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19章 追魂迷魂

作者:云中岳

秦剑豪闻名丧胆,狂叫饶命而逃。其他四名大汉纷纷夺路,撞倒了不少桌椅。

手掌骨碎的大汉,连滚带爬向梯口逃。银汉孤星伸手拦住追魂浪子,笑道:“算了,永泰兄,看你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,你这是何苦?一些小痞棍嘛,不值得计较。”

楼上由于广有三间店面,因此共分三隔间,中间留了走道,挂上帘子,两侧便形成厢间,便于带女眷的食客使用。

有厢帘子一掀,出来了两位干娇百媚的美人儿,二十来岁,美得令人心跳。穿紫色衫裙,一个梳三丫舍,一个梳高顶髻侍女打扮,穿的是黛绿衫裙,未穿小袄。

紫衣女郎手扶门框,嫣然一笑道:“追魂浪子,你好神气啊!”

追魂浪子一怔,瞥了对方一眼,脸色一变,说: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飞环织女荆彩云姑娘,难怪要看不顺眼了。”

飞环织女袅袅娜娜地走近,香风醉人,柳腰儿摆,臀浪儿摇,嫣然一笑百媚生,风情万种地说:“唷!张爷,谁还敢看不顺眼哪!”

追魂浪子拖椅坐下说:“你别笑,你那勾魂摄魄的绝活,迷不了我这浪子,少枉费心机。”

“咦!张爷,生气了?你少臭美,你已是个老头子啦!你以为……”

“哈哈!张某年方四十,就被人叫成老头子,岂不哀哉?”

“你不是老头子么?”

“是人怎样?”

“好,咱们不用斗嘴,没仇没怨的,划不来。哦!我能坐下么?”

“不行,在下有客人。”

“有客人岂不更好?不替我引见这位雄狮般的俏郎君?”

飞环织女盯着银汉孤星问,眼中有异样的神采涌现。

银汉孤星回避着她的目光,向追魂浪子笑道:“永泰兄,小弟要先走一步了,晚上见。”

追魂浪子知道他不愿与飞环织女打交道,笑道:“荆姑娘要在下替你引见呢,既然你要走,一同走吧。荆姑娘,少陪了。”

“唷!两位就要走?”

“哈哈!当然要走,你要留客不成?”

“留又怎样?”

“告诉你,我这位朋友,也是个不喜女色的浪子,信不信由你。”

“真的?有机会本姑娘倒得问问他呢。这位爷台贵姓大名,能否见告么?”

银汉孤星笑道:“姑娘名震江湖,我这无名小卒在姑娘面前颇感汗颜,不通姓名岂不可保全颜面?呵呵!再见。”

飞环织女纤手一伸,媚笑道:“请留步。嘻嘻!爷台面嫩得很,但说的话却十分老练,不留下大名……”

银汉孤星感到一股阴柔的奇异暗劲涌到,心中暗惊,不甘示弱。伸手薄拨,暗劲山涌,迫散了涌来的阴柔异劲,淡淡一笑道:“姑娘江湖之豪,区区小名污姑娘之耳,免了。”

飞环织女脸色一变,上身一晃,说:“爷台客气了,我认为我们可以交个朋友。”

“区区江湖末流,行云野鹤草莽庸才,不敢高攀。”他泰然地说。

“爷台拒人于千里外“……”

“区区生性如此,姑娘休怪。永泰兄,走吧。”

飞环织女只好让路,笑道:“本姑娘会查出尊驾的底细,疏狂人物本姑娘见过多矣……”

银汉孤星笑道:“姑娘不必费神,查出在下的底细,又能如何?”

“本姑娘生性好奇,因此,如不查个水落石出,甚不放心。”

“不放心在下碍你的事么?”他反问。

“对,本姑娘在九江有事,两位不期而至,可能与本姑娘的事有关,不然何以怀有敌意?”

追魂浪子冷冷一笑道:“这就怪了,原来荆姑娘因此而现芳踪,我追魂浪手表错情,误以为你是有意勾引在下而来呢,这笑话闹大了。只是,你不借故生事找我,却找我这位朋友,岂不可怪?”

飞环织女也冷冷地说: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飞环织女的江湖声誉不见佳,但从不勾引正人君子,你追魂浪子聊可列入正人君子之林,因此本姑娘仅与你说几句笑话而已。本姑娘在九江办事,而你这位嫉恶如仇的侠义英雄,却带了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适逢其会莅临九江,岂不令人生疑?”

“你在九江所办的事,见不得人么?”追魂浪子冷冷地问,语气颇带轻撩味。

“本姑娘的事,决不容许任何人干预。”飞环织女沉下脸说。

银汉孤星不得不接口,问道:“姑娘的事,在下与张兄毫无所知,姑娘如对在下的解释仍不满意,你说吧,该怎办?”

“你们必须在日落之前离开九江。”

追魂浪子怒火上冲,虎目怒睁,沉声道:“你这句话狂妄得令人吃惊,可恶!”

银汉孤星也说:“姑娘简直是无理取闹。在下这次前来是逛庐山的,日落之前是不会离开,姑娘瞧着办好了。不过,在下奉劝姑娘一声,行事太霸道会招祸的。人外有人,天上有天,不要认为自己了不起而小看了天下人。永泰兄,咱们走,到客店一叙。”

追魂浪子摇头道:“扫兴之至,兄弟给你添了麻烦,抱歉。走吧。”

飞环织女哼了一声说:“两位,别忘了本姑娘的警告。”

追魂浪子冷笑道:“很好,在下等你划下道来。”

两人乘兴而来,败兴而返,信步往回走。追魂浪子苦笑道:“飞环织女为人不算太坏,坏的是行为不检举止放荡,言谈大胆烟视媚行,与那些荡妇婬娃一般恶劣,而且任性狂妄。”

“永泰兄与她有过节?”银汉孤星问。

“谈不上过节,见过几次面,闹闹口互相挖苦几句,还没动过手。”

“你是不是跟踪她到九江的?”

“见鬼!我哪有闲工夫跟踪一个放荡的女人?前天晚上到达此地,本来想去访一位朋友叙叙旧,却扑了个空,那位朋友已经到南京去了,正打算明早动身南下呢。天磊兄,你真要游庐山?”

“有此打算。”

“真不巧,看来我只好独自离开了。”

“依你看。飞环织女在九江,要办何种勾当?她似乎说得相当严重呢。”

“管她呢!兄弟不打算在此多管闲事。”

浔阳楼上,余波荡漾。

飞环织女自送追魂浪子下楼,冷冷一笑,鼓掌三下。厢间帘子一掀,抢出两名中年人,欠身颇为恭顺地问:“荆姑娘有何吩咐?”

飞环织女沉声道:“请派人盯紧这两个人,切记不可暴露形迹。”

一名脸有刀症的中年人说:“荆姑娘,咱们不能节外生枝。凡是与狗官无关的人,咱们最好少招惹……”

“你敢说他们不是狗官派来侦查咱们的人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南京双杰已在积极招朋呼友助拳,这两人很可能是来替狗官卖命的人,多一个劲敌便碍一分事。必须防患于未然,赶他们走路。”

“这……在下遵命。”

“小心了。”

“是,在下兄弟亲自跟踪他们。”

对面厢间一声大笑,声如洪钟,踱出一名鹰目炯炯的佩剑中年书生。傲然地说:“荆姑娘,不必劳驾了,博老已改变主意,不再阻止狗宫请人护送了。”

“咦!百毒书生耿朝阳,幸会幸会,你也是前来助金翅大鹏的?”飞环织女颇感意外地问。

百毒书生点头道:“不错,在下昨晚从宁州赶来传信的。”

飞环织女的目光,冷厉地落在两个中年人身上,说:“两位对这件事如何解释?”

一名中年人苦笑道:“搏老派在下兄弟与姑娘联络,这两天只因姑娘行踪飘忽,因此这未与传信的使者通消息,所以并不知这两天的变故。”

百毒书生笑道:“姑娘不必责怪他们,在下是第一个带了这次改变计划赶到的人。”

“搏老有何用意?”飞环织女问。

“搏老认为,仅是狗官一家上路就死,咱们这许多英雄好汉,岂不是无所事事?不如让他多找一些人来送死,也好乘机铲除异己。”

“哦!也有道理。可是,万一被他们请来一些白道高手,耿兄是否认为咱们所冒的风险是否大些?”

“荆姑娘有顾忌么?”百毒书生傲然地问。

飞环织女冷哼一声道:“你问得好狂傲……”

“在下无意小看姑娘,问问而已。”百毒书生急急解释。

飞环织女并不满意地的解释,冷笑道:“当然你阁下有值得骄傲的地方,天下间谈用毒,你百毒书生首屈一指,无出汝右。”

“姑娘夸奖了。”

“但如果碰上像追魂浪子这种艺臻化境高手,阁下恐怕也讨不了好。”

百毒书生气往上冲,怒声道:“你认为耿某的艺业,不如那浪得虚名的追魂浪子张永泰?”

“他不如你么?你认为如此?”

“不是认为,而是事实!”

“真的?”

“耿某还没将他放在眼下。”

“耿朝阳,话不要说得太满……”

“哼!你要在下证明给你看?”

“你敢证明么?”

百毒书生忍无可忍,向梯口走,愤然地说:“耿某就证明给你看看,看我百毒书生是不是浪得虚名的人。”

楼梯一阵急响,百毒书生已急急下梯而去。

飞环织女向侍女挥手说:“带上兵刃,跟去看看结果。”

追魂浪子与银汉孤星并肩而行,徐徐走向长安客栈,街上行人甚少,北面江堤码头樯桅如林,水夫船客匆匆忙忙,人声嘈杂。

距客栈尚有百十步,身后突传来直震耳膜的叫声:“追魂浪子,站住!”

两人一怔,倏然转身。追魂浪子年已四十出头,久走江湖见多识广,剑眉一轩,冷笑道:“百毒书生,是你叫我么?”

百毒书生脚下一缓,徐徐逼近阴森森地问:“你以为在下不配叫你么?”

“人的名号,本来就是给人叫的,没有谁配与不配叫,你阁下有何高见?”

“来向阁下请教。”

“请教?好说好说。”

“咱们到南面河岸旁说话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在下要领教阁下的绝学。”

“哦!原来是划道来的,似乎咱们并无过节……”

“就教高明,用不着问是否有过节。”

银汉孤星低声道:“永泰兄,恐怕你我非答应不可了。”

“为何?”追魂浪子问。

“瞧,前面第六间线房的屋角,不是站着飞环织女主婢俩人么?她们虽背转身,但衣裙打扮仍可看出身份。”

“哦!不错,是她们。天磊兄,你是说……”

“那丫头使唤这位书生出头,这不是很明显么?”

百毒书生咄咄逼人,催促道:“阁下,你敢不敢去?不敢去,赶快夹尾巴滚离九江,少在此地丢人现眼。”

追魂浪子已别无抉择,冷笑道:“请领路,在下悉听尊便。”

百毒书生向银汉孤星一指说:“这位朋友也请同来,一并赐教。”

银汉孤星淡淡一笑道:“高手印证,机会难逢,在下有幸,岂肯放过一饱眼福的机会?阁下既然盛意相邀,敢不从命?”

“好,这就走。”

穿越后街,沿小巷向南走,不久房舍已尽,到了龙开河旁的河岸荒野。

百毒书生在一片草地中止步,转身冷笑道:“阁下未带兵刃,那就徒手相搏分个高下。”

“客随主便,阁下不必顾虑。”追魂浪子沉静地说。

“可用暗器。”

“好。”追魂浪子简捷地答。

“在下的暗器有剧毒。”

“你老兄可尽情施展。”

银汉孤星亮声道:“且慢!你们双方并无过节,按规矩不能用暗器。”

百毒书生冷笑道:“咱们这次是比拼,而不是印证。”

“比拼?见证何在?”银汉孤星问。

“你就是见证。”百毒书生冷冷地说。

“在下即使配做见证,也只能代表张兄一方,你阁下的见证何在?”

百毒书生向后叫道:“荆姑娘,你就出来罢。”

十丈外的几株大树后,闪出飞环织女主婢,轻盈地掠来,笑道:“话说在前面,本姑娘愿任见证,但不负责收尸,耿朝阳,你还要不要本姑娘充任你的见证?”

百毒书生心中冒烟,但又不好发作,冷笑道:“荆姑娘,在下死不了,不劳你的纤手代为收尸,你放心了吧?”

银汉孤星笑道:“江湖人信鬼神的人甚多,两位却是心无鬼神的人,还没交手,就说这些不吉利的话,毫不忌讳,想必早已成竹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 追魂迷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