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6章 玉狐毒香

作者:云中岳

鬼面山灵傲态全消,沉声道:“金眼鹰着走了眼,他说你是个初出道的小辈,没料到你却是个功臻化境艺业超群的人,今晚,咱们不死不散,拼个强存弱亡。”

不远处一声娇笑,一声惨号,白影来势如电,打飞了一个黑衣人,飞掠而至,笑道:“鬼面山灵,你要死可以,但不能让你倚多为胜。你恶贯满盈,走了亥时运,找上了这位字内无双的一代英豪,你已注定了即将死于非命的狗运。”

来的是雾中花,挡路的两名黑衣人全倒了。

侍女也到了,占住另一角。

虬须大汉占了另一面,三人将两人围住了。

鬼面山灵大骇,厉声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雾中花。”

“没听说过。”

“今晚你就见到了。”

“你要助这位姓赵的?”

“不,本姑娘不作左右袒,只袖手旁观。你们的死活,与我无关。”

“但你杀了老夫的人。”

“防患于未然。本姑娘不许倚众群殴,谁要是妄图加入,本姑娘送他去见阎王,让你们安心地公平一决,你说公平么?”

鬼面山灵转首四顾,附近刀光闪闪,杀气腾腾,剑光流动,叱喝声暴起。

黑衣爪牙这时已围住了酒痴与玉狐狠拼,另一批人正与黑白无常恶斗。

外围的五名黑衣人,则正跃然慾动,候机加入打斗,但想加入必须经过雾中花三人布成的椅角阵势。

刚才他与银汉孤星生死相搏,已知对方实力雄厚,心中有数,如果想胜这一场,恐怕得付出很大的精力,是否能成功,胜算不大。眼看手下无法加入,心中暗恨,恨死了雾中花,沉声问:“你存心与老夫为难么?”

“非也,主持公道而已。”

“哼!老夫要先对付你。”

银汉孤星接口道:“你这个浪得虚名的糟老头,你如今还没通过我这一关呢!一比一,公平一决,你不敢?害怕?”

鬼面山灵一声怒吼,疾冲而上,剑发“月落星沉”,招发抢攻下盘,无数剑虹攻到,如同天河倒泻。

铮铮!铮……双剑接触与错剑声刺耳,火星飞溅,两人重新缠上了。

冲刺、闪避、盘旋、错格……二十招、三十招……剑影漫天,罡风怒号。

呐喊声已稀,东方发白。

雾中花看得心惊,摇头道:“鬼面山灵,你老了,你只能凭名声唬人,本姑娘也被你的过去声威唬住了呢!原来你只有这么一点点能耐,可怜啊!可怜!难怪你有这么多爪牙,你倚仗这些人卖命而保全自己,你这是何等卑鄙!”

黑无常出现在西端,接口道:“他是四宝擂台主人的走狗,负责截杀那些不受欢迎的在黑名单内的人。”

“你两个无常列上名单么?”雾中花问。

“列上了。你雾中花也单上有名。”

“怪,你知道名单的事?”

“老夫有朋友在巫山潜伏。”

“擂台主人是何人物?”

“是四个老魔。”

“谁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废话。”

“可能是二十年前四灵帮的帮主,龙凤龟麟黑风四灵。但世间认识四灵的人不多。四灵帮烟消火灭之后,四灵失踪了二十年,岁月如流,漫长的二十年,即使有人记得他们的面貌,他们的原有面貌可能已经改变了,因此是不是那四位帮主重出江湖,在擂台未曾摆开之前,实在谁也不知其中底细。”黑无常大声说。

雾中花一声娇笑说:“如果擒住鬼面山灵,也许可以问出一些秘密来。”

“对,活擒他。咱们上!”

一且慢!等他公平决斗这一场。黑无常,黑名单中,有没有银汉孤星其人?”

“没有,那只是江湖小辈而已,不配上黑名单。”黑无常不假思索地说。

两人的话,鬼面山灵听了个字字入耳,蓦地一声厉啸,一剑迫退了银汉孤星,向东疾冲。

东面的虬须大汉狂笑道:“晴!你想跑?哈哈哈……”

鬼面山灵不等对方拦截,身形一闪,向北一跃两丈,久斗之后依然精力不减。

三个人围不住老魔,北面是江边,侍女与虬须大汉皆来不及拦截,雾中花与黑无常在西面,也来不及截击。

“怕死鬼!”雾中花大叫,飞跃而进。

“噗通……”水声传来,鬼面山灵跳水逃命了。

银汉孤星并未追赶。他扭头一看,不见了酒痴与玉狐,其他的人全走了,不由心中暗惊。

东面有人影狂奔,远在百步外不易看清。

他本能地追出,要追寻玉狐。

刚出街口,草丛中人影疾射而出。

他倏然止步,扭身出剑。

“我是酒痴!”对方急叫。

“林姑娘呢?”他急问。

“被两个黑衣人擒走了。”

“向何处走的?”

“沿小径向东。”

“多久了?”

“刚走不久。”

他身影激射而出,全力飞赶。

酒痴等他去远,方冷笑一声,自语道:“我得去找他发射的暗器,看是不是孤星缥,能胜得了鬼面山灵,该有些眉目了。”

天色尚早,码头上鬼影俱无,晚上的恶斗吓坏了街坊上的人,谁也不敢出门看风色。

只有他一个人,小心仔细地逐寸搜寻。终于,他找到了一枚制钱,也就是击破灰袍人大袖的那一枚。但他失望了,钱上没有星形标记,只是一枚普通的洪武制钱,甚至钱边亦未开锋,不是他作镖用的金钱镖。

他正在借曙光打量制钱,身后香风入鼻,突来娇滴滴的语音:“你看什么?”

他吓了一大跳,闻声转身惶然叫:“雾中花!”

“你还没回答本姑娘的话。”雾中花冷冷地说。

“在……在下看这枚制钱。”

“值得如此费神寻找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问你,赵罡出其不意击倒了那位灰袍人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“在下听……听不懂你的话。”

“你懂的。赵罡登岸接斗,你却抢出迎击灰袍人,以那颇有名气的酒雨抢攻,其实际是阻止赵罡向灰袍人出手,却没料到赵罡仍将那人击倒了,那家伙是红砂掌孙世权,他可是你的朋友么?”

“你到底在说些什么?”

“你知道本姑娘在说些什么。鬼面山灵的爪牙,任何一人皆比你高明,而你却毛发未损,神气得很。玉狐的媚香也失了效,她本来该被杀,可是仅被擒走,而你却漠不相关,毫无救应的表示,爪牙们退走了,可是你居然敢追,这岂不可怪?你追什么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要你说出你们的阴谋。”

酒痴沉不住气了,向后退。

雾中花冷笑一声道:“你没有任何机会、除非你自杀。”

“这些事与你无关。”酒痴心虚地说。

“你要不要尝尝分筋错骨的滋味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说!”

虬须大汉出现在身后,怪笑道:“我来伺候他,保证他快活。”

酒痴大骇,惊叫道:“我说,我……说……”

“本姑娘在听。”

“我们在侦查一个叫……啊……”

惨叫声摇曳,人向前扭曲着栽倒。

虬须大汉一声怒吼,猛扑不远处的货堆。

一个黑影飞射而出,奔向江畔,踊身向水里跳。

虬须大汉追之不及,大吼一声,一记劈空掌吐出。跃起的黑影下降的冲势突又向前飞,像断了线的风筝向水里掉。

“要活的!”雾中花的叫声传到,但已晚了一步。

雾中花伸手去拖酒痴,但看到酒壶腰下的匕首柄,便知一切都嫌晚了。

酒痴尚未断气,突对她猛烈的挣扎,全力大叫道:“为……为了银汉孤……孤……”话未完,头向下一搭,身躯一阵抽搐,气息渐绝。

雾中花一蹦而起,叫道:“快!我们到无源洞。”

无源洞距城三里余,附近有十余户人家,洞右不远处的一座石屋中,上首坐着三个年约花甲的人。中间那人尖嘴缩腮,留了山羊胡,有一双冷电四射令人发颤的三角眼,腿旁搁了一根盘龙杖。

左右,站了八名黑衣人。

堂下,两名黑衣大汉挟住了玉狐。

这美丽的风流狐狸,珠泪交流像是带雨梨花。显然吃了不少苦头。

花甲老人哼了一声,阴森森地问:“既然那些人中没有银汉孤星,你为何踉他们来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玉狐哭泣着叫。

“说!”

“起……起初,我怀疑飞虎是银汉孤星,上月与他结交,他却悄然不辞而别,因此跟踪他到夷陵……”

“既然发觉他不是,为何又跟他回来?”

“后……后来,又遇上了那个银扇书生与赵罡。”

“怎样?”

“相交不久,交情未深,我已搜过他行囊与全身,但一无发现,但我已无法借口退出了。”

“哼!没用的东西!为了你,鬼面山灵这次损失奇惨,恐怕连他也难逃大劫。你真该死,满以为你已钉上了银汉孤星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前辈在此动手,同时鬼面山灵又不派人登船问信息,消息无法传出,我也不知道山灵是自己人。”

花甲老人冷笑道:“你们船上我们另派有人,他将消息传出了,说那叫赵罡的人,可能是银汉孤星,使用暗器已出神入化,艺业也深不可测。哼!你们女人就是靠不住,碰上一个小白脸,连魂都迷失了。姑且把她留在此地,看姓赵的来不来救她,快准备好。”

门外突撞入一个村夫打扮的人,行礼急道:“启禀长上,叫赵罡的人快到了。”

“快!准备擒人。”花甲老人挥手叫。

人群四散,堂中只留下一名大汉与玉狐。

银汉孤星在奔近山麓的小村,劈面碰上一个荷锄的老农夫,趋前行礼道:“老文请了,在下有事请教。”

老农夫眯着眼打量他片刻,大声问:“你说什么?老夫耳背,说大声些。”

他信以为真,大声道:“在下来寻访一个叫雍如晦的老人,请问他住在何处?

这里是不是无源洞?”

老农夫干咳了两声,上气不接下气地仍然大声问:“你要找雍如晦?”

“是的,请老丈指引,感激不尽。”

老农夫向远处的石屋一指说:“那座石砌的房屋,就是他的家。”

“谢谢指引。”

“他有不少长工,都是些粗野的汉子,你要小心。”

“小可理会得,谢谢。”

他辞别老农夫,大踏步向石屋走,先相度四周的形势。四周是山坡,杂树丛生,怪石罗布,看不出异状。但他感到奇怪,老凶魔爪牙成群,小石屋方圆不足两文,只够住一两个人,那么,爪牙们住在何处?

救人如救火,顾不了许多,他直趋门前,拍门叫:“开门,姓雍的,你先到家了吧?”

水门倏然而开,他怔住了。接着,他愤怒如狂。

小小的了堂中,只有两个人,一是玉孤,一是黑衣大汉。

玉狐云鬓散乱。罗儒半解。露出羊脂白玉般高耸坚挺的饱满酥胸,在大汉的抱持下软弱地挣扎。大汉则像攫住猎物的狼,发出兽性的喘息,横暴地替她脱除下裳,将她压在壁角施暴,眼看变成躶人。

银汉孤星先是一怔,怎么玉狐像是半推半就未加强烈反抗?接着怒火上冲,七窍生烟。

他一声虎吼,疾冲而入。

奔过厅中心,大汉突然一声大吼,转身一脚疾飞,将身旁的一张茶几挑飞,向银汉孤星砸去,踊身一跃.跳出小窗一闪不见。

银汉孤星百忙中闪身躲避茶几,一脚踏在一块方砖上,只觉身向下沉,气血上涌,眼前一黑,向三丈下的黑暗地窟飞坠而下。

事出意外,他振臂稳住坠势的机会也未抓住,上面已在隆隆大震声中,坑口重新闭上了。

他向下飞坠,上面娇叫声入耳,原来玉狐也向下掉,一丈见方的陷坑并不宽敞,两人势必跌成一堆。

坑内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他的听觉派上了用场,提气轻身飘落地底,向侧略闪听风辨物,伸手接住了沉重下坠的玉狐。

半躶的玉狐抱住了他,像一条蛇,在他怀中哭了个哀哀慾绝。

他温柔地将王狐扶至壁角坐下,低声道:“事已至此,哭也没用。你要安静些,我找路出去。”

上去并不难,难在如何方能顶开掩住坑口的坑盖。他拔剑掘壁准备,每两尺挖掘一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 玉狐毒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