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28章 星凤鏖战

作者:云中岳

他忘情地亲了婉君的额角,不久,婉君在他怀中沉沉睡去。

两人相拥而眠,时光在飞逝。

一阵飞禽的惊噪声,使杜弘一惊而醒。

糟!他陷入重围。十六名中年人,十六支长剑,像是一座待机下压的剑山,虚悬在他的身躯上空。十六只怪眼,阴森森地盯视着他,像是一群贪婪的饿狼,注视着他这条小羔羊。

“不许动,阁下。”一名中年人说,剑尖悬在他的咽喉上方。

他心中骇然,但仍然徐徐放松怀中仍在沉睡的匡婉君,沉着地问:“你们是谁?有何指教?”

匡婉君终于惊醒,大叫一声脸色泛灰。

“不要怕,婉君姑娘。”他轻拍着婉君的肩背说。

中年人冷冷一笑,说:“你们这对野鸳鸯,好梦该醒了。哼!好梦由来最易醒的。”

他勃然大怒,挺身慾起。

剑尖抵住了他的咽喉,中年人狞笑道:“阁下,安静些。”

接着,俯身左掌疾挥,“劈啪”两声,给了他两记阴阳耳光,又道:“你如果活得不耐烦,我这就给你一剑穿喉。情场得意,要付出代价的,在下真想早些送你去见阎王,你要是再敢发横撒野,大爷必定杀你。”

说完,举手一挥。

上来了两个人,取去他两人的剑和匕首以及百宝囊,有人叫:“把双手乖乖地伸出来,快!”

牛筋索捆住了他的双手,再加上一条铁链,他成了待决之囚。脚上又加上只能迈出半步的链子与牛筋索,走路也感困难。

匡姑娘不加反抗,因此受到优待,只反绑了双手,末加铁链。

“你们是凤凰谷的人?”他愤然问。

“啪啪!”又是两耳光,为首的中年人凶狠地叫吼:“闭上你的臭嘴!不问你就不许你吐出半个字。不然,太爷先敲掉你两颗狗牙,不信你试试?”

好汉不吃眼前亏,在情势未明朗之前,他见机地闭上嘴,不作无谓的反抗。

“押走!”中年人挥手叫。

东方天际已现鱼肚白,但林下仍然黑暗。一阵急走,到了一处山林坡下。

中年人举手一挥,有六名大汉四面一分,远出五十步外担任警哨。

两人被捆在树干上,插翅难飞。包括为首的中年人在内,全向东面眺望,似有所待。

“看见后面那座鞍形山峰吗?”

“哦!怎么我们昨晚离开凤凰谷那么远?”匡婉君大表意外地说。

“昨晚咱们被人愚弄了,诱离凤凰谷二十里以上。等会儿得设法引开他们,我要设法松绑。”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中年人突然回头,叱道:“闭嘴!想死么?”

“啪啪!”杜弘又挨了两耳光。

杜弘心中暗暗叫苦,向匡婉君低声问:“你认识这些人么?”

匡婉君不住发抖,摇头道:“我一个人也不认识,我很少在江湖走动。”

“他们不像是凤凰谷的人。”

“这里好像不是凤凰谷呢。”

杜弘深深吸入一口气,咬牙道:“在下如果能脱身,阁下将永远后悔。”

中年人狠狠地连抽他四耳光,厉声道:“后悔的将是你,你永远没有脱身的机会了。”

远处出现了八个人影,其中一人赫然是万载玄冰万谋。看八人的排行,万载玄冰的地位并不太高,位列第五。领先的人是个穿了短打扮,挟了一根龙首杖的老太婆,有一双锐利阴森的怪眼,高颧骨,大嘴巴,不像是女人,倒像是个屠夫,腰带上带着的短刀,鞘把皆镶了光闪闪的宝石。

中年人上前相迎,含笑行礼道:“上禀主母,果然将人捉来了。”

老女人笑问:“没交手?”

“没有。幸而昨晚便落在咱们的眼线监视下,属下整整花了一个时辰,逐寸接近,方未将他们惊醒。”

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“属下理当尽责,幸不辱命。”

八人走近,万载玄冰讶然道:“果然是这小子,怪的是摄魂魔君的女儿,怎么真的被他勾引上手了?”

老女人大为不耐,挥手道:“万谋,走开,私人过节,这不许提及。”

“是。”万载玄冰恭顺地说,退至一旁冷眼旁观。

老女人转向杜弘,点头:“人才仪表,名不虚传。你是银汉孤星杜弘?”

杜弘冷冷地反问:“你认识在下么?”

龙首杖一闪,“噗”一声劈在他的左颈根上,真力直撼全身,力道甚猛。

“你得乖乖据实回答,老身不许可任何人在我面前撒野抗命。”老女人声色俱厉地说。

“在下认了。”他咬牙说。

“噗噗!”老女人凶狠地用杖头在他腰肋上撞了两记重的,撞得他五内翻腾,痛得直冒冷汗。

“这次教训,你该学乖了。”老女人阴笑说。

他横了心,冷笑道:“如果在下所料不差,你并不愿将在下立即置于死地,是么?”

老女人的枝举起了,但一阵迟疑,放下杖朗笑道:“不错,你很精明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你有何所求?”

“你是向凤凰谷问罪而来的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老身也是前来毁灭凤凰谷的人。”

“在下不敢置信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,老身要求你合作。”

“合作?”

“是的,合作,随老身杀入谷内,鸡犬不留。”

“你与凤凰谷有何深仇大很?”

“这不用你管,只问你肯是不肯。这几天中,老身带来的人死了不少,始终未能越雷池一步,因此要借重你打头阵。”

“如果在下拒绝……”

“你不会拒绝的,老身有此自信。当然,老身不是小气的人,给你两条路走,一是生一是死。”

“说得很中听,两条路,果然不小气。”

“生,是你当天发誓与老身合作。死,老身派人把你活埋在此地。”

“你信鬼神?信任江湖人的誓?”

“对于你,老身敢于相信。”

“你像是早已知道在下的底细呢。”

“当然。如果不是为了你,老身也不会前来凤凰谷。”老女人狞笑着说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不许多问。”老女人沉叱。

“至少,你该告诉在下你们的底细……”

“说不许向就不许问,你想要皮肉受苦?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准备香案。”他大声说。

老女人一怔,说:“哪来的香案?跪地歃血发誓便可。”

“有香案方可表示慎重,折枝为香,扫叶为箔,方便得很。”他煞有介事地说。

“好,依你。”老女人说,举手一挥。

过来两名中年人,八剑八方戒备。两个人替他解绑,但脚链未除。

他略为活动手脚,卷起左衣袖,泰然在香烛前跪下,慢腾腾地上香。其实,他在暗暗行功。

他伸出右手,叫道:“刀!”

老女人认为在八剑围指下,再有自己的盘龙杖在旁,谅他也插翅难飞,将短刀丢下说:“点血便可,不可伤得太深,你还得与紫金凤生死相决。”

他将刀锋在左臂上磨了两下,望天说道:“过往神灵明鉴,弟子社弘,誓不在暴力下低头任人宰割,呔!”

刀光一闪,人化狂风,猛扑老女人。

老女人反应奇快,盘龙杖急挡,人向侧飞,远出丈外大喝道:“给他一剑。”

杜弘由于双腿被铁链与牛筋索所限制,举动欠灵活,一扑落空,知道要糟,无法追击了。

八剑急聚,生死须突。

他向前仆倒,奋身急滚,大喝一声,左手打出了三枚孤星镖,临危拼命,下手绝情,同时挥刀进击。

仆倒时已避开前面的一剑,滚动间短刀一挥,架住了侧方的一剑,急滚而入,短刀乘势反抽。

侧方的第二把剑,刺中他的右大腿外侧,急滑而过,剑锋划开一条不算深的血缝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号刺耳。

“砰噗噗……”有人接二连三倒下了。

他脱出重围,一跃而起,跃得太急,几乎被铁链绊倒,但他终于站稳了。

倒了四个人,叫号声与呻吟声惊心动魄。

另八名大汉,急速向内填补空隙,另七人占住外围。

十九比一。不,二十比一,还有一个老女人。

血,湿透了裤管。

他像一头受伤的怒豹,大吼道:“已经有四个人垫棺材背了,最少还有四个人也要跟着见阎王,上吧,在下还有四枚孤星镖。”

老女人未料到他仍然如此骠悍,骇然叫:“暂勿进击,退!”

一名大汉说:“主母,咱们用暗器杀他。”

“要活的!”老女人叫,奔向捆在树上的匡婉君,杖头顶住了匡姑娘的咽喉,大喝道:“杜小辈,丢刀投降,不然老身先杀了你的女人。”

他暗暗叫苦,厉叫道:“匡姑娘与在下无关,她也是要到凤凰谷的人,她的死活与在下毫无……”

“哼!杀了她再杀你,能说与你无关?”

“你们不一定能杀我,在下仍可一拼。”

“好,老身先敲破这丫头的脑袋。”

老女人举杖便砸,匡婉君惊骇地叫:“杜弘兄,救……救我……”

“住手!”他沉喝。

老女人的杖头。搭在脸无人色的匡婉君脑袋上,冷笑道:“你们如不想做同命鸳鸯,乖乖丢刀投降。”

杜弘的心中天人交战,最后丢下刀切齿道:“罢了,依你。”

老女人举手一挥,十二把剑向前合围,剑尖徐聚。

“丢下手中的孤星镖。”一名大汉叫。

他只好遵命,人在矮檐下,怎能不低头?

“先刺断他的左臂!”老女人厉叫。

一名大汉的剑尖,指向他的左肘弯。

“这次真完了。”他惨然地想。

蓦地,南面突传来直震耳膜的叫声:“住手!”

接着,响起一阵如珠走玉盘的散碎琴声。

到尖停在他的肘弯上,力道似已消失。

除了远在三丈外的老女人外,其他十二名大汉全都呆在原地,如醉如痴,像是一群梦游的人。

“咦!”老女人变色叫。

南面林缘,穿素绢衫的少女席地盘膝庄容端坐,膝上放置着瑶琴,委地长发整齐地被在两侧,钻石明眸注视着斗场,纤纤十指却灵巧地弹奏出一串动人心魄的美妙音符。

两侍女站在她身后。刚才发声喝止的人,正是那位捧着琴匣的侍女。

相距在三十步外,琴声却令十九名高手中魔。

杜弘并未中魔,先前感到心神涣散,有点迷迷糊糊,总算定力不差,立即警觉地收敛心神,悄然向外退。

老女人也不受琴音控制,但脸色苍白,以手掩耳,运功抗拒琴音的袭击,徐徐向外退,大叫道:“你为何要管这档事?住手!”

杜弘伸手摘下一名大汉的锁匙,向匡姑娘退。

琴声未止,轻柔的旋律充塞在天宇下。

老女人渐退渐快,似已难以禁受琴音的袭击。

十九名大汉,仍然在发呆。

杜弘到了树下,先解了自己双脚的铁链与牛筋索,再替匡婉君解绑。

匡婉君像个白痴,双目无神向前瞪视,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毫无反应。

他抱起匡婉君,大叫道:“谢谢你,抚琴的姑娘,容图后报。”

声落,他扭头飞奔。

侍女低声道:“小姐,琴音制不住他,他已经走了。”

小姐轻盈地站起,琴音倏寂。她将琴递给诗女说:“追上他,看他怎办。这人好愚蠢,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,竟然肯以自己的生命作孤注一掷。”

侍女笑道:“小姐,也许人家真是一双爱侣呢。”

“油嘴!昨晚他两人一直未脱出我们的监视下,他们之间的对话你又不是没听清。”小姐笑嗔着说。

老女人已经不见了,就在琴声倏止的瞬间,向林木深处一窜,兔子般逃掉了。

直至三女的身影消失,十九名大汉方如大梦初醒般恢复神智。

杜弘远出两里外,匡婉君早已清醒,但却闭上了凤目装睡,不知她有何居心?

她睑上的如痴如醉神色,与粉颈的羞红,泄露了内心的秘密。

杜弘终于缓下脚步,低头一看,先是一怔,然后恍然大悟,突然将她放下,笑骂道:“小妖怪!你倒会享福,乖乖地自己走吧。”

她双颗红似一树石榴花,浅浅施礼笑道:“谢谢你,杜大哥。”

“你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星凤鏖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