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34章 屡挫敌手

作者:云中岳

制钱嵌入杖尾一半,另一半隐现一颗星形图记。

江湖上便用金钱镖的人甚多,但都是特铸的钱形物而已,决不是市面使用的制钱。杜弘的孤星镖确是制钱,是本朝初发行的洪武当三钱,钱背铸有京字。

本朝初,铸的钱称为大中通宝,四文重一钱,甚轻。太祖平陈友谅,又铸大中通宝钱。前者铸于应天(南京),后者铸于江西。前者由宝源局铸行,后者由货泉局铸行。太祖即位,方铸洪武通宝。钱分五等:当十、当五、当三、当二、当一。当十重一两,当一重一钱。当三重三钱;用作金钱镖,最为理想。

目前,这些早年铸行的钱,由于重量足,铜质佳,已经难以在市面发现了,大多数收回改铸,有些则由民间收藏。目下流通的钱,糟到不可再糟。一百文只需用两个指头便可捏碎,又薄又多铅和杂质,愈铸愈不像话。

杜弘的孤星镖,钱半开锋可用作切割。背面京字的上端,刻有他的标记五角星。但如不细察,便很难发现。

孟婆眼尖,一眼便看到了星形标记,因此脱口叫出孤星镖,而不叫金钱镖。

这一招,把这几位目空一切的黑道巨擘,吓得心中发冷,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杜弘虎目神光似电,扫了目定口呆的众人一眼,冷冷一笑,将手伸出,向孟婆说道:“劳驾,完壁归赵。”

孟婆如受催眠,缓缓伸手摘下孤星镖,仔细审视片刻,递过说:“你是银汉孤星?”

他收回孤星镖,瞥了一眼笑道:“信不信由你。你的指力委实惊人,佩服佩服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孟婆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“因此,在下知道你老太婆决非等闲人物。”

“夸奖夸奖。”

“贵姓?”

“姓孟。”

“哦!在下有眼不识泰山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孟婆孟姥姥,失敬失敬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“尊驾的迷魂葯物,号称江湖一绝,所以绰号叫孟婆。喝你一口茶,前生的事全都忘了。”

“忘了以后,便可转世投胎。”

“厉害。孟婆,你是江湖前辈,谅必十分清楚江湖规矩。”

“老身横行天下近一甲子,江湖规矩难道要向你请教不成?”

“哦!原来你是有意毁在下的孤星镖示威。”他说完,钱托在掌心,撮口一吹,铜突化为粉末,一吹而散。他拍拍手,又道:“以大力金刚指化镖为齑粉,有此功力的人并不少。但能化后仍保持原形,天下间找不出十个。”

“夸奖夸奖。”

杜弘推椅而出,冷冷地说:“码头南端没有人,地方宽阔好施展,在下先走一步,在那儿恭候。”

说完,丢一两银子在桌面算酒钱,举步向梯口走。

向福惊魂初定,伸手虚拦道:“杜兄,请留步……”

他冷哼一声说:“朋友,我不认识你,你的手下已受到惩戒,在下不为己甚。如果你不死心,叫你的人也来吧。”

“咱们也算一份。”狂狮羞愤地怒叱

“欢迎。”杜弘冷笑着说。

孟婆厉叫道:“老身要与他公平决斗,不许旁人插手。”

杜弘盯着她笑道:“公平决斗,便可避免在下使用孤星镖。好主意。”

“你要使用,老身不在乎。”

“你可以放心,在下很少用孤星镖伤人。公平决斗不许使用暗器,在下更不屑使用。”

孟婆似是吃了一颗定心丸,欣然道:“走吧,老身一同前往。”

杜弘领先下楼,赤手空拳夷然无惧。孟婆带了孙女在五六步后跟下,最后是淮扬四猛兽与向福及一群打手。

走向码头,后面的孟婆盯着前面的杜弘背影,心中不住嘀咕:“近年来,江湖上盛传着这位江湖浪人的事迹,据说艺业极为惊人,孤星镖号称武林一绝。如果传闻是真,岂不邪门?他这么年轻,从娘胎里练起,也不过二十余年,怎能在最近几年内创下惊世的局面?”

不管她信是不信,酒楼上孤星镖射中杖尾上,孤星镖所创下的裂痕清晰可辨,不由她不信,也不由她不心中发毛。

“也许他只是暗器利害而已,兵刃拳脚的真才学实有限得很。”她心中暗忖,为自己壮胆。

既然杜弘答应与她公平决斗,不使用暗器,便没有什么可怕的了,感到胆气一壮,不住嘿嘿阴笑。

胆气壮是一回事,对方的神色表现又是另一回事,她盯视着杜弘的背影,提起的胆气突又渐渐消降。

杜弘昂然而行,步履从容不迫,镇静的举止委实令人心惊,竟然从未向后望,不怕身后的人暗算偷袭。如不是有充份的自信,怎敢如此大意?

她总算是江湖上名号响亮的前辈,压下了用迷魂弹偷袭的冲动,怀着不安的戒心,跟在杜弘后面安份地到达码头南端的河滨野地。

没有闲人敢跟来看热闹,皆被打手们赶走了。

社弘在南首转身,沉静地说:“孟姥姥,如果你道歉,还来得及。”

孟婆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,厉叫道:“小狗杀才!你太狂了。”

“咦!你怎么啦?怎么骂人?”他颇感惊讶地问。

“你这些话,简直没有人味。”

“在下说错了么?”

“到了决斗场,你居然要老身道歉,你昏了头么?”

“哦!原来你认为颜面攸关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孟婆暴躁地叫。

“好吧!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你……”

孟婆将拐杖塞入孙女手中,冲上怒叫:“小狗!老身要你粉身碎骨……”

叫声中,右掌直插而出,攻击小腹捷逾电闪,掌出时毫无风声,似乎未用内力,快而不够沉。

杜弘心中雪亮,这一掌平平无奇,如不是虚招,也将是中隐杀着的诡异手法,不宜轻接。他侧闪八尺,叫道:“慢来!你这位老前辈,怎么如此暴躁不懂规矩?”

孟婆急怒攻心,不加理睬。本来,公平决斗必须找证人,必须按江湖辈份行礼,说现短亮门户,老一辈的人必须先夺三招方可反击。一言不合便胡乱出招,这算什么公平决斗?

孟婆也是急怒攻心,不理会江湖规矩,再次逼进攻出一记“五丁开山”,同时态叫道:“俗礼免了!”

杜弘闪身避招,飞脚便扫还以颜色。

孟婆扭身避过一腿,反手抓向杜弘的胫骨。

腿突然疾沉,掌猛地一拂,“啪”一声,拍在孟婆的小臂上。

孟婆一抓落空,反而挨了一掌,只感到手臂火辣辣地,老脸无光,一声厉叫,“金豹露爪”凶狠地探入,五指如钩上抓面门,下搭胸腹,内力山涌。这次用上真才实学,赫然是可抓石如粉的孟家绝学金刚鹰爪功。

杜弘早已打定了主意,不与对方硬拼,四周有不少人虎视眈眈,他怎肯逞强硬接?顺势扭身侧倒,扭身在着地的刹那间,躲过一抓以腿回敬,快如电光一闪。“噗”一声响,扫中孟婆的右膝,力道千钧。

“啪!”孟婆摔倒在地,摔掉了一世英名。

不等他挺身站起,紫影入目,孟婆的孙女孟秋华已急冲而至,拐杖来一记“毒龙出洞”,挟凛凛罡风点向他的右胸要害。

他临危不乱,不再挺起,就地扭身急翻,手一抄,便抓住了杖尾,奋身翻滚。

孟秋华一声惊叫,几乎被扭倒,百忙中松手丢杖,但虎口已被震得麻木,身形急晃侧退。

人影暴起,捷逾电闪扑向孟秋华。

孟秋华仓猝伸手拔剑,要拔剑自救。

晚了,“噗”一声右肩挨了一掌,手不听使唤,拔不出剑,同时咽喉已被一只大手扣住了。

扑上抢救孙女的孟婆在五六尺外止步,救应不及,脸色如死灰,站在那儿发僵。

杜弘已将孟秋华反挟在胸前,沉声道:“孟婆,你怎么说?”

“放了她!”孟婆狂叫。

“你说得真轻松,哼!”

“你……你要……”

“我要按规矩处置她。”

“住手!你……”

“她擅自插手,没错吧?”

“老身并未要她插手……”

“她违规助你,不错吧?在下不相信你不要她插手,是么?”

“住口!老身与人单打独斗,从不要……”

“她是你的什么人?”

“她……她……”

“你不说,在下就毙了她……”

“住手!你……”

“在下有权杀她,而且正打算杀她,只消五指一收,她就要伸长舌头,眼珠往外冒……”

“她是老身的孙女孟秋华。”

杜弘将孟秋华推开,冷冷地说:“记下她的命,你我……”

孟婆飞快地抬起拐杖,切齿道:“老身与你势不两立,生死一决。”

不远处的矮树前,出现一个高大的人影,喝道:“住手!孟婆,你活腻了么?”

孟婆大吃一惊,脱口叫:“一笔勾销庞勇,你……你不来帮助我?”

“助你?别开玩笑,我救你。”

“救我!就该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“算了,老太婆,你何苦来趟这一窝子浑水?”

“你呢?你……”

“我是来看热闹的。”一笔勾销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“拔你的判官笔,咱们联手。”

“笑话,老夫与这人无冤无仇,为何要与你联手?别忘了,老夫已经洗手多年了。”

“洗手不做买卖,难道助老朋友一臂之力……”

一笔勾销向树后退,抢着说:“老太婆,听老朋友的话,走吧,走得远远地,咱们老一辈的人,该有自知之明,岁月不饶人,让年轻人出头闯荡吧。”

狂狮高叫道:“请留步,庞兄。”

一笔勾销冷冷地问:“你有何高见?”

“阁下是隐修岳山的庞当家么?”

“闭上你的臭嘴!既然隐修,还叫什么当家?”一笔勾销怪叫。

“在下海天庄高忠……”

“哦!淮扬四兽的老大狂狮,少见少见。”

“闻名久矣,只恨无缘识荆。庞兄,咱们谈谈。”狂狮陪笑道。

一笔勾销冷笑一声,不屑地说:“老夫可不认识你这收买路钱的小混混,没有什么可谈的。老夫到宁国来访友,明天就得走,要找老夫谈,可到岳山去投帖,老夫也许会接见你的。”说完,退入矮树后一闪不见。

孟婆的目光,回到杜弘身上。杜弘将一枚孤星镖放在拇指背上,向上一弹,接住说:“在下未带兵刃,只好用这玩意来接拐杖了。飞刀小剑钢镖袖箭,其实也是兵刃之一,用之明则明,用之暗则暗。用刀剑偷袭,从背后扎穴,刀剑也可算是暗器。”

孟婆打一冷战,心中发虚,一咬牙,恨声道:“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。丫头,咱们走。”

说走便走,祖孙俩一跃两丈,如飞而遁。

狂狮一怔,大叫道:“孟婆,等一等……”

杜弘哈哈狂笑说:“你该等一等,咱们酒楼上的帐还没算呢。”

疯狼夏孝厉叫道:“姓杜的,你狂得太不像话了,你认为接得下咱们淮扬四猛兽么?”

杜弘又是一阵狂笑,说:“杜某浪迹天涯经过无数大风大浪,出生入死,身经百战,虽不敢自诩高明,但还没将你们区区四猛兽放在眼下。要是不服气,联手上吧,在下如果不能将你们废了,从此退出江湖。”

“哼,你……”

“不过,话得说明,如果你们逃命,四猛兽作鸟兽散,在下当然无法将你们全部废了。”

白象田义怒往上冲,吼道:“这小子竟敢说咱们逃命,非宰了他不可。”

巨大的身躯冲出,似乎地面也在震动,火杂地冲到,劈面来一招“黑虎偷心”,拳风虎虎,力道空前沉重,势如山崩。

杜弘不慌不忙,左手一抄,闪电似的扣住了白象的脉门,侧身切入,“砰”一声就是一记短冲拳,狠狠地捣在白象庞大的肚膜上。

白象嗯了一声,身形一晃,大吼一声,左爪抓向杜弘的天灵盖。

可是,杜弘第二拳用上了内家真力,第三拳又加上了三成劲,第四拳已运足了八成真力。

“砰噗砰噗……”

拳响似连珠,在白象的腰、腹、肋开花,拳拳着肉,记记结实,一拳比一拳重,一连七八拳,快得令人目眩。

白象手忙脚乱向后退,双手笨拙地封架,完全忘了反击,也没有反击的机会,连退七八步,最后终于大叫一声,砰然倒地,捧着肚腹哀叫、呻吟。

狂风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4章 屡挫敌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