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30章

作者:云中岳

两大汉帮助“朕”将金鲤连网拖上舱面,七手八脚将鱼捉位。

片刻,第二尾金红又出现,又是一阵欢呼。

“赏他们。”“朕”兴奋地下令,心满意足地接过另一名大汉的青巾拭手。

一名大汉先向渔船打招呼,准备地抛出两只五十两的金元宝。

“谢大人。”张秋山欣然道谢,俯身拾元宝。

“我也要谢你们……”“朕”居然微笑道谢。

“皇上小心!”两名大汉同声大叫,猛地闪身挡在“朕”的身前。

张秋山利用拾元宝的机会,借起势飞跃而起。

葛佩如迅速地抓起一枚手浆猛地一拨,渔船像是劲夫脱弦向外激驶。

箭雨到达,她向舱底一伏,船仍向外急滑,逐渐蹬离大部,箭如暴雨。

二十余步空间,足有七八丈距离;人毕竟不是马,不可能飞跃七八丈空间。

说快真快,人起飞、入水、重行飞升,两起落只是眨眼间事。

登苹渡水绝技算不了什么,一苇渡江也非难事,因为有苹有苇,谁知道苹有多厚苇有多粗?

反正有浮物措力。但袭波起落,借浪飞胜,可就不简单了,至少得有不沉于水的绝世奇功。

两名大汉约商开出,男同名刀剑急件。

张秋山头前进脚后,飞毕投林疾射而至,纵钩篙中扭身滑人,一声长啸,掌劈到手抓刀,凶猛地撞人。

能面大乱,捧长锦盆的大汉,取出四支宝光四射的宝剑,分别迅速交给重要的人,“朕”也有一把。

其他官员—一退人能中,“朕”则仗刨屹立舱门外,左右有四大巨浪护驾,居然镇定纵容。

呐喊声中,共有六名大汉被抛入水中,由扮船夫的人慌忙地抢救落水的人。

张秋山已进棚下,赤手空拳,神色并不紧张,甚至脸上有笑意。

“让他过来,退!”“朕”大声下令。

十余名脸色大变的大汉,极不情愿地向两侧退出八尺外,所有的刀剑,与及箭手的箭,皆指向拉开马步随时准备冲扑的张秋山。

暴乱静止,但气氛更紧张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“朕”沉声道。

“你是皇帝,没错。”张秋山沉静地说:“我,张秋山,这里面一定有人听说过我雷神张秋山。”

“我听说过你。”“朕”居然不再自称朕,联对一个小百姓不起任何作用,没的人知道“朕”是什么意思。

那时的小百姓十之九是文盲,听得做得的人少之又少。

“哪一位是武威亲王格刚贝勒?““我。”那位留了五缴发的人举剑声答。

“哪位是超勇公巴延指挥使?”

“我,南巡江南靖冠指挥使章春佳巴延。”那位虎目彪圆的人也举剑说:“我的女儿二姐认识你,你曾经一而再救过她。”

“有这么一回事,好像有人叫她格格。”

“本爵位列三公,她本来就可以称格格,而且日后可能封公主,她忠心耿耿为皇朝累建奇功。”

“你是开找我的?”康熙皇帝大声问:“行刺?”

“不错,我很不希望做刺客,但是……的确有点心动。不过,我主要来的目的不在行刺。”

“大胆!”

“胆不大敢来吗?”

“说你的来意。

“我要一个叫长春居上南门存信的人,地位在安徽皖山天风谷长春在,所以也有个狂妄的绰号,天风居上,大风起今云飞扬的意思,影射刘邦第二。”

“你为何不去天风谷找他?”

“她躲起来了,长春壮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,去找他的人一问三不知,又不忍心逼死那些老少妇孺。”

“为何找他?”

“因为只有裕刚贝勒和超勇公知道他的下落,是他两校把他藏起来的。”

“我对我的巨下绝对信任,不干涉臣下该管的事。你找我,找错人了。”

“平心而论,你是个不错的好皇帝。你读遍了我们的书,涉及诺于百家,懂得得用权谋,知道怎样利用我们民性的弱点来巩固你的皇权。”

这三十年来,你把这万里江山,统治得盛世兴隆丰衣足食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你标榜仁政,我相信,但我要证明。”

“什么?要什么证明?”

“长着居上明里为朝廷效忠,暗地里专干些杀人放火谋财害命残害弱小的无耻勾当。朝廷用这种人,而且支援持他为非作歹,是不是与仁政背道而驰?简单就是残民以逞,仁政何在?”

“格刚。”皇帝沉声叫。

“臣在。”裕刚贝勒躬身答。

“可有有此事?”

“陛下圣明。”裕刚恭敬地答:“这些汉人亡命,如果不施小患小惠,他们不会受宠络的。”

长春居土是微臣的线民,这人很能干,但也明狠贪漆,能兔索涉一些不法勾当,小疵无损大功。

陛下也知道微臣曾密发武威虎符的事,他就是持有武威虎符的人中,最有建树的一个人。

“裕刚亲王,也许你用人的手段并没错,但与皇上的仁政冲突,你就犯了欺君之罪。”

张秋山厉声说:“长春居士在扬州,安置了两个爪牙,飞龙天魔与凌霄客。

凌霄客不仅巧取豪夺谋财害命,更不借用男盗女媚手段,掳劫一些文武双全美貌少女;训练成烟花艳妓,送给达官贵人,利用那些可怜女人做内应,人中控制达官贵人任其为所慾为。

你问问起勇公,他的爱人二姬远春格格,如果不是我把她从吉祥奄地底春窟救出来,她的命运与遭遇如何?你说吧!这能算是小疵?皇上的仁政允许你包庇这种人吗?你说。”

“裕刚,这人真有这么坏?”皇帝扭头问。

“启察圣上,那是他用人不当……“格刚贝勒期期艾艾地。

说。

“巴延,可有其事?”超勇公躬身答:“但远春深明大义,为表她忠君爱国的至诚,她不顾追究这件事,为大局她可以不究一切。”

“如果有其他苦主,联要追究。”皇帝不悦地说:“回扬州,联要张巡抚伯衡暂缓赴闽就任,仍以按察使身份至扬州勘察,将罪犯蝇之以法,以昭大信。”

“没有用,皇上。”张秋山动容,敌意略消:“张大人虽是天下第一清官,但凌霄客这种亡命已弃家潜逃。”

他日奔一千夜走八百,恐怕早已远出万里外了,如何追究法辨?达着格格虽说不追究,仍然是事实惧在。”

“张秋山,这不关你的事。”超勇公说:“你在皇上面前,用这种大逆不道的态度要求……”“如果有正常的手段方法,能见到皇上吗?”张秋山大声抗议:“你不要用一付除了忠诚之外,别无其他的面目来指责我,你可以为了君国,任由女儿受辱而唾脸自干,我不行,要不冲令援份上,我可要骂你了。”

“大胆,你想怎样?……格刚贝勒沉晚。

“哼!你想我会怎样……”张秋山气愤地、不自觉地踏进一步。

立即引起两名侍卫的误会同声叱喝。

他身形疾闪而人,一声大喝,谁出没看清他是怎样从刀尖前切人的,更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,像是传说中的幻太。

“砰蓬!”两侍卫被摔翻出丈外,刀也丢了。

这瞬间,侍卫们奋不顾身刀剑乍合,人墙一央,情势失去控制。

一声长啸震耳慾聋,他人化狂龙,零拍脚飞进退如电,近身的刀剑反向外扬,劲烈的妖风乍起狂忽。

他手一动便响起一声沉雷,刀刽乱飞,人群辟易,如虎人羊群。

暴乱中,他夺获一把雁领刀,连声狂啸,刀起处兵韧折断或震飞,左手连挥中,人体像被射落的雁,向船外飞起、坠水。

眨眼间,二三十名侍卫连续被抛落水中。

暴乱中,裕刚贝勒的宝剑风雷乍发,身刨合一奋神威从中突人,剑气澈骨生寒。

他无所畏惧,雁钢刀轻搭刨身错出偏门,扭身切人一掌挥出,雷声随掌乍鸣。

格刚贝勒大叫一声,斜撞而退,砰一声背部撞在舱门右壁上,有板裂声传出。

张秋山继续发威,一声怒啸,砍倒了两名侍卫,向舱门急

冲。

她发现皇帝不见了,超勇公也不见了,大臣们也不见了,必定是走避人舱啦!目的未达,他岂肯干休?岂能白忙一场?

同时,一度幕然必动的奇异感觉,再度引起莫名的冲动。全身血液沸腾。

皇帝近在几尺,潜在的民族仇恨再度涌发。

宰了他!宰了他……他内心在狂叫。

他听到远处湖上传来葛佩如的急叫,但他自己无暇分辨听清了。

一声兽性的怒吼发出,雁钢刀有如雷露光临,一连三五刀,血肉横飞,五名拼命拦阻他的侍卫,手断腹裂尸体抛掷,他疯了。

再冲,四虎卫及时堵在舱门,裕刚贝勒也从左侧挥剑再次冲上。

“挡我者死!”他的吼声如天雷狂震,刀起处虚晃若电耀疆声,三把刀飞抛,两名虎卫到翻人舱。

裕刚贝勒一剑走空,突觉掌已点腹,想退闪已来不及了。无穷异劲及体,农施内所穿的护心锁子甲向内凹,身躯再次倒撞。

他撞翻了身后涌来的三名侍卫,四个人跌成一团,剑也扔掉了。

“挣锋!”舱门内冲出的两名侍卫伸出的刀,突然折断只剩下刀靶。

他一声虎吼,挥刀向门里冲。

“秋山!我给你拼了……”身后尖叫声震耳,同时剑气压体。

“狰!”他大旋身一刀急封,火星飞溅。

章春到了,她所乘的快舟撞在右舷旁,八名将手正拔刀连续向上跳。

舱面血腥刺鼻,交椅崩散七零八落,侍卫们的尸体和刀剑,也七零八落。

章春被震得横漂丈外,几乎摔倒。

“你……你你太……太过份……”章春凄厉地尖叫,挺剑迈进。

“你走开!我不杀你。”他怒吼:“不然,休怪我无情,是你先无义……”

“你杀我好了。”章春尖叫,身剑合一冲上,亮无防备只全力进攻,要和他同归于尽。

八名浆手都是侍卫乔扮的人,人把刀八面合围。

他心中一软,闪身避刨,刀光侧旋,刹那间三名浆手开肋裂,狂叫着挥飞而出。

刀光再狂卷,有若风扫残雪,如人无人之境,自右至左急驰半圈,又砍翻了四名浆手和三名退留不走的侍卫,说惨真惨。

他无暇留意,舱内能外已经没有几个人了。

格刚贝勒也不见了。

章春发疯似的追逐他,手中剑乱砍乱刺竟无章法,不但无法击中他,反而比他;至一收拾死战不退的侍卫们,急得快要发疯。

“秋山,求你,不……要……”章春一面狂乱的挥创,一面求他停止杀戮。

能面剩下的人急剧减少,不足十个了。

“哥,皇帝乘小艇逃掉了。”葛佩如的叫声传到:“快下来。

我们去追……”他一怔,手上一慢。

章春的剑,从他后面乘虚而人,全力扎向他的背心。

“小心身后……”葛佩如尖叫。

渔舟还在五六文外向大船冲,葛佩如在后舶操单桨控舟,可以看到船上的景象。

他极身出掌,剑擦背面过,割裂了外裳。

“哎……”章春攀叫。被他一举按在高耸的酥胸上,跟跪急退。

“假仁假义的达子皇帝,你跑不了。他怒叫。奔近船舷飞跃而起。”

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!”牵着狂叫,也冲出飞跃而起,在他的上空向涵舟纵落,剑下搏急如流星堕地,:竭尽全力雷震一声。

后窗的葛佩如连想都不想,丢掉浆顺手抓起鱼叉,窗神力脱手飞掷,叉化虹破空而去。

“……”身在半空的章春没料到有人袭击,叉电闪及体,无情地贯人小腹,人仍向下飘落。

张秋山先一步从落渔船中,极头回身向上望,吃了一惊,一举拍偏下柬的剑,抱住了章春,火速将人摆平在舱面上。

“小管……寸……蕾……”他狂乱地叫喊。

渔船向外滑出,脱离大部。

“哥,我……我抱歉……”操浆的葛佩如酸楚地说:“我……我不自由……自主,我……我并……并非有意杀死她的,我“她一定要死的,不怪你,小佩。”他暗然轻抚章春的沾满泪水面庞:“小春,小春,这……这是命,命注定了的,你生在族中……”

“哥,抱……抱我……”章春泪如雨下,不住颤抖:“我……我曾经妄……妄想,妄想你……入旗,我……我要做……做你的妻,我要替……替你养一大堆儿……儿女……”

“小春,我要起……起……”

“不了,哥……”,五刺鱼叉虽然没有倒钩,但面积大,深入小腹五寸以上,内脏一团糟,那能起叉?又动就血崩内腑,大罗天仙无能为力。

“小春……”他绝望地叫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