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2章 夺命回春

作者:云中岳

看了四周的形势,他知道大事不妙,钻入对方的陷阱里了。

大邪与三邪气息奄奄,用求助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
他直觉地感到,大邪三邪并未将他的事招出。

要装就装到底,他奔向东首的高大院墙,用意是令对方相信他想跳墙逃走。

气色灰败的银扇书生突然叫道:“就是他,他就是叫任和的人。”

墙根下的花台后,闪出两个青衣中年人,双剑出鞘,迎面截住,剑上光芒如电,耀目生花。

他扭头就跑,奔向西。

为首的彩衣女郎噗嗤一笑,娇声道:“你怎跑得了?快过来。如果你妄想反抗,必定遍体鳞伤被吊在花圃内示众。”

东墙下也站起两个人,一刀一剑冷冰冰地指向他。

他惊煌地止步,惊惶地回顾,寻找逃生的路。

彩衣女郎再次举手相招,娇声道:“你还不过来?逃不掉的!天罗地网已经布就,保证你插翅难飞,过来啦!本姑娘有活问你。”

他略为迟疑,最后无可奈何地向阶下走去。站在阶下向上瞧,只感到心中怦怦跳,心说:“这鬼女人好美,好妖,好媚。”

黑衣少女站在右后侧,身份最低,眉梢眼角杀气甚重,虽则美得令人心动,但比起中间那位彩衣女郎,显然刚则有余,柔媚不足。

彩衣女郎左首丽人,冷然地注视着他,樱chún微张,慾语无言。

他心中一跳,深深吸入一口气。

右面的女郎侍女打扮,年约二十二三,成熟女人的风韵极为动人,只是眼神太凌厉了些。

彩衣女郎眉目如画,有一双水汪汪勾魂摄魄的大眼睛,白里透红的脸蛋吹弹得破,笑起来颊旁绽起一双醉人的小酒窝。

人美,并不见得会令男人想入非非失魂落魄,有些美丽女郎生得端庄、高贵、雍容、矜待,流露在外的端丽高贵风华,令人肃然起敬而不敢亵渎。这位女郎正相反,她的美属于妖、媚、艳、冶,人间尤物、今异性心荡的条件无不臻备。穿的是彩绸窄袖春衫,露出一段凝脂般的粉臂,胸襟领口开得低,那诱人犯罪的一块三角形粉颈酥胸,委实充满无穷的诱惑力,比西安府的胡姬还要大胆,简直令卫道之士大叫世风不古。

要不是她佩了一把珠光宝气耀目的宝剑,谁不认为她是个娼国名花青楼艳妓?

“你叫任和?”彩衣女郎媚笑着问。这一笑,笑得任和心中一荡,赶忙强迫自己避开对方火热妖媚的目光,不敢正视,心说:“老天!她的笑容与眼神都有鬼。”

不管是否有鬼,反正他感到浑身不自在,气血偾涌,心跳加速。

“不错,在下任和。”地避开对方的目光说。

“你能一照面便击倒银扇书生,重伤炎阳雷的一名得力臂膀,决不是无名之辈。为何江湖上从未听人提及你的名号?”

“在下事急拼命,行险一击夺路逃生,是侥幸而不是真有本事,在下一向在极边僻城镇流浪,少在中原走动,中原高手如云,名家辈出,我任和只会几手混饭功夫,江湖道哪有我任和一席地?”

“你客气。说吧,你来做什么?”

“来找九叶灵芝。”他不假思索地答。

女郎指着左首的女郎向他问:“你认识这位姐姐么?”

“认识。”他信口答,若无其事,但心中却狂跳。

那位女郎的眼中,涌出不安的神色。

“你认识她?她是谁?”彩衣女郎追问。

他淡淡一笑,毫不迟疑地说:“你两人一般美,她定然是你的姐姐,姐不如妹俏,但相貌好像不太相同呢。”

彩衣女郎一阵娇笑,笑完说:“想不利你入生得俊,外表像个老实人,原来是虚有其表,也是个不安份的俏皮鬼。”

“姑娘见笑了。”

“她叫女判官俞黛,河间人氏。你曾经到过山西辽州?”

“辽州在何处?”他反问。

“辽州有座摩天岭……”

“摩夭岭几乎每一府州都有……”

“不必顾左右而言他。说,你认识银汉孤星吗?”

他两手分向两个孤星一指说:“认识,他们共有三个银汉孤星,他两人都是,也部不是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听人说,银汉孤星从不与人结伴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年纪约在二十四五之间,因此,眼前这两个人恐怕都不是银汉孤星杜弘本人。”

“你见过他本人么?”

“没有。”他直爽地答。

“如果你见到他,能认得出来么了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,在下从未见过其人。”

“皤冢山有个隐世奇人,绰号叫玉笛飞仙的,你认识吗?”

“没听说过,西城一带在下陌生得很。”

女郎点点头,疑心尽释说:“很好,你这人外表老实,而且英俊不凡,英华内敛,没有一般江湖晚辈的狂傲夸大虚浮的习气,是个可造之材。上来,我们进去一叙。”

“进去?”他颇表惊讶地问。

“请你做本姑娘的佳宾,有何不妥?”

“姑娘是……”

“我姓白,名素贞。”

“白姑娘……”

女判官俞黛冷呼一声,突然说:“白姐姐请你,那是你的天大幸运。你看到花圃中吊着的人么?”

“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都是些贪婪而又毫无用处的人。这次白姐姐在西城主持寻找玉笛飞仙与银汉孤星的大事,也想收罗几个艺业超人的高手,可是却失望了,眼前这些人皆不值一提。”

他向两个孤星一指说:“他们不是自称银汉孤星么?”

白素贞笑道:“三个银汉孤星中,这两个是我们的人。那真的银汉孤星杜弘,听说曾在西安现踪,因此命炎阳雷放出消息,另派人假份银汉孤星前来亮相,希望能引起银汉孤星的好奇心,赶来自投罗网。真的银汉孤星没来,却来了一个假的,虽也姓杜,但不是社弘,害我们空欢喜了一场。”

他淡淡一笑说:“你们不认识银汉孤星本人,他来了你们也不知道,难怪你们白忙了一场。”

“不然。俞姐姐认识他,他曾经是姐姐的救命恩人。明天,本姑娘的人便可赶列,他们个个都认识银汉孤星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你们这样一闹,银汉孤星还敢来么?恐怕他早就闻风远逸了。”

“不然,那银汉孤星是非常人,这里有几个人籍地的名号为非作歹,他会闻风赶来的。同时,他的师门长辈玉笛飞仙,自从半年前被我们大搜蟠冢山之后,这期间他该返回蟠冢了……”

“你说王笛飞仙在蟠冢隐修,而你们搜山……”

“搜山时他恰好不在,据当地的人说他已到大雪山采葯去了。这老鬼喜爱奇花异草,九叶灵芝应该可以将他引来上钩的。”

他淡淡一笑,向后退说:“你们用假灵芝骗人,在下也上当了。没有真的九叶灵芝,在下也该走了。”

“你想走?”白素贞问。

“是的,在下要走。”

“你走不了,不信可以试试。不过,我希望你不要试,被吊死在花圃中。

总不会比留在我身边舒适。”白素贞媚笑着说,语气中充满了威胁与危机。

女判官俞黛也说:“姓任的,你得放明白些。此地的主人虽是白姐姐,但实力却操于炎阳雷手中。你伤了炎阳雷的弟兄,他颇表愤怒,除非你留在白姐姐的身边,要等到炎阳雷赶回,落在他手中,保证你生死两难。除了白姐姐,没有人能保证你的安全。他对白姐姐还有三分顾忌,你不要不识好歹。”

“我留在白姑娘身边做什么?”他问。

“你就不要多问啦!”白素贞娇笑着说。

他扭头就跑,明白地表示不肯就范。

一声娇叱。侍女闪电似的掠下台阶,相距支外,翠袖一挥,罡风如潮,暗劲如山洪股袭到。

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向侧一闪,旋身来一记“吴刚伐桂”,一掌劈向了侍女的腰肋,反应惊人地迅疾。

侍女反应也快,扭身五指斜拂,拂向他的腕门,认位奇准。

两人缠上了,以快打快各显神通,三丈内罡风呼啸,暗劲激起滚滚尘埃。

被吊得半死的大邪,突向三邪丘三娘说:“完了,这小子怎么发不起威?

当日他贬眼间便击溃老二的奇学到何处去了?咱们没有指望了。”

丘三娘口角仍在溢血,叹口气说:“他该拔剑夺路的,他的剑术比拳脚高明,舍己之长用己之短搏斗,他为何如此愚蠢?糟!没有机会了,姓白的妖精亲自出手啦!”

白素贞已莲步轻移,轻盈地下阶,香风四荡,水蛇腰有韵律地扭动,rǔ波颤臀极为撩人。下得阶来,她笑喝道:“菊芬,退下。”

侍女虚攻一掌,飞退而出。

任和撩身一让丈余,脱身夺路。

彩虹如电,白素贞已像个花蝴蝶般飞舞而至,娇喝道:“慢走,听我说。”

任和大喜,心说:“擒贼擒王,你来得妙!”

他倏然转身,五指箕张出手擒拿。

白素贞噗嗤一笑,用迷人的声音问:“咦!你的手往何处探?不老实。”

他的手,距白素贞的胸口不足三寸。白素贞媚笑如花,高耸的酥胸却正向他的大手送迎,媚目中之异彩闪亮,笑声极为邪门,情意绵绵地凝视着他,紧吸住他的眼神。

他突感百脉愤张,一阵震颤,一阵迷乱。鼻中嗅入一阵奇妙的异香,只觉心滚意马.糊涂涂,不由豪气尽消,手颓然下垂,闭上双目,不住猛摇脑袋,想将浑身的异样感觉与神魂颠倒的情绪摇落。

一切都嫌晚了,白素贞已亲热地甜笑着挽住了他,亲呢地偎近他耳畔,腻声道:“你在想什么?想我?我不是在你身边么?不要多想了,好人。”

他气血翻腾,神志不受控制,呼吸一阵紧,不自禁地挽住了她的纤腰,虎目中涌现情慾之火,贪婪地、依依地、激情地注视着眼前这位干娇百媚的大美人。

白素贞一阵娇笑,挽着他相倚相偎向阶上走,轻轻地在他耳边呢哺:“你是第一个在天魔眼与惜春浮香双管齐下中,神夺魂飘意乱情迷发作最慢的人。

我想,我们该是有缘。我正就喜欢你这种神智已乱,而仍未露本性丑态的男子汉。”

在阶上她扭头向手下叫:“各就各位,小心了。如无要事,不许来打扰我,等会儿徐爷返回,叫他把这些人处置掉。”

侍女菊芬欠身应略一声,举手一挥,各人各就方位,院中一静。

女判官跟在后面入厅,迟疑地说:“白姐姐,如果银汉孤星与王笛飞仙赶来。姐姐不在场主持大局,岂不……”

白素贞脸色一沉,不悦地说:“你以为炎阳雷就办不了这件事?附近十里方圆之内,有上百名眼线传递消息,陌生人休想接近西城,银汉孤星与玉笛飞仙,能平空从天上掉下来不成?三天之内,他们不会现踪,你急什么?”

“白姐姐……”

“哼!你休想银汉孤星会再次救你,告诉你,他不来便罢,来了还不是我裙下之臣?但愿他真来,也好让我立下这件大功。”

“白姐姐,如果真的擒住了他……”

“我奉命将人平安押往至西安,交给终南怪客,便没有我的事了。你到前面招呼,不要进来打扰我。”

女判官不敢不遵,乖乖地止步,目送白素贞得意洋洋地挽了任和进入内堂。

任和一觉醒来,只觉日光刺目,从明窗射入的日色看来,该已是午牌初了。

异香扑鼻,与先前所嗅到的香味不同,但这种属于女人的脂粉香,却唤回了他的记忆,一惊而起。

糟!怎么身在床上?

不但在床上,身旁还躺了一个干娇百媚、云鬓散乱、睡得正香甜的女人,两人皆不着片缕,一条薄纱半掩着身躯,那女人动人心魄的娇躯,呈现在他眼下。

老天!是白素贞。

他大骇,伸腿下床。

白素贞突然醒来,噗嗤一笑,伸手一拉,他便重新脱力地倒回床内。

他大惊失色,怎么浑身脱力了?

白素贞蛇似的缠住了他,咯咯娇笑道:“冤家,你还想逃走?”

“你……”他心慌意乱地叫,想挣扎脱出纠缠,但双手却用不上劲。

白素贞道:“你已服下了散气丹,在未获得解葯前,你与常人并无不同。

我知道你气功的根基深厚,武艺不差,但在此地,目下任何人也可将你打个半死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 夺命回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