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43章 积重难返

作者:云中岳

杜弘这一阵狂笑,笑得确也有点大不敬。宏光大师却心平气和,平静地问:“请问施主有何可笑?”

杜弘神色一正,一字一吐地说:“萧大人在外为官多年,为官清正,爱民如子,两任县令,两袖清风,告老还乡之前,从未返回故乡。没料到辞官返乡短短三二十日,居然有人登门搜寻匪徒,而且登门的人,赫然是少林寺的有道高僧。我的天!我不该笑,我该奖,可是我哭不出来。”

“施主……”

他愤然挥手,怒声道:“好吧,你们搜,如果搜不出来,咱们公私两途彻底解决。”

“施主请勿冲动……”

“我不冲动,我现在正心平气和和你说话。如果你搜不出匪徒来,在下即请萧老伯至府城禀官。少林属河南府辉县,方便得很。出家人明火执仗登门抢劫告老的知县,你少林寺那十余名僧侣吃不消得兜着走。论私,在下传信天下江湖朋友,说你少林十八罗汉青天白日登门抢劫告老的清官,替一个臭名四播的婬贼搜寻闺女。你不要认为少林寺是武林的泰山北斗,须知公道自在人心。要建立声誉,得花无穷的心力;要砸招牌,却容易得很。”

巧手鲁班也大叫道:“昨日玉萧客唆使郊山六煞前来强掳二小姐,前晚独臂巫婆用妖术掳走了仲孙姑娘。六煞凶残恶毒,彭姑娘与盛永达身受重伤,目下奄奄待毙,呼天不应唤地无门,而少林僧人却趁火打劫,天道何在?咱们让开,让他们进来搜。”

杜弘大惊,变色叫:“这些事是真是假?”

巧手鲁班仰天长叹,惨然道:“老弟台,你自己进去看。昨晚如不是老朽及时赶来,及时破解老妖巫的七煞逐魂大法,今天萧家恐怕已没有半个活人了。”

杜弘气涌如山,咬牙道:“宏光大师,你们请进去吧。”

宏光一脸尴尬,转向气色灰败的惠龙城说:“惠施主,是你说匪徒藏在萧宅内,坚持要老衲前来搜捕的,可是,依老衲看来,宅内不像有匪徒。老衲一时愚昧,几乎闯下大祸。这样吧,老拍在外面把守,施主请进去搜查。如果有匪徒在内,老衲便带人入内协助。如果没有匪徒,那么,一切后果由施主自行负责。”

接着,向杜弘稽首道:“杜施主,请恕老衲昏庸,老衲也是不得已,尚请施主恕罪。”

杜弘确也不愿开罪少林僧人,忍下一口气说:“大师客气了。希望大师日后行事慎重些,贵寺清高的声誉,举世同钦,一步之错,必将有玷贵寺的清名,不可不慎。现在,咱们看这位姓惠的朋友如何交待了。”

惠龙城像只斗败了的公鸡,惨兮兮地说:“这……这不关我的事,是……是……是玉萧客要……要在下留意的,在……在下曾……曾经发现萧家有来历不明的人进……进出,而昨……昨天邙山六煞被……被仙人山贼击杀也……也是实情,唯一生还的驼煞羊化及,说……说出了当……当时的详情,因……因此……”

“因此你冒失地来了,想抢少林寺下水?那么,你确是与邙山六煞勾结了。”杜弘冷冰冰地问。

“不!不!在下不……不认识邙山六煞……”

“但你说驼煞将详情告诉你了。凭你这块料,还不配与邙山六煞提鞋,他怎会将详情告诉你?”

“这……这是玉萧客说的。”

“玉萧客自下在何处?”

“在下不……不知道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如果在下有半句假话,天打雷劈。”惠龙城竟然罚起誓来。

“好,就算你说的是真话,你可以进多搜了,阁下,搜不出咱们再说,你请吧。”

惠龙城打一冷战,向后退,泄气地说:“在……在下去传……传出信息,要……要玉萧客自己前来好了,我……我可不愿替他挡灾。”

声落,扭头如飞而遁。

宏光摇头苦笑,讪讪地向杜弘一再致歉,方带了同伴惭然撤走。

一场风波被杜弘轻易地平息掉,彭刚暗叫侥幸。屋内有两名匪徒,如果被惠龙城看破身份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杜弘送走了众僧,拾起包裹急急登阶,急问:“彭兄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唉!说来话长……”

门内抢出珮芝姑娘,泪眼盈盈地颤声叫:“天磊哥……”

她忘形地投入杜弘的怀中,又笑又叫。

杜弘抱住她的双肩,心中一酸,喃喃地说:“芝妹,不要哭,不要哭啊!你……你长大了,真不敢相信是你,进去吧,伯父他老人家可好……”

门内站着老眼模糊的萧宗慈,沙哑地叫:“贤侄,是你么?真是你……谢谢天!天可怜见。”

杜弘急抢而前,长揖到地。

萧宗慈一把挽住了他,急急地说:“贤侄,进去细叙。”

尚在门外的巧手鲁班惊叫道:“金城四丑来了,这将是咱们的生死关头。”

金城即金墉城废墟,以北一带山岭,皆是邙山的东支,这一带也有不少古帝王的陵墓,满山松柏,草木葱笼;帝王的陵墓气象恢宏,散落的无主荒坟在后山一带,断碑残喝隐没在荒草荆棘中,无复辨认。这里,就是金城四丑的隐身窟。

西面六十余里的北邙山,却是邙山六煞的巢穴。六煞是魔道中凶名昭著的人物,独来独往横行大河两岸。四丑则统率大河两岸的黑道好汉,坐地分赃无恶不作。总之,都是些不受欢迎的人物,神弃鬼厌的怪物魔头。这十个无法无天血腥满手的江湖盗贼盘据在河南府,白道群雄恨之入骨,但却无可奈何,前来问罪的人保证有来无去。

杜弘久走江湖,对这些魔头并不陌生,以往并无过节,事不关已不劳心,彼此从未碰头。

他转身回头,十余名黑衣人已经入村,浩浩荡荡的朝着广场走来。领先的四个人长相委实令人不敢领教,丑得名不虚传。一个是三首牛魔田仲;头角特高,像是长出一双短角。左额近鬓处,长出一只鸡卵大的青色肉瘤。颈下生了个碗大的所谓疤颈,歪在一旁;甲状腺肿有碗大,真不好受。

第二位是半面人荣兴;左边脸肌肉萎缩麻痹,无神的左眼斜吊着,鼻孔下拉,左嘴角下吊。第三位食尸鬼车高;鼻头缺无,只剩下两个吓人的暗红色大孔,上chún裂开向上缩,露出黄灰色狼牙似的一排尖齿。第四位是位老太婆,阴阳阎婆莫大嫂;右脸长了一块手拿大的青黑色胎记,上面长满了青灰色的怪毛,一双三角眼厉光闪闪,鹰勾鼻特大特尖,瘪嘴缺牙,从侧面看,像一头马而不像人。

其他八个中年人,全是洛阳附近的有名恶棍,挟刀带剑威风凛凛,神气万分。十二个人大踏步而来,目中无人声势汹汹。

杜弘剑眉深铁,向萧宗慈说:“萧伯父,你们进去。”

他迈步出门,向巧手鲁班抱拳施礼道:“晚辈杜弘,还未清教前辈高名上姓呢,失礼失礼。”

“老朽的匪号是巧手鲁班……”

“原来是鲁老前辈,失敬失敬。金城四丑的艺业,其实并不如传说中那么高明,只是长相狞恶,对手首先便被吓得有点心虚,气为之夺,所以吃了大亏。老前辈与半面人单打独斗,必可占八成胜算。”

“老朽愿试试。”巧手鲁班胆气一壮,镇定地说。

杜弘转向彭刚笑道:“那八个恶棍不成气候,彭兄,交给你啦!”

“我要斗斗四丑。”彭刚拍拍胸膛说。

雾中花的侍女握剑闪出,微笑道:“杜爷,恶棍们交给小婢打发。”

杜弘呵呵笑道:“你们谁也不必争,咱们须避免池们围殴。他们如不一哄而上,诸位大可袖手旁观。他们到了,咱们下去吧,不能让他们失望。”

四人下阶,缓步向前迎去。

双方在广场中心相遇,三首牛魔田仲怪眼一翻,抬手示意同伴止步,用老公鸭嗓子喝道:“那小女人,是不是恨海幽魂?还有个什么雾中花,快唤她出来。”

杜弘呵呵笑,背着手说:“这些人怎么这样没出息?一个个指名要见姑娘们,这算什么?难道只能在女人面前逞英雄?”

三首牛魔大怒,吼道:“住嘴!贼王八!你是什么人?”

“你问我是什么人?”杜弘怪腔怪调地问。

“你聋了不成?”

“不必问了,你们想怎样?”

“老夫要将三个女人带走。”

“三个女人?”

“恨海幽魂、雾中花、萧珮芝……”

“没有我?”

“你?有,但只要你的头。”

“要我的头?好,你拿去吧。”杜弘拍拍脑袋,笑嘻嘻地又说:“我的头不值半文钱,但只怕你拿不动。”

三首牛魔哼了一声,大叫道:“上去两个人,把他的头摘下来带走。”

抢出两名中年大汉说:“属下遵命。”

声落人到,同时上扑,四条铁臂分左右冲进,真想要赤手空拳摘脑袋呢。

杜弘扭头向侍女示意道:“姑娘,交给你啦!”

他身形疾退,两大汉双双扑空,恰好让侍女从右侧欺近,莲足疾飞,套了钢尖的小蛮靴十分可怕,挨了一脚不死也伤。

快,“噗”一声响,右面的大汉胯骨挨了沉重一击,立即肉裂骨开,一声厉叫,摔倒文外。

左面的大汉吃了一惊,火速拔刀。

仍然慢了一步,侍女飞抢而入,莲足再起,结结实实给了大汉一记窝心脚。

这瞬间,食尸鬼已看出不妙,猛地虎跳而上,沉重的狼牙棒势似奔雷,拦腰急扫并大吼道:“贱妇该死……”

杜弘比任何人都快,出其不意斜冲而出,但见青影一闪即至,挫腰射到伸腿便扫,好快好猛的扫堂腿。

“噗”扫中食尸鬼的右小腿,有骨折声传出。

侍女恰好飞跃而退,而挨了窝心脚的大汉尚未倒下。

“砰!”食尸鬼倒了。

狼牙棒失手而飞,“卟”一声击中挨了窝心脚大汉的小腹,捧上的狼牙,最少也有二十枚深陷入内腑,每枚狼牙长有寸半,血肉之躯怎禁受得起?大汉连棒倒摔出丈外,活不成了。

“哎唷!”食尸鬼躺在地上,抱着断脚惨叫。

“你怎么打死了自己人?”杜弘笑嘻嘻地问。

变化太快,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

半面人与食尸鬼交情最深厚,一声怒啸,拔出皮护腰中插着的五把飞刀,向杜弘飞掷。相距约两丈,正是飞刀威力最猛的距离。

第一把飞刀光临,第二把飞刀接踵而至,第三把亦以两尺之差,衔尾袭到。

五把飞刀声息全无,一近杜弘便失了踪。

不但半面人惊得脸无人色,其他的人也惊呆了。

杜弘的右手伸出,掌心叠放着五把飞刀,摇头道:“大名鼎鼎的半面人,飞刀绝技据说世无其匹,闻名不如见面,差劲透了。老兄,你知道缺点所在么?”

半面人惊魂初定,骇然道:“你……你会妖术障眼法?”

杜弘呵呵大笑道:“怎么?你以为在下是变戏法的?你这种尺长的大型飞刀,除了偷袭并无用处,这是缺点之一。最大的缺点,是你根本摸不清对方的意向,只知连续挨次发出,自左至右轮次发射,如果对方不向右闪,你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五把飞刀?”

半面人又拔出最后的五把飞刀,怒叫道:“老夫不信邪,打!”

杜弘屹立如山,手一扬,第一把飞刀跳出掌心,接着是第二把,第三把……

“叮叮叮叮叮!”清响震耳。

半面人发来的五把飞刀,皆在杜弘面前三尺左右,被杜弘抛出的五把飞刀击落,坠落原地竟未四处震散。

巧手鲁班一跳而出,笑道:“老夫也感到技痒,我来回敬他一斧。”

他的手斧举起了,老眼中神光暴射。

半面人也拔出狭锋刀,拉开门户徐徐向左绕走。

巧手鲁班身形一动,踏出一步,作势掷斧。

半面人向有一闪,狭锋刀一振准备接斧,上当了。

“叱!”巧手鲁班沉叱,斧挥出了,闪电似的破空而飞,向两丈外的半面人飞去。

半面人已来不及闪避,斧一闪即至,“喳”一声劈人胸膛正中,凶猛的力道将半面人震倒。

杜弘挥手道:“你们走吧,去叫王萧客来。”

三首牛魔拔剑踱出,咬牙道:“你阁下是为首的人,老夫如不领教你几招绝活,岂不白跑一趟了?”

杜弘举步迎出,沉静地说:“你们该向玉萧客讨公道的,他不该唆使你们前来送死。在下不知你们得了他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3章 积重难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