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03章 相残绝谷

作者:云中岳

不知过了多久,神智逐渐恢复。

“当当当……”钟声入耳,他一惊而醒。

当他看清处境时、不由大骇。

他躺在斗室中的麦秸上,身上只有亵衣裤,所有的衣物一空,连靴子也不见了,光着脚丫子狼狈已极。

有门,有小窗。他拉开门一看,怔住了。

这是一排鸿先似的房间,有人与他一般,惶乱地在走廊上乱跑。

右首不远奔来一个高大的人影,是傻大汉恨地无环,抓住一根门柱,莽牛般冲来,想叫道:“狗娘养的,谁这样缺德摆布大爷?打他娘的个落花流水,拆了这龟窝。”

另一端,是光着身子的断魂刀,也站在房门口叫:“王八蛋龟孙子,滚两个人来说明白。”

每一间房有一个人,总数有二十二人之多。有些为了颜面攸关,不敢出来走动,只在房内破口大骂。

有人开始拆门毁壁,其声隆然。

他拦住了根地无环,叫道:“不要闹了,咱们都着了道儿,出去看看。”

从廊端的大门奔出,他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这是双峰夹峙的山脚,前面是蜿蜒东行的谷道,谷中浓林参天,乱石错落。西端,是直上六七丈的峻峭山嘴,上面一字排开三十余名面带黑巾,掩了口鼻的男女,居高临下不住怪笑。刀剑如林,像是列阵。

南总管未带蒙面巾,坐在一张大环椅上。

廊屋的下端,也有一栋廊屋,门内有女人的身影隐约可见,大概也穿的是亵衣,见不得人不敢外出。

恨地无环一声怪叫,吼道:“狗娘养的!原来是你王八蛋捣鬼。”

咒骂中,向峭壁上急冲。

上面一声长笑,滚下了五六块磨盘大的巨石,以雷霆万钧之威向下砸

恨地无环扭头便跑,仍不住咒骂不休。

钟声再响,南总管仰天狂笑,大声说:“在下代表本堡堡主,向诸位致意。一承蒙诸位不远千里光临敝堡。感激不尽。”

恨地无环怒吼道:“狗娘养的,你要说就快说吧!”

“哈哈,根地无环,你不是已荣任本堡的教头,得了本堡一次奉上的三年敬师金两千四百两么?”

“银子呢?大爷连裤子都给你们剥走了。”

“哈哈!你请稍安毋躁。”

杜弘哼了一声,也高叫道:“南总管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哈哈!银汉孤星,你不是已经报了叶郎中之仇么?心愿已偿,你还发什么牢騒?”

杜弘迷迷糊糊,对刚才报仇的事,已经没有多少印象,但又未能完全忘怀,是耶非耶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。

南总管离座而起,双手叉腰,威风凛凛地俯视着下面的人,久久方说:“诸位皆是本堡的佳宾,也是天下武林道中的高手健者,诸位已经心里明白,不必在下多加解释。”

“你到底有何用意?开门见山,一针见血,不必卖弄口舌之能。”有人怒叫。

南总管轻咳了两声说:“好,在下长话短说。敝堡主有一位世仇大敌,其人不但艺业高强,修为已臻超凡入圣境界,敝堡主不是那人的敌手,报仇无望。但仇不能不报,敝堡主必须全力以赴,因此将诸位请来,要诸位相助一臂之力。”

“你不是在作梦么?”有人大叫。

南总管哈哈旺笑,笑完说:“即使诸位一同前往相助,也无济于事,当今之世,不可能有人能以大批人手向那人叫阵报复。”

“那你为何将咱们骗来?”

“当然有用意。”

“说!”

“敞堡主只需要一个艺业了得,机警精明,最能干,最骠悍,最残忍,最不畏死,敢斗敢拼的人,前往相机行刺,或可有成功之望。当然,诸位都是当代江湖上名气不小,已有所成就的人,但敝堡主只需要一个人,这人必须是顶尖儿高手。”

“你比咱们这些人不是高明些么?”有人问。

“你们错了,论真才实学,在下甘拜下风。”

“贵堡主呢?”

“敝堡主论机智才华,皆超人一等,但武功艺业,仍难登大雅之堂。现在,咱们言归正传。诸位共有四十二位当今武林中俊佼出众的男女高手,有些已在本堡长住三月以上,有些三天前方莅临敝堡。这期间,敝堡主对诸位的艺业修为,大都已经摸清。敝堡主先后花了三年光阴,耗费无数金银与心血,首期即向两百名武林高手加以调查,最后方决定汰弱择强,四取一邀请五十位光临敝堡作客,可惜迄今仅来四十二名,另八人未能赶来参予。诸位之中,计男二十一女二十一,共是四十二名。诸位向后看,两侧的山峰并不峻陡,攀登不难,以诸位的身手来说,越峰而走轻而易举。但请留心看看,峰腰附近有一条以白石灰撒成的白线。”

众人转首左右顾,果然发觉山腰以上树木疏落,隐约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白线。

南总管干咳了一声继续道:“白线以上,是陷讲密布的撒毒区,嗅入一颗粉末便足以致命,沾上一颗也难逃一死,更不用说其他的陷阱了。因此诸位千万不可轻试,以免枉送性命。山谷向东延,全长六里。这是说,这条山谷宽约两里地,长有六里,其中古木参天,乱石错落,其间建了不少陷阱,豢养了不少毒虫,任何地方皆可致人于死。东端建了一座木门,门上有六个字,刻的是断魂谷生死门。这座门,只许一个人出去,开启的时刻是五天后午正,只开启片刻工夫。这是说,诸位要在谷中耽五天正,最后只有一个人可以出去。这位幸存的人,就是唯一生还的人。高手中的高手。”

众人大哗,有些脸色大变。

南总管嘿嘿笑道:“门外,共有三种奖品,给予这位高手中的高手。一是无数珍珠宝贝,二是美女与壮男,三是三部至高无上的拳经剑谱与行功心决。这位幸运的得主,必须在本堡逗留一年,是本堡上宾,他必须将拳经剑诀与行功心诀中的绝学练成,便可替敝堡主前往行刺报仇了。”

“有了拳经、剑决与行功心诀,贵堡主何不自己练功?”有人大声问。

“敝堡主没有修炼的天份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在下也无此福份。”

“哼!骗人。”

南总管桀桀笑,又道:“这五天中,你们必须争取唯一的生存机会而全力以赴,多一个人竞争,便少一份机会。同时,短短的六里断魂谷,没有一滴水,没有一口食物,你们必须支持五天之久,熬不过去便只有死路一条。诸位抬头看看日色,目下大明嘉靖十五年七月十五日午正,看你们之中,谁能活到七月二十日午时正。现在,开始封闭谷底,五天后,在下于谷口生死之门,迎候那位幸运的高手中的高手。你们前来敝堡,每个人都抱有希望与心愿而来,而每个人皆已达成所抱的愿望,应该心满意足了。诸位所睡的麦秸下,设有一个坑,里面藏了你们的衣裤与兵刃暗器,以及一个可供半日所需的食物包与水葫芦,至于另两日的饮食,得靠你们自己了。在下只能说到此处,不再饶舌,五日后见。”

一声钟鸣,崖上的人向后撤,附近立即及雾弥漫,人已消失不见。

有一名中年人不信邪,立即像猿猴般向上攀升,刚踏上岩顶,突然一声惨号,向下滚坠。

一中年人走近一看:“中毒身死。可怕。”

确是中毒而死的,七孔流出紫黑色的血液,肌肉泛青,眼珠呈现散光,除了滚下时的擦伤外,没有任何伤痕,行家一看便知死因。

众人不约而同奔入屋中,寻找自己的房间。

杜弘回到房中,掀开麦秸难,果然发觉一块木板,掀开木板,衣物呈现眼下。

所带的兵刃暗器,半件不少。剑、飞刀、制钱,全部在内。

食物包内,只有两只硬饼,食量大的人,一餐也不够。水葫芦中,也只有两碗水左右。

他心中叫苦,忖道:“这计好毒。即使是为了食物或一口水,彼此之间也可能互相残杀,谁又不希望自己是硕果仅存踏入出口生死门的人?我们的处境危险得很。”

“啊……”屋的一端传来了惨叫声。

他悚然而惊,暗忖道:“立即就开始自相残杀了,人真是最愚蠢,最贪生怕死的东西。”

门倏然被推开了,他机警地闪到壁角,喝道:“朋友,不要进来。”

“啊……”不远处修号声又起。

没有人进来,他击毁了小窗格,探首向外观看,有不少人向东狂奔,他看到了恨地无环的背影。

他飘身外出,忖道:“这些人真愚蠢,期限尚早,即使奔至谷口,也不可能出门,急更没有用。”

当然,他也有向东走的慾望,这是求生的本能,谁又不想活命?理智告诉他,决不可随人丛一窝蜂往东走,但求生的慾念却令他挪动双腿向东移。

一般说来,有本领的人,自尊心也特别强烈,大多数都具有领袖慾,与不受别人束缚的自主意念。这些人聚在一起,从不考虑如何同心协力共渡难关,只想到各自为政,各怀私念,人人想做领袖,也不希望受人指挥,甚至互相猜疑,因此人再多,仍然是一盘散沙,一群乌合之众,焉得不败?

杜弘总算够冷静,赶上前奔的人群,大叫道:“诸位请留步,咱们沉住气,先坐下来谈谈,以便群策群力商量脱困的办法,不可各白为政。”

后面奔来一个猫头环眼的大汉,冷笑道:“你自己坐下来谈谈吧,老兄。”说完,飞步超越,向东走了。

他摇摇头,苦笑道:“必须找到一个声望甚高的人出来主持大局,不然毫无希望。”

“啊……”远处传来一声声的厉号,像是女人的叫声。

“不知恨海幽魂是否也来了女流之辈大概活的希望微乎其微。”他想。

他又想到云梦双娇,那一双杀人不眨眼的邪道姐妹花,如果姐妹俩能联手共渡难关,很可能占上风呢。

“我必须先找几个志同道合的人联手。”他想。

但联手的事,在此地恐怕行不通,如果一切无望,那么,只有一个人侥幸,谁甘心牺牲自己让别人出去?谁肯出头登高一呼做首领?做首领的人是不能出去的,必须先有入地狱的襟怀,抱有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大公无私抱负,这种人太少了,在这一群良莠不齐包括了三山五岳朋友的人中,谁也不愿做傻瓜挺身而出而自讨没趣。

想来想去无法可施,顾忌太多一事无成,他一咬牙,自言自语道:“算了,各自为计听天由命吧。”

他的目光,落在左面的山腰上,忖道:“我得另找出路,上去试试。”

不久,他接近了白线。那是一条绵长的两三尺宽石灰洒成的线,外面看不出有何异处,矮树、荆棘、野草、藤萝,如此而已。

他想试试,却又心中懔懔。

下面传来了脚步声,他警觉地向草丛中一伏。

不久,一名中年老道与一名中年僧人急步而至。老道取出一瓶丹丸,倒出四颗,将玉瓶递给和尚,吸入一口长气,神色懔然地说:“贫道先试,如果避毒有效,大师便可依样葫芦出困。如果贫道不幸,大师便不必冒险了。”

和尚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道友的避毒丹,不知能避何种毒物?”

“可避山岚瘴气以及凝血闭气等奇毒。”

“道友,还是不要冒险的好。”

“总不能坐以待毙,对不对?”

“想想看,他们花了三年工夫,物色要找的人,详加调查四中选一,再巧布陷讲引人前来送死,必定早已知道你的底细,摸清道友所用的葯物,如无把握,岂肯让你这位毒道人留下避毒丹?”

“也许他们估计错误,也可能是虚声恫吓。贫道不信他们有这许多毒葯,来撒布在方圆十二里偌大的地段内,如果用人挑,最少也需要一百担毒葯,那是不可能的,提炼毒葯岂是容易的?”

“他们物色对象,便花了三年工夫,……”

“贫道必须冒险。”毒道人坚决地说,取下水葫芦,探手怀中取出食物包,一并递给和尚道:“十年前,大师救贫道于锋刃下,此恩此德,无生就无缘图报了。贫道先走一步,大师珍重。”

老道捏破一颗丹丸,抹上口鼻与双手,又吞下了两颗,留一颗含在口内,拾了一段四尺长的木棍,猛一吸气,急走十余步,从白线前起步飞跃,远出两丈五六,上体一沉,木棍点地再次凌空而起,又远出丈外,方单足落地,再前跳丈余。三起落间,已远出五六丈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相残绝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