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38章 绝处巧援

作者:云中岳

近午时分,唐柱国偕同出山虎,气虎虎地冲进程二的大厅,把门的一个小伙子挡也挡不住。

“快叫程二来见我。”唐柱国抓住小伙子怪叫。声落将人向里一推,小伙子几乎摔倒。

程二闻声出堂,咳了一声说:“咦!柱国兄,干嘛生那么大的气?”

两人傲慢的坐下,唐柱国冷笑一声道:“程老二,叫赵钱来当面谈。”

“赵兄不在,你……”

“他不在,那就唯你是问。”

程二坐下,从容不迫地说:“他不在,兄弟也做得了三分主。你老兄声势汹汹,登门问罪,到底为了何事。”

“哼!你不是明知故问么?有关姓盛的事,为何今早尚无消息?”

“消息是有了。只是尚未派人通知你老兄而已。”

“结果如何?”

“没办成,昨晚上去了三个人!不幸失手栽了。”

“这是什么话?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……”

“赵兄确是尽了心力。这件事,请不必操之过急,目下赵兄已亲自前往召请高手,下次保证决不辱命。”

“再等多久?”唐柱国大声问,盛气凌人。

“多则三天,少则两日……”

“好啊!说得真妙,三天,你们的事大概已经办妥了,拍拍腿走路,在下的事,岂不两头落空?”唐柱国拍案怒声说。

程二摇头苦笑,叹口气说:“柱国兄,请体恤赵兄的困难……”

“他有困难,我难道没有?”

“话不是这样说……”

“住口!约定的事,岂能变卦?分明是你们未尽心力,派三两个饭桶敷衍了事,用的是缓兵之计……”

程二脸色一变,微愠地说:“柱国兄,你说话要有分寸。”

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“赵兄不是不守信的人,已经答应替你办妥……”

“但显然并未办妥,姓盛的目下不但逍遥自在,今早甚至侵入本府,在舍下寄刀示警,你是这样办事的?”

“柱国兄,下次……”

“哼!没那么便宜事。俗语说: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,这点规矩……”

“柱国兄,你们答应的三百两银子,似乎并未送来,谁得了你的钱财了?”

“事办妥,三百两银子分文不少、”出山虎说。

“江湖上没有这个规矩……”

唐柱国焕然站起,冷笑道:“好,这件事咱们不谈了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你们的事,也休想如意,咱们派人守住郭府。也钉住你老兄,守候着郝寡妇,美人计休想如意。在下已派人在至府城的路上等候,那叫李起凤的人并不难找。”唐柱国一字一吐地说。

程二的脸上难看已极,不悦地说:“阁下,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事么?”

“你不必替在下耽心,耽心你自己好了。告辞。”

“柱国兄……”

“咱们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”

“何必……”

“哼!咱们走着瞧。”唐柱国沉声说,作势举步。

后堂转出一个中年大汉,冷哼一声向程二说:“程兄,别留他,叫他走。”

唐柱国不真想走,只是正主儿赵钱不在,平时吃定了程二,藉机摆摆威风而已。没料到弄巧成拙,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,阻止程二挽留,闹僵啦!

“你是谁?”唐杜国恼羞成怒地问。

中年人一步步走近,冷笑道:“我是准与你无关。阁下,你走不走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滚!”中年人大吼。

唐柱国惊得连退三步,低声下气地问:“你……尊……尊驾是……是不是赵兄的朋……朋友?”

“你真不走,大爷叫你爬出去。”中年人厉声说。

唐往国前倨后恭,自取其辱,闹了个灰头土脸,羞愤难受,出山虎更是难受,忍不了羞辱,怒火上冲,吼道:“好小子,你敢撒野?大爷……”

人影一闪即至,“啪”一声脆响,耳光声暴响中,出山虎摔倒在地。

中年人再奔向唐柱国,唐往国扭头便跑,光棍不吃眼前亏,三十六着走为上计。但跑不了,后领一紧,被人揪住了。

“放手!”门外有人冷叱。

中年人闻声放手,欠身道:“五哥,这姓唐的小子可恶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待我问问他。”

唐柱国惊魂初定,抬头一看,怔住了。是个五短身材的中年人,其貌不扬,身材单瘦,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有权威的人。

“你两人先坐下。”中年人踏入厅堂说。

唐柱国与刚爬起,左颊渐泛乌青的出山虎,畏畏缩缩地乖乖坐下状极可怜。

瘦小中年人从容坐下,问:“唐柱国你为何而来?”

“为……为昨晚的事……”唐柱国畏怯地说。

“昨晚咱们低估了对方,失手了。”

“在下前来向赵兄讨信息,尊驾……”

“我姓周,行五,可以代表赵兄弟答复你。”

“周兄……”

“你不能只顾你自己,不谅解别人的困难。三天之内,周某给你满意的答复。”

“可是……三天之内,你们的事已经办妥……”

“咱们自然给你有个交代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周五的态度强硬了。

“我想,最……最好是连萧老狗……一并除去,斩草除根。”唐柱国又转恶毒的念头。

周五勃然变色,挥手道:“你们走吧,以后再说。”

唐柱国扭头便走,在门口扭头说:“明日午前在下要明确的答复,不然将会有人后悔,不信咱们走着瞧。”

两人到了街口,出山虎有点不安地说:“大柱子哥,咱们逼得太急,恐怕……”

“哼!”唐柱国重重地哼了一声,颇为自信地说:“这种小土匪我见过多了。如不逼得紧,他们不会尽力的,你愈逼得紧,他们愈害怕。”

“万一逼急了,狗急跳墙……”

“万一他们拒绝了,就按照咱们的办法办事。再就是你去找一些与衙门有往来的朋友,先透露一些口风,未雨绸缪以防万一。他们如敢拒绝,不但他们在城里的事办不成,而且贼窝子也将保不住。虽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咱们就这么办,坐等好消息。”

“好吧,我去与陈秃商量商量,他与张巡检交情不错,这件事可委托他办理。”出山虎说。

周五送走了唐柱国与出山虎,向中年人说:“这姓唐的混帐透顶,竟敢摆出无赖汉泼皮手段胁迫咱们,罪该万死。贤弟,你去好好准备。”

中年人摇头道:“是的,这家伙大概昏了头啦!五哥,我看,这件事得慎重处理,以免上面怪罪下来。”

周五冷冷一笑,阴森森地说:“当然,咱们得慎重处理,小不忍则乱大谋,目前不宜与这些泼皮计较。今晚请老常前往柏谷乡走走,看姓盛的能否打发掉。”

“唐柱国不仅是要胜盛的命,狮子大开口要收拾萧宗慈……”

“这是不可能的,因此愚兄要你先行准备应变。”

“是,小弟这就前往准备。”

“叫弟兄们小心些,如非必要,不可利用城里的人,那些痞棍与唐家有些交情,胳膊肘往里弯,血比水浓,尤其是南门一带的人最不可靠。”

“小弟理会得,相信不会再出纰漏。”

暗潮激荡,各有打算。

三更天,三个夜行人重临萧宅。这三个人轻功奇佳,不像昨晚那三个仁兄偷偷摸摸,根本不理会犬吠,飞檐走壁直入西跨院,像三只大雁,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天井中,为首的人抖手发出一枚小石,“啪”一声击在窗棱上,低叫道:“姓盛的,出来说话。”

开门处,盛永达穿了黑劲装,腰扣长鞭,缓步踱入天井,抱拳施礼问:“在下盛水达,朋友,有何见教?”

“在下姓常,名清,字五湖。”

“常兄,久仰久仰。”

“盛兄听说过常某这号人物么?”常五湖冷冷地问。

“抱歉,盛某不是此地人,而且极少在外闯荡,无缘结识中州的豪杰。”

“在下的匪号是追魂燕,曾经在北方……”

“哦!原来是曾在京师保定府大茂山安窑立寨,曾经与振远镖局李总镖头决斗三次的常当家的,失敬失敬。”

追魂燕哼了一声,说:“你并不是不曾闯过道的人。”

“在下不是说过极少在外闯荡么?极少并不是没有,对么?”

“常某三次决斗李总镖头,留下三处剑疤,因此不再耽在北方。”

“常兄很够道义。”

“当然常某认栽,挑得起放得下。说吧,你知道常某的来意么?”

“钟不撞不响,鼓不打不鸣;请教。”

“小事一件,请你离开嵩县。”

“抱歉,碍难从命。”

“你比李总镖头如何?”

“没印证过。”

追魂燕哼了一声说:“你的口气不小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三进院内的二楼上,突传来一阵悦耳低柔的萧声。追魂燕一怔,间:“弄萧人中气充沛,萧音绵绵不绝,那是什么人?”

“那是宗老的千金。”

“是武林人么?”

“放心啦!在下不会找人相助的。”

“这是说,你比李总镖头高明?”

“你这人怎么啦?在下不是已表明了么?我与李总镖头并未印证过,当然不知孰优轨劣了。”

“好吧,不说题外活。你不肯离开嵩县?”

“对,在下已经表明了。”

追环燕伸手拔剑道:“那么,在下只好领教高明了。”

盛永达摇手道:“在此惊扰宗公的家小,阁下不感到不便么?走吧,咱们村外比划比划。”

“好,走!”盛永达已经知道对方的底细.自然有把握。

不久,他一身汗水退回,刚跳下天井,暗影中突传出沥沥驾声:“盛大哥,你可无恙?”

他拱手欠身恭敬地说:“回二小姐的话,在下幸未受伤。”

二小姐珮芝出现在月洞门,星光下,可看出她的身材轮廓,绿衣绿裙,梳三丫舍,十三四岁的少女,发育尚未完成,但身材已比十六七岁的人要高,显得修长俏丽。

她手中握了一支萧,盈盈走近长叹一声问:“盛大哥,又是些什么人?”

“仍然是唐聚请来的人。”

“我是说,这些人的身份……”

“还不是一些地痞泼皮。夜已深,二小姐请回内院安歇。”

“盛大哥,辛苦你了。”

二小姐,这是在下的本份。”

“不,这……长此以往,真不堪设想。”

“二小姐,只有釜底抽薪,方能……”

“不,家父说过,不能再到唐聚了,万一闹出人命,那就不可收拾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盛大哥,你知道家父的为人。知法犯法……”

“二小姐,好吧,今晚在下不去唐聚报复。请小姐速回,说不定贼人去而复来,惊扰小姐,在下罪大了。”盛永达急急地说。昨晚他至唐聚留刀示警,萧宗慈已经知道了。

送走了二小姐,他忧心忡忡,担上了无穷心事。对方已请来绿林大盗下手,决不会就此罢手的,他一个人双拳难教四手,委实难以照顾萧家一门老少的安全。他愈想愈心焦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他点起灯,开始修书,次日一早,他在书房请见萧宗慈,并唤来一名健仆,向萧宗慈说:“宗老,目下风声紧急,小使想请您老人家暂至河南府暂避一些时日,希望您老人家立即动身。”

萧宗慈摇头苦笑道:“贤侄,你错了,唐聚的人,要对付的人不是我一个人,而是要对付整个柏谷乡。即使我走了,他们也不会罢手的。我在此,他们尚有所顾忌,我一走,他们更能为所慾为了。”

“你老人家可知事态的严重程度么?”

萧宗慈笑道:“当然,我并非全然无知。他们要收买全县地痞歹徒来对付我,但这些人不是亡命之徒,都知道只想将我吓走,不敢放胆胡来,万一我有了三长两短,不但他们要受到可怕的惩罚,连知县大人也将丧失前程,知县大人肯轻易饶了他们?你放心啦!让他们闹一闹,不久便会知难而退了,他们吓不走我的。”

盛永达本想将实情说出,却又怕萧宗慈一家老少担心,不便将对方找强盗出头的事陈明。好在他早知无法劝使萧宗慈离开,只好说:“那么,请您老人家准小侄请人来帮忙,小侄一个人,委实无法应付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8章 绝处巧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