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碧血江南》

第09章

作者:云中岳

蓦地,堂下的玉床前,出现穿白劲装,右手握了光芒如晚的匕首,风目喷火的葛佩如小姑娘。

“你们这些妖孽……”她厉声咒骂,匕首一挥,高惟纷落,珠帘崩散,身匕合一向堂上猛扑,气势如虹。她激怒得快要疯了。

“定下心神!”暴喝声震耳慾聋,张秋山从堂角飞跃而进,左手有一支竹手仗,右手的狭锋刀发出阵阵摄人心魄的虎啸龙吟。

竹杖像闹海神针,所经处高赂一扫而光,珠帘一散毁,人如惊电排空而至。

小姑娘不知厉害,愤怒如狂猛扑为首的总管,找上主事的人。

主事人通常武功最强不好惹的高手,她忘了救人重任,却咬牙切齿要杀主事的人泄愤。

总管吃了一惊,也勃然大怒,候然而起双掌齐推,摇攻一招推山填海,同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,掌出狂随乍起,破风的啸吼声势惊人。

远在文外,小姑娘凌空的身躯没有借力处,无所胃惧地匕首一振,震散了从头面涌来的如山掌劲,却震不散后续的余劲。

“旷……”她惊叫一声,像被狂风所刮,像一张枝叶,翻舞着反向后震起、摔落。

避在一旁的舞姬,突然虎扑而上,一双赤躶的手像章鱼的臂爪,搭上了小姑娘的肩和腰,立即乘小姑娘气窒功散的好机,制住左肩并背部的身柱穴,相抱着向堂下堕滚。

张秋山来得正是时候,竹杖先下搭,点中舞姬的天灵盖,人向下落,一脚将失去知觉的舞姬踢翻,妙像毕呈,丢掉杖一把推开小姑娘。

“何穴被制?”他急问。

“左肩并、身柱,麻手法。”小姑娘也急急问答。

一个中年人到了,大力金刚拿先来一记劈空掌,再切人伸手便抓,是大力鹰爪功。

张秋山哼了一声,不加理睬袭来的的壁空掌劲,劲近身突然自消。

“嗤!”刀光疾闪,割肉声令人心惊。

中年人不但断了右臂,右助也被刀下降的余势砍裂了,几乎被斜劈成两段,狂嚎一声摔倒在地。

“你就会乱发脾气,该打!”他一面责备小姑娘,一面替小姑娘解穴。

麻字诀制穴属于轻手法,用对穴震或拂立即可解,当然只限解普通制穴术,如果是独门手法,就不是容易疏解得了的,麻烦大了。

“嗤嗤!”又有两名涌来人的躶女被劈翻了。

张秋山毫无传香借玉的修养,对近身的躶体美女,毫不留情地挥刀,一刀一个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冲来的美女,全是堂上总管附近的躶女,显然她们是这里的忠心耿耿女人,武功都有良好的根基。

乐工和歌妓都一哄而散,群营乱飞,尖叫声大起,乱得一蹋糊涂。

与章春同坐在一起的十二个新到的美女,有一半惊得快昏迷啦!拥成一团倒了一地。

“我要杀光他们!”小姑娘厉叫,一跃而起。

“不许胡闹!救人要紧。”张秋山低叱。

这片刻,两人身畔已倒了八个人,其中有两名中年人的尸体,血腥刺鼻。

“不要叫这些女人送死!”张秋山舌绽春雷大吼,左掌一挥,狂隙骤发,五个扑近的探女向两面飞起、堕地、滚地、摔昏。

小姑娘向章春一群人冲去,总算不再胡闹,用左掌拍圈了五个挡路的女人。

老道婆和两妙尼挡住了她,阻止她冲上救人。

“不许过来!”老道婆九真仙妨冷叱:“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,滚!”

喝声中,连拍四掌,阴柔而强劲的拿风,把小姑娘震退了丈五六左右。

小姑娘的匕首,震不散九真仙姑的掌劲,玄天神罡仅能保护自己不受伤而已,老道婆的内功修为比她精纯得多,想正面突破谈何容易,真被挡住了。

躶女们骇然后退,却又不敢逃走,被杀的躶女尸体惊动魄,她们已完全失去以赤手空拳上前送死的勇气,退得远远地不住战抖。

三个中年人面对着张秋山的刀,他们来享受温柔,身上没带有兵刃,情势恶劣。

“你是什么人?敢到此地撒野?”总管厉声问。

“你不认识我?”张秋山沉声反问。

“你是什么东西?本总管怎认识你一个小辈?”

“不认识就算了,毙了你之后……”

“呸!小狗你死吧!”总管愤怒地叫吼,双掌重施放技抢先出手,但这次是连环拍出,狂猛的掌劲反而比攻击小姑娘时猛烈一倍。

刀振出,掌挥拂,气旋的激啸有如天际传来的殷雷,刀气进出锐利刺耳的震吟。

双方都全力以赴,石破天惊。

刹那间的接触,张秋山似乎被一只看不见的魔手,推退了三尺,脚下靴痕所经处,水库花砖全部破裂,像被万斤巨轮辗压而过。

总管却连退了七步。脚下跟跑似乎体重不胜负荷,脸色,大变,眼中凶光一敛。

人影一闪,张秋山重新出现在总管面前八尺。

“在下知道你的根底了。”他的刀势已将对方控制在威力圈内,证气冷森:“六合夜叉明浩,你的大天龙掌火候,比五年前更精纯了。

好像五年前你曾经在武昌黄鹤楼前,光天化日之下,杀死卖卜的寒君子秆众十三人。江湖朋友以为你六合六叉仍在天下为恶,没想到却暗中在这里当起龟公吃娼门饭来了,你是愈混愈下流得不像话啦!去你娘的!”

刀气进发,刀光如电耀霆击君临天下。

六合夜叉不敢硬接,快速移位捷逾电闪,在间不容发中摆脱行将及体的刀光,到了张秋山的左侧,连声厉吼,刹那间连攻三记大天龙掌,刚猛无传的掌劲势若崩山决堤,行致命的全力一击。

张秋山已知道对方的虚实,知道对方内功掌劲的根底,不愿浪费真力硬挺,也展开快速如电的身法,连换三次方位。双决打快,攻出的刀招掌劲,皆跟不上对方迅疾的避身法。

最后一次移位,背部恰好呈现在另两个中年人眼前,相b巨不足八尺。

内功练至可发于体外伤人,不论是那一种内功,都必须下苦功勤练半甲子岁月方能臻此境界。

有超人的天赋又当别论,有些天生异秉的人,三年五载就可能打破传统创造奇迹。

两个中年人不约而同立即出手,四只巨爪虚空向张秋山背部猛地一抓。

内功发于体外伤人,劲道以发出前去为主:下过苦功有惊人成就的人,伤人于八尺一文并非太困难,但只限于将劲道发出,劲出即无法再加以控制。

所谓收发由心,仅指发与停而言,不可能将劲道收回来,极少例外。也许有些奇门异术可以办到,毕竟少之又少。

这两位中年人,用的是虚抓,表示可以将劲道回收,将被劲道伤害或控制的人,随劲抓收而回。

这要比伤人于体外的内功修炼,要多费一倍的时间与精力苦修。也就是说,这两位仁兄的修为与功力,要比总管高明深厚。

除非两人练的是邪门怪功,邪不胜正,不能在双方面对面拼助*使用,不然何以甘为人下,受总管的指挥?

果然是邪门怪功,爪出时腥风触鼻。

这表示两人必须有稍长时间的运动准备,方能将奇功异劲发出。双方交手拼搏,攻防快逾电光石火,那有时间运动?

对方又不是傻瓜站在原地等候。

张秋山的身躯,突然向后暴退,像是被爪功所抓回,速度快板。

两个中年人鬼迷心窍,还真以为抓功突袭成功,却没看出张秋山的退势,是在爪功回收前一刹的事。

变化太快,两人没有看出破绽情有可原。

近身了,张秋山的左掌,向后来一记倒打金钟,右手刀半途换握成反手刀,随急速的退势向后送出刀尖,恍若电光一闪。

眼看背部要被两个中年人从左有伸来的手所抓住,他的身形突然上升、翻腾,前空翻不但回到原位,而且再进丈余,再次针牢了总管。

“吹!”总管厉吼,双掌齐推,用尽了剩余的精力,向凌空翻落的张秋山拍出,劲道如山洪倒泻倾全力一击声势动魄惊心。

张秋山不过反退,硬被震得倒飞文余,飘落原位再跟趴跑退了两步,呼吸一阵紧,脸色略变。

总管也贼去楼空,呻吟一声,摇摇慾倒。

张秋山身后的两个中年人,一个掩住小腹,浑身战科,想叫叫不出声音,马步一乱。

小腹挨了张秋山一记可怕的一击,那格倒打金钟阴狠极了。

掌及体传出一声异响,像是九地传来的沉滞段雷声,如不留意,无法知道这种声报的来源。

另一名中年人,肚腹被刀贯人八寸左右,正掩住并没有太多鲜血溢出的创口,扭曲着摔倒。

“补……我一刀……”这位仁兄赌曲在地上叫喊:“你……你不……不刺要……要害,我……半个时辰内死……死不了,痛苦却……慾非人所……所能忍受,快……补我一刀,不……怨你……”

“呢……”小腹中掌的人倒了,口中喷出大量鲜血:“阴……阴雷……掌,你……你是雷……呢……”

鲜血狂涌,这人终于猛烈地抽搐着停止呼吸。

另一面,小姑娘正与老道婆死缠,八方游走奋勇进攻,可借一直无法近身。

两个妙尼一面替老道姑押阵,一面制止十二位女郎移动。

没有人听到中年人濒死的话,连在对面急忙调息的总管六合夜叉明治,也没听清阴雷掌三个字。

临死的人说话本来就不够清晰。

“我就是要使慢痛死你们这些混蛋。”张秋山冷冷地说,沉着地向六合夜叉走去。

“你用刀,胜之不弄……”六合夜叉厉叫,失去调息恢复精力的机会了。

“你人多,是吗?”他的刀徐徐上升。

“老夫要求公平生死一搏。”

“在下没有与人印证较技的胃口,更没有在敌众环伺下逞英雄公平拼搏的兴趣。”“你不配称英雄……”

“一点不错,我张秋山本来就不是英雄,自古英雄多寂寞。你是英雄吗?”“我六合夜叉……”

“你六合夜又只是一个不要脸的王八!”他破口大骂:“你只会伤害那些弱女子,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人,我鄙视你这种与畜生同类的王八!你想活命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把凌霄客方世光的藏身处说出,你就可以活。”

“小王八!你认为你吃定我了?混蛋了六合夜叉怒骂:“老夫没有兵刃,同样可以将你碎尸剔骨……”

叫骂声中,双掌的探,揉身欺上,上下交征有虚有实,主动发起抢攻,虽然已没有内劲发出,身法之迅疾与掌法的奇奥,却是经过千锤百炼所获致的真才实学,同样具有摄人的威力。

张秋山可不愿放弃自己的优势,神功默运力贯刀身,虎目炯炯儿立如山,刀发出摄人心魄的虎啸龙吟,刀光映着五彩族光烃握耀目。

“我一定杀死你!”他沉声说,站在那儿像天神当关,等候对方近身。

内劲既然无法再伤人于体外,必须近身。

六合夜叉不是傻瓜,怎敢不要命切人?

他一沾即走,变招移位另行装造机会,飞快地移至他的左后侧,狂风似的抢人来一记吴刚伐桂,掌如开山巨斧猛劈腰脊要害。

他身形半旋,还没出刀,六合夜叉已收招急旋,招变狂风扫叶,仍抢在他的左后侧一腿攻下盘。

这次他不转身,让对方以为比他快。

出招变招快得令人目眩,快得令人必须凭本能反应而防御反击,快的一方,必定占尽先机一台便中。

“暖”一声暴响,六合夜叉的靴,吻上了他的左骨,打击力当然十分沉重,反震力当然也沉重。

“哎……”六合夜叉惊叫,跃退丈外,右腿一沾地,人便向下挫,几乎踏倒,膝盖着地够狼狈的。

刀光电射而至,森森刀气压顶。

“我认……裁……”六合夜叉崩溃似的狂叫。

锋利的刃口贴在天灵盖上,只要一拖刀,一定可以把脑袋划开两片。双手握刀的压力是极为可观的,用内劲向下压,也足以压破天灵盖。

“我要凌霄客的下落,换你的命。”张秋喇吹牙说:“本来我决不饶你的。”

“他……他在瓜……瓜洲……”

“混蛋!瓜洲我去过了,那里只有你们的同谋犯白龙,我宰了他。”

“那……那就在蜀冈的……的隐藏木屋……”

“你敢撒谎?那是接引使者被囚禁的地方……”

“不是那……那一家……”

“还有一家?”

“那里住……住了,个叫……叫什么伯……伯公的人,听……听说是……是个修仙的怪人。

方老哥如果碰上扎手的事,就……就偷偷前往请那人攘攘灾解,好象蛮……蛮灵验的。

这件事,只……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碧血江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