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11章

作者:云中岳

门神只是丹徒县的捕房捕头,只能管府城外廓的治安。

府城内,有府衙弄房的巡检和捕快负责,巡检上面有督粮总捕通判主事(扬州是清军捕盗同知),京口驿也另驻有一位主簿。

所以门神在城外还像个人样,进了城还轮不到他称老几,他只是一个“役”,一个都不堵孙是的鹰犬,上下不讨好,处处讨人赚的可怜虫。

他刚返回捕房不久,府城总捕八极功曹胡秉忠亲自带了随从来找他,说是通判大人找他去问话。

上官派人召唤,他怎敢迟延?

匆匆忙忙随着顶头上司八极功曹出了县衙,直奔府衙听候指示,他心里像有十五个水踊七上八下,不知上官召见是吉是凶。

以往,除了府县合办重要大案之外,府与县的治安人员极少有越级召见的机会。

这一跟,跟进了大堂右面的前交协办所。

所有的背交投丁全不在,似乎府衙今天公休。

他立即感到气氛不寻常,今天不是公休日,更非年凶,附近的人全被赶走的,没错,协办所外面有两个怪打扮四不像的人,抱时站在门口像是门神,百邪回避准倒据闲杂人等岂敢逗留?

堂上高坐着一位同样难辨身分的中年人,相貌威猛,紫蓝锦袍,土豹皮袖仅及时的马褂,小帽(瓜皮帽)珠是珊瑚所制,那风标、气概、威严,皆有震撼人心的无形威力,一看便知是非常人。

左右后方,叉手侍立着两个威风凛凛,改穿红豹皮马褂的精壮大汉。

案左,也有两个精壮大汉,也穿了锦袍,外面是红狐皮马褂,膀宽腰圆高大魁梧,仪表非俗。

骨瘦如柴的通判大人施铭,在这坐在上首的五位贵宾之前,简直成了小鬼陪金刚,可怜兮兮不成比例。

堂下,躬身肃立的有驻京回驿的主簿(门神的直属上司)曹主薄、巡防马偷头儿戚捕头、刑房主笔周鼎、大堂站堂官俞辉。

不怕官只怕管,门神首先向施通判行旗人的请安礼,不等地开口,施通判已一抬手,向案上人虚引。

“向上行礼,不许开口。问你,你才能回答。”施通判用权威性的口吻说,然后站起向上拱手欠身说:“他就是丹徒的捕头冯昌隆。”

门神是聪明人,一看顶头上司施通判大人坐在倒下方,便知道上面那位爷,即使不比知府大人身分高,至少也比通判大人高许多,怎敢怠慢?乖乖上前。整农、拜倒、磕头,可不敢开口说话。

上面那位爷哼了一声,向左面的穿黄狐皮马褂同伴举手一挥。

一位同伴向下走,站在门神侧。

“你就是冯昌隆?回话!”这位同伴用洪钟似的大嗓门问。

“小的正是冯昌隆。”门神爬伏在地上回答。

“午后不久,你干什么去了?”

“小的出城外访……访查姦究……”

“你再说谎,我要你永远说不出话来,混蛋!

“是的,小的混蛋……”他心胆惧寒,暗叫不妙。

“你带了五个人,干什么去?”

“小的追查—……一个可疑的人……哎唷……”

那位爷一脚踢在他的右肋上,几乎把他踢了个元宝大翻身,那位于一脚踢性地的右肋上,沉重的身躯扭翻半匝.痛得他额上直冒冷汗。

“这是警告,下次一定踢掉你满口狗牙,说!”

“小的去……去拦——……一个叫张秋山的人……”他惊恐地重新跟要.爬伏着乖乖吐实。

“谁叫你去的?”

贼。”他乖乖供出.先保住满口牙齿再说.日后的吉凶日后再料上面的人,也用手式回答,不说话仅用手式沟通意见。

“你很听陈洪的话呢?”问话的人追问。

“小的接到消……沾点线……线索.不……不能不去查证“我有话警告你。”

“把张秋山这个人忘了.日后见了他你也不认识,记住了没有?”“小的记……记住了。”

“忘了今天的事,忘了这里你所看到的一切。如果有丝毫风“小的什……什么都不知道.什……什么人也没见过,甚至今……今天小……小的根……根本没进城里来。”“很好,”

你不笨。施大人,叫他走。”

当八极功曹把他带出衙门,他发觉自己全身已被冷汗湿透了.好冷.冷得双脚猛烈地弹琵琶,连走路都得靠八极功曹扶他213薄暮时分,张秋山出现在北固山西面的江滨。

大江风涛险恶,夜间漕可关闭禁止夜航,入江口的京口闸设有闸官管理,天一黑就禁止出入漕河,以免闹出覆舟的惨祸。

因此夜间要找船过江,不能在京口码头雇船,必须远出北门外,到大江江滨找胆大的船夫设法,这一带才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水上好汉,敢在大风浪中玩命。

江滨死寂,云沉风恶!

十余里宽阔的江面由于恰逢满潮,浊浪排空,风涛声令人心是惊。

北固山挡住了不少风涛,因此江湾中仍然泊有不少大小船只。

他将盛了陆一刀陆全的麻袋,塞在草叶中藏妥,小心翼翼向水滨走去。

几艘小乌篷船倚岸插篙,黑沉沉鬼影惧无,不知是作何用途,的船只,反正蓬舱内不见灯光,似乎像是空船。

这里,是江湖朋友偷渡的地方,私贩的纠集处,歹徒们的聚会所,豪强们的联络站。

距水浪还有百十步,他突然向下一蹲,拉长耳朵凝神倾听。

风涛震耳,他突然听到了不寻常的声息,发现了警兆,警觉地隐。

下身形凝神戒备。

草声箴籁,有几个人贴地飞射而来,从后面连续飞扑而上。

他心中一震,长身慾起的身躯重新下挫,信手折了几株干草,快速地折成尺长的草梗,猛地飞洒而出,人如脱兔,斜窜出三丈外。

犬嚎声刺耳,五头黑色猎犬一一被洒出的草梗贯穿胸腹,卟一阵暴响,摔倒在地挣扎狂呼。

“我上当了!”他心中暗叫:陆一刀身上,带有引诱猎犬追踪的葯物,这位抑爪冷镖陈洪,步步设断老谋深算,将是我最强悍的劲敌。”

江边全是枯草叶,树林远在百步外,也就是他藏匿陆一刀的地方,退回去必定与大批跟来的人遭遇,往前走就必须跳水。

黑夜中敌情不明,碰上劲敌就难以脱身了。他虽然知道自己身怀绝学,武功超绝,但碰上更高明的高手名宿,那就麻烦大了。

上次飞龙天魔埋伏了三个可怕的高手,在他身后出其不急行雷霆一击,就差点儿要了他的老命。

今晚可不能再冒险与不明来历的人拼老命。

他动了从水中脱身的念头,但又耽心陆一刀的生死。

他真不该把陆一刀装在麻袋里带走的,等于是他亲手把陆一月的命断送的。

稍一迟疑,失去脱身的机会了。

两侧人影快速地通过,奇快地隔绝了往江边脱身的路。

这些人都是行家中的行家身形一止便向下隐伏,四周见不到站立的人,极有耐性的等他现身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北面百步外是水际,卅步外传出刺耳的阴笑,声不大,但直入耳内膜,甚至感头脑被震撼得出现晕眩现象,这人的撼人笑声可怕极了,是属于驭音伤人的邪门魔功。

“嘿嘿嘿……”右前方二十米外,也有阴笑声传出,但没有令人震撼的威力,却有令人感到述乱的怪异功效,又是驭音伤人的邪门魔功。

“他们早就在镇江等我,我却毫无所知。”他自语:“天杀的!

一定是飞龙天魔那群混蛋!”

“嘿嘿嘿……”北面阴笑声又起:“小子,算定你要从此地过江逃命,果然不出老夫所料,出来领死吧!草里面是躲不住的。”

他一咬牙,徐徐挺身站起。举目四项。

首先,北面连续站起三个穿长袍的人。

然后,四面八方又出现了八个人。十一个人在外围二十步左右,形成大包围把他圈在核心里。

显然五头猪犬在刹那间被击毙,让这些人怀有强烈的戒心,不敢冒失地冲上把他赶出来,改采包围威胁的办法逼他现身。

“诸位为何冲张某而来?”他沉声问:“咱们曾经有仇有怨吗?”

“你叫张秋山,没错吧?”先前发话的人问。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在扬州港河,救走了一个姓赵的人,与一个姓葛的小丫头,没错吧?”

他心中一动,原来料错了,不是飞龙天魔那些人,八成儿是广陵园主人凌霄客的党羽,他心中一宽。

凌霄客方世光的底细他清楚,偷来的乾罡坤极大真力,修为有限得很,党羽即使高明,也高明不了多少。

他救葛佩如时,另一麻袋中的确有一个人,姓什么,他没问,这时才知道那人姓赵。

载葛佩如的船是从广陵园将人接走的,船上的人供认不是乾清帮的人,而是冲江湖道义,替乾清帮两肋插刀。

凌霄客的人,也招供说少与乾清帮往来。

招供的人各说各话,相互矛盾。

按常情推测,凌霄客必定与乾清帮相互勾结利用,早些天!”

陵园已被官府抄没,这时像失群之雁,必定横下心投靠乾清帮了,纠合爪牙来讨债啦!

“不错。”他心中渐定,口气渐趋强硬。

“那么,你就是张三,张三也就是你张秋山了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还有其他的化名身分吗?”

“当然有。”

“雷神?”

他心中一震,原来与飞龙天魔又扯上了。

只有飞龙天魔知道他用张三的化名,雇神份调查扬州十大富豪,来掩饰自己的调查活动。

乾清帮也接受调查雷神的委托,其中必有关连。

凌霄客的秘窟,在飞龙天魔的左近,不是巧合。

“你们就把张某看成雷神好了。”他沉声说:“难怪你们不敢聚在一起,据说,雷神的雷珠,可炸死三丈方圆内的人,人越多死得更多。

哈哈!你们上吧!在下最少也可以弄死你们一半人来垫棺材背,这一半人很可能有你阁下在内,亮名呼号!在下记住就是。”

他身上什么都没带,雷神的面俱与兵刃都不在,赤手空拳。

大事不妙。不管任何时候,他都不带兵刃亮像,只有以雷神面目出现时,才有致命的武器应用。

他知道,扬州的几次事故,对方已经有脉络地发掘出他的根底,张秋山、张三、雷神,这些老江湖精明过人,不难作正确的推断。

他动了改名的念头,张秋山这个普通的名字,今后不复存在了。

“咱们已知道如何对付你,你的雷珠有无可弥补的缺陷。”为首的人说:“你只能发射一枚雷珠,咱们一近身,你就成了死雷神,炸了咱们的人,你也难逃炸死的厄运,雷神将在今晚除名。”

一声呼哨信号传出,十一个人同时飞掠而进。

对方估计得不错,就算他有雷珠,也只能向一方投出一颗,自己必须远离以避免波及,对方相反方向的人恰好堵住,近身抢攻缠住他,他怎能再发射雷珠?除非他想与对方同归于尽。

要命的是,目前他根本没有雷珠可用。

二十步距离,眨眼即至,十一人汇合,生死将判。

一声长啸,他向北面水滨突围。

一声狂笑,北面的三个人左右一分。

灰雾涌现,异味刺鼻。

他吃了一惊,突然鱼龙反跃,后空翻不进反退,半空中探手人怀,掏出一小包接引使者所送的接引浮香解葯丢人口中。

瞬间的接触,各展所学全力一击。

一声沉喝,他翻落时连拍两掌,向从后面冲近的两个人拍去,双脚随即沾地,反应之快骇人听闻,拿出阴雷乍音,劲道空前猛烈。

两个强敌内功的火候极为精纯,借冲势四掌齐推,接触太快,谁也休想闪避,硬碰硬全力一擎,功深者胜,强存弱亡。

“砰……”六只手掌接实,罡风四面喷爆,劲气化为汹涌的气旋,地面的及腰枯草漫天飞舞。

“叭啦啦……”两个硬接的人倒摔出文外。(他也有点支撑不住,倒挫三步。

糟了,身后罡风压体,腥臭的劲流涌到,共有三个人向他的背部发掌,距离不足八尺,正是内功登峰造极的人,内劲伤人威力最强劲的距离。

“砰!”气爆声震耳。

护体神功已因先前硬拼而消减了三成劲道,怎禁得起三个超等高手联手合击?

他向前急冲,双脚不听指挥,强烈的震撼力,把他震出两丈,眼前发黑,喉间发恶。

“毒龙掌……”他心中狂叫:“我完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身后狂笑声震耳:“雷神如此而已,活剐了他……!”

三个人随后冲来,得意洋洋要活擒他。

“砰匍”他摔倒在三丈外。

“哎呀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