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29章

作者:云中岳

章春一怔,脸上的妩媚笑容消失了。

“你……你还要找他?”章春的嗓音有点缀硬。

“是的,我一定要找到他。”张秋山语气坚决:“我已经找过不少地方,见过乾清帮的人,见过者挂的人,就是找不到长春居士那群奴才的奴才。”

“你不能找他。”章春的语气也坚决:“他是替朝庭出力效忠的草野忠义人士,你……”

“狗屎忠义人土。”地脱口讽刺:“他暗中替你们做出卖自己族人的勾当,更网罗狐群狗党杀人放火谋财害命的的狗屎水,不仁不义,寡廉鲜耻,忠于非我族类……”

“住口!你……”

“你不必大呼小叫,我可不是你的奴才。”他也大声说:“在你们来说,他是为朝庭出力效忠的草野忠义奴才,你们可以容忍他种种不法色当,包括把你捉去训练做娼妓的罪行。而我,却认为他是表面仁义英雄。内心男盗女娼的狗娘养的杂种。”

“你这是叛逆口吻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椭!”他怒吼:“找并不反对你们满人做皇帝,也不反对你们表面上叫的公久满汉一家人。

这只怪咱们汉人不争气,自己打打杀杀,把你们请进来做皇帝。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游戏风尘浪人,我不介葱你们公开的杀戮,只要你们杀的人不是我。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也不在乎那些人助约为虐为非作歹,只要受损害的人不是我。

但我必须做我认为天理国法人情管不到的事。

我不介意你指证我是叛逆,那些无损于我风尖怪杰的人格与尊严。小春,你必须将他的下落告诉我……”

“办不到。”章春断然地说:“除了这件事,我可以为你做任何……”

“我只要你做这件事。”

“办不到。”

“那就算了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会找裕刚亲王,甚至去找你们的皇帝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章春大吃一惊。

“要我说第2遍?小春,我说话职数。你们的皇娇嫩才大略,确也是了不起和君王,池宣示医民,要以仁爱治天下。

我不管他们口中所指的仁爱是什么,只知道役用长春属f:这种人,不符合我心目中仁爱二字的意义。他如果能说服我那就罢了,不然他就该抛弃长移居土这种人。”

“你不能……”

“我能,我一定能办到。再见,小春。”

章春拉开马步,剑向他一指。

“我必须阻止你騒扰皇上。”章春厉声说:“秋山,不要退我,答应我,不再过问长春居土的事,不要……”

“你用剑来阻止我?”他冷然问。

“必要时,我会的,我……”

“小春,不要用创指着我。”他叹口气苦笑:“我承认我对你怀有几分温情,也尊敬你为了忠君毅然抛弃儿女情怀的情操。

但道不同不相为谋,你如果想杀我,你将会发现,这是你一生中所犯的最大错误。后会有期。”

他挥挥手,转身举步。

一名大双突然虎扑而上,有爪搭后脑,左手食中二指取脊心的娄台大穴。

太快了,谁也看不清刹那间接触的变化,但见服一花,大汉前扑的身躯却斜飞而起,发出一声惊怖的狂叫,手舞足蹈急剧旋翻,砰然一声大震,背心着地手脚朝天,摔翻在两文外,申吟着爬不起来了。

这瞬间,第二名大汉到了,雁钢刀在张秋山身后来一记刀劈华山,刀沉力猛急似雷霞,要将他劈成两片,千斤巨石也可以刀到石分。

他反向后退,假电光一闪,恰好从刀及顶门的前一刹那,间不容发地从刀锋下急;星,背部项人大汉怀中,右手的尺余长手棍后撞。

“克!”有骨折声传来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厉叫,向前飞越他的头顶上空,橡是被他大背摔出的,在砰然大震声中,又是背部着地,摔倒在前一名大汉的身上,两人跌成一团。

这位大汉更糟,右肋掉了两根肋骨,伤势比前一名大双重得多。

第三名大汉族然止住冲势,吓白了脸,手中刀不知该不该收回,楞位了。

张秋山已转过身来,脸色阴沉。

章春张口结舌,弄不清两个功致臻化境的御前侍卫,是怎么被摔飞的。

“回去问问老挂,小春。”张秋山冷冷地说:“上次我和他在焦山决斗,我的大乾坤手火候仅练至七成多一点,他已经不是我的敌手了。”

“那……那你现在……”

“十成,小春。”他举起小手根:“百步之内,这根小木根可以成为致命的武器。我的肉掌,可以硬抓他的含光剑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所以,我一定可以见到你们的皇帝。你俩个保像打手只剩下半条俞,快带他们到光福镇医治。”

“我一定可以阻止偷胆大妄为。”章春咬牙说:“你最好趁早打消这犯无条的念头。”

“所以我说后会有期。”他反而轻松地笑了:“我知道你阿妈手下有许多具有奇技异能的高手。”

“裕网亲王手下更是猛将如云,你会不顾一切布下天罗地网,等我进网人罗。再说一边,后会有期。”

他身形疾转,像是幻化,身形转正面孔重现时,张秋山的面庞不见了,出现的是戴了雷神面具的面孔,夕阳余辉下,显得十分唬人。

长啸震天,他那狰狞的面孔更为可怖,身形闪电似的八方幻现,似乎同时有不少雷神现身,此隐彼现变幻无常,气流急剧激旋,风雷声隐隐,与绵绵不绝的长啸声相应和,令人惊心动魄。

“格格快走!”唯一站立的大汉狂华“自理教妖人,快章春心胆俱寒,扭头飞奔。

长啸声徐逝,雷神形影惧消。

地下,江南一枝春的身影也不见了。

北面的另一座山头的树林中,葛佩如小姑娘,替江南一枝春穿妥衣裤,将人坐在树干下喂水润喉。

红日已沉下西山,暮色四起。

“我必须等保命金丹的葯力行开才能救你。”背对着她俩的张秋山说:“章春的保命金丹出自大内,可以把人从鬼门关里抱回阳世。如果早些救你,我没有灵葯救你的命。路姑姑娘,你得躺上十天半月。”

“我不能躺上十天半月。”江南一枝春吃力地说。

“为何?”

“我一定要去行刺达子皇帝。张兄,能助我一蓉之力吗?为了反清复明大业……”

“我抱歉。”他转过身来:“不要做这种愚犹的事,路姑娘。

你杀死一个皇帝,还会有人做皇帝。

这位康熙皇帝拼命养儿子,目下已经有十三位皇子。他自己八岁登基,目下他的大儿子已经快二十岁了。而且,他根本就不怕有人能向行刺。”

“不管任何事,都该有人去做。而且,这是我今生今世,唯一必须去做的事,志不可奈,张兄。”

“所以,你也不要勉强我。你有地方养伤吗?”

“我得找到我的两个同伴……”

“是黑煞神红娘子夫妇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
“我叫他们走的……”

“我和小佩晚到一步,来不及抢救。”

“峨!原他们在天之灵平安。”江南一枝春酸楚地说,明白“走”的真正意思:“他们是求仁得仁,我们的路相当难走。”

“你还是要走吗?”

“是的,义无反顾,我一定可以找到敢于决死的人。”

“找祸福你。我们送你找地方养伤。”

“长春居上躺在天平山。”

“我去晚了一步,是老接义弱候把他调走的。章春并不了解者挂的部署,者挂的责任区在苏州以北,所以他不随皇帝去逛杭州。”

“你的消息,比他们自己人还要灵通呢!”

“不,我只是乱打撞而且,真正的消息,仍然象在浓雾中摸索。裕刚贝勒是很能干的,他那些手下也不知道他的全盘部署。

所以如果擒人来问消息,必定人言人殊,反而陷入他所布的迷阵中,上了他的大当,这叫做反问,他运用得十分成功。”

葛佩如一直沉默地在一旁照料江南一枝春,这时将人挽起。

“再不走,天要黑了,哥。”她催促张秋动身,脸上有满足的快乐神情流露。

今天,张秋山与章春总算碰了头,结果她心中的阴獭完全消失了,唯一的情敌再也威协不了她和张秋山的感情。

她沉浸在快乐满足的感觉里,她觉得胜利已经属于她下但她心中明白,还有令她不安的隐忧存在。

要将一个美女扮丑妇并不难,要将一个五妇扮天仙却不是易事。

葛佩如脸上有胎记、有疵疤、有粉刺,肌色黄中带苍,把眼睛迷上,头发掺入一些灰尘,真丑。

穿上破烂的土布衫裙,一双手苍黑粗糙,十足像太湖附近的穷涵妇,比天平山或水滚镇的抬轿女人更穷更丑些。

至少那些始游客的女轿夫要比她键壮。

男人扮中年渔夫更容易,张秋山那粗俗穷情的扮像就十分传神。

他俩从湖西北岸渔村买来的半旧单桅小渔船,也显得破败不堪,渔具倒还齐全,有手钓、拦江钓、串网、兜网、撇网。

船飘浮在渔洋山的西北角,距这位屏风似的水中小山约十里左右,晨夕中湖上有薄雾,朝露绽放时雾气逐渐消做,波涛拍打着般般,船下了碗,在原处轻灵地浮沉,除了波涛声,只有水禽的悦耳鸣声打破沉寂。

练习了两天,张秋山已成了熟练的打渔郎。

一位姑娘的家沧海幽城,位于山东登荣的外海,对打渔本来不算外行。但在太湖打渔与在海中打戮笨的海鱼,完全是两回班,所以得须从头学起。

她就没有张秋山高明,率好还不至于笨手笨脚。

活舱内已有不少鱼货,两尺长的鲤鱼有数尾之多,收获甚丰。

“哥,我们是在浪时间。”葛佩如一面收钓线一面埋怨:“整天无所事邹,顿都烦死了。达子皇帝在去杭州之前,已经在苏州玩了五天。不会再来玩的。我们在白费工夫。”

百姓对满人蒙人,一律税实上也难以分辨是满是蒙,反正元朝是蒙古人建立的,也会统治了近百年。

满人也是外族人,所以也顺理成章称为达于。

满蒙人则将汉人称为蛮干,甚至八旗兵把那些文职汉宫叫成蛮于官。

久而久之,双方皆不以为逆,从互相挖苦咒骂双成口头禅,双方都自然地不以为怪了。

“他不会来的。”张秋山显得信心十足:“上次只在府城附近名胜游玩粉饰太平,又替那个什么慈圣太后祝寿,所以不会远游。

十年前他游邓尉山,对梅林十分欣赏。这次未巡抚一定会怂恿他到吾家山,去看所立的香雪海碑。宋巡抚那用臭字自以为了不起,一定会丑表功怂恿他去表示皇思浩荡的。”

“先到邓尉山潜伏,岂不省事?”

“不可能的,那一带沿途的狗,恐怕都被嫂捉检起来,躲不住的。从水中接近,一定可以成功,十余里水程,在我来说轻而易举。

谈说间,百步外雾影中,突然出一艘双桅快船,一声么喝,半升的灰帆骨碌碌下降。

侠船发现了他们的渔舟,所以降帆起浆向他们靠,快船上的前舱面十余名佩腰刀大汉,瞪大着胡狼眼,监视着他俩的一举一动。

“是乾清帮的引火侠船。”张秋山向姑娘低声说:“目前被用作外国巡逻船。”

“宰他们。”姑娘愤然地说。

“不,小不忍则乱大谋,宰了之后,咱fi、1就玩不出把戏啦!这一带保证有上百艘大小船只巡巡。”

四枝篙钩任了渔船,跳下六名大汉,不理会他们俩的抗议,彻底嫂查船上的每一夹缝角落,态度野蛮的暴。

除了两把小小的剧鱼刀,没搜出任何可疑物品或可用作凶器的器物。

太湖在最近十年,已经没有水贼活动。在这位康熙皇帝第二次南巡驾临苏州之前,已被数万水陆官兵彻底肃清了。

而这此翰清帮的人,态度之恶劣蛮横,比以往的太湖水贼更恶劣三分。

经过一番折腾,快船终于驶走了。

“等这些走狗的船突然失踪,由水师营的哨船瓜代,那就表示达子皇帝快要来了。”张秋山目送快船的帆影远去:“咱们且耐心等吧!”

四月初一,御舟自杭返苏,全城刁斗森严,运河断航,陆上交通也暂时封闭。

初二一整天,在虎丘行宫召见地方父老,垦职的功苏籍官外,殷殷垂询民疾与民间疾苦利弊。

随同回乡的人中,有一位从松江府限来的江南技察使张伯衡。

这位张大人奉旨随舟至镇江,改乘水师富的船至崇明,由苏松镇总兵派海舶送至福建。就任福建巡抚。无上殊荣。

张伯衡誉满江南,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