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22章 紧守碉寨

作者:云中岳

游魂宋慎背部挨了一箭,受伤倒地。

狂鹰追袭发射冷箭的人,离开道路入林已三二十步。

五绝刀与九头鸟,伏地躲避暗器,六位黑衣人已经到达,失去了爬起应敌的机会。

铁臂金刚更糟,吼叫着摔倒,背心带了一枚三棱镖,锋尖已入内腑。

六个黑衣人乱剑齐下,五绝刀与九头鸟命在须臾。

生死关头,眼看走在前面开路的五个人将死伤殆尽。

弦声传到,劲矢亦至。

“哎……”扑近五绝刀出剑的一名黑衣人大叫,上身一挺,摇摇慾倒。一支狼牙箭贯肋而入,入体近尺。

“啊……”另一人狂叫着一蹦而倒,也是腰盼中箭,岂能不倒?

第三支箭到了,从九头鸟的侧方呼啸而过,贯入三丈外的一株大树深入近尺。要不是一名黑衣人听到同伴的厉叫而闻声知警止步,这一箭恐怕也不会落空。

第四箭又到,仍射同一部位,也因无人再进而落空。

五绝刀与九头鸟抓住机会及时跃起,怒吼着反扑,两把刀火刺刺地扑向四个黑衣人,势如疯虎。

银汉孤星站在五十步外,张弓搭箭候机发射。

四眼灵官站在他身旁,叫道:“他们人多,五绝刀支持不住,咱们快上前接应,迟恐不及。”

他回头望,山轿已停在十步外,赵子玉和白二姑正在左右戒备。断后的一清道长与韦陀李珏三兄弟,正向前拉近。

他放心了,说声“走!”两人向前急掠。

斗场前面百余步,冲来十余名黑衣人,但突然回头反奔,像是撤走了。

两人奔近斗场,五绝刀刚好将最后一名黑衣人的脑袋砍下来。

“追上去!”四眼灵官大叫。

“不可!”银汉孤星大叫,止步又道:“追之不及,后面要紧,

四眼灵官已追出十余步只好止步依依退回说:“放他们走,如同纵虎归山,实为不智。”

银汉孤星回头注视,说:“恐怕这是调虎离山记,追不得。咱们有受伤的人,快把他们带至林外。”

山轿到了林外,群雄四周散开戒备。

左面山坡上,十余名黑衣人居高临下监视,刀光闪闪剑芒耀目,却不敢冲下来。

前面林木深处,竹哨声此起彼落,说明有人在前面守候,张起罗网,等候鱼儿入网鸟儿进箩。

练武人对跌打与金创多少有两手治疗的本领,立即开始救伤。

游魂宋慎背部挨了一箭,伤势不轻但也不算严重,包扎停当仍可走动,上好的金创葯保住了他的命。

铁臂金刚严重些,背心的三棱镖锋尖伤及内腑,无法坐立,也不能躺,只能伏下。一清道长与银汉孤星熟练地替他上葯裹伤,所有的人皆感到心情沉重。

九头鸟商华坐在林缘的一株大树下,大声说:“徐捕头,咱们如果不走,等他们高手齐集,咱们被围在这里,想走也走不了啦!”

狂鹰辛良也说:“对,唯一的生路,是冲破重围,尽快赶路。”

五绝刀向银汉孤星道:“杜兄,咱们已陷入重围,如何是好?”

银汉孤星沉静地说:“他们在试咱们的实力,还不至于全力以赴,可能有惊无险,等他们的人到齐,当然讨厌,必须及早离开,以策安全。徐捕头,咱们这就走。”

五绝刀立即下令,叫道:“九头鸟与狂鹰,你两人做一副担架。”

九头鸟冷冷地问:“为何要做担架?”

“把铁臂金刚抬走。”

“谁抬?”

“就你们两人。”

九头鸟一蹦而起,怪叫道:“阁下,你算了吧,有的是空轿,怎么不用轿抬?”

“山轿里面是应用杂物,比抬一个人还重得多,怎能加上一个人?”

“带他走,反而害了他,到宁州这段行程,寸寸凶险,步步杀机,咱们自顾不暇,谁还肯带一个重伤的人自找麻烦,咱们江湖好汉沟死沟理,路死插牌,带着他是个累赘,把他留在此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九头鸟冷酷地说。

银汉孤星虎目怒睁,沉声道:“只要有一口气在,决不可将人让人宰割。遗弃受伤的同伴,这是江湖道义么?易地而处,你有何感觉?”

白二姑接口道:“九头鸟,你就委屈些吧。准备走啦!”

九头鸟极不情愿地开始砍木作担架,韦陀李珏与狂鹰抬了铁臂金刚,九头鸟则扶着游魂宋慎,众人不再分散,急急赶路。

黑衣人紧跟不舍,前面的竹哨声仍然不时传来。

到了树林中段,四周的黑衣人渐来渐多,相距在百步外,形成合围,人数不下六十名之多,亦步亦趋,像在护送他们赶路。

众人的心情逐渐沉重,提心吊胆向前赶,无法估料他们何时开始袭击,猜不出他们在何处发动冲杀。

唯一不动声色的是小书生赵子玉,他伴着银汉孤星走在轿后,谈笑风生毫无惧容。

白二姑不甘寂寞,跟在赵子玉身后,似乎也不介意四周的危机,突然笑道:“小兄弟,你也来趟这一窝子浑水,未免太过愚蠢了,及早退出,还来得及。”

赵子玉扭头笑道:“白姑娘,你似乎十分关心我呢。”

“当然啦!你这位俏郎君小小年纪,谁又不关心你呢?你不高兴?”白二姑毫不脸红地说,急趋两步,与赵子玉走了个并排,一双媚目。毫无顾忌地死盯着赵子玉,眼中有异样的神彩涌现。

赵子玉呵呵一笑,突然伸手挽住了她的臂弯,胸无城府地说:“谢谢你的关心,你对我真好,我该怎样感谢你?”

白二姑大感意外,又羞又喜地说:“小兄弟,你……你人小鬼大……”

但她却不想把手抽开,反而以有力的相挽作为回报,几乎偎在赵子玉的身上了,那宜嗔宜喜的神情极为动人。

一旁的银汉孤星直皱眉,说:“危机四伏,步步杀机,你两人居然有心情打情骂俏,岂不可怪?”

白二姑白了他一眼说:“杜大侠,咱们江湖人生死等闲,没有什么可担心的,入生几何?有一天过一天,生死关头,益显得欢乐的可贵。你俗,你不懂,你就少管我和小兄弟的闲事吧,我照顾小兄弟,你尽管放心,他的安全我负全责。”

赵子玉一声轻笑,问道:“请教,你如何照顾我?”

“我永远跟在你身旁,不让那些人伤害你。”

“晚上你也跟着我?”赵子玉附耳问。

“你……你怕么?我……我是说,你怕我陪伴你?”她脸红红地也附耳反问,这浪女人春心动矣!

“我不怕,有你这样美的女人作伴,有何可怕?”

“你……只要你有心,我陪你。”她勇敢地说。

“我是有心。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冤家,不要吞吞吐吐。”

“只是目下我们的处境……”

“放心啦!我自有安排。”她十分镇定地说。

“你有何安排?”

“届时自知,咱们自保当无困难。”

两人在说悄悄话,银汉孤星已落在后面,两人似无所觉,相挽而行,就在这个时候。四周的黑衣人,似已缩小了圈子,相距约在七八十步左右了。

银汉孤星退至一清道长身旁,低声道:“道长,情势紧急,眼看他们要群起而攻,咱们挡不住人潮,余大人一家安全可虑。”

“依杜大侠之见……”

“咱们必须找一处可安顿余大人一家的地方,这地方须有险可守,外有可限制围攻的地势,内有一两个人便可保护余大人

一家安全的处所,不然对咱们大大的不利。”

一清道长苦笑道:“贫道方寸已乱……这……有了,这里往北走,有一座早年官兵所筑的砦寨,虽已弃置多年,但里面的碉楼仍然完好。”

“这不是很好么?走!”

“可是,咱们怎能到达砦寨?距此足有两里地,恐怕咱们一离开道路,他们就……”

“他们在等候主事人到来,必定认为咱们已一筹莫展,咱们突然离开道路,他们必将措手不及。道长领他们走,在下开路。”

一清道长立即把话传出,不久,所有的人已知道向北越山腰而走的消息。

银汉孤星见时机已至,首先向右疾出,一声长笑,箭发似连珠,一口气发射了九支狼牙。

箭啸刺耳中,众人向北急走,兵刃齐撤,保护着四乘山轿向上夺路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号声刺耳。

共倒了九名黑衣人,箭不虚发,相距七八十步,正是弓箭的威力最强的距离,在银汉孤星百步穿杨的神妙绝技攒射下,黑衣人骤不及防,而且北面的黑衣人,完全暴露在山坡下的茅草地中,毫无掩蔽,只能四散逃生,正好做了银汉孤星的箭鹄。

死了九个人,合围之势自解。北面的黑衣人狼奔象突,纷向两侧的树林逃命。

东南西三方的人,同声呐喊纷纷合围。

银汉孤星跃上一座小丘,大喝道:“不要命的尽管上,接箭。”

他左右开弓,背射、跪射、箭连珠飞出,弦声狂鸣,箭啸声令人闻之头皮发紧。

射出十二箭,死了十二人,凡是冲得快的人,无一幸免。

但黑衣人来势如潮,前仆后继逐渐冲近,他一张弓照顾不了三方涌来的人。

第一个回身接斗的人是赵子玉,一声低啸,剑涌千层浪,骤吐万道虹,疯狂地卷入黑衣人的人潮中,手下绝情,冲得最快的三名黑衣人,在一冲之下,全部胸口中剑,一一狂叫着倒下了。

“杜大哥快撤!”赵子玉急叫,“嗤”声响,他一剑贯穿一名黑衣人的心口。

绿影回头反扑,是李婷姑娘,长剑一挥,“铮”一声架住了一名黑衣人的刀,剑虹陡闪,刺入对方的小腹。

同一瞬间,另一把刀狂风似的挥到,刀风及体,劈向她的右大腿。

她仅来得及拔剑急架,第三名黑衣人已从后扑到,不用剑刺她,左手一钩,便勒住了她的脖子,喝声震耳:“住手!这女人是我的。”

她的剑被震飞,脖子被勒,浑身一软,勒她的手坚逾精钢,力道千钧,毫无她挣扎的机会。

负责断后的有三个人,李婷、赵子玉、狂鹰,全陷入重围,银汉孤星也被陷住了。四人全力截杀,各不相顾,居然挡住了四十名黑衣人。

银汉孤星怎肯后撤?他已将弓背上,剑幻万道银虹,冲至赵子玉身侧,一剑刺倒一名向赵子玉偷袭的人,说:“双剑合壁,退不得。”

尸横遍里,血流成河。

终于,一声竹哨响,死剩的二十余名黑衣人悚然后撤。

狂鹰只剩下三把飞刀,力尽摇摇慾倒,浑身是血,扶住一株大树喘息。

银汉孤星偕赵子玉退回,惊问道:“辛兄,受伤了么?”

狂鹰辛良摇头虚弱地说:“没有,兄弟脱力而已。”

赵子玉低叫道:“糟!李姑娘呢?”

尸堆中,没有李婷。

银汉孤星大惊,变色叫:“你们快跟上,我去追贼。”

赵子玉一把将他拉住,急道:“去不得,你必须主持大局,万一碰上贼人的高手,咱们群龙无首,如何是好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要追也来不及了,你知道李姑娘被带往何处去了?快跟上咱们的人,大局为重。”

他只好叹口气,扶着狂鹰向北赶。

他们赶到山坡顶端的遗砦旧寨,一清道长已占住了一座碉楼将余大人一家安顿在楼上,一行男女把守在楼下,据守着门窗待敌。

迎接他们的是韦陀李珏兄弟,老远便叫:“杜大侠,看见舍妹么?”

银汉孤星不及回答,赵子玉已经抢先说:“没看见,咱们以为令妹先走了呢。”

“糟了!”韦陀李珏惨然地叫。

碉楼顶负责睑望的游魂宋慎大叫:“他们追来了,准备应战。”

废砦堡二十间楼房,全是巨木所垒成,经过了十余年风雨,除了门窗大部损坏以外,仍然完好坚牢。

有十余名黑衣人进入砦寨,四散隐身。

烈日当头,全砦死寂,贼人们皆隐身在各处楼房内,不见有人走动。

碉楼南面接著墙,楼上的人可从楼门进入墙顶,也可说楼是砦墙的一部分。墙顶宽有一丈二,向外有短墙,向内有防跌的土墙。北面是一座广场,荆棘丛生。两侧是两排平房,是昔日的守军住宅。

楼与墙皆是大火砖所砌成,内层堆垒的巨木,十分坚牢,不怕火攻,不怕冲车,闭住下面的门与窗,谁也休想冲入。

整座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紧守碉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