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1章 黑道雄霸

作者:云中岳

在边城僻壤,炎阳雷的名号知者有限。但在中原江湖道上,黑道枭雄炎阳雷徐旭东的名号,可说是无人不知,声威远播,神弃鬼厌的魔字号风云人物,自称为黑道第一入,以黑道霸主自居,目无余子,唯我独尊。跺下脚江湖震动,论心黑手辣,不作第二人想。老巢建在中条山,山门开在低柱山的北岸,提起炎阳雷其人,闻者莫不掩耳而走。

任和听对方念出切口,便知是炎阳雷徐旭东到了。这位黑道枭雄党羽众多,连大名鼎鼎的江湖浪人银扇书生,也成为供其驱策的走狗,可知这附近必定早已高手四市,再不见机暂避,很可能栽在此地,所以他动了脱身的念头。

但他心中明白,可能走不了。

往何处走?入城固然是上着。但他直觉地感到进城的路将凶险无比,后退也可能困难重重。

要走便得趁早,分秒必争方能主宰全局。

就在这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,他决定了个大胆的妙着,一声长笑,他向银扇书生扑去。

“刷”一声响,银扇书生亮开了威震武林的银扇,银白色打磨得光亮耀目的九合银骨扇倏张,映着日光,如同古镜,映出的日光耀目生花。

银芒一闪,狂笑声飞扬,银扇书生狂笑着一扇挥出来,利刃似的削向任和伸来的大手。

任和急冲而来势如奔马的身躯,突然神奇地止住,银扇以一发之差掠过胸口,危极险极。

“噗!”他一脚疾飞,像是雷光一闪,踢在银扇书生的小腹上。

“哎……”银扇书生厉叫,上体前俯,身形却向后飞退,退出文外砰然倒地。

他快如狂风,从银扇书生的身侧一掠而过。

谁也没料到大名鼎鼎的银扇书生一照面便倒了,更未料到任和存心脱身,变化也委实太快了,其他在场的人,想拦截也来不及啦!

城门方向,二十余名高手正飞步赶来。

“快拦住这小子。”刚才念切口的青衣人大叫,最后又加上一句:“死活不论。”

任和已掠出四五丈外,去势如电射星飞,后面追赶的人不可能追及了。

前面丈余一株大树后,突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,寒星脱手破空而飞。三枚透风镖成品字形射出。接着青影闪出,随镖猛扑而上,镖到,人到,声到:“留下命来。”

任和扭身便到,手着地立即反击,三镖间不容发地贴遮阳帽而过,摩擦声令人闻之心中发冷。

遮阳帽破空而出。快逾电光石火。

相距仅丈余,双方相迎奇急奇猛,袭击与反击仅有极短暂的一刹那机会,这一刹那便决定了生死存亡。

“啪!”青影用手挡住了飞来的遮阳帽,帽被震破,掩住了青影的面目。

青影防得了上盘,中下盘却洞开,遮阳帽反击太过以外,青影毫无准备,便着了道儿,落入任和的算中,反应慢了些。

任和贴地射到,扫堂腿行雷霆一击。

两声异响,青影双足骨折,狂叫一声,摔倒在地。

任和一窜两丈,身形再起,钻入林木深处,如飞而遁。三五起落蓦尔失踪。

芦哨声乍起,不久,丰台山各处纷纷传回哨音,说明各处皆有人伺伏,皆收到了传出的警讯。

青天白日,想逃脱散布在各地的眼线耳目,难似登天,好在林深草茂,暂时隐身尚无困难。

他躲在一条山沟的茂草中,沟流向半里外的黑谷川,他躲了半个时辰,先后有三批入经过沟上方,但并未下沟搜寻。

他怎能久藏?申牌一过他如不能赶回辛宅,天外来鸿便要带了辛家的人逃生,后果不堪设想。事先不知炎阳雷徐旭东恰好在今天赶来,对方人手多,天外来鸿的背伤未愈,而他又不能按计拖住崆峒派的一群高手,辛家的人怎能逃出天罗地网?

他愈想愈心焦,一咬牙,忖道:“我得走,必须碰碰运气,必要时放手一拼,顾不了许多了。”

他上了沟岸.蛇行鹭伏向西行,小心翼翼探进,眼观四面耳听八万,逐段游窜向西又向西。

到了一处山坡,坡的那一边,可从树隙中看到静卧在山下的西和城,他心中稍定。

坡北林木深处,突传来一声刺耳的惨号,令人闻之毛骨悚然,毛发森立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狂笑声接着传到,其难听如枭啼。

他心中一动.忖道:“半里外有人毙命,且前往瞧瞧。”

未牌初正之交,时光尚早,距他约定返回辛家的申牌,还有一个半时辰,目下已可看到西和城,他心中略宽,并不需要急急赶回。

吼声继续传来,间或传来三两声怪异的呼叱。

他不再迟疑,向吼声传来处探去。

丰台山的北坡,黑谷川绕山向东北流,坡近川一带是一片短茅地,三面是树林。

西南一角,毒剑散人与崆峒的一群道俗门人雁翅列阵,足有四十名以上。

正南,是一群青衣男女,也有三十名上下。为首的入是个雄健如狮的中年人,穿的是黑劲装,佩剑挂囊。满脸横肉,虬须戟立,暴眼突颚,大鼻朝天,长相威猛唬人,一看便知不是善类,是属于性情粗暴旷野膘悍的人。

这人身后,一字排开八名黑衣人,五男三女,年长的已是花甲出头,年轻的仅十六七。最小的是一个身材娇小但发育已成熟的十六七岁小姑娘。

其他的二十余人中,有神情委顿的银扇书生在内。这位仁兄脸色苍白,站在最后侧的角落上,可知身份地位皆有限得很,可能是这些人中最差劲最低的一个。

东面,零落地站着二十余名男女,其中有已少了天风和尚的岷山三邪,昆仑三子,身材矮小面目阴沉的川南双煞,英俊魁伟郎才女貌的一双壁人龙凤双剑,一个跛脚老和尚,两个阴阳怪气的老花子……

中年孤星倚在一株大树干上,面无表情。

另一侧,停了两乘山轿,四个轿夫坐在树下假寐,轿门紧闭,不知里面是否有人。

夫妇孤星与兄弟孤星四个人,则站在西南角的树荫下,像是局外人。

草坪中,横七竖八躺了八具尸体,血腥触鼻。

穿黑劲装的雄健虬须人举手一挥,左侧立即跨出一位鹰目炯炯尖嘴薄chún的中年人,胁下挟一束小红旗,蓦地一声低啸,双手急挥,三十余支一尺六寸长的小红旗,以暴雨的声势,向五丈外的草坡中心飞去。

“察察察察……”小红旗纷纷落下,插在短草中形成一个五文方圆的旗圈,排列得整整齐齐,其精确巧妙,令人大叹观止。

虬须大汉举步而出,暴眼中四光四射,站在极圈前背手而立,威风凛凛地环顾四周三匝。

鸦鹊无声,众人屏息以待。

鹰目中年入,环顾三匝,冷冷地大声说:“雄霸天下间,黑道第一人。旭日从东升,炎阳一声雷。这位就是敝长上炎阳雷徐公,特与话位见面。”

炎阳雷冷冷地说:“给他们说明白。”

鹰目中年人欠身应诺一胄,转向群众朗声道:“敞长上奉命在西城物色几位隐世高人,可是这些天来,委实令人失望,光临西城的人中,全是江湖上平凡的朋友。因此,诸位么必须在日落之前离开西城,以免碍事。西城附近已撒下了天罗地网,诸位如想平安离开,必须身抽红旗启程,不然一切后果自行负责。言尽于此,记住日落之前离开西城。”

首先是毒剑散人一群崆峒门下弟子离开,然后是炎阳雷带了所有的爪牙撤离。

大邪百里维哼了一声,向身侧不远的昆仑三子问:“三位道长听到这狂小子的话么?”

三子的老大玄贞子淡淡一笑道:“听了个字字入耳。”

“他这是什么意思?炎阳雷这小子怎么竟敢如此狂妄无礼,胆敢叫咱们身插红旗离境?”

玄贞子老眉深锁,沉吟片刻道:“不是他敢与不敢,而是他凭什么敢。”

“道长之意……”

炎阳雷只是个黑道巨魁,在天下十大黑道巨魁中他名列第三,真才实学固然不错,但在贫道眼中,他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。可疑的是,他所说的奉命,用意何在?奉谁之命?要物色的隐世高人是谁?”

百里维哼了一声道:“老朽只想要那株九叶灵芝。”

“灵芝是引饵,也是个圈套。咱们都是中了圈套的人。目下最重要的是,能否平安离开西城。”

“道长要离开?”

“怎能不离开?”

“插了红旗屈辱他离开?”

“百里施主又如何打算?”

“大丈夫头可断,血可流,决不屈辱苟全。”

“贫道有此同感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咱们进城。”玄贞子杀机腾腾地说,扭头便走。

三十余面红旗。仅被人取走了三四面。

最后走的是两乘山轿,轿内的人始终不曾露面,显得极为神秘,谁也不知轿中人的底细。

任和其实是最后回城的人,中牌正赶回辛家。

天外来鸿接到人,心头一块大方落地。但听到任和说出丰台山的变故,又加重了一分心事。

“任兄,咱们该怎办?”天外来鸿忧心忡忡地问。

他吁出一口长气,故作从容地说:“本来,丰台山之会,是我一手促成的,岂料百密一疏,炎阳雷不迟不早恰好赶来,反而被他利用作为示威的好机会,真是一步错全盘皆输。目下九叶灵芝的阴谋,昭然慾揭,已可断定是炎阳雷所安排,问题是炎阳雷背后的撑腰人到底是谁?”

“任兄,何不捉一个人来问问?”

“那是枉费心机。除非能捉来炎阳雷,不然保证问不出头绪来。”

“那……任兄打算……”

“有骨气的江湖朋友,宁死不辱,有九成人留下,今晚西城将血流成河。”

“他们会……”

“这里必定有人前来讨信息,也是最凶险的处所。天色不早了,来,咱们好好准备迎客。”

城中共有六间客栈,陌生人决难藏身。怕死的人早就走了,留下的各怀鬼胎,无人出面召集群雄商量对策,各自为战,分住在六家客栈中静候变化。

闻风赶来西城的人,自然志在传说中的九叶灵芝,如不探出灵芝的下落,便不愿失望离开。因此,辛家变成为众矢之的,都希望从辛家探出灵芝的下落。

二更初,微风飒然,第一批不速之客到了。

人数甚多,只片刻间,便散布在全宅每一角落。

辛家的老少,全躲入地窟避难。整座宅院空阗无人,灯火全无。

二更尽三更初,两条黑影轻如鸿毛,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内院中,双方一打手势,两下一分,于是一个伏在窗下,一个直奔内堂门,伸手虚推,内堂却悄然应手而开。

黑影一怔,略感意外,迟疑片刻,猛地向下一伏,幽灵似的闪入内堂。

内堂黑沉沉,伸手不见五指。黑影伏在壁角,运耳力倾听动静,久久,声息毫无。

在外面窗下把风的黑影,未留意院角的一丛花树下,神不知鬼不觉飞来一宗暗器,“嗯”了一声,向下一仆,倒在窗下手脚一伸,呜呼哀哉。

内堂的黑影听到外面有声息,吃了一惊,赶忙向门口退。

“蓬”一声轻响,绿焰聚升,内堂一亮,堂中的大石砖地面绿火熊熊,锈臭刺鼻。

黑影大惊,脱口叫:“火神的绿焰弹。”

原来是兄弟孤星,在外面被暗器击毙的入,是贤弟卢吉祥。

堂上,一排九名黑衣人,居中的赫然是炎阳雷。绿光映照下,这位黑道巨魁的相貌,显得更狰狞,更为可怕,嘿嘿一阵怪笑,说:“请留步,阁下。”

兄弟孤星拔剑出鞘,便待夺门而出。

门口出现八个人,八支剑尖齐伸,堵住了。

兄弟孤星反应不慢,急奔窗台打算破窗而出。

却仍然慢了半步,窗门被推开了,三支光闪闪的剑尖,封住了窗口。

炎阳雷冷笑道:“原来是你,可借你是个冒牌货,认命吧。”

兄弟孤星知道走不了,退至堂中冷笑道:“我银汉孤星闯了半辈子江湖,经过了万干风险,但从不认命。”

四周,亮起了四盏明灯。

炎阳雷向前迫进三步,冷冷地道:“在下确曾请人敦请银汉孤星前来西城,可惜他宛如神龙般见首不见尾,人已离开了西安,不知所之。在下不管你是谁,把实情告诉你,你自己好早作打算。”

“你要告诉什么?”

“其一,咱们希望将隐身蟠家山修真的玉笛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黑道雄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