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3章 四宝擂台

作者:云中岳

轻舟泊在夷陵州的水西门外,天色已近黄昏。

玉抓林玉娘钻出门外,眼中涌起欢乐的神彩,盯着山坡上的小小州城自语道:“冤家,我来了!你躲不开我的。”

她绰号玉狐,可知定然是个美娇娘。

二十岁出头,成熟女人的风韵极为动人。

瓜子脸白里透红,一双晶亮的媚目可勾魂摄魄,樱桃小口极为诱人。

九月天,金风微带凉意。

她穿了一袭玉色的劲装,外罩翠色大氅,裤下露出一段剑鞘,一看便知是个闯荡江湖的女英雌。

轻舟来自荆州,只有她一个客人。

码头上人群乱成一团,客货上下不停。

南北码头共泊了上百艘船。

南码头皆是从三峡下来的,北码头则是从下江来的船。

她笑了,笑得好媚。

接着似乎感到自己失态,收敛了笑容,向船伙计说:“船家,请替我把行囊带到北门绎雪楼的如梦居。”

船伙计反而将她的行囊放下,苦笑道:“姑娘请见谅,咱们船家照例不负责携送行囊。”

“什么,你……”

“姑娘请不要生气,码头马上有人下船替姑娘送行囊上岸。”

“哦!也好。”

跳板尚未搭妥,岸上已轻巧地跳下一名健壮的脚夫,笑嘻嘻地向船家举手打招呼,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,提起姑娘的行囊,就大踏步登岸行去。

行囊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而已,重量仅一二十斤,提在手中轻飘飘地。

她将大氅紧了紧,掩住诱人的洞体,也掩住身上佩的剑,紧了紧头上的花布包头,缓缓的踏上跳板。

脚夫将她的行囊往地面一放,向她伸出一只大手,五指收放三四次,她不理会手势,也不懂手势,说:“替我送到北门降雪楼附近的如梦居。”

脚夫竟然不长眼睛,凉凉一笑说:“城门旁有人替你送。”

她柳眉微蹙,意似不悦,但并未发作,伸手取行囊。

脚夫伸脚一拨,将行囊拨开,不住开合的手,直伸至她的胸前,说:“你还没给脚钱,能取行囊?”

“哦!你要脚钱?”她不解地问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你并没替我将行囊送到地头。”

“我替你提上码头。”

“哦!好像有道理。”她说,并取出一串钱递过。

脚夫盯着她手中的一吊钱,撇撇嘴,不屑地说:“你给我这一吊钱,要来买水喝么?”

嫌少,小意思,她问:“你要多少?”

“一两银子。”

“一两银子?就这样从船上提上码头?”

“对,快给!”

银子她不在乎,但像这种硬讨的无礼态度,她却实在受不了。

但码头上人多,她不愿变脸,笑道:“那么,你替我拿上去。”

“拿上去?”

“对。我再自己提下来,省一两银子。”

脚夫怪脸一翻,沉声道:“小娘子!你少给我穷开心,在下还得到别条船去赚钱。一两银子是你们这些有钱人该给的规矩,你给不给?”

“哦!硬要,不给怎么样?”

“我给你丢下水去,你自己去捡。”

她心中冒火,冷笑道:“丢丢看!”

脚夫也火了,俯身去抓行囊。

“叭”一声暴响,她一耳光抽出。

脚夫狂叫一声,扭身摔倒叫:“反了反了……”

她一脚踏住脚夫的右掌,冷笑道:“你瞎了眼昏了头……”

“哎哟……伙计们,来哪……”

脚夫狂叫,无法将手掌拔出,痛得狂叫不已。

立即围上来几个脚夫,有人叫:“这女人好凶,把她丢下江去!”

她猛地一把抓住脚夫背领,抓小鸡似的提至近水处,将人向江里抛,转身向前叫抛她下江的脚夫点手叫:“你过来,你。”

就凭她单手抓人提起来向下抛这份能耐,再加上大氅前襟已开,露出劲装与佩剑,已把脚夫们吓唬住了。

“老天!”要将她抛下江的脚夫脸色苍白地叫,扭头溜之大吉,其他的人也一哄而散。

她提起行囊,在众目睽睽下排众而出。

看热闹的人纷纷让路,同时指手画脚地议论纷纷。

码头至城门口仅五十步之遥。

城门口附近的脚夫,早已看到码头上发生的事故,二十余名挟了扁担的脚夫,似乎早已严阵以待,摩拳擦掌,跃跃慾试。

码头北面,施施然过来一个穿青袍的青年人,剑眉虎目,隆额朱chún,雄健英俊,脸色如古铜,手挟一个长布卷,气概不凡。

身后,跟着一名提行囊的脚夫,提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。

青年人脚下甚快,不久便赶上了林玉娘,在距城门口十余步,泰然地超越而行。

他从北码头来,可知也是从下江乘船来的,但他的客舟泊在北面,路林玉娘的轻舟停泊处约有五十步,因此虽知道码头上曾经发生事故,并未留意,人也太多,他并不知林玉娘大发雌威惩脚夫的景况,只感到沿途的人向姑娘指指点点,不免心中狐疑而已。

但一看姑娘佩了剑,亲自提着包裹,便知是怎么回事了。

因此疑云尽消,泰然赶路入城。

好奇心人皆有之。

他入城后,在城门内侧止步,向跟在后面的脚夫说:“你先走一步把包裹送至客栈,我等会儿就来。”

说完,塞给脚夫二两碎银。

脚夫只要有银子到手,一切遵命,难下笑脸道谢,将银子揣入怀中,提着包裹走了。

青年人站在右面的告示牌前,一面看着贴在上面的各种告示,一面留意城外的动静。告示牌上有一张是州衙贴出的赏榜,起首的一行大字写的是:“捉拿三峡巨匪大魁……”

常格是银子五百两,死活不论。

这种榜在夷陵州,像是家常便饭,但效果并不大。三峡悍匪甚多,杀人越货平常得很,官方兵勇调动困难,沿途千峰万峦数百里方圆的无尽山区,数万大军捉不住一个悍匪,只有任令匪徒逍遥法外。

但为了应付苦主,不得不虚应故事的出告示悬赏捉拿匪徒。

林玉娘袅袅娜娜到了城门口,两旁支着扁担的二十余名脚夫,互相一打眼色,开始移动拦住去路,虎视眈眈,一个个成了怒目金刚。

走路的人知道要出事,纷纷走避。

林玉娘心中有数,将行囊向脚下一丢,淡淡一笑,盯着迎面拦住去路的为首挑夫,粉脸上杀机怒涌。

脸上的颊肉可看出她在笑,但眼中毫无笑意,冷电四射,这种英委实令人心中发毛。本来是个艳如花朵的动人美姑娘,这一笑却成阴很诡秘可怖的吓人女娇娃。

她的目光,有一种震撼人心的魔力。

为首的脚夫不由自主打一冷战,悚然退了两步。

她扫了众人一眼,阴笑着问:“你们谁想行凶?站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两名脚夫一挺胸膛,扁担一横,拦住去路,其中一人说:“你要行凶!该先打听打听咱们夷陵州的规矩。”

“你想怎么?用扁担打我?”

“你如果不赔偿咱们的损失,咱们就对你不客气。”

“哦!不客气给我看看。”

挑夫扁担一抡,便待劈来。

人丛,突然钻出一个文弱书生,青衫飘飘,手持一把折扇,眉目清朗,面白chún红人才一表,修长的身材显得轻飘飘风吹得倒,轻巧地排众而入,蓦地沉喝道:“住手!你们好大的胆子,青天白日,城门口要道,竟敢向一位妇道人家行凶?反了!”

挑夫怪眼一翻,怪叫道:“书虫,滚你娘的蛋!你管什么狗屁的闲事……”

话未完,“叭”一声脆响,书生的折扇出其不意地挥出,如同电光一闪,快极,抽在挑夫的左颊上,暴响震耳。

挑夫骤不及防,向后急退,大叫一声,以手掩额几乎摔倒。

第二名挑夫大怒,大喝一声,一扁担扫来,声势汹汹,很有力道。

书生手一伸,便抓住了扫来的扁担,右手的折扇再闪,呼啸着拂过挑夫的鼻尖。

鼻尖飞落丈外,“噗”一声撞在一个看热闹的闲汉胸口,方向下坠地。

“哎哟……”挑夫狂叫一声,丢掉扁担骇然后退,断鼻处血如泉涌。

众挑夫大惊,却还有一个冒失鬼不信邪,扁担倏吐,“毒龙出洞”凶猛无伦,扎向书生的胸膛。

书生在手用夺来的扁担轻轻一拂,“得”一声桃开刺来的扁担,顺势向前一伸,搭住了挑夫的右肩,轻轻向下压,喝道:“跪下!该死的东西。”

挑夫怎敢不跪?双膝一软,脸无人邑,重重地跪下了。肩膀好像要垮啦!

呲牙咧嘴像是不胜负荷,跪下后肩膀仍缓缓向下沉。

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

众挑夫眼睛雪亮,谁也不敢再妄动,有人叫:“快去叫老大来,这书虫扎手。”

三名青衣泼皮排众而入,领先那人壮实高大,敞开衣襟,露出毛茸茸的壮实胸膛,双手又腰向挑夫们大喝道:“乱!乱个鸟!我一下子不在,你们就随便胡搞起来了。瞎了你们狗眼,你们知道这位公子爷是谁?”

话说得粗野,声色俱厉,确有震慑的功效。

挑夫们吃惊地向后退,一个挑夫说:“老大,这家伙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“是!是!老大。”

“你们想找死,也该挑个好日子。在银扇书生凌公子面前递爪子,你们是活腻了不成?”

众挑夫脸色大变,悚然后退。

银扇书生凌若天,是荆州府江上大豪混江龙凌壁的大少爷,手中一把旦夕不离身、四季皆在手的九合银丝怪折扇,在大江南北未逢敌手,名号响亮,在江湖道上声誉甚隆。

但他甚少在外走动管闲事,经常与学舍的士子吟诗作对舞文弄墨。

当然,他的读书根底有限得很,但舍得花钱交朋友,吟风啸月颇有一套,学舍中那些每月领三斗米的穷士子,看在钱份上不得不奉承他。

夷陵州是荆州府的属州,近在咫尺,可说是混江龙的院子。

凌大少爷前来夷陵走走,像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散步,谁还敢在他面前撒野?除非这人真的活腻了。

老大挥手赶人,喝道:“还不向凌公子赔礼,混蛋,要我打断你们的狗腿么?混蛋!”

众挑夫怎敢不遵,纷纷丢了扁担抱拳行礼赔不是。

老大行礼笑道:“公子爷请原谅。这些混蛋有眼无珠不识泰山,多有得罪,小的将好好管教他们。公子爷尚请海涵。”

银扇书生也丢了扁担,放了挑夫,笑道:“小意思,回去说他们一顿也就算了。哦!你认识我?你是……”

“小的陈权,去年曾经在荆州访友,混了个把月,因此认识公子爷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你们走吧。”

“是,公子爷刚到么?”

“是的,刚到。我的船就在前面。”

“小的请公子至宾馆安顿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我有事,你请吧。”

陈权行礼告退,临行并将看热闹的人赶散。

林玉娘一直在旁含笑俏立,等闲人散去,方冲银扇书生嫣然一笑说:“凌爷,早知你在本地具有如此权威,我该在荆州登门拜访,借尊府的船前来夷陵岂不免掉多少麻烦?”

银扇书生呵呵笑道:“在荆州你找不到区区在下,在下是从三峡下来的。

哦!失礼失礼,还未请教姑娘贵姓芳名呢,在下凌……”

“凌公子若天,我没记错吧?”

“姑娘……”

“小女子姓林,贱名玉娘。”

银扇书生一怔,欣然道:“原来是玉狐林姑娘!失敬失敬。久闻芳名,只恨无缘识荆……”

“今日幸遇,幸何加之……”林玉娘学他的口吻往下接。

银扇书生大笑,俯身提起她的行囊说:“闻名不如见面,见面胜似闻名,姑娘果然美绝天人,词锋犀利。在下领路,替姑娘找地方安顿,如何?”

林玉娘笑道:“不敢当,谢谢你,我已有地方安顿。安顿后,再向你道谢,如何?”

“姑娘在何处安顿?”

“北门终雪楼旁的如梦居。”

银扇书生一怔。问:“咦!是不是金眼鹰葛南洲处?他为何不派人前来接你?”

“我不认识金眼鹰……”

“但你找他……”

“我有朋友在那儿落脚。”

“哦!我带你去,走。”

“谢谢,有劳了。”

“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四宝擂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