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25章 枝节丛生

作者:云中岳

杜弘与海韵在舱顶交手,突如其来的昏眩感令他无法施展,挨了一剑向江心掉。

半昏迷中,他模糊地想:“完了,我中了花花太岁的迷香。”

水声震耳,他只感到身躯重重地抛入水中,呼吸一窒,便失去知觉。

不知经过多久,他终于苏醒。

灯光耀目,死一般的静。

他本能地一惊而起,挺起上身。

一阵彻骨奇痛袭来,他叫了一声,重行躺下了。

他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,处身在一间斗室中,是茅屋,家俱简陋.一根牛油烛火焰闪动。

肋下疼痛彻骨,痛得他冷汗直流。

身上换了灰直裰,肋下的伤是缠好了的。

他的叫声,惊醒了床用木凳上伏栏而睡的一位中年妇人,一蹦而起按住他急叫:“不可挣扎。糟!一定是创口崩裂了。”

他按住伤处,虚脱地问:“大嫂,这……这是何处?”

中年妇人避开话题,说:“当家的从江上救了你,好好定下心养伤。”

“这里是……”

一声豪笑,门推开了,耳中响起洪钟似的怪嗓音:“这里是大泊湖岳山,久违了,阁下。”

进来了五个人,为首的人年约半百,豹头环眼,虎目虬须,壮实如能,高大雄伟。

他冷笑一声:“姓庞的,在下终干落在你的手中了。”

姓庞的哈哈狂笑,笑完说:“对,我一笔勾销庞勇等到你了。”

“你投入紫袍神君手下,得了多少好处?”

一笔勾销怪眼一翻,叫道:“胡说,闭上你的臭嘴!”

他不在乎,冷笑道:“劫船时你为何不照面?哼!你该给在下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。”

“放你的狗屁!太爷一年来就没做过半笔买卖,谁劫了船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已昏睡了一天两夜,大概睡昏了头。”

“一天两夜?”

“太爷的人把你捞上来,你像一条死狗。”

“不是你与紫袍神君的人劫船?”

“见你的大头鬼,太爷岂是与那凶魔同流合污的人?不错,太爷是江洋大盗,但要钱不要命,不劫孤寡,不伤妇孺,不劫清官,而紫袍神君那******却是鸡犬不留,杀人无数,财色其次,你以为太爷是这种人?”

“你不是自辩吧?你不是这种人么?”

“放屁!太爷为何要自辩?你已是太爷砧板上的一块肉,切割由我,红烧清炖由我作主,用得着辩?”

“江上劫船的事……”

“太爷已经享了一年福,含饴弄孙不问外事,只知前天江上有一场好杀,沉了一条船,死了不少人,其他一概不知。你就是那条倒霉船上的人?”

杜弘只觉心向下沉,一阵惨然,说:“数十条人命,葬送在那老魔之手,他……他太残忍了。”

“是紫袍神君下的手?”一笔勾销问。

“他在你的江面作案,你不知道?”

“我说过,太爷已一年不问外事了。”

“你跳在大江里也洗不清嫌疑。”

“浊者自浊,清者自清,太爷怕什么?”

“我会查出来的。”他悻悻地说。

“那是你的事,太爷才懒得管这些闲帐。我问你,你没忘了咱们之间的过节吧?”

“不错,咱们之间,还有三年前一笔帐未算。”

“那次你拆了太爷一笔买卖。”

“打了你三拳,踢了你两脚。”

“太爷也给了你三掌,你没占多少便宜。”

“在下落在你手上,你的机会来了。”

“大丈夫恩怨分明。”

“理该如此。”

“等你的伤复原之后,太爷与你公平地结算。”

“你倒是很讲道义呢。”

“这点太爷敢说足以自豪。”

“哼!你是不是另有阴谋?”

“放屁!”

“你不怕在下伤好之后,又栽在社某手中?”

“你少臭美,三年来太爷并未闲着。”

“别忘了,在下比你年轻。”

“你也别忘了,姜是老的辣。你好好养伤,等你能动手时,便知道谁死谁活了。哦!有件事必须告诉你,附近戒备森严,千万不要妄动逃走的念头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在狂笑声中,一笔勾销带着同伴走了。

杜弘颇感困惑,自语道:“这恶贼真是个奇人,他为何愚蠢得冒此不必要之险?晤!我得提防他别有用心,小心他的阴谋诡计。”

十天过去了,一无动静,医疗与饮食,皆受到极佳的照顾。十天中,一笔勾销绝迹不来。

三年前,江南绿林道四霸天之一的一笔勾销,带了八名大盗在杭州附近作案,碰上杜弘插手管事,双方一言不合,大打出手。那时,杜弘在江湖道上算是后生晚辈,还不配叫字号,但却击败了一笔勾销,把一笔勾销赶出浙江。

一笔勾销在大泊湖岳山安窑立寨,但从不在附近百里内作案,名号响亮,名列四霸天之一,竟然败在一个后生小子手中,自然感到不甘,闭门苦练乃是意料中事。

杜弘这三年也下过苦功,但这次身在贼巢,要说心中毫无怯念,乃是欺人之谈。

十天中一笔勾销不曾露面,反而更令他不安,谁知道一笔勾销准备如何摆布他?如此优待有何用意?不由他不耽心。

这天,他出外四处走走,深感诧异,怎么不见有人把守?附近连一个年轻力壮的人也没有。

这是山南麓的一座小荒村,山四面临水,与其说是山,不如说是岛来得恰当些。

大泊湖长有二十余里,宽仅五六里,并不比大江宽阔。

荒村仅十余户入家,全是茅屋,哪像是江洋大盗的垛子窑?附近只看到一些老少妇孺活动,人都到哪儿去了?

他心中犯疑,百思莫解。

他如果想走,可说不费吹灰之力,码头上泊有五艘小舟,只须在一艘驶出便平安大吉了;他的水性和操舟术颇为高明。

“这可能是陷阱。”他想。

他的猜想不无道理,一笔勾销必定毫无取胜的把握,因此故意纵走他,以借口群起而攻。

他不准备贻人口实,泰然返回小茅屋。

中年妇人送来了午膳,他向对方说:“大嫂,在下要见见一笔勾销。”

中年妇人简捷地说:“你不能见咱们当家的。”

“为何?”他问。

“你的伤尚未复原。”

“正相反,在下已经痊愈。这十天来,多谢大嫂照顾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“小意思,不足言谢。”

“请转告贵当家,在下明日午间,与他结算三年前的旧债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在下不能久耽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明午,在下……”

“你不能等?”

“不能等。”

中年妇人冷冷一笑说:“不能等,你可以走。”

“我可以走?”他讶然问。

“是的,你可以走。”中年妇人肯定地说。

“可是,在下与贵当家的债……”

“敝当家已有言交代,帐留请日后结算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你要走,晚上我把你的行囊送来。”中年妇人自顾自地说。

“有何用意,大嫂何不明告?”

中年妇人冷然注视着他问:“你要知道?”

他也神色凛然地沉声道:“不错。”

中年妇人吁出一口长气说:“敞当家不在家。”

他嘿嘿冷笑问:“出外作案去了?”

中年妇人冷冷地说:“敝当家已经洗手了。”

他冷然逼现着对方,久久方说:“很难令在下相信,他想永远留住在下么?”

“敞当家不知你复原得这么快,如在正常情形下,你这种伤及内腑的伤势,一个月也休想痊愈。”中年妇人沉静地说。

“他想去找人来对付在下?”

“废话!敝当家自己的事,从不假手于人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你如果肯等一月,或者敞当家全身而返,保证你不会失望。”

他一惊.追问道:“全身而返,是何用意?”

“你要知道?”

“在下愿闻其详。”

中年妇人又吁出一口长气,心情沉重地说:“为了江上劫船的事,敝当家接到了紫金凤凰令。”

“紫金凤凰令?劫船的人是紫金凤而不是紫袍神君?”他骇然惊问。

紫金凤,那是江湖上极为神奇的一个女人,亦正亦邪,亦侠亦盗,名号于五年前方在江湖出现,玉制的紫金凤凰令所至。天下的江湖道朋友胆战心惊。但这女人的庐山真面目,世间知者屈指可数。至于她姓甚名谁,出身来历如何,同样是谜。

中年女人摇摇头,苦笑道:“谁知道呢?要等敝当家返回方知真相;假使敝当家能回来的话,那就证明紫金凤并不如传说中那么可怕。”

“如果贵当家不能回来……”

“你的债可以不要还了。”

“紫金凤凰令上怎样说?”

“附柬上说,要敝当家至潜山待罪。”

“贵当家既然不管外事,任令对方在垛子窑附近劫船,也有罪?”

“谁知道那鬼女人如何想法?”

杜弘似有所悟地说:“紫袍神君,紫金凤。是了,他们是一家人。哼!他们这样做,未免欺人太甚。”

“这年头,谁的武艺高强,谁就有权欺人。”中年女人悻悻地说。

“贵当家动身多久了?”

“五天了。”

“大嫂,请替在下抬掇行装,在下立即动身。”他慨然地说。

“你要走?”

“是的,到潜山。”

中年女人脸一沉,冷笑道:“阁下,你要落井下石?”

“废话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在下要前往助贵当家一臂之力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你不需……”

“贵当家救了在下,在下也希望能投桃报李。”

“我不相信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大丈夫恩怨分明,我不希望老欠他一份人情债。同时,那次劫船事件发生,在下还有两位朋友在船上,在下要向紫袍神君索回这笔血债。”

“潜山隐了不少世外高人,你想独自前往冒险?”

“在下去定了,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。大嫂,请立即替在下收拾行装。”

“你……你在自找麻烦……”

“人活在世间,哪还没有麻烦?”他泰然地说。

“好吧,你如果坚持要去……”

“不错,在下坚持要去。”

“我替你准备一艘快船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皖、潜、太湖三条河水汇合的下游,称为长河,也叫皖河,从皖口入江。

快船可直放潜山县,易小舟上航,走皖水可到龙潭,走潜水则可到罗源涧,两者皆在天堂山,也是两河的源头。

第三天,船抵达石牌,这是与大湖河汇合处。

快船共有四名健壮的船夫,从皖口至石牌七十里水程,大半天便到了。

已经是未牌时分,为首的船夫向杜弘说:“杜爷,往下走滩险水急,不如在此停泊一宿,明早开船一天可到潜山城。”

“往下走,愈快愈好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天黑以前,可到何处?”

“可到半壁弯,但那儿不宜泊舟,无村无店,水中常有妖异,经常有船无缘无故失踪。”

另一名船夫也说:“杜爷,附近只有石牌镇可以泊船,在野处泊舟十分危险。”

他不再坚持,点头道:“好吧,就在此地泊舟。”

石牌镇也叫石牌口,也称石牌市,是附近最大的市集,路通五县,市面颇为繁荣。镇在河南岸,分为上下两市集,下集有码头,也是石牌河泊所的所在地。

不是货船,河泊所的官兵仍然要登船查验,经过一连串的查问,船总算合法地取得泊舟的许可。

杜弘不想露面,坐在舟中养神,突听到船夫大叫:“向左靠,不然要碰上了……”

“砰”一声大震,船一阵摇晃,撞上了。

外面,船夫在怪叫:“好小子,你们到底会不会掌船?”

“啪”一声脆响,是耳光声,对方揍人的大汉怒叱:“闭上你的臭嘴!一耳光教训你该怎样知道规矩?”

接着,本船的几个船夫怒吼:“反了,理亏还要打人?拼了。”

杜弘坐不住,钻出舱急叫:“住手!有话好说。”

为首的船夫捣着左额,愤怒地叫着道:“杜爷,你看这些人讲不讲理?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枝节丛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