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7章 龙凤龟麟

作者:云中岳

银汉孤星带了玉狐钻出帐外,四周的树林中,已传出厮杀声,显然双方已在放手一拼。他向西一指,低声说:“跟我来,非万不得已,不可与人交手,走。”

夜黑如墨,林下更黑。两人蛇行鹭伏,钻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密林。

有两个身法奇快的黑影,先后在他们身侧掠过。并未发现他们两人。远出半里外,他低声道:“目下巫山附近。危机四伏一步步凶险,首先咱们得找兵刃防身。”

玉狐已惊软了,说:“你只要带我到了朝云峰,我们便不怕了。”

他冷笑一声道:“到朝云峰,在下便是你们俎上之肉,对不对?”

玉狐失声长叹,黯然地说:“赵罡,如果你不是他们要找的人,我保证你平安无恙。哦!赵罡,告诉我,你的真姓名……”

“我叫赵罡。”

“如果你真叫赵罡,一切好办。今后,我愿与你并肩行走江湖。赵罡,你……你成家了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已有意中人了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哦!赵罡,你知道我对你是一片真心,夷陵一见,情根早种……”

“可惜,咱们无缘。”

“天!相信我,我不是天生下贱的人,我如果找到心爱的爱侣,我会做一个贤妻良母,我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了。你说得不错,我已经有了心爱的人。”

“哦!是谁?”玉狐失望地问。

“河间俞黛。”他信口答。

“咦!你说是女判官?”玉狐讶然问。

“正是她,她是你的朋友,没错吧?”

玉狐吁出一口长气,苦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不是他们所要找的人了。俞小妹眼界甚高,总算与你有缘份。”

“他们所要找的人是谁?”他转变话峰问。

玉狐打一冷战,紧张地说:“我如果告诉你,我会没命的。”

“我不会透露半个字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不说也罢,你自己走吧。”

玉狐怎敢走?隐隐地仍可听到叱喝声,伏身处似乎可嗅到危险的气息,她已浑身脱力,没有人保护,随时皆可能发生不测之祸,碰上任何一方的人,黑夜中谁都怀有戒心,她委实无力自保,赶忙说:“赵罡,我浑身虚软……”

“禁声!”他迅速地伸手掩住了玉狐的嘴。

玉狐打一冷战,只感到遍体生寒。

微风飒然,一个黑影正迎面飞掠而至,看到人影,已到了丈外,似乎正向他们扑来。

银汉孤星猛地暴起,扭身就是一腿,扫向黑影的小腹,出其不意猛袭,力道奇猛,志在必得。

“噗”一声响,黑影“嗯”了一声,疾冲之势倏止,突又向前翻倒,枝叶摇摇,跌得不轻。

如果不是钢筋铁骨的人,这一脚即使腰脊不断,内腑也将崩裂。但黑影竟然一翻而起,向侧一窜,竟然能窜走逃命。

银汉孤星再次扑出,却扑了个空。听草声簌簌,人已远出两丈外去了。他心中一震,骇然道:“这人的混元气功已练至化境,可怕。玉狐,你不说实话,我可要走了。”

玉狐惊惶异常,毛骨悚然地说:“请不要丢下我,我说,我说。”

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“他们要找的人,叫银汉孤星杜弘。”

“他们是谁?”他紧迫着问,心中暗惊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你替不知道的人卖命?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“我只知道差遣我的人,他叫七星太保。”

“啊!原来是这位仁兄,三峡的寇魁,也叫血腥太保。怪事,他与银汉孤星有何深仇大恨?”

“不知道,反正他派了不少人,暗中打听银汉孤星的下落,而且指定要活的。”玉狐不假思索地说。

“鬼面山灵呢?”银汉孤星问。

“这次我才知道他也是自己人。”

“四宝擂台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不知道,也许也是七星太保的人在捣鬼。”

“你就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“真的不知道,我也是上了七星太保的当,谁知道他存的什么鬼心眼?”

“我们该走了,你是否仍去找银汉孤星?”

“我身不由己,唉!认了。早些时听说银汉孤星在陕西一带走动,此后便失了踪,天下之大,何处不可藏身?人海茫茫,到何处去找一个江湖浪人?”

“也许你可以找到呢。”

“很难,很难。”

“哈哈!你曾经认为我是银汉孤星?”

“是的。不仅是你,什么飞虎和银扇书生,我也曾怀疑他们是银汉孤星呢。”

“你又怎知我不是银汉孤星?”

“他号称孤星,是个不与人结伴的人,更不肯与女人结伴。你说你的意中人是河间俞黛,便足以证明你不是银汉孤星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呵呵!你并不聪明。走吧,天亮就走不了啦!”

两人摸索前行,久久方出了参天古林,到了一座奇峰,老远便听到了山泉声,便向山泉奔去,先找水解渴再说。

天色不早,离开山泉不久,东方已经发白。

山林间雾气甚浓,看不见百步外的景物,不知身在何处。北面隐隐传来了隆然水声,他向王狐说:“水声甚远,很可能是朝云峰上游的险滩,你循声前往必可找到大江,自己去找船到朝云峰复命吧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要到神女词,参加四宝擂台。”

“那太危险了,不去也罢。”玉狐幽幽地说。

“是担心俞姑娘将来守活寡么?”他悻悻地问。

玉狐脸色“变说:“请不要再提起俞小妹,求你。”

“你不是她的好朋友么?”

“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,叫……”

银汉孤星突然一把将她揪住,冷笑道:“騒狐狸,你知道这段时日里,我为何要和你虚与委蛇?”

玉狐大骇,惶然叫:“放手!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我已告诉你,我的爱侣是河间俞黛。”

“是的……是的,那……”

“去年她曾经被你用书信,骗至山西摩天岭,几乎送掉性命,你……”

“冤枉……”

“说!谁指使你的?”

玉孤心胆俱寒,叫道:“皇天在上,我去年在川南,作客于天南山庄,很久不知俞小妹的消息了。”

他大感失望,浪费了不少时臼,冒了万千风险,满以为可从玉狐口中套出不少消息,岂知王狐只是个被利甲的小跑腿,所知有限,白忙了一场,枉费心机。

目下,他除了去找七星太保讨消息外,别无他途。

“你认识朱堡主么?”他仍抱万一的希望。

“朱堡主?哪一个堡的朱堡主?”玉狐惑然问。

“摩天岭缥缈峰铁岭堡的朱堡主。”

玉狐沉思久久。摇头道:“抱歉,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。”

他完全绝望,不耐地说:“你走吧,回夭告诉七星太保,我要在四宝擂台会他,要他还我公道来……”

蓦地,左首淡淡的雾影中。窜出相貌狰狞的黑白两无常。

白无常一声狂笑,大踏步走近说:“不必枉费心机了,你再也见不到七星太保啦!”

银汉孤星大惑不解,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白无常桀桀笑道:“那家伙带了人,袭击断剑胥夫人的帐幕。折了不少好汉,胥夫人遁走了,他带了残兵败将撤回神女峰,碰上了雾中花,身受重伤,落跌滚滚江流,葬身鱼腹,下场够惨,你只有到龙宫去,方能找到他了。”

银汉孤星心中叫苦,找七星太保讨消息的希望顿成泡影啦“这好管闲事的丫头,可恶!”他恨恨地说。

“你要去参加四宝擂台?”白无常问。

“是的,去见识见识。”

“如果我是你,不去也罢。你知道是谁摆设四宝擂台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前四灵帮的帮主黑风四灵。”

银汉孤星悚然而惊,但仍然沉着地问:“老前辈知道七星太保与黑风四灵有关系么?”

“不知道,只知道这四个魔头,准备招兵买马东山再起,与会的人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是投靠,一是死。”

“哦!四灵帮如果东山再起,江湖大劫又兴了。”他无限感慨地说。

“谁说不是?江湖大乱,咱们正好浑水摸鱼。小辈,你如果想参加,往西绕过前面的山脚,便可看到神女词了,那儿设了招待站,你可以前往投帖……”白无常突然住口,身形石转,沉喝道:“滚出来!阁下。”

乱石中飞起一个黑影,恍若流星划空,向西飞射而逝。

两无常一声怪叫,放腿狂追。

银汉孤星一跃三丈,也跟踪追出。

玉狐吃力地奔出,尖叫道:“等我一等,等我……”

银汉孤星无意追赶黑白无常,仅借故摆脱玉狐的纠缠。远出里外,他便停下脚步不再追赶。

七星太保已受伤落江,已无法打听消息,一面走,他一面沉思,忖道:“七星太保水性极佳,也许他死不了,也许我该留下来参加四宝擂台,很可能获得一些线索呢。那恶贼为何要找我,我得查个水落石出,不然放心不下。怪事,我与他无仇无怨,素不相识,如此费神图谋我,究竟为了何事?”

他信步而行,接近了前面的峰脚。这一带没有路径,需择地而行,排草而进,附近全是罕见人迹的参天古林,乱石散布藤蔓丛生,颇难举步。

正走间,前面突传来一声叱喝,声如沉雷。

“前面有人交手。”他想,本能地脚下一紧。

这是一处山坡,矮林、茂草、乱石、坡度平缓,视野尚广,正是一处宜于动手相搏的好地方。

两名花甲老人,四名骤悍大汉,正困住断剑胥夫人和一名待女,展开了空前猛烈的恶斗。

地面,散乱地躺了四具尸体。

他闪在一丛矮树下,静观待变。他对胥夫人并无好感,但胥夫人曾经救过他,不管救他的用意是好是坏,仍难令他无动于衷。

“这些人艺业不凡,是何来路?”他心中嘀咕。

两个花甲老人身法迅疾,剑术尤佳,剑动风雷发,吞吐问捷如灵蛇,攻势极为猛烈,势如排山倒海。

但胥夫人也不弱,与待女双剑合壁,布下了重重剑网,封住了从各方攻来的如山剑影,有惊无险。

“她支持不了多久。”他自语。

是否现身加入?他心中迟疑。

不久,胥夫人主婢的剑阵,终于在围攻的压力下,呈现瓦解之象了。

“我得出去!”他下了决心,要助胥夫人一臂之力。

不等他现身,左方不远处自影似电。两自一黑三条人影飞射而来。

他心中一宽,自语道:“雾中花来了,但愿她是助胥夫人的。”

雾中花裙袂飘飘,像一头白凤凰,眨眼间便到了斗场,快得令人目眩。

一名灰衣老人转身相迎,扬剑沉喝:“什么人?站住!”

雾中花飞射而来,蓦地龙吟震耳,白虹疾射而至,冷叱入耳。

“该死!倚多为胜。”

灰衣老人大惊,闪身避招一剑封出叫:“贱婢无礼!啊……”

惨号声摇曳,人影乍止。

灰衣老人未能封住致命的一剑,在双刻行将接触的刹那间。雾中花的剑突然闪电似的撤回,接着重又吐出,不但巧妙地避免双剑交接,而且能及时切入,剑无情地贯入灰衣老人的胸口。

一名大汉急退出胥夫人的剑网。大吼一声,挥剑疾进,要抢救灰衣老人。

雾中花的侍女和虬须大汉,几乎同时到达,一剑一刀齐至,行雷霆一击,截住了大汉两侧。

“铮!”大汉架住了侍女的剑。

刀光一闪,虬须大汉一击得手,砍在大汉的右肩上,骨裂肉伤。

“当!”大汉的剑失手坠地。

“嗤!”侍女的剑乘势再进,贯人大汉的心坎要害。

大汉身躯一震,张大着嘴,却发不出声音,身形一晃,扭身摔倒。

另一面,胥夫人兴奋地娇叱一声,断剑残忍地拂过一名大汉的肋侧,大汉肋骨立折,脑袋一沉,重重地跌倒。

“杀光这些恶贼!”胥夫人喝叫,猛扑第二名灰衣老人。

重围已解,主客易势,灰衣老人大惊之下,侧射八尺,发出一声震天长啸,警讯传出了。

断剑胥夫人一身绿,雾中花一身白,一白一绿两头母大虫,几乎同时扑向灰衣老人。雾中花晚了一步,高叫道:“速战速决,大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龙凤龟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