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05章 蒙面堡主

作者:云中岳

山谷中,暑气消散得快,远处不时传来兽类的吼叫声,野狼与山狗的长嘷令人头皮发紧。

杜弘睡得正沉,他是个挑得起放得下的人。

朦胧中,他又梦见那位杀叶郎中的凶手。但这次不同了,对方已将他压倒在地,正向他狞笑,手扣住他的咽喉,他却无法反抗。

他一惊而醒,正待反击。但他忍住了,不言不动。

压住他的人不是那位凶手,而是恨海幽魂仲孙秀。

这位情场失意心碎了的姑娘,娇躯半压在他那结实的胸膛上,用她那发抖冰凉的小手,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,口中低低地呢哺:“他睡得好香甜,对我毫无戒心,多么难得的人哪!不知道他梦中在想些什么?苍天!我为何早年遇上的不是他?”接着,是一声深长而无奈的叹息。

他心潮一阵汹涌,只觉心中一落。少女身上的肌香和汗水浸润,所发出的特殊体气,对一个二十来岁的大男人来说,比纯粹的肉香更为诱人。压在他胸膛上的酥胸,更是难以拒绝的诱惑。

那感觉,那气息,那叹息……

他虎臂一抄,将姑娘抱住了。

“嗯……”姑娘在他的铁臂拥抱下溶解。

一阵激情,一阵冲动。四周是那么黑暗、黑夜中的孤男寡女,任何事都可能发生。

他在姑娘颊上亲了一吻.亲得那么火热,一切皆出自本能,一切道德教条皆不存在了。

“嗯!杜……杜爷,我……我……”姑娘用沉迷的声音低唤,也用亲吻来回报他。

他吻住了她干裂的樱chún,天地已不复存在。

久久,姑娘偎在他怀中.用凄迷的低回声音说:“杜爷,但愿我们仍在人间。”

他悚然而惊,从迷幻中回归现实。

他,怎能乘人之危?姑娘信赖他,将生命文在他手中,他的铁肩上、担了太重的道义,而他却……

他火热的热情迅速地消退,在心中自问:“我做了些什么?我该是不该?”

他双肩的拥抱力消失了,热力消失了,拍拍姑娘的肩膀,低声道:“我们本来就在人间,有信心的人是无畏的。”

他将姑娘安置在身侧躺好,又道:“仲孙姑娘,不要胡思乱想了。俗语说,天无绝人之路!”

姑娘仍用一手挽住他的虎腰,幽幽地问:“杜爷,我们真能出困么?”

“我们在尽力,我有坚定的信心。”

“如果……”

“没有如果,不是生就是死。死并不足畏,因此我们不能被死亡所征服。”

“还有一天半工夫……”

“一天半,已经够漫长了,是么?”

“杜爷……”

“不要叫我杜爷,叫我杜弘。”

“我乍敢……”

“要不就叫我杜大哥,我比你痴长两岁。”

“我……大哥,我……”

“叫大哥也好.我托大,叫你小妹。”

“哦!我……我好高兴,我……”

“高兴不行,你身体仍然虚弱,快给我乖乖安睡。睡吧,一切有大哥担当,天掉下来有大哥去顶,我只要你睡得香甜,养足精神,以应付未来的劫难。”

“是的,大哥。”姑娘满意地说,似伏在他身侧不久,便梦入华胥。

破晓时分,两位姑娘醒来了。

东面的天际,半天里一片殷红。

“咦!天亮了,朝霞满天。”姑娘脱口叫。

“晤!好像不是朝霞。”女判官说。

三丈外担任守卫的杜弘接口道:“是失火,已经烧过了好几座山头啦!”

恨海幽魂一跃而起,惊叫道:“哎呀!如果烧到此地……”

“不要紧,远得很。唔!小妹,你刚才说什么?”杜弘大声问,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语气中有兴奋。

“大哥,我说怕野火烧到此地……”

“哈哈!妙极了!”杜弘喜悦地叫。

“大哥,你说……”

“小妹,任何毒物,无不畏火,对不对?”

“对,不但怕火,也怕水……”

“如果我们放上一把野火,怎样?”

“那……我们呢?岂不成了烤猪?”女判官说。

“不会先开火路么?”

恨海幽魂鼓掌道:“对,大哥,此法可行!我们找地方放火。”

“大哥,怎么了?”

“这时放火,岂不便宜了陷害我们的人?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等明日正午,他们的朱堡主到来再说。”

“大哥打算……”

“有出困妙着,我们已立于不败之地。哼!我决不放过他们。”

“等他们来了再放火?”

“我们等明日中午,我希望他们能进来察看。走!先找预定的放火的地方,再去看看谷口的黑白双方的情形,我希望能劝服他们,多几个人,动起手来也稳当些。”

“大哥.我希望能成功……”

“小妹,必须成功。现在,你两位姑娘不必耽心了,给我努力加餐,给我在明天前恢复体力,准备与那些陷害我们的人算总帐,走!”

谷口附近不见有人,只有发臭的尸首。猜想是经过拼斗之后,双方的人已看出过早在此地等候,等于是自寻死路,不得不暂行退走,先找地方藏身,远离谷口险地藏好,可能要在明日午间再行聚集,届时将有空前惨烈的恶斗展开。

三人在退处潜伏,监视谷口,直至近午时分,尚不见有人。

这在百步外,事实上很难发现匿伏在乱石草丛树下的人。女判官说:“杜爷,我去看看到底还有没有人。”

杜弘拉住她,摇头道:“不必了!谷外的山林间有人在监视,目下咱们愈少露面愈好。”

“那……我们就在此地等?”

“不!我们要去找人,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,咱们需要人手。走!”

接近谷中段,远远地便看到小径中有两个人,一男一女,正在翻翻滚滚,抱成一团拼命。

三人脚下一紧,飞掠而上。

男的是恨地无环,女的是彩蝶周倩。周倩仍穿了杜弘的上衣,下身换了一条男人的长裤,可能是从尸体上剥下来的。

两人都衣裤凌乱,肉帛相见。双方皆已力尽,有气无力,目光朦胧,满口龟裂血凝创结。两人各用双手扼住对方的咽喉,皆慾将对方扼毙,但双方力道有限,你翻我滚,谁也未占上风。

可能是彩蝶周倩昨天还有一葫芦水,因此体力要比恨地无环略佳,不然早该死在恨地无环手中了,这位傻小子以力大无穷名震绿林,但今天,傻小子手无缚鸡之力,因此双方拉成平手。

杜弘到了,抓小鸡似的将两人提起,喝道:“不要打了,你两个混球。”

“砰卟!”他将两人摔倒。

恨地无环吼了一声,像受伤的野兽,吃力地爬起,摇摇晃晃地扑上叫:“我……我要……喝你的血……”

杜弘一把揪住对方的发结,将傻小子掀倒按住,大声叫道:“畜生!你要是真喝了血,不死才怪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杜弘将一个水葫芦塞在对方手中,大声说:“先喝点水,我找些东西给你充饥……”

恨地无环已听不见他的话,贪婪地狂喝救命的水。

另一面,两位姑娘也将半躶的彩蝶姑娘拖至一旁施救,女人到底安静些。

杜弘找来了一些野菜,用石捣烂,分给两人食用。

水和食物,替两人带来了信心。杜弘将两人引至偏僻处,留下水和食物,嘱两人好好静养,明日午后带他们出险。

恨地无环虽是强盗,但天良仍在,杜弘三番两次救了他的命,他怎能不感恩?他比任何人都安静,对杜弘尊敬有加。

彩蝶是个风流放荡的女人,杜弘解衣推食一而再相救之情,也令她感激不已,自然也百依百顺。总之,两人都有了活命的希望,甘心情愿跟定了杜弘。

结果,杜弘并未能再找到其他的帮手,晚间,两男三女度过了安静的一夜。

巳牌正,他们到了距谷口约里余的一座山坡上,山坡附近矮林密布,距上面的白线不足二十步,居高临下,可以看到谷口的景物。

恨海幽魂和女判官,皆已恢复了体力,恨地无环与彩蝶,仍然有点虚脱,但已可行走自如。

恨海幽魂的面具早丢掉了,长长的秀发挽成一个双丫髻,露出清丽绝俗的脸庞,嘴chún的裂痕早已结痂,有些痂已经脱落了,她脸上的阴霾与冷漠已皆消失无踪,代之而起的是明朗的笑意,要不是她那一身白衣裙污脏得几乎变成了黑袍,定然明艳照人充满魅力。

女判官仍保持着她那活力充沛,充满了野性的风韵,但骄傲的神色已一扫而空,她成熟了。

杜弘是唯一能保持往昔神采的人,他将众人安顿停当,慎重地说:“咱们远远地观看结果,留心些便可听清谷口的动静。不管谷口有何变化,切记不可暴露咱们的藏身处。如果在下所料不差,那些人必定群集谷外,等候那唯一生还的人;如果他们发现仍然有人藏在谷内,便不会进来了,咱们岂不大失所望?”

“大哥,你希望他们进来?”恨海幽魂说。

“不错,要打听他们的底细,最可靠的是他们那些爪牙的亲口供。如果运气好,也许可以在谷内抓住他们的朱堡主!当然南总管也是最重要的主凶,现在,咱们且拭目以待。”

不久,第一个出现谷口的是个大和尚,提着戒刀,脚下似乎并不稳定。

女判官咬牙切齿地说:“杜爷,那就是魔僧了了。”

彩蝶叹口气,接口道:“他有人肉果腹,为何精神不振?怪事。”

杜弘笑道:“人三天不吃食物,死不了。断三天水,那就完蛋了。前后五天,水早就光了,吃人肉是支持不住的,他不发疯已经是奇迹啦!”

接着出现的,是个身材高瘦的青衣人,长剑闪闪生光,从右面的山坡走下,向魔僧了了迎去。

“他是飞虎俞伦。”女判官说。

“是白道高手中不可多得,声誉甚隆的人。”恨海幽魂接口道。

“可惜他未能及时号召其他的人团结一致,只能邀集四个人在他旗下;我一走,他只剩下三个人了。”女判官惋惜地说。

“杜大哥也有四个人。”恨海幽魂傲然地说。

杜弘苦笑道:“姑娘们,你以为这件事容易么?四十二个人,倒有四百二十条心,难难难。”

“大哥,我们……”

“你们不同,我能供给你们四人短期间的饮食。但要供给四十二个人,抱歉,无能为力。天气炎热,无水无食,从何团结?任何人也束手无策。”

谷口,魔憎了了与飞虎俞伦面面相对,刀剑并举,徐徐移位像一对斗鸡。

魔僧了了瞪大着布满红丝的怪眼,干裂满是泡沫的大嘴,费力地叫:“姓俞的,让我出去,贫僧让你全尸。”

飞虎哼了一声,大声说:“让你出去杀人糟蹋妇女么?休想!”

“你活着也是多余……”

“你活着却是罪孽……”

“杀!”和尚厉叫,扑上就是一刀。

飞虎的脚下也不灵光,不敢硬接,退了两步立还颜色,走偏锋攻出一剑。

两人小心地发招,各攻了五六招,换了十余次照面,生死存亡在此一举,谁也不敢大意。

“铮!”刀剑终于交接了.火星直冒。

双方各退两三步,再次绕走,之后是一刀换一剑,此进彼退,双方吃力地发招,你来我往势均力敌,短期间难分胜负。

时光渐逝,午牌已至。

谷口,第一个出现的是南总管,仍然带着他那三十余名以黑巾蒙面的爪牙,距生死门五六丈,在两侧排开列阵。

钟声三响,第二批人出现。

八名穿掩心甲的劲装大汉,拥簇着三个身材中等,穿一袭墨绿长袍戴了漆金面具的人.徐徐出现视线内。三人一色打扮,不论身材,面具,穿着,佩剑,皆完全相同,面具的五官轮廓也完全酷肖,唯一不同的是,中间那人腰带上,多带了一把匕首,匕首把上镶有几颗宝石,幻射出五色的光芒,映着日色,虽远在里外,仍可感到光芒有点刺目。

“堡主驾到。”有人大叫,其声悠扬。

南总管与三十余名爪牙,同时欠身抱拳说:“恭迎堡主。”

“总管免礼。”堡主挥袖说,声音刺耳颇不寻常。

“谢堡主。”

“怎样了?”堡主问。

“只剩下两个人,仍在缠斗。”

“午正快到了吧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蒙面堡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