姑娘迫得左奔右闪,硬着头皮挨揍,这滋味绝非局外人所能体会领略的。

他忍无可忍,横了心铤而走险,一声怒叫,一掌向后反拍,人已凌空上窜。

他料得不错,如黛也从他身侧纵起,反而高出他三尺以上,一招“天雷震妖”向他左顶门猛拍而下,掌下雷声亦至,无俦潜劲压体。

他身形左转,大吼一声,双掌向上猛推,硬接来掌;半空中挤老命,你这丫头还能在半空中变招?

双方都快,相距又近,如黛果然变招不及,“蓬蓬”两声,劲道结实,他却一声惊叫,落下地来。

如黛也有点不耐,她本可不硬接,向上或向侧飘落,半途再发掌进击。但她一见老鬼不闪不避,定然是想以一甲子修为全力一挤,也就将计就计,突出奇着。

双掌仍向下拍,但已灭了五成力道,斜拍而下;即使被对方反震而回,力道的方向已偏了,绝不会对她构成威胁。同一瞬间,右脚突出向前斜掠而出。

脚上已用了全力,铁尖小蛮靴急逾电闪,擦过老鬼右肋下,衣破肉裂,再深半寸,肋骨便完了。

她向左冲下,再次猱身猛扑。

阴司恶煞一时大意,在阴沟里翻船,挨了一脚尖,当场挂彩,只气得七窍生烟,怒不可遏,人一落地,厉叫一声,飞快地拔剑,闪电似的点出一招“星飞电射”,如线穿针,破空射向扑近的如黛。

他又上当了,如黛左掌吐出,右手已用奇疾的手法,在他拔剑点出的刹那间,已不迟不早撤下了伏鳌剑,上身顺势下俯,光华一闪,神剑上拂。

光过无声,剑尖翩然坠地,断了近尺,光华再吐。

阴司恶煞真倒霉,先拔剑已够丢人,剑一断,也等于断送.他在江湖的一生名望。

任何力道也挡不住伏鳌剑,他只好左足一点地面,向右急窜,脱出危境。

如黛一声娇叱,如影附形追到,剑芒飞射,向阴司恶煞狂攻。

蓦地灰影一闪,到了毒婆婆邓二娘,一丛针雨先至,要抢救她的老伴儿。

如黛无暇伤人,先求自保,身形一转,举剑向针雨震去,想用内力运力运剑气将针震落。

“不可,退!”响起了逸云的沉喝,她赶忙后撤。

青影射到,正是逸云,双掌疾吐,连拍四掌,罡风怒发。

针雨如被狂风所卷,回头返奔。

毒婆婆向右急飘,突听“嗯”了一声,双足一沾地,突然直向下坐倒,怪眼一翻,躺下了。

原来逸云第四掌拍出时,左手的中食指突向下一搭,天心指绝学出手,击中已退出两丈外的毒婆婆,不偏不倚正中玄机穴,焉能不倒?

同一瞬间,喇嘛三圣同时赶到了。

原来逸云和波罗圣僧旋了三次照面,双方只试攻了三五招,他便发觉毒婆婆已悄悄越众而出,手已深入囊中,用意极为明显,所以便留了心,便与波罗圣僧正面接触,一连三记梵音掌,把喇嘛直震出三丈外。

一旁的拉加和萨达两圣僧,一看波罗圣僧遇险,两根降龙杖同时抢到。波罗圣僧也抢到插杖之处,拔起降龙杖回身猛扑。

可是逸云已走了,他到如黛这一面,“铮”一声剑鸣,他撤下了长剑,低声向姑娘道:“用幻形步跟着我游斗,不可接暗器,我收拾他们。”

“哥,下杀手。”她叫。

“好!我不饶他们。”

这瞬间,呐喊声大起,四十九个人全向上围;但人多了,插不上手,只有几个身手高明的能扑近出招。

他发了狠,长剑下垂,发出一声震天长啸,迎着扑得最快的拉加和圣僧,幻形十八剑的“如虚似幻”出手。

他的功力又精进了许多,金蟾内丹助他突出了修为的高原现象。不管是练任何一种技术,到了某一极限,便会滞留不进,甚至反而退步;原因是无法进步,便兴趣大减,泄了气,自然反而退步,这就叫高原现象。如果能持之以恒,或者得到助力便会加倍努力,便可突破此一令人泄气的高原现象;人在一生中,活到老学到老,这种高原现象会不断产生,能突破一次,便多一分成就;突不破,便会开关苦参,一参就是三年五载并非奇事。达摩大师这位外国和尚,在少林一参就是九年,大概是没突破这高原现象,参不透,自己却参死了。人的智慧与能力是有限的,如无外力相助,确是不易。

逸云突破了这一阶段的高原,功力突飞猛进。在早些天,他确不敢逆料自己接下三圣僧的联手合攻,后果究竟如何,但这时他已有信心,接下绝无问题了。

人化轻烟,剑变电芒,在长啸声中,已欺近拉加圣僧身,前,从杖旁介入,一沾即逝。

“哎哟……”拉加只觉肩头一凉,一阵剑芒掠过身左,他感到气血突然从某一些地方逸出体外,他想吸气运动,但身上的神经已经不听他指挥,麻木了。

他只叫了一声,身躯仍向前冲,但脚已不能举动,全凭前冲的习惯性作用撞出。

对面扑上的,是五丁神叟,盘龙拐杖向逸云的后脑劈下,逸云突然像幽灵般消失了,这一拐并未落空。

“噗”一声,拐劈在拉加活佛的天灵盖上,僧帽直人脑袋内,脑袋当然破了!

拉加的头脑破了,五丁神叟也不好受,降龙杖从他右胯骨旁擦过,带走了一块皮肉。

“哎……”五丁神叟叫,向左急闪。

“砰匍”一声,拉加的沉重身躯倒了,死了还与地面拼命,降龙杖将地面捣了一个大洞。

这乃是瞬间之事,说来话长。

稍微一刹那,萨达圣僧没看到逸云,却看到五丁神叟一拐打破了同伴的脑袋,这还了得?在崤山别馆为了抢玉麟,他们原是死对头,但为了先对付逸云,迫不得已为了利害而合流联手,心中不无芥蒂,只道这老鬼乘机报复呢:

“老狗:你该死!”他大叫,降龙杖猛挥。

“圣僧且慢……”五丁神叟急叫。

可是杖已到了右肋,要被击中,人不断成两段才怪,他怎能眼睁睁地等死?出拐自卫,向杖上扫去。

“当”一声暴响,两人各向外飞退。

逸云已带着如黛,冲入喇嘛丛中,八方腾越,剑气飞射,如同虎入羊群。

“杀!”逸云叫,剑贯入一名喇嘛的前胸,左手急进,抓住尸体向前急抛,身随尸进,“嗤”一声又刺倒了一个。

如黛她更是狠辣,像头疯了的母大虫,伏鳌剑左挥右扫,时如猛虎出柙,时如怒鹰下扑。剑芒过处,手臂大的禅杖佛铲一触即断,庞大的喇嘛身躯腰断头飞。

冲出一条血路,他俩已脱出重围,到了草丛蔓生之地,突然回身。

“杀!”逸云又叫,从右绕出,射向最近的一名喇嘛,把喇嘛刺了五剑之多,尸身砰然而倒。

逸云脱围.而出,在外反击,也与海中的情况相同,绕人丛而走,逐个解决。

祁连隐叟等人,却成了小鱼阵,功力既挡不住一击,又无法用轻功追逐,真是苦也。

不仅无法聚力还手,内部还发生了问题。萨达圣僧凶猛如狮,把五丁神叟迫得团团转。四周的人,不知该帮谁才是。里面有自己人拼老命,外面有逸云夫妇四面截杀,这情势恶劣已极,一败涂地在所难免。

祁连隐叟大急,突然挺剑进入围中,大喝道:“两位住手,咱们再好说。”

五丁神叟攻五杖,一面叫道:“杀了这老狗!替拉加法兄偿命,咱们再好说。”

五丁神叟接了五杖,还了三拐,一面怒叫道:“贼喇嘛,并非老夫故意,乃是失手。”

萨达又攻两杖,怒叫道:“老狗!你一个功臻化境的高手竟会失手?王八蛋,你分明存心不良,要报崤山被截之仇。”

萨达连闪三处方位,厉叫道:“拉加已先中剑,怎能怪我?你住手先看看,如果不是,咱们再拼命。”

“鬼才相信你的话。纳命!”

一个喇嘛突然大叫:“圣僧住手,拉加肩头确是先中剑,共有六处致命剑痕。”

萨达一怔,火速后退。

这时,啸声如殷雷狂震,逸云从东面越西北直趋正南,已宰掉十六名老少和喇嘛。

正南,先前是祁连隐叟的地盘,正是五株松树旁的官道南端。

首先遇上的左方雨,这家伙一见逸云,便如鼠见猫,但又不能往里退,只好挤命。

“太爷和你拼了!”他惶急地叫,一剑点出。

逸云一声冷哼,剑出如电闪,贴对方的剑楔人,手腕一振,对方的剑断成三截,身形急进。

左方雨临危拼命,扔掉剑柄双掌齐出,奋身前扑,寒魄诛心掌出手,彻骨阴风挂空而至,他要拼个两败俱伤,不要命了。

不远处的赤煞阴婆,惊得血液几乎要凝结了,厉叫—声,挺剑飞扑,左手亦探入囊中。

逸云左手一拂,阴风四散,顺手一翻一扣,将对方的右手抓住向怀里一带,左脚足背贴了对方的右大腿,向前送,叱道:“滚!再饶你一次。”

左方雨的身躯,向赤煞婆撞去。老阴婆刚要将赤煞阴火弹打出,爱子已落在对头手中了,快得骇人听闻。幸而她没射出,不然准将自己的儿子烧死。

老阴婆急向右闪,伸手将人抄住,定睛一看,逸云夫妇已经绕向北面去了。

北面是喇嘛,但已换上了仙诲人屠和老神龙一群人。

仙诲人屠挺着他那已断了一只龙首的纠龙棒,大吼一声劈面而出。逸云手上没有伏鳌剑,老魔服气一壮,

“你死定了!”逸云叫。

银光一闪,横拍棒身。快极“铮”一声沉重的纠龙棒,被轻灵的长剑荡开;“嗤”一声罡风撕裂声暴起,仙诲人屠的左肩鲜血飞射。

他大吃一惊,向右急倒,人一沾地,便向右贴地飞射。

逸云目光射向左则不远处的如黛,她一时大意,已被金鹫赫连西海和波罗圣僧缠住了。

他心中暗凛,知道如黛还不能独当一面,他一个不易照顾,顿萌退意。

他一声长啸,回身向左反扑,直奔波罗圣僧,剑气锐啸刺耳,剑影漫天。

波罗圣僧闻啸知警,身形左旋,一声虎吼,攻出一记“横扫千军”;杖长,他不必顾虑剑影。

“铮铮”两声,降龙杖火花飞溅,杖先向下沉,再向上扬,波罗圣僧中宫大开,人踉跄后退。

逸云无暇再刺他两剑,闪电似向左射,切人如黛与金鹫之间,轻喝道:“退!交给我。”

喝声中,剑出万道银蛇,“叮叮叮”三声脆响,金鹫的金枪向右荡出,接着剑芒吞吐两次。

“哎……哟……”金鹫嘶声叫,金枪落地,左右肩甲出现两个剑孔,金甲挡不住逸云的剑。看部位,正是肩骨,毫无疑问,两肩骨都穿了。

他踉跄后退,想用手去摸伤口,可是手已无法抬起,成了个废人。

也在这刹那间,逸云已经近身,伸手拉下他的大弓,摘下了箭袋,右手长剑疾拍。

“啪”一声,剑击中金鹫的左肩,人应剑向左飞撞,冲向飞射而至的祁连隐叟与五丁神叟。

同一瞬间,如黛斩了一名老喇嘛,撤出两丈外去了。

逸云随后而至,喝声:“走,”便向南飞射。

人一上官道,离开人丛约百步,“唰”一声长剑人鞘,挂上了箭袋,回身道:“马不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