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0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店中大乱,直至二更后人声才静止。

三更初,假公子章达方带了仆妇和待女,返店回到东院上房。

一个青袍外穿羊皮大褂的中年人,悄然推门入室。

外间里一灯如豆,假公子章达坐在桌前怒空满脸。

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假公子向恭立在桌对面的中年人沉声问。

“是悍匪孽龙的匪党闹事。”中年人恭敬地欠身答:“小的人单势孤,不得不隐忍不加插手。事发的经过是这样的

“他将孽龙进入张秋山的客房,被张秋山逐出,以及悍匪大援赶到,所发生的经过—一说了。

“那张秋山呢?”假公子追问。

“不知道下落。”中年人照实说:“可能被悍匪们带走了,但小的不敢确定。”

“会不会是阴阳双煞乘乱带走的?”

“不可能,小的事后曾经接近双煞的住房,这两个女煞星仍在愤怒如狂。”

“好可惜!”假公子苦笑:“阴阳双煞的散魄香如无她们的独门解葯,不死也将成为白痴,落在悍匪手中,反而少吃不苦头,但……结果仍是一样的。”

“要不要派人把那些悍匪格杀……”

“不必,这些悍匪不但对我们没有威胁,反而会影响亡命徒的活动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那不是我们的事。”

“小的记得。”

“哦!姓葛的几个女人是何来路?”

“小的无能,不知道她们的底细。”

“好好留意她们。”

“是的,小的已派有专人监视,另派人前往促请五湖剑客前来听候公子差遣。五湖剑客许福是熟知江胡秘辛的老江湖,他可能知道葛家众女的来历,他那些侠义道名宿朋友,可能有人知道她们的来龙去脉。”

“你可以走了。记住,我不希望住处附近,经常有意外凶险发生。”

“小的必定防患于未然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假公子挥手示意赶人。

中年人默默地行礼退出,行的是流行的满礼,跪右膝右手点地。由于神态自然,居然没有让人看了恶心的感觉。

十余名悍匪撤出淮阳老店,分三路向志城南撤走。

五名悍匪沿一条小巷急窜,风雪交加,连在街也罕见行人,小巷更是沉寂如死。

走在最后的人脚下沉重些,肩上扛了一个魁梧的张秋山,脚下沉重是意料中的事。

“三当家。”走在第二的悍匪向领先走的同伴说:“没捉住阴阳双煞,无法获得解葯,把这姓张的小子带走,等于是死人一个,大当家会责怪的,怎办?”

“突袭失败,不能全怪我们。”三当家口气不怎么愉快:“近身相搏,咱们谁也不是那两个女煞星的敌手,要咱们的弟兄在房舍里与他们拼命,你知道要断送多少弟兄?划得来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。”三当家坚决地说:“反正人已弄到手,是死是活还不是一样的?我所担心的是女煞们追来,赶快脱离才是这一行的金科玉律……咦!罗兄弟呢?他……他怎么没跟来?”

罗兄弟,就是扛着张秋山的匪徒,身后,只跟来了三个人,就少了扛着张秋山的罗兄弟。

“哎呀!”

三个同伴同声惊叫。

“快回头找。”三当家焦躁地发令。

“三当家,恐怕不对。”先前与三当家说话的人,有点毛骨悚然地说。

“什么不对?”三当家惑然问。

“恐怕……恐怕真被三当家料中了。”

“我料中什么?”

“阴阳双煞追来夺人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咱们的人已经分激……”

“不好!女煞们……”

后面不远处,两个人影依稀可辨,来势奇快,已可看到披风飘扬的形状。

“你们走得了吗?”女性的刺耳嗓音传到:“老娘要见你们那条死龙,他竟然敢向老娘下毒手……”

“三当家心胆惧寒,一听便知是阴阳双煞追来了,立即断然发出散开隐身的信号,往防火巷中一钻,消失在黑暗的房舍角落里。

三更天,高踞城头的镇淮楼立在风中,死一般的沉寂,没有人踪,没有兽迹,扬州在沉睡中,真像一座死城。

附近危机四伏,城头、城根、民舍的屋上屋下、街巷暗影中、楼内楼外一共有三十余名高手布下重重埋伏,耐心地等候来应约的张三。

期限是三天,今天是第一天。

假使张三够警觉,今晚大概不会前来,很可能事先加以踩探,证实没有危险,看不到凶兆,才会前来找神愉应约。

向城外的楼上外栏柱角,站着一个人,这个人应该是神偷。

现在当然不是神愉李百禄,只是穿神份的衣裤的人而已。

钓鱼,钩上必须有饵。

诱乌人笼,笼内必须有诱鸟的鸟媒。

楼东面的一段城墙,外城根的城壕已经结了冰,城头积雪两尺余,由于积雪甚厚,根本不可能藏人,一览无遗无处可隐

两个上反穿羊皮外祆,下罩白衣裤的人,却挖开积雪蹲在雪坑中,全身与雪同色,如不接近单十内,不可能令现他们的。

影。

潜伏处距楼不足五十步,从楼上逃至城头的人,一冲之下,恰好受到他们猛烈的粹起袭击。

这正是埋伏的最佳位置,可以完全监视楼附近的动静。

这是第二道埋伏,位置十分理想。

可是,他们的注意力全放在楼附近,面向着高耸入云的淮阳楼,却忽略了身后。

任何一个怀有警觉心的人,都不会从城头接近淮阳楼,一无遮掩,是最显著的通道。所以埋伏的人,仅估计逃出的人可能从城头快速脱身,并没有估计有人从城头接近,也就忽略了身后。

偏偏就有人从城头接近,从最显著的方位接近。

接近的人也是一身白,俯伏贴雪滑行,耐心与体力皆是超人的,逐渐接近两个埋伏的人。

打击之快,有如迅雷疾风,人影扑出便已近身,一掌拍中一名警哨,乘势斜飞滚滑,贴地勒住另一名警哨的脖子,再向下压入坑内。

刹那间重归静寂,似乎刚才并未发生任何事故。

埋伏在楼下外围的另两个警哨,相距不足册步,居然不曾听到任何声息,也许是风声影响了听觉吧!

而且在雪地上行走活动,是不会有多少声息发出的。

拖住两个警哨的背领,挫低身躯,不徐不疾地沿城头拖了百十步,两警哨昏迷不醒像是死人。

远出埋伏区,这人拦腰挟了两名警哨,像是携走两根无重量的鸿毛,掠走如飞,消失在城东的风雪中,来去匆匆。

五更初,全城仍在风雪中沉睡。

阴阳双煞两个魔道名女人,住的上房分内外间。大煞余琼住在内间,二煞沈瑶自然住在外间。

忙碌了大半夜,这时好梦正甜。

她们有丰富的江湖经验,由于声誉不佳,仇人比朋友多好几倍,所以投宿时,门窗都安排了一些防险的措施。

即使是最高明的下五门盗贼,也不可能撬开门窗而不被发现。

当然,她们睡得十分警觉,即使疲劳过度,任何轻微的声息,也会把她们惊醒。她们是属于夜间活动的族类,对夜间的各种犯罪活动感觉特别敏锐。

可是,今晚她们碰上了人侵的大行家,所有的防险设备皆失去效用。

入侵的人用的是最简单而又有效的方法入室;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奇速破门而入。

白影悄然接近房门,放下一个昏迷的人,双掌略一试探两道门闩的正确位置,神功默运力透门背,猛地吐出阴柔而且有奇大摧毁力的奇功,碎腐,门倏然而开,冷风随之入室。

门上方有一只悬铃,门后轻倚着长凳。悬铃乍响,倚门的长凳倒下尚未着地,白影已挨了昏迷的人闪电似的抢人。

房中黑沉沉,江湖人住宿从不留灯。

外间床上的二煞沈瑶刚被铃声惊醒,刚迅速地掀裳滚落床下,人影已近身,还来不及穿靴,沉重的打击已如雷霆临头。

她实在想不通,来人怎么可能看得到她下手的?

来人是个行家,进人后立即将门掩上。因为门外可透入雪光,很容易让室内的人看到形影。

门掩上了,挡住了雪光,双方都处在同样的黑暗中,室内的人占了地利,根本不可能让人侵的人看到形影。

可是,入侵的人的确看清了她,首先便一脚踢在她的右肩窝上。

她仰面翻倒,接着耳门挨了沉重一击,立即陷入半昏迷境界,即使神智仍在,也失去抵抗力,右手已力道全失。

火折子发出轻响,接着火焰跳跃。

点亮了油灯,内间门拉开了,大煞余琼站在门口,冷静地系腰巾。

点灯的人是张秋山,他像是房间的主人,举动从容不迫,把灯挑亮至最大限,这才拖出板凳大马金刀地坐下,信手为自己倒了一杯冷茶一口喝光。

“过来坐。”他含笑向脸色阴沉的大煞余琼说:“毕竟这房间仍是你们的,我这暴客总不能反客为主,目前你仍算是主人。”

“咦!是你?”大煞余琼镇定下来了。

“不错,是我。”

“我”

“张秋山,同是旅店投宿客,在下没被你的散魄香摆平,你感到奇怪是不是?”

“对,我大煞的散魄香,如无我的独门解葯,决不可能自行醒转…”

“余姑娘,所谓独门,是靠不住的。”“你不是被他们……”

“我逃出他们的控制,而且带回一个活口问口供,知道他们这些悍匪不少秘事,送给你做人情。”

他踢了昏迷的悍匪一脚,又说:“他叫罗鸿,是孽龙朱武的得力小头目,我对处治这种小人物毫无胃口。”

“我也不要。”大煞余琼拒绝接受:“把孽龙送给找还差不多,他胆敢找上头来群起突袭,我饶不了他。晤!你来……”

“我来讲理的。”他不笑了:“余姑娘,我张秋山与你们阴阳双煞无仇无怨,而且素昧平生,请教,在下曾经得罪你们了?”

“没有”

“为何乘在下与孽龙了断,公人找麻烦的时候,乘人之危用散魄香来计算在下?我要知道正当的理由,当面把事情了断。”

他推凳而起,脸色一沉:“我是一个很讲理的人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!

“算起来你阴阳双煞成名十五六年,该算是张某的前辈,而且名头响亮,是江湖风云人物,我听你的道理,也好让我心服。”

“阴阳双煞从不和人讲理。”大煞余琼历声说。

“好,那么,用不着说了,谁强谁有理。房间很宽敞,咱们就在这里看看谁有理。”

他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地站起,将桌和使拖至房角,将灯放上窗台,显得斯斯文文毫无火气。

大煞余琼到了二煞沈摇身旁,俯身要将人扶起。

“他的灵台穴被制住了。”正在将灯搁高的张秋山信口说:“灵台穴不易疏解,有些独门手法连少林武当的元老也无可奈何。”

你如果手法不纯熟,很可能让她变成白痴,或者毁了督脉成为废人,江湖上可能没有阴阳双煞了。”

“我威协我吗?”

“我怎敢?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江湖浪人,我只是实情实说,信不信由你,反正二煞是你的姐妹。如果我是你,就不会逞能委想替她解穴。”

大煞余琼当然不信,但也不敢断然解穴,仔细地在二级身上查深片刻,最后不得不承认失败,不再逞能。

因为她无法解这种她不知道的制穴手法。

“是你制了她的穴道?”大煞凶狠地问。

“应该不是这位被打昏了的罗老兄。”张秋山回到房中心:“而且,室内只有你我两人,当然不会是你将自己人制住的。”

“看来,你是存心向我们阴阳双煞挑战了。”

“正相反,我是为讨公道而来的,是你们双煞先计算我,我如果不反抗,日后我哪有好日子过。”

“你是找死!”

“不见得。”

大煞一拉马步,阴森森他冷哼一声,进马步一掌吐出,朗风突发,先下手为强,出手使用上了歹毒的绝学,将张秋山看成强敌,毫无迟疑的地行全力一台。

阴阳双煞是江湖魔道风云人物,七煞阴风掌不知断送了多少高手名宿,阴风人体便全身冰冷失去抵抗力,气散功消任由宰割。

武林中能具有抗拒神功的人为数不多,这种歹毒的邪门魔功,江湖朋友闻名战栗,把双煞看成毒蛇猛兽,真没有几个人敢硬接双煞的掌力。

张秋山是有备而来的,所谓来者不善,他也哼了一声,拉马步一掌推出硬接。

他的掌乎乎无奇,出掌也似乎没用上内家真力,甚至看不出用劲的迹象,只是平平凡凡的一掌,掌心也呈现任何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