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21章

作者:云中岳

破晓时分,京口港那条小巷中段民宅,出来一个打扫的老门子,腰有点驼,打扫的动作沉静、稳重,彻底,显得十分专心。

可是片刻之后,四周传来可怕的声息,他不再镇定从容了。

街前街后,巷口巷尾,同时出现不少佩刀挂剑的人,有男有女。

巷口的一家民宅屋檐下,有两个挑夫打扮的中年汉子,倚在檐柱下低声交谈,似乎在谈论一些码头琐事,突然看到一男两女迎面而来,本能地住口转身,用颇感意外的目光,迎接走近的一男两女。

后面,跟来了两名穿皮背心的精壮佩刀大汉。

男的是气概不凡的桂齐云,女的是葛夫人与葛佩如母女。

“葛夫人。”桂齐云微笑着说:“认识这两位仁兄吗?他们用那表示无辜的目光盯着,就表示他们并不是真的无辜,他们心中有鬼。”

“桂爷,我不认识他们。”葛夫人肯定地说:“不瞒桂爷说,贱妾对这些江湖后起之秀,所知极为有限,但不知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与劫走张小哥章姑娘的事无关,但这里是最近发现歹徒们活动最频繁的地方,也是咱们追查的重点所在,劫持他们的船确是从这里入港的。”

桂齐云沉着地说:“任何线索也不能放过,这些人昨晚便布下天罗地网,不知要对付的是什么人,希望获得一些相关的线索,所以必须把他们的阴谋揭发出来,问出有关的消息。”

“我来擒他们问口供。”葛佩如急急地说。

“葛小姑娘,你对付不了他们。”桂齐云笑笑:“贤母女即使同时出手,也不易在短期间解决。”

“哦!桂爷,他们是……”葛夫人不信地问。

“论内功,他们当然挡不住贵城绝学玄天神罡,但他们的刀法配合得神乎其神,除非贤母女能以玄天神罡布成毫无空隙,风雨不透的铜墙铁壁,但这是不可能的事,而且守势决难达到克敌致胜的目的。

“他们是……”

“大名鼎鼎的乾坤双绝刀王家兄弟。”

“他们没有刀……”

“刀藏在扁担内,是特制的狭锋直刃刀。”

人的名,树的影;葛夫人脸色一变,不信的神情一扫而空。

“必须速战速决,迟恐生变。”桂齐云说,向后举手向前一挥。

两名穿皮背袄的大汉大踏步而上,超越葛夫人母女,两面一分,铮一声龙吟,两把晶亮如一泓秋水的雁翎刀出鞘,杀气立即涌发,刀出鞘气势磅礴,森森刀气的吟啸慑人心魄。

乾坤双绝刀不能再扮挑夫了,对方不但已经知道他们的要底,也知道他们的行动,再假装必定是自取其辱,反正不能善了,不如放英雄些。

“阁下是何来路?”老大王乾沉声问,一扭扁担,抽出里面的连鞘直刃刀。

“不要问来路,要你们招供。”右面的大汉操悦耳的官话沉声说,中气充沛直薄耳膜。

“光棍不挡财路,你们是不是太不懂规矩?”

“少废话!亮刀。”

两把狭锋直刃刀出鞘,一蓝一白光芒诡异。这种刀可当剑使用,锋刃特尖,锋利无比,不宜砍劈,不使用刀刃便罢,用则必定见血,不是缠斗的兵刃。

可知使用这种刀的人,必定快速狠辣而阴毒无比,出手便要求必中,块不陪对方玩花招拖时间。

雁钢刀同样属于走刚猛凶狠路线的刀,速战速决硬碰硬的刀。

狭锋刀左右一分,一刀上一刀下,两人碎步移动的姿态,充满诡异阴森的气氛,与两位使用雁翎刀的大汉,气势完全相反。

“像剖瓜一样把他们剖开,就成不了双绝而单绝。”桂齐云在旁背着手说:“说穿了并无奇处,只是一种配合得十分完满,聚二为一的分进合击技巧而已。缺点也多,任何意外的变化,皆可打破配合的平衡,很难掌握瞬息百变的时机,所以成功与失败的机率是相等的。”

这等于是面投机宜,也有意向葛夫人母女展示武学的渊博。

两大汉让对方有列阵的机会,就已经表示有必胜的信念,形之于外的凌厉气势,给予对方心理上的威胁颇为沉重,气势上已占了机先。

一声沉叱,雁翎刀豪勇地向前突入。

狭锋刀电芒流泻,蓦地上下交合猛然中分,恰好分劈左右交错而进的雁翎刀,陡然直插而入,分合之间妙到颠毫,分不出到底是哪一把刀是主攻,又合在何处。

以力拼的雁翎刀,在这汇合分击的刹那间,从流泻如电的刀光中疾退,间不容发地自刀尖前退出威力圈,也配合得两人如一,毫无间隙。

这瞬间,两大汉的左手连扬,电芒接二连三射人怒涛似的汇合刀光中。

变生不测,乾坤双绝刀唯一的自救办法是自保,一声沉叱,刀涌千层浪,叮叮叮叮连声清呜震耳,六把飞刀在刀光急族中碎折风抛。

这瞬间,两把雁钢刀改退为进,蓦地风雷骤发,人刀浑如一体从中切人。

狭锋刀的光虹中分,一剖而开。

雁钢刀两面席卷,人影乍分,风止雷息,一冲错生死立判。

王乾右冲出两丈外,屈一膝趴倒,左肋开缝血如泉涌,内脏向外挤。

老二朱坤而左冲丈余,刚稳下马步,刚想跃出逃走,却双腿一挫,厉叫一声向前一栽。

右背肋裂开一条半尺长血缝,血崩气散力道全消。

不等他们有挣扎的机会,两大汉虎跳而上,先踢碎肘骨,再按住熟练地上绑。

“带他们走,上葯,留活口。”桂齐云冷酷地说:“注意他们自尽,小心了。”

葛夫人感到心底生寒,两大汉刀法之威猛挥雄,飞刀破双绝阵技巧之精绝无懈可击,大名鼎鼎的乾坤双绝刀一照面便受重创使活擒,两大汉武功之高,委实令人心惊,到底这两大汉是何来路?

看情景,桂齐云像是主人,两个仆从的武功已经惊世骇俗,主人岂不更为高明?

她心中有数,桂齐云对她的估计颇为正确,她母女两人出手,百招之内能解决乾坤双绝刀,已是难能可贵了,是否真能解决并不乐观。

“等解决各方的人,再一起问口供。”挂齐云客气地说:“咱们按计划运动,葛夫人,请。”

进人小巷,不时可以听到叱喝声和兵刃交击声,其他方面推进的人,皆已按计划展开擒人运动。

接近那座民宅,对面由巷尾推进的人,也接近至百步内。他们是甘大娘、侍女小桃、葛夫人的妹妹杨碧娥、奶娘方氏。

两名穿老羊皮大袄的大汉走在后面,肩上各扛了一个被打伤击昏的。

“老人家,我们要借贵宝宅办事。”桂齐云向扫地老门子和气地说:“事非得已,不得不打扰宝宅的安静,务请方便。”

“非打扰不可吗?”老门子强作镇定问。

“是的,老人家。”桂齐云笑容可掏。

“我要请街坊来。”

“好的,有街坊办事也合法些。”桂齐云依然一团和气:“在贵处抓了不少携带凶器,杀人放火的强盗,街坊不但应该出面协办,而且需具结以明责任。这就劳驾老人家,去叫坊长甲首来一趟。”

“你们是……”

“你去叫他们来就知道了。”

“你们请便。”老门子知道唬不住这些人,只好推门肃客人屋。

桂齐云带来了七名随从,共捉了六男二女八个可疑的人。

屋主人是姓李的中年人,妻子周氏,两个健壮的儿子李龙李虎。主人李福是一艘货船的船东兼船主,一家男女连同老门子吴二驼,一并带来厅中应讯。

桂齐云任讯问人,高坐在堂上真有慑人的威严。

“带王乾!”他沉下脸叫。

两名大汉挟住只剩下半条命的王乾,推上前将人向下按,在膝弯上踢了一脚,这位乾坤双绝刀的老大,无可奈何地被迫跪下了。

“谁差你前来监视的?”桂齐云阴森森地问:“不要妄想隐瞒什么,除非你是铁打的金刚。就算你是铁打的,在下也可以用烈火来溶化你,放聪明些,从实招供才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。招!”

“阁下……阁下到……到底……”王乾摆出亡命光棍态度反问。

“在下再次严重警告你。”桂齐云沉声说:“问什么,你就答什么,这是最后的警告。招!谁差你来的?”

“王某—……一身傲骨,不拍你用……用任何手……手段对付我,英雄豪杰可……可杀不……不可辱,你……你瞧着办好了。要命,拿去;要口供,休……休想,你……”

“你一身都是傲骨?”

“王某曾经是—……一代英雄……”

“我却不信骨是傲的。要看着才相信。准备,把他的右手中指骨剔出呈上来。”

“遵命!”两名大汉同声应偌,把王乾推倒、摆平、俯地压牢,取出小飞刀。踏住王乾的右掌,割开指肉,剥出中指的三节指骨,血淋淋地往权当公案的八仙桌上一放,连眉头没皱一下。

王乾起初咬牙强忍痛楚,剥出第二指节扭断以出时,终于忍耐不住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“骨与平常人的骨并无不同。”桂齐云冷酷的语音震耳:“我实在看不出傲在何处,也许傲附在其他的骨头上,我非要看出傲来不可,准备,把其他四指的骨头,给我逐节拨出来呈上,动手!”

先剥小指,其次是无名指,食指……

手指剁断斩断平常得很,刀快便不会感到痛楚,但剥开皮肉,慢慢地逐节扭断拉离,铁打的人,也受不了这种缓慢增加的剧痛。

起初,王乾咬牙呻吟;片刻,呻吟变成叫号;最后,变成嘶喊。

敌我双方的人,皆心惊胆战受不了。

“不要用这种残忍的手段折磨他!”老二王坤惊怖地狂叫。

“等一下就轮到你了。”桂齐云阴森森地说:“我有上千种能令人崩溃的毒手段,专用来对付你们这种英雄豪杰。不老老实实招供,我保证你们一个变成一堆零碎,剥出每一寸骨,撕开每一条肌肉,不信且拭目以待,我不相信你们每一个都是宁可粉身碎骨,决不招供的好汉英雄。剥左手!”

王乾已经痛昏了,任由两大汉摆布。

“先用盐水把他弄醒再剥。”桂齐云再次下令。

“放了他,我招……”老二王坤崩溃了。

“不行,要他招。”桂齐云冷酷地说。

“看在老天爷的份上,不要借故满足你的狂虐杀慾。”王坤狂叫:“你不想要口供,你只想……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桂齐云玲笑:“口供有一字虚假,我保证你们骨肉化泥。谁差你们来的?”

“长春居士南门存信。”王坤乖乖吐实。

桂齐云一征,葛夫人母女出愣住了。

“你胡说八道。”桂齐云怒叫:“你敢愚弄本座?长春居土带了孤群狗党,躲在扬州瓜洲一带神出鬼没,不知有何谋。你招他的儿子长春公子倒令人相信,居然把他拖出来挡灾,你以为本座会被长春居士的名头所吓唬吗?你该死,你……”

“老天爷,我怎敢胡说八道?”王坤惊怖地哀叫:“他的亲信留在江北,追查一批银子的下落。

他自己逗留江北好几天,查不出丝毫线索,所以偷偷地回来,已经有好几天了,他怀疑正主儿可能藏匿在江南,所以偷偷地暗中侦查。”

“你是他的……”

“我兄弟是他的外庄警卫,其实追随他的六年期间,我兄弟根本不知道长春庄是方是圆,从没到过长春庄,一直就在江潮奔走,暗中听他调遣办事,也很少在他身边,他另有亲信和得力的朋友跟在身旁暗中传令。”

“哦,想不到长春居土的实力,比我所想像的强十倍,这家伙很可怕。”桂齐云阴笑道:“你们八个人是一伙的吧?”

“是的,我们早在一月前便暗中到达此地潜伏,五天前才接到庄主的指示,现身分头办事。”

“来监视季家?”

“是的,昨日甲牌初才接到指示。”

“监视什么?”

“监视季家出来的人,前往何处和与何人接触,候命擒人取口供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,只知道奉命行事。”王坤惊恐地说:“指示上说,人擒住立即往白龙岗的联络站送,另有人负责问供。”

“你说,他们为何要监视你?”桂齐云突然向左面堂下的季福,声色俱厉:“说实话!”

“小……小人怎……怎么知道?”季福大惊失色:“也……也许……”

“也许什么?”

“老爷,小人虽……虽然也……也带一些私货,但委实赚……赚不了几个钱。昨晚傍晚时分,来……来了一个陌生的人,强行留……留下话……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要小人今天准备四千两银子,他会派人来拿。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