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01章 银汉孤星

作者:云中岳

潞州,是太行山区附近的第一座大城。

地广人稀,山多田少,林深草茂,狼虎成群,飞禽满野。这就是太行山西部高原。

南关潞安车行晋州分行的店门前,车马和人正乱成一片。

七月酷暑,黄土广场的午后,地面灼热如焚,热得令人受不了。恰好赶上从泽州来的马车到站,店伙计们自有一番忙碌。

最后一名旅客轻快地跳下车来,一手握着以剑挑着的包裹,一手轻拍身上的尘埃,抬头望望天,自语道:“老天爷也该下雨了。”

一名店伙含笑上前接包裹。笑着道:“不久就会有阵雨,下起来那才叫吃不消。客官,如果是落店,小的领路,对面就是小店晋宁老店,食宿保证满意。”

这位客官好壮,二十来岁正是血气方刚之年,浑身都是劲,充满活力,高大雄壮像一头猛狮,古铜色的脸庞泛着健康的色彩,长眉入鬃,目如朗星。紧掩着的嘴chún说明他不喜欢信口开河。稍凸出的下颌,表示他的性格坚强。五官略带秀气,但也潜蕴着膘悍、强勇、机警、冲动等等神韵。当你第一眼看到他,似乎他并不引人注意,但再稍为留心打量,便可发觉他另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,让人觉得他是个不平凡的人,有一股外表可以亲近,但却是具有危险性的人物,至于其理何在,却难具体地说出来,你只能在感觉上加以体会。

他的目光落在店伙脸上,笑道:“店家,你很会说话,贵店是不是有一位姓卜的卜世奇卜二爷?”

店伙眼中一亮,大笑道:“在晋南,谁不知卜二爷是潞州的好汉子?哈哈!你是卜二爷的朋友?”店伙说完,拍拍包里的剑,表示卜二爷也是个玩剑的。

他点点头,笑道:“三年前,在下路过河南府,曾与卜二爷有一面之缘,算是朋友。”

“哦!那就不是外人了。真失敬,尚未请教爷台尊姓呢。”

“在下姓杜,名弘,草字天磊。”

“久仰久仰。杜爷请随我来。小的叫刘章,排行第三,杜爷叫我刘三好了。”

“岂敢岂敢,有劳三哥了。”杜弘客气地说。

刚到达店门,店内突传出一声娇叱,一条人影凌空飞出,“蓬”一声大震,重重的摔倒地上,滚了两滚方行停住。

是一个黑衣大汉,跌了个灰头土脸,“唉哟哟”怪叫连天,挣扎难起。

接着,冲出两名壮汉,其中一人虬须如戟,怪眼彪圆,向店内招手怒吼:“好贱婢,你给大爷滚出来,大爷教训你。”

店门绿影疾闪,飘出一朵绿云;只见一个身材丰盈、艳丽如花的妙龄大姑娘,眉目如画,chún如樱桃,一头秀发。穿的是翠绿色两件头紧身,是当时最流行的骑装。在大河北岸,交通工具以马车为主,男女青年穿骑装,平常得很。

大姑娘快步掠出,柳眉一挑,点手叫:“你会骂人,本姑娘要打掉你的狗牙。你过来还是我上去?”

街上立即围了数十位看热闹的人,有人起哄:“上呀!老兄,别呆在那儿像条大枯牛,你就制伏不了一个水做的雌儿?”

壮汉话已经说满了,不上不行,一声虎吼,奔上来一记“黑虎偷心”,拳风虎虎,力道如山。看样子,他想一拳将小丫头打碎哩!

绿衣姑娘沉着应战,忙者不会,会者不忙,她的左手纤纤玉指半张半屈,等拳将及体,方处地一抄。快!快如电光石火,三个指头便钳住了大汉的脉门,顺势这么轻轻一带。

“啪啪啪啪!”四记暴响像是同时传出,小姑娘的右掌就在这刹那间,抽了壮汉四耳光,快得骇人听闻,壮汉没有丝毫躲闪或招架的机会,断牙直往口外跳。

“蓬!”壮汉趴下了。

另一名壮汉刚冲到,绿衣姑娘双手叉腰沉声问:“你是不是也想躺下?”

壮汉惊惶地站住了,脸色一变。

姑娘沉脸一哼,冷笑道:“本姑娘落店并没有碍了谁的事,天底下的店栈,也没有不许女流之辈落店的规矩。你几个畜生敢油嘴滑舌,胡说八道,满口脏话,用心可诛,在本姑娘面前讨野,大捡便宜,简直瞎了你的狗眼。本姑娘今天情绪好,没把你们的狗眼挖出来,算你们走了狗运。现在,带了你的同伴滚!要不服气,可以露两手给本姑娘看看。”

壮汉怪眼一翻,大声道:“在下兄弟走了眼,认栽。这一顿咱们认了,你敢不敢留下芳名?”

“河间俞黛。”

壮汉突然打一冷战,脸色灰败,一言不发走向两个尚未爬起来的同伴,扶起两人往街尾的人丛中一钻,耗子般溜之大吉。

俞熏向三人的背影哼了一声,在数十双惊讶眼睛目送下,泰然举步入店。

只走了三四步,她突然右腿一闪,似乎扭伤了,讶然地停步,仔细地抚摸右膝弯,似又一无所觉。她顿顿腿,不再理会入店而去。

看热闹的人群仍未散去,围在店门外指手画脚,议论纷纷,都猜测这位女郎的来路,对女郎那快速绝伦的打击手法,同感惊讶。

杜弘一直就在冷眼旁观.向店伙低声道:“看样子,卜二爷好像不在家。”

“不在,下乡去了。如果在,这几个小蠢贼泼皮,怎敢在敝店中调戏敝店的女客?”刘三忿怒地说。

“小蠢贼是何来路?”

“东关鲁财主的打手,专在咱们这一带游手好闲,白吃白喝,无事生非.兴风作浪。”

“哦!”

“这位女客的身手委实高明……”

“不高明怎会名震大江南北?”杜弘低笑道。

“杜爷,你认识?”

“认识,但没有交情,也没有正式见过面。”

“她是……”

“她的绰号叫女判官。”

“老天!多难听?”

“今天她不下杀手惩人,异数。哦!三哥,那位老道是何来路?”

一名脸色苍黄,年约半百的穿青便袍老道,正离开了人丛向北走,步履从容,神态悠闲。

“是东关外白云观的香火道人,道号叫做闲云,他原来是个走方祝由科郎中,……”

“随便问问而已,进去吧。”

“哦!小的该打,忘了啦!杜爷请。”

刚踏入店门,身后人声嘻杂,有人叫:“二爷来啦!二爷,你没赶上,多可惜哪!”

杜弘转身一看,一个豹头环眼敞开衣襟,年约半百的精壮汉子,正怒容满面的大踏步排众而来,劈面撞上匆匆出来的一名店伙,用打雷似的嗓子怒声问:“李四,刚才鲁家的泼皮在此闹事?”

店伙李四陪笑道:“二爷,是王、赵、孙三位师父……”

“什么师父?”二爷怒比。

“他……他们已被一位女客打出去了。”

“好,以后再说。你们该早派人去找我……”

“咱们都不知道二爷回来了。”

“废物!”

杜弘举手一挥,笑道:“嗨卜二爷,还记得小弟么?”

二爷一怔,“哎”了一声枪上叫:“是杜兄弟,又碰头啦!你好,‘哗!壮实多了,是么?目下何处得意?”

两人亲热地把臂交礼,杜弘拍拍对方的肩膀笑道:“什么得意?还不是在江湖鬼混。你好卜二爷。”

“杜兄弟不远千里前来看望愚兄……”

“二爷,老实说,小弟不是专程来拜望你的,途经贵地,正好要落店,如此而已。”

“只要你来看我,愚兄就感激不尽了。里面说话,请,请。”卜二爷笑着,又向店伙叫道:“把杜爷的行裹送到我房里,快!”

“二爷,不必,……”

“不要见外,我这人从来不客套。现在。首先你得漱洗,然后咱们到隔壁的鸿兴酒楼喝几碗、不醉无休。”

两人到了鸿兴酒楼,卜二爷叫来酒菜,酒过三巡,杜弘在怀中掏出一卷白绢,一面开卷一面说:“二爷久历江湖,见识广博,认识这个人么?”

这不是精工绘制的肖像画,而是一张颇为传神的素描图,画中人系包头,八字吊客眉,三角眼,天庭狭窄,地角尖削,尖嘴薄chún,小八字胡;左颊上一条疤直挂在下左耳根,长相极不讨好。注记上写着:“身高约莫六尺四五,中等身材。使一把三棱新月刺。”

卜二爷审视良久,摇头道:“抱歉,可从未见过这个人。这人是……”

“这人上月在郑州府。杀了小弟的一位朋友,留下了两句话。这一幅图是两位目击的证人,凭目击画下的图形。”

“那两句话是……”

“铁岭摩天.魂断缥渺。”

“晤!像是海底切口。”

“小弟听说贵地有一座摩天岭。”

“不错,在辽东九十余里。对么,不是本州、而是辽州,与河南武安县接界,好一处险要所在。”

“小弟想到摩天岭走走。”

卜二爷沉思片刻,摇头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这人决不是摩天岭的人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摩天岭附近没有叫铁岭的地方,那儿也没有听说有武林人居住。”

“这是一条线索,小弟必须碰碰运气。”

“好,我陪你走一遭……”

“二爷的一番好意,小弟心领了,你这里也丢不开……”

“兄弟,你这是什么话?想当年,愚兄在河南府王府大街,人地生疏被王府的衙队戏弄羞辱,兄弟你当时也是有事在身,竟然不惜与王府衙队抗命,冒万险将愚兄救出虎口。要是愚兄连这点事也帮不上忙,难道要愚兄愧对……”

“二爷,不是小弟见外,而是这种无头无尾盲人瞎马般胡乱碰运气的事,不是三五天工夫便可找出头绪的,把你拖上乱跑一阵,两个人的事都耽误了。”

卜二爷哈哈大笑说:“兄弟,你以为我留恋这间破店的管事职位,舍不得放手么?那你就错了。一蹲四五年,愚兄早就想丢手啦!一句话,咱们明天动身到摩天岭走走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这条路我熟,总比你一个人盲人瞎马乱闯好得多。至少这条路保证不会走错,你可以少走不少冤枉路。现在,咱们喝酒。”

卜二爷一面喝酒,一面将到摩天岭的路程概略地说了。原来这条路极不好走,走上百十里不见人烟,并非奇事。清漳河谷附近,居民们丰年是良民;荒年便是盗贼。山深林密,也是亡命徒的逃捕籔,往来客旅稀少,民风闭塞,而且对外乡人普遍含有敌意。

但这条路却是到太原府平定州的捷径,也是到京师的间道。

辽州,恰好是潞州与平定州的中途站。潞、辽两州直隶布政司,平定州则是府属州。

到辽州没有车可乘,须自购坐骑。如果想平安到达平定州走故关(井径关)入京师,可乘晋安车行的马车到太原府,转乘赴真定府线的马车东行。

两人喝了四五壶高粱烧,卜二爷转过话锋问:“兄弟,这几年来,在何处得意?”

杜弘脸上泛起无可奈何的神情,耸耸肩说:“还不是在江湖鬼混?出道七八年,跑倒是跑过不少地方,但仍然一事无成,惭愧的紧。”

“兄弟最近两三年来,业经名震大河两岸,誉满大江南北,银汉孤星的绰号,轰动江湖……”

“别再说了,见不得人。”

“兄弟今年好像二十四出头了吧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还是孤星一颗?”

“孤星一颗?”他不解地问。

“我是说,兄弟你还没成家?”

杜弘脸上一红,笑道:“江湖人最好不要成家,以免拖累。”

“废话:难道说要做一辈子没根的浮萍?”

“浮萍并没有什么不好。”

“兄弟。是眼界过高么?有了意中人了?”

杜弘一口干了碗中酒,笑道:“二爷。咱们不谈这些。贵店那位与痞棍们冲突的绿衣女郎.二爷知道她的底细么?”

“听你说她是大名鼎鼎的女判官俞熏。哦!你对她有兴趣?”

“不要打趣了,二爷,你得准备替她收尸。”他若无其事地说。

卜二爷吃了一惊,讶然叫:“什么?……”

“她中了暗算。”

“真的?是鲁家那几个小鬼?不会吧……”

“不是那几个小鬼,而是一个老道,用一种细小的暗器,在人丛中射中她的膝弯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她恐怕过不了今晚。”

“老天!这件事你……你不管?”

杜弘淡淡一笑,自己斟上酒说:“二爷、小弟闯了七八年江湖、愈闯愈胆小。再说吧。那女判官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银汉孤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