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26章

作者:云中岳

可是,有不少人在适无警兆的状况下被杀。

这些武林名宿,江湖好汉又开始心惊胆跳了,名列宇内十大神秘名人之一的雷神如果使用暗杀手段,那还不得?

明的博杀已经让这些英雄好汉丧胆,来暗的谁吃得消?谁知道报应之手何时伸过来?

谈雷神色变,人人自危。

黄昏将临,京口驿码头忙碌非常。

上游两里地的河湾中,那艘神秘的客船。静悄悄地亭靠在堤岸的垂柳下,门窗紧闭,船内船外鬼影全无,真像一艘被遗弃的无主鬼船。

当然看不到那些娆勇可怕的神秘刀客,整条船似乎笼罩在诡秘阴森的薄雾里,过往的船只皆匆匆而过,似乎怕沾上那慑人的阴森鬼气。

堤高仅丈五六,严冬水枯,所以实际上船的桅顶虽然低于河堤,但那比船长长一倍多一点的十二丈余大桅,则高出河堤好几倍,丈八高的小桅也够壮观,人藏身在两叠的大帆上,五里外的景物皆可看得一清二楚,大白天想悄悄接近泊舟的河堤,休想。

有人接近,而且是大摇大摆地接近。

张秋山今天的装束又换了样,头戴风帽辫子盘头,青紧身夹衣裤,虎皮背袄便于双手灵活,长腰带在腰间盘绕四匝,连鞘狭锋单刀就插在腰带上,不折不扣的浪人打手打扮。

一脸泼皮流氓像,与往昔翩翩浊世佳公子气质完全不同,像是变了一个人,人是衣装确是不假。

堤上还有一段两丈余宽的干河岸,因此堤顶距下面的船足有四五丈。

他坐在堤项的大柳树下,打开带来的干荷包叶,现出里面的烧卤菜肴,菜已冻成冰了。

摘下肩上的酒葫芦,拔掉塞喝了一大口。

“好酒,徐沛高粱烧。”他喷着气似乎余味未尽:“天杀的!如果没有烈酒挡寒,真受不了,干这种杀人买卖,没有酒壮胆怎成?”

他总算不像花子用手抓菜吃,折柳枝代筷,吃象当然不雅观,但很配合他的身份。

酒喝了半葫芦,菜肴也吃掉一半了,船上终于有了动静,雍容华贵气概非凡的桂齐云,穿了长袍马褂,佩了含光剑,出现在前舱面。

“老弟、你真不够意思。”桂齐云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,语气也热诫喜悦。

“他娘的,我又怎么啦?”他的口吻,就不够高级了,比码头上的混混还要粗俗。”

“怎么不上船来坐坐?胆小鬼!”

“天杀的!我当然胆小,在你在我背后来上那么一记神魔摧心掌后,我还敢大胆?还敢上你那艘金城汤池似的船?你算了吧!”

“敢于坦然承认自己是胆小的人,真不多见。”

“就是因为胆小,才用神秘人物来遮盖呀!宇内十大神秘人物,你看看有那一位算得上是英雄毫杰?喂!你不打算上来吗?”

“上去?”

“是呀!有好酒好莱,独食不肥。你总不会我上你下,隔了这么远,用大嗓门你呼我叫攀交情吧?你看多累人呀!嗓子会叫哑的。”

“哦!这……”

“上来啦!你难道也承认是胆小鬼?怕什么?有酒有菜,我不会咬你的。”

“你这混蛋还真不赖。”

“至少,我不会在朋友背后来上一记狠的。毕竟你曾经救过我,我欠你一份情,就算没有肉,我也不会咳你一口肉来下酒的。”

“我看你像是要动刀子。”桂齐云跳至河岸,轻灵地跃登堤顶:“气势汹汹……”

“我不该气势汹汹吗?混蛋!”他跳起来,将酒葫芦向前伸出:“喝两口,冤家对头通常是从好朋友演变成的,没有理由不先把酒言欢,没有毒,我不用毒害人。”

“我可没有这种吃喝的修养。”桂齐云拒绝接受:“心领了,你自己享受吧!”

“我看你才是真正的胆小鬼。”他只好自己再喝了两口:“老桂,你以为你很了不起是不是?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他娘的岂有此理,到处放谣言说我被你一掌打死了。你以为你的神魔摧心掌是宇内无双的致命绝学?哼!少臭美。”

“你没死,我的确感到意外。”桂齐云笑笑:“你是第一个从我手中,挨了一记要害而不死的人。

“我要知道理由。”

“恕难奉告。”

“我坚持。”

“我也一样。”

“那么……”

“决斗解决?”

“今天不决斗。”他喝光葫芦内的酒,信手将空葫芦丢下一踏破:“下次。我嘛,不甘菲薄,勉强把自己当成恩怨分明的人,我曾经欠你一份情,不便见面就拼个你死我活,虽然你那一掌,已经勾销了这份情。”

“结果有何不同吗?”

“没有不同,但决定权在你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不要包庇长春居士,结果将是皆大欢喜。如果不,结果就只有一个: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”

“有这么严重?”

“是的,绝不夸大、很严重。据我所知,你杀了长春居士不少人,所以我误信你是站在我这一边的,没想到几乎送掉老命,原因何在?”

“我已经表示过了,无可奉告。”

“好吧!我也不勉强你。”他将剩余的菜肴塞入树洞里:“我今天来,是表明我的意见的。不管意见是否能沟通,不伤和气。下次见面,阁下,刀剑上分结果,不管你是否同意。”

“我同意。”桂齐云肃然说。

“你很有风度,何不再大方些?”

“大方?”

“把你那些埋伏的人召回,好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杀人是够凶狠的,刀剑在手,有我无敌。我的目的只有一个:我要活。不管对方人数多少,武功多高,我唯一要做的是:杀死对手。至于结果和后果,我从不计及。如果你不召回他们……”

“哪又怎样?”

“你知道会怎样,告辞。”

“不送。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他抱拳一礼,转身大踏步走了。

桂齐云怔怔地目送他的背影远去,再三将手举起,想发信号命埋伏的人进攻,但却又再三颓然放下,眼中有悚然而惊的神情。

他昂然远去,步伐坚定,神情昂然,坚强无畏的形象像一座山,山是撼动不了的,他就是一座山。

四周林野中所涌发的浓浓杀气,丝毫不曾撼动他的情绪。

“他将是我平生最强劲,最可怕的死敌。”桂齐云冲他逐渐远去的背景喃喃自语。    ☆ ☆ ☆

两三里外有一座高岗,岗上松林参天。

三个人躲在树上,可以隐约看到河堤的景象。

张秋山大踏步上岗,三个人跳下来迎接他。是葛佩如、计秋华、贝灵姑三位扮男村夫的姑娘。

“你把他看穿了。”计秋华苦笑:“我们三人却担心得要死。和你这种人办事,真会短几年阳寿。”

“那附近的树林草丛中,最少也埋伏有五十名刀客。”葛佩如拍拍自己的酥胸压惊:“你不许我们走近,想策应也远水救不了近火,吓死人了。”

“他也料中你一定会找他。”贝灵姑摇播头:“真有料敌如神的天才,不论武功与实力,皆比长春居士强十倍,你很难与他周旋。”

三个女人三张嘴,叽叽喳喳真够听的。

“显然江南一枝春今天的可疑举动,也与姓桂的有关。”贝灵姑继续说:“姓桂的也派有眼线在城里活动。怪的是姓桂的既然包庇长春居士,当然也会包庇长春公子,用不着跟踪江南一枝春与姓桂的眼线联络,其中到底有些什么阴谋诡计?真该捉几个活口问口供的。”

“我确是一头雾水。”他眉心紧锁:“章春的确昨晚去了陈家大院,杀了几个人。既然她是姓桂的人,为何又与长春公子势不两立?我得费些工夫,看他们到底在弄些什么玄虚。奔波了一天,你们也累了,赶回去好好歇息我得辛苦些查出根底来,走!”    ☆ ☆ ☆

同一期间,长春公子与江南一枝春,在陈家大院的密室,甜甜蜜蜜地晚膳。

陈家大院戒备森严,在防险上作了有效的调度的一些武林朋友加以编组,没有必要就不要在屋外与张秋山决战。

如果有了好机,那就结阵围攻,以暗器袭击为主。

善用暗器的人在一起研究暗器阵法,彼此破除成见,提出最有效的制胜方法手段,一个个摩拳擦掌,等候张秋山光临。

天一黑,整座大院黑沉沉,严禁有人走动,显得阴沉诡秘,杀气弥漫。

江南一枝春刚返回不久,沐浴更衣洗漱毕,洗掉一天的风尘,换上了锦衣罗裙,十足女人味,灯光下,显得美艳动人,光芒四射。

密室中有火盆,温暖如春,桌上酒菜丰盛。

这是他俩的天地,陈家大院中最隐秘的贵宾室,位于重门叠户最深处,只有几个负责接待贵宾的仆妇,知道这地方,外人连门户也找不到。

“看你喜气洋洋,一定有着落了。”长春公子挽着她并排坐下,从暖盆中取酒壶斟酒:“辛苦了一天,我好替你担心。天香,以后有什么行动,我希望能在一起照顾你,好吗?”

“谢谢你的关心。”她觉得心中暖暖地,面庞不自禁地偎近对方的壮实的胸膛:“那是不可能的,永裕。只要有本会的人在一旁,我就不能和你一起现身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永裕,你愿意成为我们的自己人吗?”她抬起面庞,满怀希冀地问。

“天香,别说笑话了。”长春公子情意绵绵地亲吻她的粉额:“贵会只对培养自己的人有兴趣,对已经有声望地位的人没胃口。不像乾清帮的作风,乾清帮欢迎一切志同道合的人参加。消息怎么样了?咱们一面吃一面谈,我有好消息告诉你。”

“永裕,什么好消患,?”

“你先说。”

“明天,我要被引见海外来的执事长老。”

“好畦!”

“真是好,这表示找不但没被冷落,而且更受重视。三汊河塔湾村会盟失败,我并没在场,失败的责任不在我。永裕,你的消息……”

“你知道章春与姓桂的来历吗?这件事很可能牵涉到你们会盟失败的变故,甚至可能是元凶祸首。”

长春公子郑重地说:“章春与张秋山一双两好,我认为张秋山也是涉嫌最重的人,甚至他们是一伙的。”

“能证实吗?”

“绝对正确。这件事,你必须向海外执事长老禀明,贵会如不全力处理,你们什么事都办不成,甚至……甚至可能重蹈三汊河的覆辙,十年内元气难复。”

“永裕,你……你说得这么严重?”她吃了一惊,但意似不信。

“我的消息绝对正确,轻易地便可求证。”

“亲亲,别卖关子好不?”她风情万种地媚笑,拉了长春公子的手按在自己的胸怀里。

长春公子心中一荡,也就趁机上下其手。

双方都在用心计,都想利用情慾达到目的。

“十余年前,康熙皇帝圣驾第二次南巡,先遣人员由响导处派出的,个负绝学都是一时之选,都是些功臣虎将。

其中有一位叫德都桂齐的晓将,是当年平定三藩之乱,率领一队先锋密谍,称为西征特邀军,直属安达靖寇大将军多罗网勒摩下,最先潜入昆明城,刺杀吴三桂唯一猛将郭庆图父子,接应大军入城,就是他。”

“德都桂齐?我……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人……”

“除非你曾经在京都活动过,不然不会知道。满人通常不说姓,所以他叫桂齐,意思是善人,他一点也不善。目下他的爵位名,叫义勇侯桂齐。在本城军民衙门,你都可以查出他的根底。”

“桂齐?你是说……”

“就是那桂齐云,皇帝南巡的识途老马。”

“哎呀!”

“你怎么啦?”

“是他!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我们大会江南,就是为鞑子皇帝而来的。”她心中一高兴,透露了天大的机密。

“哦!你是说,皇帝又要南巡了?”长春公子不动声色。淡然信口问。

“三汊河会盟,就是要借重小刀会的暗杀刺客人才呀!满狗京中的重要动静,我们全知道,会中派在京中的眼线是很能干的。响导处的人还没离开京师,我们的信息已经传抵江南了。我的天,张秋山一定是他们的人,这天杀的汉姦!”

“那个叫章春的拔妇,来头也不小。”

“她是……”

“她姓章佳,名叫达春。她是官封超勇公,目下南巡江南靖寇指挥史,超勇公章佳巴延的次女,达春格格。

在京都,提起达春妞妞,儿乎很少有不知道她的人,格格不能在外胡闹,妞妞却可以任所慾为。

所以她宁愿做妞妞而不许别人称她为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