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0章 紫衣妖女

作者:云中岳

又来了一个自称是银汉孤星的人,可说是银汉三星大聚会了。

皮高川一怔,脱口叫:“老天!怎么又来了一个银汉孤星?”

中年人虎目一翻,沉声问:“你说又来了一个,是何用意?”

皮高川向同时站起的两个银汉孤星一指,说:“你瞧,那两位仁兄皆称是银汉孤星杜弘,加上你阁下,共有三个银汉孤星了。你们三人中,必有两个是改名换姓乱认祖先的下流贼。”

中年人冷哼一声道:“居然有两个冒充杜某招摇撞骗,未免欺人太甚。你两个狗杂种给我滚出来!杜某要揭了你们的皮,拷出你们的原形来。”

高年老道勃然大怒,怒叫道:“这畜生骂得太难听,哪像个江湖上有名有姓的高手名人?把他叉出去。”

中年银汉孤星哼了一声问:“老道,你是何来路?如此狂傲无礼,你大概是活腻了。”

“贫道宏清。”

中年银汉孤星脸色一变,说:“哦!原来是崆峒门下当代十大真仙之一,威震武林的毒剑散人,失敬失敬。”

“快把他轰下楼去。”毒剑散人大叫。

皮高川不知利害,冲上左手一探,引对方出招.右手戟指猛探对方的左期门,用的是点穴术。

中年银汉孤星不上当,屹立如山,虎目中冷电四射,目不转瞬地紧吸住皮高川的眼神,直等对方近身,方伸虎腕接招反击。快,快如电光一闪,“带马归槽”刁住了皮五的手腕,向后一带喝道:“滚下去!”

皮五真听话,势如奔马向楼门急冲,脚下大乱,也收不住脚步。

眼看要栽下楼梯,下面奔上气急败坏的白石道人,双方在楼口相遇,想回避已嫌晚了些。

“砰!”两人撞成一团。

“哎,……”两人同声尖叫,同向下滚。

坐在毒剑散人身侧的狞恶花甲老人无名火起,凶睛怒睁,怪叫道:“反了,这小子简直不像话,老夫要掏出你的心肝来下酒。”

声落,身形倏飞,不离座不作势,平空提升而起,飞越桌面,以雷霆万钧之威,向中年银汉孤星扑来,一双大袖向前掷,势如怒龙张爪。

中年银汉孤星脸色一变,大喝道:“凌空虚渡身法,打打打打……”

喝声中,双手连扬,银星飞旋而出,五颗盈寸大小的银芒夺目星形镖,连续飞出破空而至,势如暴雨般向扑来的狞恶老人射去。

大袖一挥,“啪”一声怪响,大袖击中第一枚星形镖,镖射向略偏,但大袖也被射穿,破碎的小布屑纷纷飞坠,像是落叶飘舞。

第二颗星形镖也射穿了另一只大袖,怪响刺耳。

狞恶老人身形疾沉,着地挫倒奋身贴地侧射丈外,捷逾电闪。

后三颗星形镖皆以分厘之差,掠过狞怨老人的身侧,有一枚贴右耳轮飞过,生死间不容发。镖—一嵌入砖墙中,深有四寸以上,劲道之猛,骇人听闻。

狞恶老人火速站起,毒剑散人已及时将原属于老人的骷髅杖抛到,喝声入耳:“接兵刃,不可轻敌。”

狞恶老人怎敢再轻敌,已惊出了一身冷汗,脸色大变,形如厉鬼,接过杖喝道:“好小子,看样子你真是银汉孤星,老夫要与你拼兵刃,拔剑!”

中年银汉孤星也是脸色大变,说:“能在生死关头身在空中,而躲避五镖连珠暴射的人,还未曾有,你阁下是第一个幸运的人,定非无名之辈,亮名号。”

“老夫鲁世群。”

“咦!原来是祁山的山灵鲁世群,久仰久仰。”

“少废话,拔剑。”

“拔剑?笑话了,你连在下的暗器明袭也应付不了,怎敢夸口称能?算了吧,你再接在下五枚星形镖,这次在下保证你不会再那么幸运了。”

毒剑散人离座而起,冷笑道:“施主的星形镖,听说是武林一绝……”

“道长已经见识过了,是否名不虚传?”

“贫道的小飞剑淬有奇毒,奉陪施主玩玩。”

“也好,在下奉陪。”

梯门人影入目,上来了氓山三邪。大邪百里维哈哈一笑。扬声道:“原来是毒剑散人赶到了,难怪白石道人的口气突然变得极为强硬,原来如此。咦!

那一位老兄手持骷髅杖,是不是山灵鲁兄世群!”

毒剑散人暂且放下中年银汉孤星的事,冷笑道:“百里施主,你是否欺人太甚?岷山与崆峒虽素无往来,但彼此井水不犯河水,你却上门欺人,到底是何用意?”

百里维呵呵笑道:“并不是老朽上门欺人,老朽也无意与贵门争甚意气,只希望向阁下讨取九叶灵芝。道长如不肯割爱,休怪老朽放肆,即使打上贵山门,亦在所不惜。请把灵芝交出,以免伤了崆峒与岷山的和气,如何?”

中年银汉孤星冷笑一声,接口道:“在下不远千里闻风赶来,为的就是九叶灵芝,你阁下还是知趣些,赶快回岷山去吧。”

百里维大怒,沉声道:“年轻人狂不是坏事,但你已狂得不像话,你阁下高胜大名?”

“杜弘。这名字尊驾如果感到陌生,那么,银汉孤星的绰号。尊驾恐怕也没听说过了。”

百里维大感诧异,摇头道:“老夫已知道皮五糊涂透顶,请来了两个银汉孤星,怎么又来了一个?真是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老夫也被你们弄糊涂了。”

楼门口人影又现,上来了三名穿大红道衣,盛装披挂齐全的中年老道,领先的老道大笑道:“今年的怪事确是特别多,据贫道所知,这株九叶灵芝,是今年出现的第九株了。九叶灵芝全出现在边荒地区,北起北大荒,南迄南疆,东自普陀,西抵昆仑,几株九叶灵芝,吸引了无数武林人,也引出了不少隐世高士,掀起了无穷风波,定然是有人布下的陷阱,内中定有可怕的阴谋。瞧,小小的西城,目下已风风雨雨,各路高手云集了。”

毒剑散人一怔说:“昆仑三子三位道兄久违了,你们也是闻风赶来讨九叶灵芝的?”

“正是。宏清道友,贵门的人抢先一步原不足奇,但不知灵芝何在?”为首的老道问。

“谁也不曾见过此物。”毒剑散人摇首答。

“谁取走了?”

毒剑散人将辛家获九叶灵芝的事—一说了,最后说:“由于该灵芝出现与失踪极为突然,而谣言传得又快,看来,西城从此多事了。”

“不错,此地从此多事了。贫道入店时,曾看到川南双煞落店投宿,在贫道之后,龙凤双剑夫妇风尘仆仆从北门入城,不知在哪一家客栈落店了,可能这些人都是冲九叶灵芝而来。道友身为地主,应该有所准备才是。贫道且先落店,行李仍放在下面柜上呢,等会儿再与道友一叙契阔。”

昆仑三子临行,瞥了中年银汉孤星与众人一眼,脸色一沉,冷笑道:“来到西城的人,谁也休想洁身自好跳出是非外,留点精神应付日后的麻烦吧,这时火拼实非其时,拼掉老命殊不值得。等见到灵芝之后再拼尚未为晚。”

岷山三邪哼了一声,随后下楼而去。

中年银汉孤星也冷冷一笑,掉头便走。

只片刻间,楼上回复静宁,毒剑散人吁出一口长气,挥手道:“眼看西城高人会聚,大劫将兴,为免涉及老少无辜,更防徒孙高川一家受累,玉石俱焚,必须在店中落脚,快下去找房间投宿。”

前来谋夺灵芝的一多,彼此之间反而有所顾忌,谁也不愿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发难,以免暴露自己,成为众矢之的。

这一天,辛家过了一天平静日子。

岷山三邪在辛家受挫,为了颜面,不敢将这件事公开,因此除了三邪之外,谁也不知任和是个身怀绝技的人,也没受到群雄的注意,见过他的人,皆末将他列入准备对付的名单中。

而任和住入辛家,连三邪也不知其事。

入暮时分,任和在内院的一座雅室中,仔细地取出行囊中的应用诸物:一条藏了暗器的皮护腰,一套银灰色的夜行衣,一双特制的快靴,一把看来并不锋利的长剑,一只百宝革囊。

走廊上传来轻盈的脚步声,叩门声三响。

他检查看长剑的皮鞘卡簧,信口道:“门没有上闩,请进。”

门悄然而开,进来了笑容如花的辛荑姑娘,虽则凤目依然有点红肿,但并未减去多少颜色,依然明艳照人,凤目中焕发着异样的光彩,敛容道:“小女子特来请示恩公,家父今晚服葯,不知该准备些什么物品?”

他转过身来,只觉服前一亮,姑娘穿了一袭淡绿色衣裙,显得朴素端庄,代表待字闺中少女的三丫髻,戴了三只梅花环,甜甜地笑,少女特有的幽香隐隐沁鼻,与昨日在大厅挺身救父的狼狈相判若两人。她那已恢复光彩的明眸,正含情脉脉地凝注着他。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笑道:“令尊已脱离险境,今晚不需不断照顾了。小妹妹你坐下,我有话找你商量。”

姑娘欠身道:“思公但请吩咐,商量,贱妾不敢当。”

他呵呵笑,先自坐下说:“你小小年纪,怎么就客气得像外婆妈妈了?坐下啦!”

姑娘粉面泛霞,只好说:“恭敬不如从命,谢坐,但不知恩公……”

“小妹妹,令尊在城内是否可找到秘密的居所暂时藏身,”他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府上今后将成为凶徒们行凶闹事的险地,令尊必须暂时离开一段时日。”

“思公明鉴,家父虽有一些亲友,但都是些畏事的本份人他们……”

“府上是否有窖藏的地窟?”

“有,后院的院子下,就有一座避匪的秘窟。”

“也好。今晚就把今尊移入地窟。小妹妹,不管昼夜,我要你陪伴令尊不可外出,以免在下招呼不到。”

“恩公打算……”

“凶徒们不会死心。我猜想明天可能有不少人登门,但愿我能应付得了。”

姑娘打一冷战,想起昨天受辱的事,仍感不寒而栗,脸色变了颜色,惶然地问:“恩公,他们不是已被恩公赶走了么?”

他淡淡一笑,沉静地说:“昨天来的人中,只是些聊可数二数三的人,再来的必定一个比一个强,一个比一个狠。”

“恩公……”

“不必为我担心,我只担心你们是否能渡过难关。我只有一个人,天外来鸿姜兄又不能动手,里里外外都得照顾……”

姑娘神色一惨,垂泪道:“思公如果对付不了那些人,实在还是早些脱身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他大笑,笑完说:“小妹妹,你永远不会了解咱们这些江湖人。天外来鸿姜兄,你问他为何挺身而出,义之所在,赴汤蹈火在所不惜,这就是江湖侠义道的本色。这时你劝我们撒手,已经嫌晚了。”

姑娘热泪盈眶,盈盈下拜泣道:“恩公义薄云天,见义勇为,救我们一家于水深火热之中,恩同再造……”

他伸手将她挽起,笑道:“江湖人不可拘俗礼,不爱听那些感恩戴德的话,小妹妹,振作起来,孝感动天,我相信你定可渡过难关,逢凶化吉遇难呈祥,上苍不会苛待你的。”

姑娘软弱地倚在他的虎臂上,幽幽地感情地说:“愿上苍垂怜我一片孝心,派大慈大悲的菩萨,吾家司令,辛家的再造重生大慈悲手……”

“小妹妹,我是不信神佛的。”他笑着说,打断了姑娘的话。

“恩公……”

“不必多说了,准备将令尊迁入地窟,今晚我可能不在……”

“咦!恩公……”

“我得探明他们到底来了什么人,不管我在与不在,宅中如发生事故,你们切记不可出来。”

“恩公要去皮家?”她惊煌地问。

“不一定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皮家三日来迟迟不向尊府进一步煎迫,似乎有意网开一面,此中定有可怕的毒谋,我必须小心查明底细,揭开这件九叶灵芝的疑案,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。”

“恩公,皮家已把我家闹得家破人亡……”

“我猜想你们只是无辜受害的一家。”

“恩公之意……”

“那盆来历不明的所谓九叶灵芝,只是一盆颇为罕见的树菌而已。”

“哦!恩公怎知道……”

“在下曾经在浙东天台山见过此物,与你所说的形状不同,因此猜想决非九叶灵芝。自年初迄今,天下各地屡传发现九叶灵芝的消息,江湖騒动,杀劫丛生,显然其中有人捣鬼,主其事的人也决不是普通的江湖人,我希望能查出其中之秘,揭发他的阴谋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紫衣妖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