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27章

作者:云中岳

傍晚时分,江南一枝着喜气洋洋地踏入陈家大院。她这时的神情,与在白龙岗的崩溃情形完全不同,似乎不曾发生任何事故。

神爪冷镖对她的返回,没有任何表示。大院不时有人出去打听消息,进进出出谁也不会好奇留意。

长春公于也神情不变,谈笑自若,欣然与她携手还回贵宾密室。

“看你喜气洋洋,一定碰上值得高兴的事了,天香。”长着公子喜悦地替她抖落一身残雪,语气充满柔情:“晋见海外长老的事,想必大有收获。”

“是的,收获丰得很呢。”她毫无羞倪地脱衣解裙,更换被汗湿透的内外衣裤,柜中取出花衫裙。室中温暖,火盆中炭火旺,她脱了个赤条条,美好的赤躶体,在灯光下动人心魄。

“如何?”长春公子追问,盯着她凹凸分明晶莹剔透的胸体,眼肿逐渐涌出情*火焰。瞟了长春公子一眼,遮遮掩掩地以巾拭体:“明天,我要去晋见忠堂香主,要晚上才能回来。”

“哦!有事?”

“可能是为了德都桂齐的事。”她开始穿褒衣:“本会决定在这三两天中,一举毁了他的巡河坐舟,埋葬他们,以免日后影响大局。永裕,能帮我一次忙吗?”

“好哇!天香,你是知道的,在我的能力所及范围,我会尽一切所能,助你一臂之力,你我之间,任何事都是一体的,是不是?”长春公子一面说,一面抱住她半襟的娇躯,情意绵绵地亲吻她的高挺酥购。

“我知道。”她作象征性的推抠:“请你要陈爷派一些人,届期在城中制造一些纠纷混乱,我们就可以出其不意,发起猛烈致命的攻击。”

“一切交给我啦!亲亲……”

刚想将她推倒在床上亲热,却被她悄巧地扭身钻出臂弯,枪起衫裙穿着,而且发出荡人心魄的娇笑。

与平时相处的情是适无异样,一点也不像一个刚遭到大变故和感情软弱的女人。

长春公子本来有点不安,但一切疑惑早已烟消云散。

“别缠人,我饿了。”她穿妥衣裙来到桌旁,喝了一杯热茶:“我要喝几杯,我好高兴。”

“我也替你高兴,陪你。”长春公子拉动叫人绳:“就算是庆功宴吧!祝贺你高升。”

“不是高升,永裕,而是责任加重。”她眼中闪过一抹奇光:“本会的弟兄,对名位的追求并不重视,重视的是能不能有所担当。

我们的人,虽然不敢说人人都是为反清复明而甘愿牺牲,甘愿赴汤蹈火的仁人志土,至少绝大多数是抱有这种大无畏精神,甘心情愿献身投入的弧臣维子,不容任何人用不测的心来怀疑我们对大汉子孙的忠诚。”

“我想也是,这就是我敬佩你的原因所在。”氏券公子摆出大义凛然的气概,不得不停止毛手毛脚手眼温存:“虽然我因为情势所拘,不能公然助你,但无论如何,找将尽我的所能,为你赴汤蹈火,甘心情愿义无反顾。”

“我由衷的谢谢你。”她坐下梳理打散的及腰长发,俏巧的双手稳定灵活,挽了高播,顺手将夹在耳的上风钡取下,往留上一插。

似乎倔的位谢不对,她不满意,拔出准备重插,略一试探,仍然小满意,举至眼前略一察看,似乎想找出风钡街什么地方不对。

她是那么专心,举动又那么轻柔细腻。

看心爱的美丽女人整装,是一大乐事,何况刚才她是躶露充满诱人媚力的肉体,已经把长春公子的情慾,引发至爆炸边缘。

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,此时此地,恐怕除了无法逝止的情慾外,其他再也不存在了。

长着公子就到了这种境界,初斯所涌起的戒心与疑惑,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目下唯一的慾望,就是那张大床,和床上的销魂落魄赤躶美娇娘

他呼吸沉浊,眼中*火衣焚烧,身像是电火在进爆,火热的双手向前伸去,像要攫住天山的月亮,攫住要飞走的金山银山。

江南一枝春并没有留意他的举动,和情绪上的变化,与及悄慾上的渴望和需求,仅专心察看风级,自然地重新举钡要往上插。

这瞬间,风银陡然破空,金芒一闪即没,好快。

相距腿尺,银快逾电闪,*火如焚灵智将沉迷的人,决不可能看得见如此快速的金芒。

奇准地贯人丹田穴,六寸长的风,深深没人四寸多一点,露出钡头的含穗凤凰。

长春公子猛然一震,吸了半口气,立即发僵,像被雷电所硬。

江南一校容注视着他,含情默默地嫣然微笑,笑得好奖好奖好动人,流露出诱惑人的万种风情。

长春公子伸出的手,慢慢向下长垂,情慾仍然接在他脸上,眼中的*火仍然在燃烧

屏使的一口气,突然急呼而出。

这瞬间,他完全变了,抑情一扫而光,脸上的情慾,眼中的*火,在这瞬间突然中断了,熄灭了,脸上的肌肉开始独施、极曲、变形。

他艰难地、沉重地,向前迈出半步、一步,脸上出现病蕾。惊讶、恐惧……等等错综复杂的表情。

身形一晃,再晃,总算站稳了。

“你……你为甚……么?”他的嗓音完全走了样,每个字都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。

江南一枝春可爱的面庞,也在这刹那间惨变,动人的笑容消失了,眼中妖媚的流波敛去,额肉开始颤抖,像是中了妖巫的魔法,突然之间苍老一卜年。

泪水突然像决堤的江潮,布满眼眶,向下流流泻,抖落在她半躶的胸怀里,沿*沟汇合再沾湿了衣襟。

“二百一十三条活鲜鲜的生命。”她的咽吹嗓音,像从地层下传来:“三汉河、塔湾村。永裕,我的好情人,记得吗?你一定记得的。”

“天啊!你……你你……”长春公于向前一栽,被江南一枝春炮位了。

房门响起印击声,送酒食的仆妇来了。

“进来。”她的神情又变了,抱住长春公子急趋大床,往床上一倒,热烈地拥吻。

中年仆妇推门而人,手中有食盒,低下头轻手轻脚到了桌旁,默默地、轻巧地将酒菜摆放要当,默默地走,顺手带上房门。

江南一枝春挺身而起,制了长春公子的软穴,将地拖至妆台前,往妆台上摆放坐,背倚在摆放铜镜的粉壁上,人便不会倒下了。

“杀……了我,不……不怨……你……”长春公子虚脱地嚷声叫。

“我不急。”她试干泪水,眼中有怨毒之火在燃烧:“我不懂,你的消息是怎样传出的?”

“我”

“追杀的人是凌霄客的爪牙吗?可是,你一直就没离开我呀!”

“不‘……要问……了……你……猜也……可以猜……得到的……”

“不,找一定要知道。”她坚决地说:“你怎么可能事先知道我的身份?”

“我们盯了你三个……月的……梢,虽……然疑……心,但…法证实,所……所以安……安排……天啊!我……我不该……贪心,临时变……计,把……把章葛两……人也一起……弄走……惹上了张……秋山,我……我好后……悔”

“我呢?你说我该怎办?”“脱会吧,天……香,我爱你爱……得发狂,我要娶……你,我……”

“我再也不听你的花言巧语了。”

“天……香,我们有一辈子—……好……好过”

“你这一辈子已经过完了。”

“不!我……们……”

她取过枕畔的剑,拔剑出鞘。

“我不怨你,因为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。”她乎糠地说:“而且,我爱过你。我知道我活不了多少时日,随时都可能送命。”

“所以我愿意和你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,我没有和你颇守一生的念头,活该受到报应;怨天尤人无济于事。”

“天……香,我们还来……得用……”

“来不及了,永裕。”她失声长叹:“等我办完了最后一件事,不管成功与否,我都会向人间告别,你得先走步了。”

“天……香……”

剑尖无情地换人他的心坎,割裂了心房。

不久,江南一枝春换穿了劲装,背起抢在妥当的包裹,向死尸投过最后一瞥,捧起了炭火熊熊的大火盆,往华丽的大床上一丢,大踏步室而去。

密室在堂奥深处,连房叠室,火一起便不可收格,片刻间便成燎原。

长春居土与他那些朋友爪牙,全部失去了踪。

桂齐云的船,改泊京口港码头。

京口港镇守将军衙门警卫加强了两倍,将军辉发实勒门,将宾馆防卫得像一座战时的兵垒。

里面的贵宾就是桂齐云,他的官爵与全名,是义勇侯德都挂齐,桂齐云的汉名满人并不知道,所以在宾馆绝对找不到桂齐云其人,只有一个佳齐候爷。

天地会的人,四出寻找江南一枝春,但一天天过去了,踪影全无。

张秋山曾经多次公然在府城游荡,想引出他的对头。

但桂齐云不再源人找他,长者居土敢也知躲到何处去了,这次引蛇出穴的计划完全欠败”校劳心力。

府城附近仍然不安全。治安人员盘查得十分勤快,一天比一天紧,那些有案的浪人惯犯,乖乖的远走高飞到别的城镇暂避风头,以免被弄进监牢吃太平饭。

过境的浪人疡根,相戒不在附近逗留,甚至不敢下船自找麻烦,这些人的消息十分灵通,知道那一座城市不直;食,那些镇市安全。

运河两岸的市镇都不安全,他主丁勇不断地盘查、放哨、巡逻,比城市更直得紧,而且一天比天严,抓人抓得比平时多好几倍,犯案的人很少有被释放的可能。

城内反面安全,毕竟是有百万居民的大都市,可能藏身的地方很多,到处都有治安的死油。

消息灵通的人,皆可找到安全的庇护所。

因此,张秋山迁至城内落脚。

这时的他,已经不是孤身的浪人,每个与他有关的人,都乐意帮助他,天地会小刀会的人,都可以为他提供最安全的庇护所。

他估计长春居士那群人,仍然藏身在城内某处隐秘地方,因为迪寻那此些人的高乎跟线很多。

尤其是天地会的眼线更是无孔不人,都没发现他们离境的迹象。

住处在城东南角的一座大宅后园,往昔是宅主人呼女宾的醚室。

目下大宅的主人姓谢,举家迁往江宁去了,只留下两位仆人照顾,门庭冷落,后面的大花园荆草丛生,醚室也久未修缮,总部可蔽风雨。白天这盟孤鼠乱窃;夜间路形瞳朗。

这就是最安全的庇护所,最近几年从无人踪。

只要白天不出人走动,决不会被人发现。

葛夫人四个人是女流,她们有合法的旅游凭证,有正式的身份证明,所发不受治安人员注目干扰。

她们落脚在鸿安者店,距张秋山藏身的大宅仅隔了半条街。

大宅的后园门,是一条小街,对同便是有名的研山园。研山园目下是它产,派有投夫照料,已经不是岳家子孙的产业。

鸿安老店规模不小,有三十四名店伙,拥有甘余间可携眷宿的高级上房,旅客都是正正当当颇有身份的人,普通江湖人不喜欢这种有规不矩的客店。

午膳后不久,母女三人在房中品茶。

奶娘方氏在外间小客室整理浆洗过的衣裤裙扶。出门旅行女性问题多多,她们的衣物都得自行处理,内部的衣物都是另行烘干,不能让外人看到,相当麻烦。

大白天,不可能在这种高尚客店中发生意外。

而且经过多日的追查,迄今毫无所获,对头显娩船得稳稳地,双方皆不曾有所接触,难免戒心有点松懈。

门窗皆关得紧密,前面的小院子供三间上房的旅客活动。这时春寒料峭,细雨霹靠,不可能有人在外走动,何况不是落店时光。

一名店伙刚从西南面的走廊,收拾后房的旅客食具匆匆钻出院廓,劈面碰上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,只露出双目,手中握有长布卷。

店伙当然知道这座小院有多少旅客,三座上房有一座是空的,一看便知不是这座院子的旅客。

“咦!你们……”店伙讶然问。

一声轻响,女的一举把店伙劈昏了,熟练地将人拖至东首的空套房,极断锁启门将人往里一塞,关上房门不再理会店伙的死活。在外间的方氏,听不见外面的轻微声患,客店经常有备式各样的旅客走动,即使听到响动,也不可能启门察看,无此必要。

一很小竹管塞在门限上方,这是冷气唯一进人房内的通道,门与门限之间有一条无法密闭的贴缝,冷气从贴缝下降,再从门下方的空隙,不绝如缕进入室内;

不久,奶娘方氏打一呵欠,困倦袭来,迷迷糊糊向桌上一伏,沉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