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04章 患难断魂

作者:云中岳

那是一张清秀的脸蛋.五官玲珑,像是出自名匠精工雕出的美人像,可惜颊上已消失了红润,大眼睛中已没有动人的光彩。樱chún干裂,淤血成块.口内有白沫,两颊失水而显得颊上无肉,不再动人不再可爱了,但仍可从她的轮廓上,看出往昔的绝世风华。

“你需要水和食物。”

恨海幽魂脱力地喘息,口中吐出微弱的两个字: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水葫芦的口子一沾她的干裂樱chún,水气一冲,她发狂般吸吮,像是索奶的婴儿本能地大口独咽。

杜弘等她喝够了,方探手入怀,取出他一直珍藏,舍不得吃的两个硬饼,撕成小块往她的口中塞。

一个硬饼被她狼吞虎咽地吃光,她方神智完全清醒。

她眼中重新有了光彩,看清了杜弘,失惊道:“咦!是……是你?”

“是我,杜弘。”

“天哪!是……是你救了我?”

“是的,你需要水和食物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他将另一只硬饼塞入她手中,并将一个水葫芦递过,苦笑道:“留下吧,你需要这些东西。”

她贪婪地将两样东西抱入怀中,突又将东西推回,冷冷地说:“你杀了别人,将别人活命的东西夺过来?我不要。”

他摇摇头苦笑道:“水是夺来的,但却是从要杀我的勾魂使者手中夺来的,他共杀了五个人,夺了五个水葫芦,我夺来毫不内疚,师出有名。至于这两个硬饼,是在下的,在下一直舍不得吃掉,决不沾有血腥,杜弘可以告诉你的,是在下从未夺过别人赖以活命的水和食物。”

恨海幽魂久久说不出话来,不住向他打量,幽幽一叹,垂下玉首道:“我……我相信你。但……你这三天来,难道……你练了辟谷术?”

“在下吃的是野草树皮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喝的也是草汁,当然很不可口,但我支持下来了。”

“老天!你……你为何……为何要救我?”

“为何找不能救你?咱们总算曾有一面之缘。”

“但……你救我,等于是少了一分机会……”

“你真傻,还想谈机会二字?至少,我不会要这种机会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那生死之门,根本不可能飞渡。安排这次毒计的人居叵测,他要藉此消灭江湖群雄,只留一个高手中的高手,向他摇尾乞怜,甘心受他驱策。哼!我银汉孤星宁可死。”

恨海幽魂长叹一声道:“看来,咱们这次死定了,认命啦!”

杜弘哼了一声,恨恨地说:“没那么容易,在下不是认命的人。姑娘好好隐身,目下外面太过凶险,那些失去人性的人,已

在打吃人肉的主意了。在下要去找出路,少陪了。”

恨海幽魂完全崩溃了,不再是江湖女英雄,而是个软弱的少女,一把抱住他的手,泪水夺眶而出,无助地颤声低唤:“杜爷,不……不要丢下我,我……我怕,我不知如……如何是好,我,不知如……如何是好,我……”

“仲孙姑娘,目下你不能走动……”

“杜爷,求求你,……”

“老天!你走动不便,我无法照顾你,而我又得去找出路,总不能坐而待毙哪!”

恨海幽魂长叹一声,放手道:“对不起,我……没想到我竟是这般软弱。唉!也许我并不是勇敢的人。杜爷,谢谢你的恩德,愿来生犬马以报,不耽搁你了。”

“仲孙姑娘……”

她凄然一笑,接口道:“杜爷,你很坚强,我相信你能够脱险,我也衷诚祝福你成功。”

他目不转瞬地注视着恨海幽魂,久久方说:“人在生死关头,方可看出他内心深处的善恶本性。在下与姑娘素昧平生,据江湖上传说,姑娘从不以真面目示人,出没无常,行踪飘忽宛如鬼魅,心狠手辣六亲不认,亦正亦邪任性而为。但今天看来,姑娘并不如传说的那么可怕,可知传闻是靠不住的。但你却是在下断魂谷中所见到的唯一光明正大的人。就凭你这点高贵的品质,如果在下确能找到出路,必定邀你同行。”

“谢谢你,杜爷。”她无限感激地说。

“你好好养息,一切小心了,我去找出路,……伏下,有人来了。”

两人向下一伏,他将面具递过,低声道:“如果无法避免冲突,我阻止他们,你千万不可贸然出面暴露藏身处。你会用暗

器么?”

“我,……我从不用暗器。”

“难得。我用暗器,但从不偷袭,用之有道。晤!来了,好像是云梦双娇。”

共来了三个人,领先的是那位曾经制服恨地无环的总管,后面一双穿紫缎劲装美少女,相貌几乎无法分辨她们有何不同,身材高低、发型、面庞、五官、衣饰、兵刃、打扮,完全相同。

但在神色上,两人大相径庭,一个步履尚稳健,另一人却有点难以支持,举步维艰了。

那位总管依然神色稳定,一双鹰目仍然炯炯有神。

三个人各带了一个水葫芦,各人的衣裤已又脏又乱,有不少刮破的痕迹了。

三人沿山根向西走,似在寻找出路,盯着上面山坡上的白线发愁。白线外侧丈余.躺着一具穿水湖绿劲装的女尸,尸体已发胀,炎热的天气,尸首不变才怪。

三人逐渐接近杜弘的藏身处,相距不足五十步了。总管的目光,落在白线下的一株小树上,说:“有人曾经尝试用树枝借力上弹,可是失败了。”

“总管,真无法可施了么?”右首的少女问。

总管不住摇头说:“这一带没有出路,任何尝试皆可能丧生,如无成功的绝对把握,千万不可轻于尝试。”

“那就转回去吧。”

“转回去也是枉然,女判官与那四位白道狗东西联手,把住了谷口附近,以咱们三人之力,决难通过他们那一关。”

左面的少女是二矫彩蝶周倩,手颤抖着取下水葫芦,拉开塞子向口内倒,失望地叫:“老天!水没有了。”

“啪”一声响,她将水葫芦扔掉说:“姐姐,给我喝一口,我渴死了。”

姐姐迟疑片刻,最后似乎不太情愿地递过葫芦说:“所剩不多了,你再这样走两步喝一口拖下去,还有两天怎么挨得过?润润喉便算了。”

二娇发出一阵奇异的怪笑说:“姐姐,你以为我们真挨得过两天?挨过了两天又能怎样?那该死的朱堡主只许一个人活着走出生死门,即使我们能杀死其他的人占据出口附近,最后是你出去呢,抑或是我出去?”

“妹妹,还是我出去……”

“我要出去,我不想死。”妹妹大叫。

总管转身哼了一声,阴森森地说:“二小姐,属下也不想留下”

“你,……”

“属下要出去。”总管斩钉截铁地说,一头黄发无风自摇。

姐姐脸色一沉、说:“总管,你说话太随便了。”

总管鬼眼一翻,沉声道:“大小姐,事已至此,你少摆出主人的嘴脸训人好不好?你得放明白些。”

“你,……你你,……”姐姐气得说不出话来,怒容满脸。

总管哼了一声,阴森森地说:“大小姐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不错,老爷子在世时,待我金毛猿赵均不薄,我金毛猿也曾经替老爷子卖尽了力。目下,金毛猿赵均并不欠你们什么了。”

“你,……”

“人在人情在,人死两丢开。目下是生死关头,在下必须为自己打算。”

姐姐粉脸铁青,厉声道:“好吧,你自己走好了,你这忘恩负义的,……”

话未完,金毛猿突然左手一抬,寒芒似电,打出了一枚枣核镖。这种细小的两头尖钢镖飞行快捷,不易躲闪,相距又近,看到寒星已无法闪避。

姐姐早对金毛猿怀有戒心,但却未料到对方突下毒手,骤不及防之下,悔之晚矣!镖无情地射入胸腹之间,浑身一震,急忙伸手拔剑,但手落在剑把上,力道便已消失了,“嗯”了一声,抱住创处扭身砰然栽倒。

二娇彩蝶周清大骇,手中的水葫芦失手坠地,脸色泛及,恐惧地叫:“总管,你,……你,……”

金毛猿嘿嘿笑,阴恻恻地说:“你姐妹想活,在下也不想死。咱们三人之中,只能留下一个人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在下认为,这时把你们杀了,免得你姐妹两人骨肉相残,这是最仁慈的作法,你该谢我。”

彩蝶伸手拔剑,持剑的手不住发抖,饿渴交迫,她已经难以支持,怎能与人交手?

地下的姐姐想挣扎站起,但已力不从心,身躯可怕地*挛抽搐,突然竭力尖叫道:“妹妹,快,……快……逃,……”

话未完,一口气接不上,浑身一震,身躯开始放松,双睛似要突出眶外,停止了呼吸。彩蝶如大梦初醒,扭头便跑。

全毛猿桀桀笑,追出叫:“二小姐,你这样死了不是暴殄天物么?还有两天,你可以活到明晨。”

彩蝶周清一声厉叫,扭身就是一剑。

金毛猿从剑下扑入,将彩蝶扑倒,压在身下得意地笑道:“在下随你两人在江湖闯荡,由于名份所限,一直就像忠实的走狗听从你两人使唤,眼睁睁看着你姐妹俩玩弄天下男人股掌间,却不许在下找快活,受尽了怨气,今天,反正你要死,怎能不让在下快活?”

一阵裂帛响,彩蝶便成了躶美人,一身喷火的洞体,暴露在疏落的阳光下。她吃力地挣扎,但叫不出声音,因为牙关已被金毛猿拉脱了,防止她叫出声引来不速之客,也防止她嚼舌自尽。

金毛猿用膝压住她的小腹,自己开始宽农解带,一面婬笑道:“今晚就在此地歇宿,明天再去找出路,嘻嘻!你这一身细皮白肉真令人*火中烧,……”

蓦地,身后有人阴森森地说:“*火焚身,会烧死人的,阁下。”

金毛猿双手没空,无法立即向后反击,人向下一伏,右手急抓放在身侧的宝剑。

“卡”一声响,右肘被人一棍击中.肘骨立碎。

赤身露体的彩蝶抓住机会一脚蹬出,恰好蹬中金毛猿的下阴。

“哎,……”金毛猿厉叫,仰面便倒。

来人是杜弘,丢掉手中的树枝冷笑道:“奴欺主天地不容,你快滚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杜弘”

“在……在下记,……记住了,……”

“记住就好。”

金毛猿吃力地站起,以左手掩住下阴,右手悬荡着不住摇晃,吃力地向东踉跄而走。

杜弘解下上衣,掩盖住彩蝶的胭体,托上她的牙关,转身说:“你云梦双娇也不是什么好人,今天的事也可以说是报应。令姐已经断气,你只有一个人,该心意满足啦!你自己去找生路吧。”

已奔出百步外的金毛猿,突然惨叫一声,被一根落木压倒在树下,叫号声渐止。

彩蝶魂不附体,恐惧地问:“你,你不杀……杀我?”

“在下既然救你,为何要杀你?”

“但我,……我仍会争……争取活的机会。”

“你去争取吧,但愿你能活得到后天。”

“你,你不争取?”

“当然要争取,但不是向你们争。”杜弘冷冷地说,扭头便走。

回到恨海幽魂身畔,恨海幽魂低声道:“杜爷,这种女人,你犯不着救她的。”

他笑笑,在一旁坐下说:“在下行事但求心之所安,不问其他。”

“你有丈夫的气概。”

“姑娘夸奖了。”

“这是事实。杜爷,这里太静,静得可怕。”

“人都快死光了.未死的人,皆在谷口附近等机会互相残杀,所以静得可怕。姑她是否打算等机会?”

“我不忍心.假如我有此打算,便不会在此等候饿死了。杜爷,你……”

“我?一二十天,我死不了,我要在此等。当然.如果能找到出路,我会出去的。我在想,这位朱堡主到底是个什么人?我想会会他。”

“从这次事件看来,他定是个了不起的人,才智、财富、爪牙.无不具备最佳条件。”

“有一件事,我感到非常奇怪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据南总管说,前来铁岭堡的人,每个人都有求而来,每个人皆已达成心愿,对不对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姑娘为何而来,达成心愿了么?”

恨海幽魂长叹一声,神色黯然地说:“这件事,本来不足为外人道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患难断魂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