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霸海风云》

第08节

作者:云中岳

逸云早看出老道那红漆短捧有鬼,在旁叱道:“杂毛,少打坏主意,棒儿给我!”声出,人猛然前扑。

水火真人吃了一惊,火速转身,水火棍向前一递,“呼”一声响,热流飞射,一股青色火焰狂喷而出,远及三丈,笼罩丈大方圆之地。

逸云早有提防,火焰一闪,他踪影俱失,已由后面闪到,他怒叫道:“你得死!”声出人又失踪。

水火真人闻声知警,水火棍向后一收,火焰一喷即止,棍尾向后急伸,“嗤”一声,棍尾向后喷出一道腥臭的黑水箭,直射两丈外。惨叫乍起,后面三名老道被黑水溅得一头一脸,狂叫着倒了下去。

水火真人只道已将逸云制死,火速转身一看,哪有蒙面人的影子?他心中大骇,肩上已挨了一掌,背心一震,口中发甜,眼前一阵黑,向前一仆,两腿蹬了两蹬,呜呼哀哉!

接着一枝长剑伸到,剑到棍断,青焰一升,黑水泻流,水火真人就静静躺在青焰和黑水中,渐渐缩小。

逸云扔掉夺来的长剑,摹地大吼道:“再不乖乖逃命,你们全得死!”

突然,正东矮林茂草间,飞来两个人影,一青一紫,青紫肋下像是挟着一个红色人影,奇快绝伦。

青影挟着一个红衣人,葛地大喝:“住手!”声到人也到了。

紫影向如黑飞射,传出一声娇滴滴的嗓音:“小妖怪!你还跑?”

如黑耳目特灵,眼角一瞥紫影,人已向逸云奔到,利用逸云身后空隙撒腿便跑,向北面众女观战处飞逃。

逸云不知就里,只道是如黑来了强敌,他目光与常人不同,已看清两人影正是辰龙关店楼上的一双俊美男女。他与如黑亲如手足,岂能不管?大吼一声,迎着紫衣美妇扔出一掌。

紫衣美妇追人要紧,无心回敬,仅信手斜拍,只用了三成劲。

“蓬”一声大震,紫衣美妇竟被掌力震得横飘三丈余。逸云知道她了得,能使如黑望影而逃的人,岂是庸手?所以他用了五成劲。

紫衣美妇心中骇然,身不由己飞飘三丈,身形一飘自然缓了一缓,如黑已远出十余丈外去。

逸云并末存心伤敌,一掌将人震飞,如影附形扑上叫道:“给我站住!”声到,人已将去路阻止。

青影见状一惊,丢下红衣人,飞掠而至,叫道:“雪妹,交给我。”

“你也站住!”逸云怒吼,一掌拍出。

“蓬”一声巨震,尘土草叶飞扬,两人硬拼一掌。

“再接我一掌。”逸云叫,掌出,梵音倏扬,如同万千僧侣轻诵梵音。

这一瞬间,紫衣美妇已乘机脱身,急迫如黑!如黑奔到天魔夫人众女之前,将龙渊剑丢给如烟,飞闪入林,瞬即不见。

紫衣美妇迟了一二十丈,像是一道余虹,也掠入林中。

这两人正是玉麒麟夫妇,到得正是时候,不然武当门下必将全军覆没,他们一来,保全了这一群狂妄之徒。

玉麒麟接了逸云一掌,双方皆末用全力,似乎难分高下,逸云一使出佛门绝学“梵音掌”,风雷俱动,潜劲排山倒海似的涌至,端的风云变色。

五麒麟胸罗万有,一看即知大事不好。当年龙吟尊者参悟近一甲子,练成比风雷掌高明的梵音掌,专用以对付字内凶魔之用,等闲人难禁一击,虽有玄门罡气护身,亦是不免于危,誉为人间绝学,殊不为过。

但梵音掌练来不易,没有一甲子以上的内力修为,要练根本是不可能之事,没有练的心诀当然更不成,万一练成,足可撼山搅海,无坚不摧,可以收发由心,任意克敌,端的是罕见的人间绝学。

逸云一掌无功,知道对方了得,可说是世所罕见的高于,所以一时兴起,竟然用上了梵音拿对敌。

王麒麟已无闪躲的余地,挫腰吸腹,拼全力双手齐推,他只有接下的一条路可走。

逸云眼中神光一闪,掠过玉麒麟严肃穆静的面容,惺惺相惜之念油然而生,突然收回七成劲道,并向侧略扬。

由于一念之间,他总算末闯大祸,玉麒麟是忘我山人的爱子,也就是他师兄。虽则闲云居士和忘我山人,与四海狂客并不是真正师兄弟,但由于同是英雄豪杰,意气相投,各擅绝学,功力相当,所以平时兄弟相称,虽末结拜,义胜同胞。

四海狂客失踪近二十年,不但急坏了闲云居士,忘我山人更是心焦。这些年来,扫亏山庄的人大多暗中出现江湖,明察暗访,要探出老二失踪的经过和原因。

半年前,玉麒麟的爱女九天玉凤周如黛,又在华山负气出走,扫云山庄简直像翻了天。

玉麒麟夫妇走在一块儿,踏遍了天涯海角,除了知道小丫头大闹郑州擂台以外,得不到半点消息。近来忽听绿林道中,盛传独脚天尊行将出山,在辰州府青龙龄大会群雄将宣布与四海狂客为敌,夫妇俩心中一动,便向这儿赶,为了无量道院之事,在辰龙关耽误了两天,终于找到了清虚子的下落,却晚来了半步,武当弟子死伤枕藉。

在玉麒麟丢下红色人影时,碧梧散人和江湖浪子眼尖,惊叫一声,齐向那儿赶,慌忙扶起奄奄一息的一个老道,将一粒武当至宝龙虎护心丹纳入他口中,度口真气送下咽喉。

这人正是清虚子无亏老道,他双足全腐,内腑全行离位,在跌下无量潭的瞬间,黑夜中不辨东南西北,求生的本能支持着他,展开武当绝学的八禽身法,向内侧飘掠。

无巧不成书,中途被他飘近崖壁,岂知在贴壁的霎那间,顶上巨石突然塌落,无数碎石泥沙给了他重重一击,仍向下直降。

天不绝人,他无巧不巧落在下面一株巨松主干上,人虽不死,可是双足毁烂,内腑离位,而且遍体鳞伤。

还算不坏,他是武当直系的大徒孙,身中藏有三粒武当至宝龙虎护心丹,留住残命。

他奄奄一息,上不着天,下有鹅毛不浮的无量潭,寒气直往上冒。

他唯一的希望,就算有人发现他的处境,可是这是高有百丈的悬崖,崖壁草木丛生,而且向内凹入相当深,平时根本人迹罕至,少林众僧和来搜索的武当门人,谁也没有想到崖下仍有活人。他又做声不得,死去不远,想出声也力不从心。

一连两天,二粒龙虎护心丹救不了水米不进、被日晒露侵,而且生机已绝的人。

总算他合该多活几个时辰,玉麒麟夫妇基于武林道义,计算独脚天尊出山之期还早,便在这儿仔细搜寻,果然把他找到了,夫妇俩砍下大量山藤,垂下悬崖将老道救起。

清虚子已届弥留之际,玉麒麟也无法救得了浑身腐烂,只有一息之人,喂了他一粒灵丹,留住一缕元气,向辰州府飞赶,要将清虚子交给武当门人。

清虚子气息奄奄,模糊地说出“桃花”两字;夫妇俩无暇细问,挟起他急赶辰州府。

下七盘湾时,在高处已可看到荒坟之间,武当门下在和人恶斗,十分惨烈。

紫衣仙子眼尖,已看出小如黑的身法,正是爱女九天玉凤周如黛,所以出声喝叫。

如黛也看到他们,这小丫头有了心爱的逸云做伴,更不肯回家啦,遂撇下逸云遁去。

且说清虚子这一面。武当门人大多数没注意到他,目光全落在玉麒麟身上,要看这扫云山庄少庄主即将到来的罕见拼斗,可以一睹扫云山庄的奇学。

如山掌劲一接,突然响起蓬然巨震,无情劲风向侧一进,躺在地下的一匹断头石马,突然裂成千百块碎屑,伴着飞沙走石向五丈外激射。

逸云屹立如岳峙渊渟;玉麒麟双肩撼动,双足蹈入地中近尺,额上见汗。

数十名武当弟子和二三十丈外观战的沧海叟和众女,被过罕世绝学惊得目瞪口呆,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,除了沙石飞扬之声外,没有人敢透一口大气。

逸云哈哈一笑,朗声道:“你比那些酒囊饭袋强上千万倍,武当有你这种人才,真是走了狗运。但愿你们今后行事三思,不许再打扰天魔夫人行事。兄台,再见了。”

声落,青影一闪即没,但逸芸的耳畔,清晰地听到玉麒麟千里传来的语声。“兄台慢走,承蒙手下留情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逸云已走得无影无踪,但语声仍在玉麒麟耳畔响:“日后再见,如兄台不究天魔夫人之事,小弟愿与兄台多接近。”

玉麒麟茫然北望,叹口气周语道:“听他的口气,比我年轻哪!他定是龙吟尊者的传人,真是武林之福,他竟把我认为是武当门下,岂不可笑?”

他拔起双足,转向清虚子走去,武当弟子也一窝风向那儿走,围成一团。

清虚子服下龙虎护心丹,回过一口气,靠在碧梧散人怀中,徐徐睁开双目。

玉麒麟突然说:“我在无量潭崖上救了他,快问他凶手是谁,他挨不了片刻。”

碧梧散人果然神智一清,大声问道:“无亏,凶手可是天魔夫人?”

清虚子摇摇头。

“是少林五方僧?”

清虚子又摇摇头。突然他吸入一口气,微弱地道:“婬魔……桃花……坳……桃……花……”语声激弱,终于断了气。

“是谁?桃花是谁?”碧梧散人拼力大叫。

“他死了!”玉麒麟凄然摇头,返身退出。

江湖浪子突然大叫道:“马底驿有一座桃花场,传闻中住有一个神秘女魔,叫桃花仙子,准是她。”

玉麒麟突然回身,沉声道:“我也猜想是她,但素女玄牝吸髓功近一百年以来倒未听说过,那女魔狡如狐兔,神出鬼没,极少有人知道她的行踪,你们得小心从事。”

碧梧散人放下清虚子的尸体,站起向玉麒麟道谢道:“多谢少庄主指教。”

江湖浪子又突然叫道:“是了,去年夏天,巴陵府出了少男失踪的无头公案;本派大举出动在扁山擒杀了两个妖女,在她们藏身之处,找到一瓶桃花春雾散,定然是她们。”

碧梧散人顿首道:“可能是她们,我们先到桃花坳一走。”

玉麒麟辞别武当众门下,向北缓缓走去。那儿,天魔夫人和众女已走了许久,人影俱无。

他一到林缘,林中紫影一闪,紫衣仙子噘着嘴生气,一扑而出,冲他嚷道:“鬼丫头溜得真快,都是你,宠坏了她!”

玉麒麟愁眉苦脸,耸耸肩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有了这种美丽聪明的女儿,有什么办法?别着急,我猜到一丝端倪,她不但日后足可闯荡江湖,有惊无险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”

“日后自知,也许我猜错了。”

“不,你得先说说。”紫衣仙子竟然撒娇了,多大年纪啦!

玉麒麟便将刚才交手之事,一一详说了。

紫衣仙子不解地问道:“这与黛丫头有何关?”

“呵呵!你真笨,你不看他俩人同式打扮么?定然两人好得走在一路了,雪妹。小鬼头不小了哩!有了心爱的人,怎想到跟我们回家?”

紫衣仙子跌脚惊叫道:“糟!这这……”

“不糟,鬼丫头机伶的很,不会出事,而且有这么一个技绝天人的人在身边,不怕……”

“你真糊涂,那人既与天魔夫人在一起,定然不是什么好人,丫头和他走在一块,怎么不教人担心?”

“目下急也没用,我们留意些就是,走!我们往辰州,丫头定也往这条路上走,参与独脚花怪的群魔大会了。”

“我们可盯紧天魔夫人,定可获得线索,走啊!”

两人径奔辰州府,留意天魔夫人行踪,岂知他们赶过了头,天魔夫人一行众女并未启程,仍停留在七盘湾下农庄中,经这一次风险,她们觉得已有暗地行动的必要,再公然出面,恐怕正邪两派都不会放过她们。

逸云不知如黑躲到那儿去了,展开轻功按遍了十来里,大片古林,却不见如黑的踪影。但他有自信,如黑鬼精灵,心思缜密,绝不会被追及,相差二三十丈,又有古林藏身,他怎会有险?

搜完这一带古林,回到坟场,场中寂静如死,所有的人,全走了。

他叹口气,倚在一株大树,取下面罩卸下包裹,坐下喃喃自语道:“怪!黑弟怎不接招便自溜了?那紫衣人真有那么厉害么?哼!下次我得会她一会,她敢欺负我黑弟,我要她好看。”

说着说着,他倚在树干上假寐,只用耳留情四周变化。

他所倚处,就是正北先前天魔夫人和众女站立之处,身后林密草深,几乎不见天日。

果然,他听到轻微的呼吸声,没问题,那儿有一个内功火候甚高的人匿伏,他缓缓站起,转身向草丛中喝道:“朋友,出来说话,你的功力虽然深厚,却瞒不了我。”

突然,他耳中传来如黑的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霸海风云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