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22章

作者:云中岳

断魂庄坐西朝东,东下庄是出人的门户。

西面是长山的另一座山岭,下面有一条河,叫双汉河,西下庄也就是后庄,附近没有路径,要接近的人必须渡过河流,翻山越岭攀爬。

西下庄的了望哨,发现有人用竹筏度过双汉河,用信号向本庄禀报。

长春居土一群人,是从东下庄方面接近的。这就是说,断魂庄正面临前后受敌的不利情势。

南面的长山溪,一群人也砍毛竹札筏,以长绳牵横江索,将人渡过十余丈宽的溪流,向南下庄与西庄之间的树林急进。

北下庄附近,也有人悄然接近。

四面楚歌,断魂庄成为各方群雄汇聚的焦点,兵临城下,大劫临头。

从西下庄接近的人进展最快,当五妹杜姑娘赶到西下庄时,十五名劲装穿皮袄的男女,已到了庄前面的一片凋落枫林。

一声钟鸣,枫林前的一片枯草中,徐徐升起一块门板木牌,上面用朱漆写了一排大宇:“断魂庄禁地,擅入者死。”

领队的花甲老人哼了一声,举手一挥。

十五个男女左右一分向下一伏。

十五处火头升起,火起了。

风从西北吹来,林凋草枯,火一起便不可收拾,片刻便势成燎原,挟无穷声威,向西下庄蔓延。

任何威力强大的迷香毒阵,也禁不起野火的焚烧。这些人有备而来,可不想和什么阵玩命。

众人刚在宾馆前的大院子列阵,全庄告火警的锣声恰好传到。

计姑娘大吃一惊,愤怒地拔剑。

“长春居士,你这卑鄙无耻的老狗……”她切齿怒骂:“我与你势不两立。”

一声狂喝,伏龙罗汉昙非尊者禅杖一领,虎跳而上,劈面一杖疾挥,来一记威力万钩的横扫千军,先下手为强,攻势异常猛烈。

情势大乱,各找对手。

计姑娘来不及发招,失去机先,来一记鱼龙反跃,飞腾着后空翻疾退。

伏龙罗汉如影附形跟进,杖向上一挑。

左侧不远处的水火真人突然摆脱挥笔抢攻的神笔秀士,贴地侧掠而出,闪电似的到了伏龙罗汉的左侧一丈左右,水火棍一扭,棍尾喷出晶色的水箭。水箭及体衣焦肉烂,呛鼻的强烈怪昧令人发昏,青烟四荡,泡沫横涌。

片刻间,伏龙僧成了一团焦臭的烂肉。

同一瞬间,神笔秀士的魁星笔尖中,射出一道电芒,贯人水火真人的左背肋。

水火棍也在这瞬间向后飞射,劲道惊人,速度快得令人看不见棍形。

神笔秀士追击的身形也快,半途射出笔中的钢针,身形续进,等看到水火棍迎面飞来,已来不及闪避了,本能地挥笔急拔。

“砰!”笔击中棍身,根前段突然爆炸,火光耀目生花,热流灼人。

可怖的爆炸威力,把附近三丈内恶斗的六个人,震得摔跌出两丈外,灰头土脸魂飞胆落。

一接触生死立判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长春居士一把剑,力拼江汉人屠的沉重刽刀与三名女弟子,一比四依然气吞河狱,片刻间,便刺死两名女弟子,江汉人屠岌岌可危,直至老二贝灵姑加人,以迷香相辅,这才可稳下阵脚。

长春居土的人有备而来,根本不在乎迷香,但也不敢大意,避免吸入过量,所以交手时尽可能抢上风,难免有点缚手缚脚的感觉。

东下庄的人,三四十名男女,呐喊着冲入,两人为一组结合成鸳鸯阵,来势如潮。

外面杀声震天,廿余名蒙面高手破庄门杀入,及时与长春居士五个人会合,展开惊心动魄的凶狠搏杀,濒死者的叫号此起彼落,攻势如雷露万钓,主宰了全局。

入侵者的实力坚强得多,发动初期,断魂庄曾经一度以精锐投入,换取了相当的代价,但不久之后,情势便完全失去控制了。

计姑娘不得不放弃四个下庄,将人从地道搬回本庄全力反扑,但挡不住强敌的全力前后夹攻,整座本庄陷入火海中,不可收拾。

任何巧妙的机关埋伏,也禁不起一把火。

长春居土两批高手散布在庄外围,截杀逃出来的人,但他们失望了,直至全庄已被大火完全封锁了仍然没有人逃出来。

长春居土不死心,将人分为五拨,遍搜各处山林,发誓要彻底歼灭断魂庄的余孽,以免留下后患,也发誓要将张秋山搜出来,五万两银子的下全在张秋山身上,没抓到人怎肯干休?愤怒地领了六个亲信,漫山遍野穷搜。

人一散,想收回就不容易了,山区辽阔,东面河溪纵横,树林阻住视线,呼应困难,不久之后,五拨人谁也不知身在何处,同伴何在。

地底下,是另一处世界。

断魂在十余年的经营,地底世界一直就不断地扩建、改善,地道有如蜘蛛网,门户重重叠叠,有室有窟有如迷魂阵,陌生人闯入,很可能困死在内。

计姑娘身边,只剩下贝灵姑与老三和姑娘,五姐妹损失了两位。

保护她的人中,有江汉人屠常兆庆,与高大狰狞的南天山魈饶平。其他还有四名客卿,与及五名女弟子,三名男随从。

五名女弟子扶持着张秋山和章春,因为他俩经脉受制,背部有鱼刺针限制筋肉活动,普通脚程走动尚无困难,急走可就需要有人帮助了。

全庄本来有一百廿余名男女,未死的皆逃入地底,各奔前程。

十余人在黑暗的地道中急走,不久,折入右面的一座相当宽阔的密室。随从们将灯笼插妥,女弟子们则先搜索附近的通道。

张秋山与章春坐在墙角,由两名女弟子在旁看守。

室中有木床木桌,内间还有储藏水粮的小间,有厨有盥洗用具,一看便知是可能栖身的地方。

一停下来,意见便多了,不管是好意见或坏意见。

“想不到长春居士,是这种浪得虚名的混帐东西!”江汉人屠咬牙切齿地说:“他怎么能做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来?他怎能在武林领袖群伦?”

“你没想到的事情多着呢!常老哥。”南天山魈眨着铜铃眼,话中居然带有嘲世昧:“这才是他成功的地方,卑鄙无耻心狠手辣,是霸才们成功的必要条件,象你我这种只知心狠手辣的人,只能算是二流混世货色哪!”

“你们等疾瞧吧!”另一位客卿关洛一刀童远,一口喝干一碗茶:“这混蛋必定厚颜无耻的向江湖宣扬,他是如何冲武林道义,如何召集天下侠义铲除断魂鸳鸯,如何火化断魂庄,除去卖人贩子为民除害的英雄事迹。至于用何种手段偷袭成功的,没有人会介意追究。他仍然是名利双收的大英雄,人们只接受成功的事实。闲话少说,这姓张的小子罪魁祸首,庄主打算怎么办?”

“早知失败得如此凄惨,真该有先见之明,把他交南门老狗。”老三和姑娘愤恨地瞪了张秋山一眼:“断魂庄何至于落得毁灭下场?都是他的错!”

“三妹,不要说这种不上道的话。”计姑娘不以为然: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招;咱们干这一行买卖,就必须担负一切凶险,是我们把他抓来的,要怪也只能怪咱们不该接这笔买卖。”

“这……大姐,那他怎办?”

“如期等候买主两天,届期买主不来,再除掉他算了。”

“买主当然不会来,断魂庄已经……”

“买主不可能来,诸位。”张秋山神态悠闲,说话中气充足:“你们怎么这样笨?买主如果与长春居士无关,长春居士的消息从何而来?如果我所料不差,买主必定是长春公子暗中唆使出面的人,只为了银子一时筹措不及,只好不顾一切请他老爹出面强索。他既可以铲除你们名利双收,更可以接收你的断魂庄基业,挖出你们十多年来,所聚积的血腥钱财,一石三鸟,你们居然想不通,哀哉!失败得一点也不冤枉。”

“这小子说得有道理,很有见地。”江汉人屠苦笑:“庄主,咱们失败得真不冤。”

“在下说的当然有道理,我雷神威震天下十载于兹,从没真的失败过,凭的是什么?”

“你这次却失败了。”计姑娘嘲弄地说。

“不见得。”张秋山笑笑。

“你还不认输?”计姑娘却笑不出来。

“输什么?”

“你以为买主不来,你就可能活命?”

“不是吗?”

“你想得真妙,你该知道本任的规矩。买主失约,六成订金没收,约货也由我们自由处置,那就是毁尸灭迹免除后患。”

“你真的要杀我毁尸灭迹?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计姑娘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对你们有何好处?”

“这是规矩,你认命吧!说实话,我尊敬你。”

“也喜欢我,对不对?”张秋山徐徐站起,流里流气得邪邪地。

“我不否认。”计姑娘毫不脸红地说。

“杀一个你喜欢的人,你下得了手?”

“我不会亲自下手。”计姑娘神色有点黯然:“我说过,可惜我们认识太晚了。”

“还不晚呀!我还真想上你的床。”张秋山愈说愈不像话了。

“晚了,我从不破坏我自己订下的规矩。张兄,无论如何,我心里记得你。今晚;我会让你和情妇好好过一宵,明早……明早就……把你俩处死……”

“呵呵!冲你这些还有些人情昧的话,我原谅你对我所加的污辱和暴行。”

张秋山伸手拉起章春:“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了,小春,我们自己找路出去吧!我要见见长春居土,证实一些疑问。”

“好吧!秋山哥,我也原谅她们了,走啊!”章春喜孜孜地紧挽住他的手膀,叫秋山哥地叫得亲昵极了,怪顺口的。

“你两个不知死活,说这些疯话?”计姑娘愣住了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“走呀!你以为我们干什么?呵呵!”张秋山大笑:“你以为我们会陪你们躲地这窝囊地窟里,等长春居士挖你们出去痛宰?”

江汉人屠不愧称高手中的高手,伸手拦住冲出的计姑娘。

“庄主,这小子说的不是疯话。”江汉人屠沉声说:“你们并没有制住他们。”

“笑话!常大叔。”

贝灵姑向张秋山走去:“即使不用宇内无双的截经移穴神魔手制住他们,凭背部的七根分经钻脉鱼芒刺,也可以使他们变成废人。瞧!人像不像一个废人?”

贝灵姑的右手,叉住了张秋山的喉部,将下额向上抬,张秋山傻傻地抬高下领任由摆布。

章春可就不愿意啦!挥手一击,啪,一击清响,扇了贝灵姑一耳光。

“拿开你的騒狐爪子。”章春柳眉倒竖,母老虎要发威了。

贝灵姑骤不及防,被打得急退三步,眼前星斗满天,脸上火辣辣地。

一旁的两位女弟子看守大吃一惊,本能地扑上擒抓发怒的章春。

“劈啪!”两记耳光暴响更震耳。

“哎……呀……”两名女弟子仰面急急倒撞而退,几乎摔倒。

“姨!”所有的人,同时发出惊讶的叫声。

贝灵姑火冒三千丈,猛扑而上,食中二指疾探章春的胸正中七坎大穴。

侧方伸来一只大手,好快,是张秋山的手,奇准地扣住脉门,轻轻向上扭转。

“哎……”贝灵姑惊叫,手被扭转掌心向上,浑身一软,如中电殛。

“十四枚鱼芒刺,你自己点点数,我不会没收你的。”

张秋山将一把寸长的细小鱼芒刺,放人上翻的纤掌中:“芒刺在背,委实令人又不了,去之而后快,所以我早两天就取出了。物归原主,请查收。”

他一放手,贝灵姑身不由己,倒撞出丈外,撞中一名随从的胸口,两人摇摇慾倒。

一名年约半百的客卿,抓机会一闪即至,伸出冷灰的巨爪,来一记云龙现爪急抓张秋山的胸肩,想出其不意擒人。

张秋山左臂一抬,硬接来爪,故意让对方抓牢,抓牢便意志力集中,忽略其它部位。

“你走开,没你的事。”张秋山说,提腿一挑对方的左膝弯内侧。

“哎……”客卿历叫,下身向外飞,而上体却因右手扣住秋山的小臂,来不及松手,因此上体自然而然地反向下坠。

卟一声,人爬伏在张秋山的脚前。一个高手中的高手,居然出现如此狼狈的形状,可把其他的人吓了一大跳,大惊失色。

举手投足便把高手的高手,任意摆布得毫无反抗之力,张秋山的武功太可怕了。

计姑娘无暇多想冲上一声娇叱,玉拳粉腿齐飞,在刹那间疯狂地攻了五拳三掌七腿之多,势如狂风暴雨,才真像爪牙齐施的母老虎。

张秋山屹立如山,双手意态悠闲地挥洒,任由对方的拳掌排空直人,直待及体的前一瞬间,才拂脉扣腕逼对方撤招自保,双脚丝纹不动,双手的招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