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44章 妖巫毒室

作者:云中岳

玉萧客以诡计暗杀了驼煞,把朋友刘纪的命也赔上,干净利落不留痕迹,够狠够毒令人寒心。

看到仆妇领着仲孙秀在前面缓缓前行,他大喜慾狂。两人虽是村妇打扮,但他一眼便看出她们的身份了。仲孙秀既然来了,萧家大概完啦!

但他不希望俘虏的仅是仲孙秀,希望雾中花与萧二小姐也在内。美丽的女人愈多愈好,他的嗜好就是搜集年轻貌美的女人,玩腻了就丢,最好是床头夜夜换新娘。早年他采了仲孙秀这朵鲜花,几乎脱不了手,仲孙秀天天求他请人至南阳向她家中提亲,他只好一不做二不休,将这死缠不放的讨厌多情女人送给红叶庄的少庄主一笔擎天。糟的是红叶庄的死对头恰在那晚纠众寻仇,仲孙秀乘乱逃出风荷亭水牢,一不做二不休,一把火烧光了红叶庄。此后仲孙秀自号恨海幽魂,万里追踪无义薄情郎,先后碰头拼了三次,皆被他轻易地摆脱了。以他的艺业来说,杀仲孙秀该易如反掌,但仲孙秀却比他机警,每次追上了,必定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他兴师问罪,他不得不为了珍惜自己的声誉而一走了之。

上次在萧家,该是第四次见面了,尽管他心中忿恨,但当那么多人面前,他除了溜之大吉之外,又能怎样?

只看到仲孙秀,他颇感失望,但仍感欣喜,至少可以证实萧家已经完了,出了这口怨气啦!

他脚下一紧,向前赶去。这时,他已看出有异了,感到暗暗心惊。

仆妇走在前面,手中握了一面小小招魂幡和三柱香,不徐不疾向前走。仲孙秀身躯似乎有点发僵,一言不发跟在后面走。

“等一等。”他叫。

仆妇闻声转身,香炷一拂,仲孙秀便站住了。

“咦!李爷,你来了?”仆妇颇感意外地说。

他走近,绕至前面,打量着仲孙秀。他看到一张清丽出尘的秀脸,比往昔他所玩弄的小姑娘成熟多了,也差多了,更比扮得像鬼魂的恨海幽魂好看得多。

仲孙秀脸上毫无表情,双目前视眼神茫然,像是木雕泥塑的美人,无知觉的行尸走肉。

“咦!她怎么长得这么美了?”他惊奇地自问。

仆妇接口道:“她就是恨海幽魂仲孙秀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主人已把她带来了。”

“她怎么啦?”

“三魂七魄受到禁制。”

“不会死吧。”

“不会,只要将她发心中的咒囊取掉,喷她一盆冷水。她便会醒来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你的主人呢?”

“还没回来。”

“雾中花与萧二姑娘呢?”

仆妇叹口气,苦笑道:“弓姑娘奉命至萧家施法。第一仅便将仲孙秀弄出,没料到第二次重入失风,被人破法擒住了。”

“哎呀!居然有人破法?”

“主人去救人时,雾中花以人质相胁,要主人以仲孙秀交换弓姑娘。”

“什么?令主人竟……”

“主人当然不肯,命我先将仲孙秀领回,自己准备晚上用七煞逐魂术坑死萧家所有的人。如果昨晚顺利,明午主人便可赶回来了。假使不带活人,今晚便可赶回。”

“好,在下等她回来,走。”

“请李爷明天再来。”仆妇迟疑地说。

“什么?在下不能在贵宾相候?”

“主人屋中禁制甚多,李爷恐有不便。”

“禁制甚多,有你在,你会留意的,是么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要说了,在下留定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主人责怪下来,老奴担当不起。”

“一切有我,你怕什么?走吧!少废话了。”他不耐地说。

独臂巫婆的草屋内分为四室,厅堂就是练功房,另一房是弓贞儿与仆妇的居室,一间是老巫婆的住处。最后一间秘室不许任何人接近,那是老巫婆的法坛,里面放着不少法器、葯材、木人、鼎炉、坛罐等等杂物。整座房屋共贴了二三十张符箓、纸人、纸马、香与幡。

仆妇在门日命玉萧客退至一旁,囊中取出香烟纸钱等物,焚香烧纸念念有词,久久方推开柴门。

玉萧客看得一头雾水,问道:“大嫂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仆妇淡淡一笑说:“解禁制。”

“开门也要解禁制?”

“是的。”仆妇似乎不想多说话。

“推开不就成了?麻烦真不少。”

“任何不懂禁制的人推开门,便会中煞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如果你不信,你可以进去推开任何一扇门。但你最好不要试,你如果被吓死,老奴可担待不起。因此,进去后千万不可胡乱走动,更不可移动任何物件。”仆妇一面说,一面领着仲孙秀进入。

玉萧客仍然有点不信,暗中留了心。

厅中没有木凳,只有两个蒲团。仆妇指着左面的蒲团说:“李爷,请坐。”

一面说,一面扶着仲孙秀在屋角的壁根坐下。仲孙秀双眼发直,坐下寂然不动。

玉萧客盘膝坐下,举目四顾。厅门窄小,三面无窗,屋外古林蔽天,因此厅中虽是大白天,仍然幽暗。潮湿,不但霉气冲鼻,更有各种异味流动,令人有点发晕受不住,显得阴森可怖,不是人住的地方,倒像是处身在坟墓里,窒息感,压迫得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。在有百不远的小木梁上,放着一根人的大腿骨制成的人骨笛,一个骷髅头骨,一只猫头鹰的脑袋,一只干猴爪。

仆妇提起壁角的大茶壶,用一只木碗倒茶。

玉萧客手一伸,便抓向骷髅头,说:“这是仇人的头骨么……哎呀!”

骷髅头白森森的牙床一分,像在张嘴,一口咬住他的虎口,眼眶与鼻孔喷出一阵青烟。

玉萧客被骷髅咬住虎口,已惊得魂不附体,想松手丢掉已来不及了,惊叫声中,鼻中嗅入一丝青烟,人便躺下了。

仆妇一惊,放下茶壶抢救。

玉萧客醒来,发觉自己躺在厅中,感到头脑昏沉沉,四肢无力。仆妇不在,仲孙秀仍然呆呆地坐在屋角。他撑坐而起,沉沉地叫:“老天爷,怎么一回事。”

仆妇在房内高声说:“老奴救了你,你不该将老奴的警告置于脑后。幸而有老奴在旁,不然你早就死了。”

“好厉害。”他惊魂未定地说。

“你知道就好,以后千万不可乱动东西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要在下在此枯坐等待么?”

“大概是的。”

“不行。如果贯主人明日返家……”

“你只好委屈些了,食物我会替你张罗。”

“这不是坑人么?不,我要一间房休息。”

“抱歉,不可能。”仆妇一面说,一面出房。

“我要一间房.你听清了没有?”他大声叫,意极不悦。

仆妇脸一沉,冷笑道:“闭上你的臭嘴!竖起你的驴耳听清了,老身对你客气,你不要不知好歹。得了三分颜色,你就开起染坊来啦!你该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你凭什么在老身面前大呼小叫使性子?想当年老身在冷魂谷,像你这种人,趴在老身脚下叫娘,老身也不睬呢。你给我安静些,不然我要你生死两难。”

鬼怕恶人蛇怕赶;老仆妇一发威,他变成见了猫的老鼠,垂头丧气地说:“好吧,你凶,等老巫婆回来,我再找你算帐。”

仆妇冷哼一声说:“我警告你,主人回来之后,你最好放乖些,主人对你已容忍够了,她早就想宰了你,用你的魂入煞役使。主人也是舍不得这处练法道场,不然你哪有命在?惹火了主人,大不了宰你,放弃此地远走他方另建道场,你没有什么可恃仗的,阁下。”

说完,冷笑一声入内而去。

他悚然而惊,一阵寒流从脊梁向上爬。老仆妇说得不错,老巫婆躲在此地练功练法,如果不是特殊原因,随时皆可放弃远走他方,他没有什么可恃的。

不想倒好,愈想愈心寒,邪术是无法抗拒的,他像是俎上之肉。老巫婆凶残恶毒,如果也有仆妇同一想法,那么,他的处境岂不危如累卵?

当然,老巫婆已经中了他的圈套,答应了他的条件,而且已将仲孙秀弄来,当然不会有仆妇这种想法,但万—……

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显然他已得罪了这该死的老仆妇,万一老仆妇向老巫婆进谗……

他愈想愈心寒,为自己的处境担上了无穷心事。

老仆妇已看出他外强中干的底细,太可怕了。只有一个办法,可避免老巫婆转这种对他不利的可怕念头。

他的目光落在屋外,眼中涌起了重重杀机。后面响起碗盘声,他知道仆妇在治食。

肚子真也饿了,时光不早啦!

“吃饱了再说,我会想办法对付这个老虔婆的。”他心中在转恶毒的念头。

有酒菜香飘出,他想:酒足饭饱后并未为晚。

肚子在唱空城计,但仆妇并未端酒菜外出,后面毫无声息,酒菜早该弄妥了。左等不来,右等还是不来,他等不及了,大叫道:“老大娘,有吃的么?”

仆妇应声叫:“你叫魂么?等老娘吃饱了,自然有你一份。”

他无名火起,心中暗骂:“这该死的老虔婆翻脸无情,她居然自己在进食,把我这主人的贵宾撂开不管,岂有此理?”

他忍不下这口恶气,大叫道:“你这是待客之道么?”

“强宾压主,你算是哪一门子的客人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再穷嚷嚷,准有你好看。”

他心中一凉,乖乖闭嘴。

久久,他机火中烧,终于听到了脚步声。

“酒菜来了。”他心中欢叫。

仆妇出现了,手中没有托盘,当然也没有酒菜,只用那双肮脏枯瘦鸟爪似的手,抓着两角又冷又硬的烙饼,冷冷地向他一抛说:“你吃吧,可别胀死了。”

他接住一蹦而起,大怒道:“这是什么?太爷人辈子也没吃过这玩意。”

“你不吃?”

“吃?喂狗狗都不吃……”

“恐怕你得吃了,就算你是狗好了。”仆妇阴森森地说,接着不怀好意地咯咯笑,笑得像刚生过蛋的得意老母鸡,也像夜猫子在叫。

他气得发昏,将烙饼丢出门外,恨恨地说:“我宁可饿死。也不吃这恶心反胃的玩意。”

仆妇停止怪笑,说:“不吃就拉倒,你可以到城里找酒食。老娘可没工夫伺候你。要不就等主人回来,她也许会赏你一顿酒食,看天色,也许她快要回来了,你等着吧。”说完,掉头不顾而去。

他怎敢离开?万一老巫婆恰在他离开后返回,这该死仆妇在老巫婆面前烧上一把火。他岂不完了?

他愈想愈不是滋味,也愈想愈恨,眉宇间杀气更浓,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

厅中危险,他不可能动手搏杀仆妇而能全身。据仆妇说。任何物品皆有禁制不可移动,动则有不测之祸,万—一击不中,自己碰动这些鬼玩意,那就惨了。

既然动手搏杀风险太大。他只好利用上他的绝技,悄然取出玉萧,徐徐举萧就chún。

奇异的萧声袅袅飘散,怪异的旋律在空间里萦绕,充溢在天宇下。

不久,仆妇双目发直,幽灵似的缓缓出厅,一步步循萧声向他走来,神情与先前的仲孙秀一般无二,像是失魂落魄了。

迷魂魔音,他将仆妇催眠了。玩弄巫术的人,迷魂术可说是必修的看家本领,居然反而被他的萧育所迷,可知他的萧上造诣是何等高明了,玉萧客的名号,果然名不虚传。

仆妇渐来渐近,一丈、八尺、五尺,终于举手可及。

“噗!”仆妇倒下了,血腥触鼻。

他一蹦而起,踢了尸体一脚,骂道:“你这千刀万刚的该死老虔婆,竟敢在太爷面前撒野,死有余辜。”

饥火中烧,他想到厨房找食物,却又心中害怕犹豫不决,万一里面设有禁制,岂不自取杀身之祸?

左思右想,最后只好挨饿。他将仆妇的尸体拖出门外,藏在草丛中。再小心翼翼转回,且喜大门的禁制已解,他松了一口大气。

眼看黄昏将临,厅中幽暗,他感到汗毛直竖,坐立不安。最后亮了火折子,小心地点起神台上的蜡烛,火光一亮,他心中的恐惧逐渐消退。

他的目光,落在壁角的仲孙秀身上。仲孙秀坐在那儿,不言不动,神情木然。他感到奇怪,美丽的旧情人,怎能支持这许久?

五六年前,他占有了仲孙秀的身子,那时的仲孙姑娘,仅是个未开脸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黄毛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4章 妖巫毒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