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23章 千钧一发

作者:云中岳

赵子玉见他竟敢外出,吃惊地拉住他加以阻止。

他摇头苦笑,木然地说:“贤弟,不要阻止我。”

“但你……”

“出去看看也许尚有转机,不然将玉石俱焚。”

“我陪你去。”

“不,我应付得了。”他断然地说,大踏步上前。

金翅大鹏也独自向前走,双方冷然相距丈余止步。

“在下丁搏九,你就是银汉孤星杜弘?”金翅大鹏皮笑肉不笑地问。

他泰然微笑,抱拳说:“正是区区在下,幸会幸会。”

“久仰久仰,想不到杜兄竟然如此年轻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“年轻人勇敢进取……”

“夸奖夸奖。”

“但也不知道利害,任性妄为。”

“阁下也曾年轻,并不足怪。”

“在下想与杜兄商量商量。”

“杜某请指教。”

“丁某要向杜兄讨取余狗官一家老少。”金翅大鹏单刀直入地说。

“不行。”银汉孤星也干脆利落地答。

“丁某志在必得。”

“杜某决不许此事发生。”

“阁下看清了处境么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银汉孤星大笑,笑完说:“未离开九江,在下便已看清自己的处境了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大丈夫富贵不能婬,威武不能屈,头可断,血可流,义之所在,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”

“你与狗官沾亲?”

“一不沾亲,二不带故。”

“你是有意冲丁某而来?”

“杜某与你金翅大鹏素昧平生。”

“咱们打开窗子说亮话,希望你阁下放手。”

“不必希望,办不到。”

“你听清了,砦门楼下面,置有价值万金的珍宝,作为交换阁下放手的程仪,你拿了就走,不要回头。给你一个时辰权衡利害,万勿自误。”金翅大鹏一字一吐地说,向后退走。

九头龙在远处也向碉楼上叫:“金陵汉杰,你们如果想令妹活命,走出砦门,里外的林子里.可以看到令昧平安无恙地在等候你们带她回南京,不然,一个时辰之后,咱们把她的尸体送来。”

金翅大鹏已退出三丈外,亮声道:“在此一个时辰之内,你们那些替狗官卖命的人,可以随意离开,丁某每人酬谢白银五百两,走出若门,砦门下的人当堂奉赠。一个时辰之后,将玉石俱焚。诸位,良机不再,生死在一念之间,幸勿错过。”

九头龙接着说:“能活捉狗官交来的人,加赠白银千两,一手交人一手交银,决不食言。”

这一招真够狠的,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何况钱命两获,何乐而不为?

众贼尚未退去,沉喝声震耳:“站住!本官在此。”

银汉孤星一惊,扭头回顾。

余大人袍袂飘飘,神色庄严地跨步出门。

赵子玉急步趋出,抢在前面拦住去路,急道:“余大人……”

余大人沉声道:“赵公子,请退。”

“余大人……”

“让路!”

赵子玉竟然被余大人的眼神所迫,不由自主地让在一旁。

余大人缓步上前,一字一吐地说:“丁搏九,你出来。”

金翅大鹏起初似乎一震,接着哼了一声,举步上前。

银汉孤星全神戒备,在一旁镇定地运功俟机救应。他掌心中,扣了三枚威震武林,从不轻易使用的孤星镖。

双方相距两丈止步,余大人神目炯炯沉声道:“丁搏九,本官要对你说几句话。”

金翅大鹏冷笑道:“没有什么可说的,在下要将你全家剖腹剁心,祭奠拜弟贺霸在天之灵。狗官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余大人冷冷一笑,毫无所惧地说:“本官为朝廷执法,除暴安良去恶除姦,早将生死置之度外,你不必用死来威胁本官。霸王贺霸横行南漪湖,不但是坐地分赃的匪首,更明目张胆鱼肉地方,霸占田地,逼良为奴,强夺良家妇女为妾为婢,纵容恶奴任意杀人,在前任推官任上,交下了三十二系血案,本官到任不足三月,九尸十命血案如山,最后他竟敢夜入府衙,反牢劫狱杀了五名狱卒,劫走被本官擒获下狱的主凶贺威。你说,他该不该受国法制裁?”

“住口!你……”

余大人哼了一声,又道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没规矩不能成方圆。人不是禽兽,岂能弱肉强食?每个人都成了禽兽,这是什么世界?本官吃朝廷俸禄忠君爱民大节无亏,俯仰之间,可质天地鬼神,要本官的心,本官的心无疵无暇,在你们这些无法无天卑贼无耻的禽兽面前,你们可以拿去,不要为难那些为道义不顾生死,保护本官赴任的义士们。本官踉你去,死有重于泰山,轻于鸿毛,本官为国尽忠而死,抛头颅洒热血死得心安。最后,我问你,你敢当天下英雄之面,承认你是个卑鄙恶毒的无耻小人么?”

金翅大鹏脸上一阵红,一阵白,厉声道:“住口!丁某顶天立地,是江湖上的英雄豪杰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余大人仰天狂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本官笑你鲜廉寡耻。”

“什么,你……”

“你,一个黑道无耻恶贼,雄霸一方,家财钜万,每一文钱皆是强劫豪夺而来,杀人越货满手血腥,这是英雄豪杰?这是顶天立地大丈夫?你如果真是英雄豪杰,该是行侠仗义,仗剑去暴除姦,要不就从军报国,至边关执干戈以卫社稷,方不负大好头颅。哼!与你这种无耻之徒说这种道理,等于是对牛弹琴。本官在暴力威胁下,为了免累无辜,任杀任剐决不皱眉,早晚你将法网难逃,杀官等于造反,等到那天大军云集,你将悔之晚矣!”余大人朗朗而言,从容举步向前走,神色庄严肃穆。步伐稳定,神目炯炯,不怒而威,令人不敢仰视。

金翅大鹏气为之夺,不敢正视,咬牙叫:“来人哪!把狗官带走。”

银汉孤星一声狂笑,说:“姓丁的,你还没问杜某是肯不肯呢。”

余大人苦笑道:“杜大侠,盛情心领,这件事祸患由下官而起,必须由下官……”

“余大人,你错了,你以为大人跟他们走,任由他们宰割。咱们这些随同大人前来的人,便可平安离开么?天下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走脱了一人,消息外泄,不但日后官府可能追究,天下的英雄豪杰岂肯袖手?如不斩尽杀绝,这些恶贼岂能安枕?”

“杜大侠……”

“大人真以为这恶贼说的是真心话,砦门口准备了两万金珠?在下派一个人去看看。”

赵子玉大笑道:“好,我去看看。姓丁的,咱们连轿夫算上,不计余大人的家小,共有二十人之多,离开的人,每人五百两银子,加上擒余大人的赏金一千两,与杜大哥的价值万金的金珠,该有两万一干两金银,请先领在下去看看,如何?”说完,缓步上前,又道:“这么多金银,挑也得十几个人,去抢嘛,三五年也积不了那么多。反正空口说白话……”

金翅大鹏突然前扑,猛扑余大人。

银汉孤星左手一扬,大喝道:“斗胆!躺!”

“砰!”金翅大鹏摔倒在地,被孤星镶击中双膝和右臂肘,怎能不倒?

银汉孤星一闪即至,一脚踏住大笑道:“擒贼擒王……”

话未完,对面碉楼中狂笑声震耳,出来五个人,其中一人赫然是金翅大鹏,与被击倒的金翅大鹏不但穿章全同,而且相貌与身材也完全相同。

他的笑声嘎然而止,愣住了。

金翅大鹏仍在笑,笑完说:“姓杜的,笑吧,最后笑的人,方是胜利者。可借你把丁某的唯一替身废了,今后丁某不易找到另一替身啦!这笔帐你得还。当然,如果你放弃保护狗官的愚蠢举动,又当别论。再就是在下的赏格,保证有效,丁某已派人去取金珠,两个时辰内当可取来,因此限期延长一个时辰。目下是巳牌正,未牌正诸位必须有所决定了。”

余大人突然向前急走,大声说:“本官也重申……”

赵子玉手疾眼快,一纵而上,一抬头点在余大人的睡穴上,挟起便走,笑道:“你这书呆子,好好睡一觉。”

对面的贼人,如飞向前抢。

两人火速急退,银汉孤星将假金翅大鹏向楼内一丢,抓起彤弓搭上箭,弦声狂鸣,连珠箭破空厉啸。

墙头上,撂下了八具尸体,其他的贼人潮水般退入碉楼去了。

赵子玉将余大人安顿在后房,出来说:“天磊兄,我得设法出去讨救兵,时限急迫,晚上恐怕守不住哪!”

“你不能冒险,且先看看情势再说,咱们必须以不变应万变,千万不可浮躁。”银汉孤星慎重地说。

不再有人出现,死一般的静。

余夫人偕同爱女小媛,含泪替受伤的铁臂金刚、游魂宋慎两人换葯,给九头鸟服葯喝水。

八名轿夫缩在壁角发抖,不住战栗面无人色。

没有人接近,大家倚壁歇息,气氛愈来愈紧张,不安的情绪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久久,狂鹰突然暴躁地向四眼灵宫叫:“不要死盯着我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四眼灵官撇撇嘴,冷冷地说:“你心虚了,是么?在下想,五百两银子虽少,命可是宝贵的。咱们这些人中,你老兄最靠不住。”

狂鹰愤怒地一蹦而起,伸手拔剑。

“坐下!”五绝刀大喝。

狂鹰咬牙切齿地坐下,向四眼灵官恨声说:“你他姐的四眼灵宫又是什么好东西?呸!”

白二姑伸手拉住往复走动的银汉孤星,笑道:“杜爷,你坐下歇歇吧!来,这儿干净。”

银汉孤星无可奈何地坐下,苦笑道:“生死关头,在下委实定不下心来。”

白二姑傍着他坐下,便近地附耳笑道:“杜爷,你真傻,你这种侠义襟怀英雄气概委实令人肃然起敬,但我认为你走可平安脱身。”

幽香扑鼻,耳鬓厮磨,但他却无动于衷,诧异地问:“白姑娘,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的艺业深不可测,任何人也拦不住你的。”

“在下不走。”

“余大人如果无法保全,你能替他殉葬不成?你不会的。杜爷,你得保护我啊。”她低声幽幽地说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如果你走,我要追随你突围,随你远走天涯海角,并肩行道江湖。”

他一怔,摇头道:“姑娘,你在向我示爱么?”

白二姐羞赧地低鬓羞笑,低柔地说:“美人爱英雄,你难道不是英雄么?杜爷,我并不丑,年已双十,行走江潮从未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,今天生死关头,我终于想了,我认为我已找到了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……”

“白姑娘……”

“杜爷是嫌贱妾貌丑么?”

“你给我走开!”清叱刺耳。

白二姑猛抬头,看到眼前站着怒容满面的赵子玉。她脸色一变,冷笑一声问:“小兄弟,你有何用意?”

“你离开杜大哥远些。”赵子玉沉声叫。

白二姑风目怒睁,冷笑道:“你怎么啦?哼!你给我走远些,少管本姑娘的闲事。你不要以为你生得俊,本姑娘对你客气。”

赵子玉也冷笑道:“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了不少绵绵情话……”

“嘻嘻!原来你在争风吃醋。算了吧,小兄弟,你固然人生得俊,很令人心醉,但你年龄太小,同时单薄得毫无男子汉气概,不必自作多情了……”

银汉孤星烦恼地说:“子玉,此时此地,哪来的闲工夫谈儿女私情?”

白二姑却媚笑道:“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,咱们恐怕只有一个半时辰的寿命,人生几何,此时此地正好及时行乐呢。杜爷,我们到楼下去谈,免得在此地让赵小兄弟看了妒火中烧难受,楼下没有人……”

“不要脸!”赵子玉怒骂。

白二姑却抱住了银汉孤星,往他怀中躲,急叫:“杜爷,你看他,他要……”

显然,她想挑起杜弘与赵子玉的妒火。但杜弘却不上当,挽起她站起笑道:“白姑娘,你少说两句好不好?本来这就是你的不是,沿途我冷眼旁观,你一直就在纠缠我这位小兄弟,爱情岂能儿戏?算了吧,求生第一,爱情暂且放在一边,日后再说好不好?”又向赵子玉笑道:“子玉,情字一字不宜勉强,日后愚兄保证替你物色一位……”

“你是说,你准备要这个贱女人?”子玉抢着问。

“哈哈!你明知愚兄绰号叫做孤星。”他笑答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千钧一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