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1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南面两里外一座江滨的草棚中,张秋山在黑暗中默默地行功疗伤。

要修至可排除体内异物与毒物的境界,天赋够的人也需下一甲子岁月苦功。但他二十余岁年纪,居然修至这种不可能境界。

这是供往来此地工作的村民歇息的草棚,用芦苇搭建,聊可遮蔽风雨,附近三里内没有居民。

葛夫人母女四人在四周警戒替他护法。一直就对地能行功排除毒龙掌余毒的事存疑,所以小姑娘心中焦灼,不时悄悄溜进棚察看,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“娘,要不要用真气助他一臂之力?”她出现在乃母身旁不安地说:“好……好像他有了困难,有……有点像真气上不了重楼现象,只在冒冷汗……”

“女儿,关心则乱,你可不要自作聪明帮倒忙。”葛夫人拍拍她的背肩,用令她心安的平静口吻说:“他如果没有把握,决不会用自己的性命来冒险。先天真气疗伤是不是什么困难的事,但排除异物可是性命悠关的大险,稍一出错,不死也将成残废,异物会堵绝或毁坏经脉,连你爹都没修到这种神化境界。我想,他一定有成功的信心,任何人想插上一手帮助他,都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定下心来,别胡思乱想。”

“娘,大概要……要等多久?”

“谁知道?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估计。女儿,你太关心他,有时候反而会误事的。”

“女儿该……该关切他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娘只能告诉你,你年纪还小,不要太早就……”

“娘,也许女儿……”小姑娘期期艾艾,词不达意:“不管怎样,女儿是……是很……很喜欢他……”

“感恩图报?”

“女儿不……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娘只是提醒你,感情的事,勉强不得,你必须在心里有所准备,等到心收不回来,可就有苦头吃了。”葛夫人语重心长地说。

“娘的意思是指……”

“他对你最多……最多把你看成一个顽皮的小妹妹,你本来就小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他在扬州洒脱地、无牵无挂地溜走了之,就因为他把你看成小妹妹,所以心中没有负担,没有挂念,没有依恋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“女儿正在成长,正在……”

“不害臊,羞!”葛夫人笑骂:“我看你真需要好好管教了,再三偷偷溜走四处闯祸,现在你有更充分的理由发疯似的……”

“娘!”

在棚南首戒备的奶娘方氏,突然发出一声暗号。

四周都是及腰的篙草,积雪尚未溶化,视界可以远及百步左右,但如不留心,便不易看到悄悄接近的人。寒风呼啸枯草摇曳,视线易受扰乱。

片刻,南面十余步外有人长身而起,然后接二连三出现七个人,全穿了灰劲装,外加一件马甲形的无袖皮祆。

八个人两面一分,徐徐举步向茅棚接近。

葛夫人长身而起,距棚十步卓立。

“不要再接近了,免滋误会。”葛夫人沉声说:“诸位有事吗?”

“咦!是女人。”为首的人按在剑靶上的手松开了,大概认为一个女人不值得动剑:“什么人?亮名号以免自误。”

“没有亮名号的必要,诸位何不先明示来意?”

“北关大道上,有四个人被杀,咱们是调查凶案的人,在附近搜查凶手。半夜三更荒野之中,你一个女人在此现身,想必是武林中人。”

“本来就是武林中人。”

“请教姑娘贵姓劳名。”

“恕难奉告。”

“哼!那么,姑娘涉嫌重大,老夫必须盘根究底。”

为首的人一面向前接近,一面挥手命七名同伴跟上,八个人缓缓逼进,气氛一紧。

“阁下的口气,不像是公人,倒有点像强盗口吻。”葛夫人缓缓举剑:“谁再接近,休怪老身剑下不饶人,生死各负其责。”

对方用行动作为答覆,中间的三个人一声沉叱,三支剑狂涛似的涌到,剑气破风声如万顷松涛,每个人都用内功驭剑,向一个女人发起群殴,毫无武林朋友的风度气概,着阵势就知不是好燃。

葛夫人怒火上冲,剑起处风雷乍起,一招浊浪排空攻出,向三支剑涌发的剑山楔入。

“铮铮……”金鸣震耳,剑光狂舞中,人影四分,一招胜负已决。

“聊施薄惩,下次必定有丧命。”葛夫人退回原位冷冷地说。

三个人皆是右胁中剑,伤肌而不曾损骨。

小小的创口,把三个人的胆都快吓破了,那势若狂涛的剑影封不住闪不了,排空切入一击使中,假使存心杀人,三个人恐怕无一幸免。

其他五个人大吃一惊,忘了救助同伴,也忘了一拥而上拼搏,愣住了,似乎还不相信三个高手一照面便裁,这怎么可能?

一声呼哨传到,八个人狼狈地徐徐后退。

葛夫人听到呼哨声,不再轻松,沉着地起剑立下门户全神待敌,并发出大敌将至的信号。

突然,一道电虹从三十步外夭矫暴起,有如长虹经天,以慑人心魄的奇速射来,眨眼即至。

葛夫人裙扶飘飘,身动剑发,绝招惊涛骇浪出手,惊涛十二剑中的精华杀着,气势浑雄无匹,人与剑合而为一,迎着射来的电虹,迸发出无数惊心动魄的光华,她用上了真才实学全力以赴。

数声慑人心魄的剑鸣进爆,风吼雷鸣中,两人的身影向两侧急分。

势均力敌,剑上的劲道难分轩轻。

是一个发辫灰白的干瘦老人,斜飘出丈外立地生根,手中电芒闪烁的长剑,仍传出隐隐龙吟。

“原来是沧海幽城的妖妇。”干瘦老人沉声说:“惊涛十二剑果然名不虚传。傅老,该你出面了,拖下去夜长梦多,这泼妇交给你啦!”

两个穿了一黑一白怪袍的人,从十余步外并肩缓步而来,似乎身上散发有死亡的气息,阴森的形态也充满慑人的鬼气。

“真该由老夫出面的。”叫傅老的白袍人一面走一面说:“沧海幽城的剑术并无奇处,派得上用场的是玄门练气绝学玄天神功,老夫的太极神功,自信还有与玄天神功分庭抗礼的把握。”

“我百毒真君可以让这妖妇生死两难。”穿黑袍的怪人说:“傅老,何必浪费元神真气拼命?这是匹夫之勇,让贫道伸一个小指头把她弄成软骨美人,根本就不费三五两力道,岂不太妙?不过,人我要。”

百毒真君的名号、可把葛夫人吓了一跳。

这玩毒的老道叫青松,道号平平凡凡,号称玩毒的祖宗,所以绰号叫百毒真君,提他青松的道号,反而没有人知道,知道的人也不多。

在魔道人物中,每个度头都自称魔中之魔,难免有自卖自夸之嫌。

而这位首毒真君,的确可称魔中之魔而无愧色,施放毒物时人畜遭殃,一次毒死三五十个人,在他来说的确不费吹灰之力。他说用三五两力道来对付葛夫人,已经说得大客气,把葛夫人看成劲敌了。

葛夫人久走江湖,留意江湖情势,见多识广,自然知道百毒真君其人,难怪心中吃惊。

她也知道穿白袍的傅老是何人物,那身怪白袍就令人心中发毛。白无常银博,姓很怪,绰号也吓人。

夜间出现时,按例穿的是银色怪袍,白天在外行走才穿白袍。

所以夜间看到银白色,真令江湖的高手名宿心惊胆跳,是一个黑道中恶名昭彰的杀人魔头,杀人越货心狠手辣,但却不是强盗,黑道与绿林道劫财杀人的方法是不同的,虽则手段相去不远。

“人,当然无条件交给你,你百毒真君对鼎炉的选择要求甚滥,什么女人都行,只要是女的就好。”白无常嘿嘿怪笑,说的话邪味十足:“但老夫坚持要见识见识玄天神罡的威力,你得让银某有松松筋骨的机会。”

“好吧!三招,如何?”百毒其君让步。

“三招正好,这一来,银某如果败了,也在脸挂得住,不至于一招使灰头土脸。”“少废话!上啦!”

一声怪叫,白无常手中的阎王令凶猛地冲上挥出。

这种外门重兵刃,外型与雁钢刀相差不远,不同的是锋尖成三角形很像令牌,所以叫阎王令。

葛夫人的剑轻了一倍以上,怎能与男人比臂力?

但她别无抉择,非接不可。如果白无常一冲落空,很可能乘机冲入茅棚,在棚内行功迫毒的张秋山,有死无生,所以她不能不接招。

金鸣声与气爆声狂震,剑令疯狂地纠缠片刻,突地狂啸声震耳慾聋,再传出两声可怕的金鸣,火星飞溅,枯草乱舞中,蓦地风止雷息。

葛夫人连退三四步,脚下虚浮,身躯似乎在这刹那间矮了半尺,以剑支地摇摇慾倒。

白无常退了五步,屈右膝着地,阎王今无力地斜支在一旁,浑身雾气蒸腾。

“太极神功足以与玄天神爱分庭抗礼。”白无常的嗓音全变了,吃力地挺身站起:“沧海幽城的所谓盖世玄功,未免夸大了些。老道,再给我三招的机会。”

“不行。”百毒真君断然拒绝:“假使你们两败俱伤,我的损失大了,到何处去找有此慧根的鼎炉?你给我站到一边去。”

葛夫人身侧,出现二姨杨碧娥、奶娘方氏、葛佩如小姑娘,两支剑一把神犀匕布下阵势,掩护葛夫人调息,显然已看出情势不妙。

“不能全陷在此地。”葛夫人虚脱地说:“方嫂,速带佩如脱身。”

“娘,女儿不走。”葛佩如咬牙说:“要死,就死在一起,女儿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对面的百毒真君狂笑:“贫道的手下管制的生死,阎王爷也不敢与贫道争。你们,贫道看中了你们几个好鼎炉,就算你们大限已到注定三更死,阎王也不敢派使者拘你们的魂……”

四女身后,突然出现张秋山的身影。

“老道,真的吗?”张秋山中气充沛的嗓音震耳,举步超越葛夫人:“我雷神却是不信。阎王管不了你,神祗却不容许你任意荼毒人鬼。你的时辰到了,妖道。”

“雷神?”一旁的白无常脱口惊呼。

雷神的名号,确有震撼人心的威力。

百毒真君哼了一声,但似乎有所顾忌,不敢再逼进。传闻中,雷神的霸道武器雷珠,威力可远及百步外,掷出的距离也就是威力范围,被击中保证可以血肉横飞,爆炸的威力令人丧胆。

“贫道也不信雷神能管得了我百毒真君的事。”百毒真君厉声说:“你也不是神祗,你同样是血肉之驱,禁受不起贫道的百毒……”

“当在下知道你是百毒真君时,你已经死了一半了。”张秋山抢着说:“你不会有抢上风放毒,或者近身以毒杀人的机会,在下可以在十丈外杀死你,而你决不可能在三丈外用毒物杀我,除非你能及时抢得上风。”

“你少吹大气,贫道就可以……嗯……贫道可以在……呃……在三丈外……呃……哎……”

最后一声哀叫得尖厉刺耳,不住摇晃的身形突然扭转,不敢用纵跃术,撒腿狂奔,像是见了鬼,奔跑时身形歪歪倒倒,像个醉鬼。

白无常与其他八个人,起初看到百毒真君一面发话,一面发出嗯嗯呃呃的怪声,而且身躯随怪声而不时震颤,正感到莫名其妙,但还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。等妖道转身踉跄逃命,他们才大吃一惊。

雷神说,可以杀人于十丈外。

目下双方相距有四丈左右,妖道不但不出手反而逃命,逃走的形状,已清楚的表明受了伤。

这可不是装出来的,老道不是不动手就认输逃走的人。

第一个一跃三丈飞逃的人,正是白无常。

八个人都不是笨蛋,像惊散了的鸦群一飞而散。

“你不要紧了?”小姑娘惊喜慾绝,忘形地收了匕,一把抱住了张秋山。

“先天真气更精纯了些。”张秋山挽着她走近葛夫人:“伯母,不要紧吧?”

“还好。”葛天人收剑苦笑:“白无常的太极神功,确是玄天神罡最强的劲敌,我几乎毁了气门。哦!你用什么把妖道吓跑的?你不会用妖术吧?”

“棚柱上有几枚船钉,可惜又短又小不足三寸,四丈外击杀普通人尚无困难,想击毙百毒真君这种有太极神功护体的高手,就难上加难了。”

张秋山沉静地又说:“我利用他说话的机会,首先击中他的下阴,断了他的冲脉周天气路。然后是鸠尾和左右期门,最后用全力贯入神关穴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妖道的腰带内附有铁镜一类护身物,针可能贯穿了护脐镜,能否贯入脐就无法判断了。我从不使用暗器杀人,雷珠也不是用来杀人的。但对付百毒真君这种近身必被他毒死的凶人,只好用暗器计算他了”

“他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