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28章

作者:云中岳

张秋山也变了,虎目冷电四射,紧抿着晰,脸上有坚毅、自信、悍野的神情,刀发出隐隐龙吟。

那种有我无敌的超人气魄,真有摄服强劲对手的威力。

眼神与气势先作激烈的纠缠,各自默默运功,神意凝聚于刀剑,刀气剑便逐渐增强。

绝顶高手拼搏,没有移位争取空间,制造攻击好机的心要,更不能以虚招引发对方暴露空隙。

唯一致胜的要诀,就是以更强劲、更猛烈的攻击,击溃对方无懈可击的绵密防守。

功深者胜,力量与技巧的制股份量是相等的,两者都修至化境便篙定是胜家,决无运气可赌。

刀尖与创尖,徐徐下降至最佳部位,降至双方认定自己出手攻击的最佳位置。

无边杀气涌升至极限,逐渐升至临界点。

含光剑的光华绍馏,隐隐的风雷声摄人心魄。

狭锋刀光芒四射,龙吟虎啸声与动人心魄的风涛声相应和。

凛例的爱风自北面阵阵刮来,憾动不了两人的马步,雄伟的波涛声从下面传到,扰乱不了两人的心神。

心意神凝而为一,意志力聚于一点。

一声沉叱,终于打破临界点的短暂僵待局面。

剑陡然迸发。光华电闪而下。桂齐的左手,就在剑齿出的电光石火刹那间,搭扣走住剑靶。

双手聚神功御创,雷霞万钧无可克当,加上宝剑本身所具的无坚不摧威力,剑及处的墙铁壁也会中分。

这一击足以粉碎任何物体。

月光流转,石破天惊,威力同样可怖,刀气傲骨裂肌。

双方都全力以赴,志在必得,都要在一击之下决定生死存亡,招一发便已决定结局。

就在刀气刨即将接触的电光石火一刹那,熔馏刀光突然出现扭曲光彩。

“肄!嘎……“金铣交鸣声怪怪地,擦撞声尖锐刺耳令人闻之牙关发酸。

风乍起,电闪雷鸣,声势比接触时更狂猛十倍,双方种功的后续爆发。更是骇人听闻。

德都挂齐的马步一挫,斜冲出文外,地面的岩石,在他的双脚扫踏下崩裂飞散,触目惊心。

张秋山向右前方急移两步,换了方位,刀追随敌形而转,稳下马步稳6立如山。

德都佳齐飞快地用于斤坠稳下马步,也迅疾地转身面向强敌,脸色涌现苍白,呼吸有点稳。

冷电森森的虎目中有惊讶的表情,和意似不惜的神色,似乎不相信张秋山真的封住了这雷露一台。

张秋山的神情,与出招前并无多大改变,呼吸急速地升沉三次,便迅速恢复原状,握刀的手稳定如铸,铁锋刀也没有受损的象迹。

“果然是九转神魔功。”张秋山语气出奇地沉静:“当年八极神蹬挟神奇内功君临江湖,几乎打尽了天下无数手。”

少林武当两大武林至尊门派,也不敢接受他的统战。他可以神御刨,在百步内予取予求。老佳,你如果已经修至那种境界,我认命了。”

声落,他挥刀直上。

刀似雷霞,剑如霹雷,行第二次空前猛烈的接触,怪异的响声,与神奇的刀气剑聚合流泻再次出现,便声势比第一次强烈一倍。

斜向急分的情景也激烈一倍,德都挂齐斜冲出的距离也远了一倍。

相反地,张秋山却在接触处扭转一步而已。

刀气与剑聚合流泻的异象,这次可以明显感觉出来了,聚合处右方八尺左右,有一块高出地面两尺余的数百斤岩石,恰好挡住气旋激流的旋走路径,突然发出异响,烈成五六块撒滚出五六尺外。

德都接齐跟跪稳下马步,脸色从苍白转变成略带青色,呼吸一阵紧,眼中神光徐敛。

“你……你这是签么怪劲……”德都佳齐吃惊了,嗓音大变:“没有人能……能震开我的剑……神功,你……你是不是用真磁相斥升力?”

张秋山的神色突然大变,变得两眼无神,似乎手脚发耿,举刀的手呈现颤抖,虚脱的现象极为明显,胸口起伏急促,像是控制不住反常的先天真气。

德都挂齐一怔,踏出一步。

张秋山身形一晃,勉强稳下马步。

闪上了无神的双目,池深深地呼吸,身形又是一晃,两船一开失神的虎目。

“甚……什么叫……叫真磁相……相斥引……个月他上:气不接下气:“我不……不知道?”

德都桂齐再次升剑,再进一步。

张秋山似是立脚不牢,将刀举起了。

德都按齐眼神一变,开始移位,轻易放过乘机冲进发到的机会,呼吸一阵紧,正在加快吐纳,希望能在短期间,恢复所损耗的精力。

已经用上了两次致命的攻击,神魔功已损耗了大部份元种精力。如果再不顾后果,发出最后一击,假使无法杀死对手,自己也将精力耗尽,大事去矣!

对方张秋山的神情,分明已受到神魔功摧毁气机,力尽的现极为明显,只要再致一击,那就……

可是,德都挂齐竟然压位了再次一台的冲动,不但临抑止冲势,而且开始采取防守态势,举动极为反常。

似乎已看出某些不对,某些凶兆。

有些人的感觉极敏锐,可以感觉出即将发生的凶险预兆,能及时提高密觉,或者预作提防。

凭这种感觉,常可避灾难,避开致命的意外。

德都挂齐就是这种感觉特别敏锐的人,感觉出某些地方不对。

“咱们还可—……一拼,者……接……”他声说,吃力地向前举步逝近。

德都挂齐却举手一挥,向后退。

四名传卫飞跃而至,四把雁钢刀一字排开,中间留空隙,恰好让德都挂齐退人。

杀气腾腾,等候张秋山接近。

“今天到此为止。”德都佳齐收创说:“下次你给我小心下”

“你这胆小鬼,懦夫!”张秋山大叫:“你想价多为胜吗?上吧!等什么?”

他不能冲上,五比一,他真有点心虚,这四个侍卫的武功,决不比德都挂齐差多少。

“称如果愿意,冲上来。”德都挂齐不在乎他的讽刺挖苦:“当然我不会下令主动攻击。”

“我的真力已耗了九成,你正好乘机杀掉我,不然你将再次后悔。”

“我不想打没有把握的位。”

“你这混蛋……”

“我说过到此为止。”德都挂齐从荷包中掏出一只小玉瓶丢在他脚下:“这是暂时的解葯。”

“混蛋!十比一我也要杀死你。”他始叫,挺刀凶狠地通过。

“想要断棍的解葯,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。”德都挂齐不在乎他凶狠的神情:“不然,家四个女人,必须死,你也将在我的人”全力搏杀下丧命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不怕你向我的族人报复,他们会向镇江的百姓讨代价,甚至屠城,橡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一样,我可以办得到,你最好是相信。”

“你死在这里,什么也办不列。”

“说大话改变不了事实,不要逼我下令杀你。”

“你知道你唬不了我。”

“你也不希望葛家的人死。我的条件很简单……”

“我不和你谈条件。”

“你会谈的。我约你解葯,你在天黑之前,必须离开镇江。”

“哼!离开不离开,你怎知道?你是不是昏了头?要不就真是白痴。”

“你会离开的,因为我相信你是个守信诺的人,是找唯一的劲敌,我的劲敌绝不是不守信的混蛋。

只要你答应,我相信晚上镇江城绝对看不到你的魂,绝对听不到爆炸声,我的兵也不会派到全城戒严捉人。”

“你这混蛋着穿我了。”

“一点不错,我看穿你了。”德都挂齐大言不惭,毫不脸红地说。

“你”

“体装出力堑气竭的鬼样子,骗不了我的。不过,你并没有绝对的信心胜我,你知道我不想和你同归于尽,所阴阳逝急了引起我的随从情急围攻。”

“你!宝混蛋果然难缠。”

“怎样?”

“好,我答应你,天黑之前,我离开镇江。”张秋山咬牙说:“你这混蛋打肿面充胖子,你知道我有胜你的信心。解葯。”

德都挂齐丢过另一只小玉瓶,脸上有胜利的笑容。

“小子,你最好有多远就走多远,我不希望你与达春牵扯不清,我配不上她。你不没死的消息,恐怕她已经知道了,也一定会找你,而她老爹的家将,也必定会跟来杀死你。”德部佳齐得意地说:“她以往早就想杀死葛小丫头,所以,你最好把葛小丫头包起来瑞在怀坚,这样才不会发生意外。女人对付清敌的暴烈程度,你也许没见过,最好不见为妙。”

说完,不管他的反应如何,带了四名侍卫,神气地下山而去。

“你这混蛋真不好对付。”张秋山喃喃地说:“真该巡地最后一击的。”

他毕竟没有德都挂齐精明,虽然看出德都桂齐没有行最后一击的打算,所以装出力尽气竭的狼狈像,希望对方在兴奋之下毅然行最后一击。

岂知他的打算落空,德都挂齐比他精明,不上他的当,断然如来四侍卫保护。

地如果不用计诱,而毅然扑上逝攻,也许能成功,但也没有必成的把倔,因为比齐有避的余力,不难摆他的退攻。

彼此的武功修为相差不远,如果有一方不想拼命,游斗三天三夜,恐怕也不会有结果。

“解葯如果有后遗症。”他向德都齐的远定背影大叫:“我会重来镇江,我会用你的百寸把构把混蛋炸上天。”

德都佳齐不理睬他的叫盟,扬长而去。

春到江南,草长营飞。

苏州,上有天堂,下有苏抗。

三月初一,镇江至苏州一段运河,凡是河道折向处、小河汇人口、支港义河、桥头、村口、与及林深草茂的河岸,皆遍设卡哨,旗兵三至十名驻军,巡河快艇穿梭往来不绝,岸上骑军日夜巡逻。

沿河两岸、另设牵站,每一里设站一备替,牵夫十至甘名,站兵三至十名。数百里长运河,旗帜飘扬,兵强马壮盛况空前。

御舟是用人力拉牵的,每艘船都有三四十根牵缆,向两岸仰张,形如娱蚣的脚。

由于御用前有龙头后代龙尾,所以将奉统称为龙须,统长为龙须牵,站也就名之为牵姑。

康熙皇帝六次南巡,后来的乾隆皇帝也六次南巡,而乾隆皇南巡穷极奢侈,比他祖父康熙供张增加十倍。

据说有一次牵夫完全用关女拖挽,所以民间传说中,只知乾隆游江南,而康熙游江南反不如乾隆胜炙人口。

皇帝御驾在镇江巡幸四日,遍游镇江名胜,登三山赐额赋诗。

这期间,镇江城内外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一万二千名八旗兵忙得人仰马翻,任何大小船只,严禁在镇江各码头停靠。

镇江的城狐社鼠,末能及早离境回避的,几乎全部锁本送人囚车暂时监禁,临时加设的囚车人满为患。可能当堂被打成残废。

这期间,德都佳齐忙得夜寝惧废,直至三月初四龙舟离车南航,他才带上响导处的干员,乘专船先一步赶往苏州。

镇江四日平安无班,一片太平气象。

没有人能接近皇帝的行列,响导处预定的街道,形成兵墙,许可瞻仰的官民,前半个时辰已经排列要当,一律跑伏不许抬头。

体格稍强健的男人,一概不许参加,说是瞻仰,其实只能看到膝前一片地而已,最多只能看到列兵的靴尖。

连屋顶都有弓手警戒,全城门窗紧闭,任何一扇窗户启动,都可能有箭射人。

像这种超强度有戒严,想胃险行刺难似登天,根本就不可能接近。

除了御驾所经处,固驾的人信小官侍卫兵走动之外、其他街道完全不许有人走动,如何行刺?

十四日,御舟进人苏州。

苏州疯了。

两汇总督张鹏翻,江苏巡抚来牢,率额大小官吏,在运河码头脆伏如羊恭迎圣驾。

三万名妇女,与及苏州的仕绅,跪成满坑满谷的人墙,万岁的呼声响澈云霄,比十年前迎驾的盛况壮丽十倍。

行宫设在虎丘山麓,邻苏骡。

从接驾处以迄行宫,没途跑接的仁钟男妇,每人举着一面黄绸帽。馏上标明恭恭敬敬迎圣驾人的籍贯、勉:名、身份。

数万鼓绸招展,像万丈涨涛,壮观极了。

苏州所有名胜区,一律普设华丽的锦亭,以画廊贯联,张灯结采,以绩罗为墙,备极壮丽。

十八日,恰逢羹慈圣太后万岁,苏州所有的寺院名利,普设规圣道场,祸太后万年之脯,全城灯火辉煌,烟火撤夜征天空摄耀,火树银花通宵达旦。

三万名御林军与八旗防军,彻底封锁苏州城。

意外死亡或被误杀的人,一概不许声张,有些人的尸体不知下落,有些人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