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26章 林中琴声

作者:云中岳

杜弘久走江湖,见多识广,对那些魔道中颇有威望的元老名宿相当熟悉,对他们的性格也摸得相当透彻。大多数的人,求名之心比求利更切更重视,因此略施小计,便促成摄魂魔君与万载玄冰火拼,他却混水摸鱼,乘机把摄魂魔君父女的金银攫为己有,临行并顺手牵羊,带走了提魂魔君的长剑。

他知道这样做犯了大忌,但他不怕,理直气壮,何所惧哉?以牙还牙,他应该给老魔一次狠教训的。

当晚,他在江边的荒野露宿。船没有了,他只好倚仗两条腿赶路。

午间穿越潜山县城,问清路途,立即奔向皖山。

皖山周围二百余里,有数十座峰岭崖洞,最著名的三座山,东是天柱山,北是潜山,南是皖山。天柱山也叫雪山,玄门弟子称之为司元洞府。整座皖山是玄门弟子的第十四洞,名叫天柱司元之天,共有峰二十七、岭八、崖五、岩十二、原四、洞十、台四、池三。据说,戏弄曹操的左慈,曾在潜山炼丹,至今尚有左慈炼丹房遗迹,因此玄门弟子将其列入第十四洞天,也说明这里必定风景清幽旖丽,适于隐世潜修。

进入山区,入烟渐少,山深林茂,要想找人打听消息并非易事。

当晚,他在山下的一家农舍中借宿。主人是个与世无争的朴实老农,一问三不知,只知山区中确有些稀奇古怪的人出没,当地的山民从不过问外人的事。

次日一早,他决定四出搜寻,穿了一袭青紧身,外穿长袍。佩剑挂囊,带了干粮,泰然取道入山。

紫金凤既然约一笔勾销到潜山,那么,他必须到潜山去找,第一站他要到左慈炼丹房。

循老农指示的小径,他泰然赶路。绕过一座山峰,山径蜿蜒上升,路径窄小,野草设胫,所经处全是参天古林,飞禽走兽见人不惊,可知这一带甚少有人走动,而且无人在这一带狩猎。

进入一座松林突听到右侧传来了奇异的琴音。他心中一动,闪在树下全神倾听。

“怪!我分明听到了琴声。”他剑眉深领地自语。哪有什么琴声?山风掠过松林,阵阵松涛震耳,按理他不可能听到琴音。

久久,他只好死心,继续赶路。

怪事,刚走了十余步,又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奇异琴音,在松涛怒号声中,依然分辩得出那是隐隐的弦声,他甚至可以听出那是以滚拂手法拨出的一阵扣人心弦的音符;他对音乐不是外行;他逝世了的爱侣更是其中佼佼。

可是,当他驻足谛听时,琴声却又神秘地消失了,除了澎湃的松涛声之外,毫无异样。

他大感困惑,忖道:“这附近定然隐有一位琴艺高超的世外高人,琴音居然能在势如万马奔腾的松涛声中传入,委实不等闲哩!”

他不再理会,重新上路。

此后。不再听到琴声,他也懒得去留心了。

转过一座山脚,身后突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他本能地扭头回顾,看到一个穿灰直掇的中年村夫,左胁下挟了一头活的小鹿,右手点着一根山藤杖,正兴冲冲地快步跟来。

他经验丰富,只扫了对方一眼,便看出对方与众不同,流露在外的气概,决不是一个平凡的村夫。

他暗中留了神,仍然沉着地赶路。

村夫片刻即到了身后,敞声笑道:“呵呵!阁下定然是山外人。”

他淡淡一笑,转首问:“你老兄难道是上生土长的山里人?”

“虽不是土生土长,但家在山中,便是山里人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“阁下来游山的?”

“不,来找人。”

“找人?兄弟可以算是地头蛇,你如果问我,我会指示你一条明路。”

他心中一动,笑道:“那就有劳尊驾了,在下打听一个人。”

“呵呵!你算是问对人了,但不知要打听的人是谁?”中年人陪着他并肩而行,一面爽朗地笑着说。

他扭头瞥了对方一眼说:“在下姓杜,名磊,请教阁下贵……”

“在下姓罗,名方。”

“杜某要打听的人,罗兄必定认识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这人是……”

“紫金凤,不要说你不知道。”

罗方一怔,脸色一变道:“你找她,对你并无好处。”

“阁下只消指引在下去找,是否有好处,且让在下来耽心。”

“你真要找她?”

“你知道在下的意思。”

“好吧,我告诉你。”

“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“转过前面的山岩,路一分为二。”

“左?右?”

“右至左慈炼丹房。”

“左面可以找到紫金凤?”

“对,山行四五里,小径通向一座山谷,谷名凤凰谷,那座山岩尖端的小竹屋,就是紫金凤的香巢。”

“谢谢指引。”

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。”

杜弘脚下一紧,罗方又叫:“如果我是你,不去也罢。”

他倏然转身,冷笑道:“如果在下坚持要去呢?”

罗方也冷笑一声道:“在下替你通知亲友,你可以及时交待后事。”

他虎目生光,哼了一声说:“尊驾早些通知紫金凤,杜某既然来了,决不会身入宝山空手归,再见。”说完,大踏步走了。步伐坚定,充满了信心。

罗方注视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,自语道:“好一个不知死活的狂小子,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说完,丢下小鹿往回走,走了百十步,路旁草丛中窜出一个青衣大汉,沉声道:“罗方,你做的好事。”

“咦!巴兄,在下做的什么好事?”

“你放人进去了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好大的胆子,忘了长上的吩咐。”

罗方淡淡一笑说:“长上说阻止紫金凤的朋友入谷。”

“你是明知故犯了。”巴兄阴森森地说。

“但长上并未吩咐阻止紫金凤的仇人入谷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那狂小子是向紫金凤寻仇的人,单人独剑竟然敢向鬼门关里闯。”

“你相信他的话了?”

“凭在下数十年的江湖经验,决不会走眼。”

巴兄冷冷一笑,悻悻地说:“但愿你不会走眼,不然有你受的了。”

“不劳阁下耽心,罗某担当得起。”罗方也冷冷地说,神色颇为冷峻。

巴兄嘿嘿笑,说:“当然,目下这一带由你负责,你当然得担当。等长上到来之后,便知你是否担当得起了。”

“看样子,你老兄必定是妒嫉在下独当一面,因此心中不满……”

“你少臭美,巴某的地位并不比你低……”

“但这一面长上却交给罗某负责。”

“巴某却是负责监视你的人。”

蓦地右面三二十步外,传来了银铃似的轻笑。

两人一怔,两面一分全神戒备。

是三位美丽动人的少女,中间那位少女穿的是水湖绿素绢衫裙,一头美好的青丝被散着,长及腰下,有一双钻石般灿烂的明眸,美得令人屏息,流露在外的高贵风华,令人不敢逼视。

两侧,是穿了黛绿衣裙侍女打扮的两位少女,各佩了一把长剑,同样的年轻貌美,明艳照人。

左首那位侍女,捧着一具古色古香的瑶琴。另一名待女则挟着琴匣,盯着下面的两个豪客不住娇笑。

罗方脸色一变,向巴兄问:“这一带是你的潜伏处,附近为何有陌生人逗留?”

巴兄也是满脸迷惑,说:“怪事,这附近不可能有陌生人逗留,怎又钻出来三个女的?”

“她们总不会是狐仙。”罗方冷冷地说。

巴兄一急,发出三声短啸。

挟琴匣的侍女笑道:“不用呼叫你们的同伴了,他们都进了枉死城,在阴曹地府等候你们呢。”

罗方举步逼进,沉声问:“你们是谁?”

“你以为我们是谁?”侍女反问。

“你们是紫金凤的人?”

“你是紫袍神君的头领吧?”传女仍然反问。

“你知道在下的来历……”

“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?”

罗方已接近至文内,突然从抽底飞出一支袖箭,射向中间的少女,同时右手从怀中拔出一把匕首,闪电似的递出,人如怒豹上扑。

巴兄也不甘人后,拔剑扑上叫:“留一个花姑娘给我快活。”

他们快,侍女更快,将琴向中间少女的面前一递,少女的左手伸出.纤纤玉指扣上了琴弦。

高亢尖锐的两声音符乍起,奇迹出现了。

挟琴匣的侍女手一伸,食中两指责准地挟住了飞来的袖箭。

罗方只感到脑门一震,天灵盖似要炸裂,一阵痛楚,一阵昏眩,冲势倏止,大叫一声,丢掉匕首双手掩住双耳,砰然倒地。

巴兄更糟,摔倒在山坡上向下滚。

“走!”中间的少女挥袖叫。

三人往丛林中一钻,消失在密林深处。

杜弘赶到三岔路口,不假思索地奔向凤凰谷。前面山势渐升,已可看到四五里外的山谷谷口。

远远地,看到路中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灰发老人,膝上搁了一根竹杖,闭目而坐像是睡着了。

他油然兴起戒心,沉着地接近了老人。老人端坐不动,呼吸像是停止了,有如老僧人定,浑忘身外物。

他在八尺外止步,仔细打量这位坐在路中的怪老人。久久,一无动静。

“定然是拦路的。”他想。

他认为紫金凤是紫袍神君的党羽,当然不许可他直捣凤凰谷深入赋巢,派人阻拦乃是意料中事。但在与紫金风面面相对一拼之前,他必须保持旺盛的精力,尽量避免贼爪牙们消耗他的真力探他的底。

他决定绕过去,看对方下一步有何反应。

及发老人寂然不动,似乎并不知有人接近。

他向右绕走,沉着地现变。

灰发老人果然有所反应了,以原坐式侧飘丈余,拦住他的去向,仍然不曾睁目,坐式丝毫未变。

他身形一晃,左射丈余。

灰发老人如影附形,仍然以原式拦住去路。

他心中冷笑,突然向右再闪。身形一动,及发老人已同时急飘。

他哼了一声,闪势倏止,向前飞跃,从上方纵越。

灰发老人发觉上当,不再沉默,大袖一拂,罡风似殷雷,如山暗劲随袖而出,袭向纵出的杜弘,眼一睁,锐利的眼神,像射出了无数可怕的利镞。

人防虎虎亦防人,杜弘双手一振,上升的身形再向上提升,双足乱点,像是使用轻功提纵术中最难练的绝学梯云纵。

老人一袖落空,被他从袖风的上方一跃而过,远出两丈外去了。

“咦!”灰发老人颇感意外地叫。

他飘落实地,转身冷笑道:“阁下好高明的拂云袖,可惜仍欠火候。”说完,扭头便走。

“站住!”灰发老人沉叱。

他脚下加了八成劲,身形疾射,宛如劲矢离弦,同时高叫:“在下不必听你的。”

灰发老人大怒,起步狂追。

前面红影入目,一个披了袈裟的矮和尚从路旁的树林中跃出,弹杖一点,狂笑道:“留步,施主。”

他倏然止步,沉声道:“和尚,有何见教?”

“施主至凤凰谷寻仇?”矮和尚问。

“正是此意。”

“贫僧请施主回头,回头是岸。”

“如果在下拒绝……”

“施主不会拒绝的,贫僧……”

“你矮狂僧要打发在下回头么?”

“施主既然知道贫僧的名号,矮狂憎的名头,难道打发不了施主?”

“在下并不是容易被名头威望所能唬走的人。”

灰发老人堵住了退路,冷冷地说:“老夫天风客的名号,并不是用来唬人的。”

“唬也不管用。两位前辈皆是江湖道上,早年侠名四播的元老名宿,想不到竟然不保晚节……”

“住口!”矮狂僧怒叫。

“你不要倚老卖老,闪开!”他豪气干云地叫。

天风客毫不激动地说:“咱们隐居潜山不问外事,但也不许外人前来打扰咱们的清静,也不许外人打扰邻居的安宁。小友,你还是出山去吧。”

杜弘冷哼一声道:“好一个不问外事的老前辈,却是妖女紫金凤的看门狗……”

这句话说得太毒太难听,矮狂僧无名火起,大喝一声,横杖挡住去路,叫道:“退回去!阿弥陀佛!贫道不愿开杀戒,但施主如果要硬闯,休怪贫僧破戒了。”

“在下必须要硬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 林中琴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