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51章 抢亲拒亲

作者:云中岳

这一夜,闻家损失了黄金千两,白银三干锭,小麦四五万斤,损失惨重。

天亮了,运金银的车已远离磁州三十里。

杜弘跳下车座,向车座上的梁上狐与另一名驾车小贼挥手笑道:“祝旅途愉快。司兄,后会有期。”

梁上狐呵呵笑,挥手道:“一切承情,再见。杜兄,小心珍重。”

蹄声得得,车声辚辚,向北走了。杜弘也掉头重返磁州,磁州他还有大事未了。

闻家的神奇大窃案轰动全城,大快人心。闻元毅是当地的土豪,官府不得不全力追查,但办案的人却提不起劲,并不认真,神不知鬼不觉丢了那么多金银和那么多粮食,可能么?甚至有人认为他想乘荒年兴风作浪呢。

这一天,也就是宋家预定向乔家下聘的一天,酷阳如火,热浪迫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宋乔两家的庄院皆在城南郊,距城约三里左右。官道绕过城外的淦阳驿,过了淦阳石桥,便向西南斜出,绕过曹操疑冢。另一条小路则向南延伸,通过林深草茂坟上起伏的疑冢区!略向东偏,是至临漳县的道路。虽称为小路,但足以容三部大车并驶。

所看到的第一座村庄,便是位于道路两侧的宋庄和乔庄。两庄相距约四里余,一东一西,各距道路百十步,另筑小径通向庄内,宋庄距城略近些。乔庄在路西,庄西北一带不远,便是疑冢区。

宋乔两家皆是专走山西的行商,但也是磁州的大地主,乔庄的族长不但是乡长,也是南乡的粮纳,因此在州城颇有地位,列为本城豪绅。抢亲这件事,本来可报官由官府出面弹压。但乔家的当事人七星联珠乔吉龄却不愿贻笑乡里,不肯报官,认为自己可以处理,暗中召来了不少朋友,横定了心要和神刀宋永嘉结算清楚,新仇旧很一并解决。

闻元毅是帮助来家的重要人物之一,前一天家中出了大纰漏,本来主张将下聘的日子延期。但其他的人却力加反对,夜长梦多,不能因为闻家出了纰漏而更改大计,所以闻元毅不得不暂且放下追贼的事。

一早,十六名夫子抬了八只大礼盒,由八名雄赳赳的大汉押送,出了宋庄,走上大路,堂而皇之奔向至乔庄的岔路口。

岔路口一字排开八名乔家的人,严阵以待。

押送礼盒的八个人中,摩云手一马当先,微笑着折入岔路口,向列阵的八个乔家人接近,在十步外便哈哈大笑道:“哈哈!你们是接礼的?不敢当不敢当。上!”

七个人随后冲出,立即各找对手,一冲之下,拳打脚踢将人迫离道路,呐喊声中,十六名夫子乘机冲过,直向七八十步外的庄门冲去。只要有一只礼盒能冲入庄门,便算是成功了。

这瞬间,大道对面的树林中,突然冲出二十余匹健马,马上的骑士全是宋家请来相助的人,挥动着特制的长马鞭,叫啸着越过大道,向庄门分两路急冲,保护八只礼盒冲向乔庄的庄门。

小径两旁是树林,第一匹健马冲近,绊马索突然拉紧、上升。绊马索暗藏在小径三四寸深的尘埃下,表面上难以看到,一端捆在大树上,另一端由潜伏在树下的人控制,一拉之下,绊马索上升,恰好挡住去路。

一声马嘶,坐骑倒地,马上的骑土飞跃马下。

埋伏的人暴起,猛扑坠马的骑士,两人滚成一团,各展所学要将对方制住。

双方皆不带兵刃,赤手空拳相搏以免出人命。

埋伏的人也有二十余人之多,对付二十余名骑士势均力敌。十六名夫子不与人交手,尽量向庄门抢。

有五只礼盒冲过混战的人丛,急趋庄门。另三只礼盒被打翻了,礼品撒了一地。

第二批健马接踵而至,向庄门狂冲,掩护礼盒急进,二十余匹健马来势如潮。

路旁的大树上一声怒啸,一个人影飞跃而下,扑在第一名骑士的身上,两人飞坠马下,继成一团。

人喊,马嘶,乱成一团。

庄四周建了土寨墙,留有栅门出入,栅门大开,寨墙头上站满了乔庄的男女老少看热闹,呐喊着助威。

剩下两只礼盒冲过人潮,距庄门已不足十步了。第二批骑士及时赶上,保护着礼盒冲向庄门。

寨墙上伏着三二十名第三批拦截的人,人影暴起,猛扑最先冲近栅门的马上骑士,两人纠缠着坠马,重新在尘埃中交手。

混战中,一只礼盒终于从滚滚尘埃中超越,到了栅门口。两名夫子是由高手们假扮的,最前面的人用脚勾倒一个想打翻礼盒的人,飞快地将礼盒奋力向庄门内一丢,欣然叫:“聘礼送到,请查收。”

声落,丢下礼盒,奇快地退出栅门。

大乱中,跟来一个青衣人,一把拖住礼盒向外急拉,大笑一声,将礼盒拽出在门外,叫道:“人弃我取,这是我的了。”

两名假夫子大惊,同时扑上相阻。

青衣人是杜弘,用一个布头罩住头部,只露出五官,穿的青直掇与乔家的人一样,因此他不费吹灰之力,混近乔家的庄门,看究竟谁胜谁败。礼盒进了门,他不得不出面啦!由于脸部褪了旧肤换了新皮,他只好用布头掩去庐山真面目。

两名假夫子从他身后扑上,来势汹汹。

他一声长笑,丢下礼盒回身出手,“噗噗”两声闷响,一拳一脚几乎同时将两名假夫子打倒在地。

他用一只领先准备妥当的大布囊,不客气地将礼物倒入囊中,向东溜之大吉。

宋、乔两家的人,皆不知这位戴了头罩的人是何来路。乔家的人深感意外,反而掩护他脱身。宋家的人以为他是乔家的朋友,想追已力不从心。

其他七只礼盒,已被打得七零八落,下聘的大计功亏一篑,枉费心机。

由于双方皆有所顾忌,皆不敢使用兵刃,因此仅伤了不少人,幸未闹出人命。宋家的人恨恨地退走了,损失相当可观。

当天,宋家一群惟恐天下不乱的人,在宋家密商下一步行动,决定下次多带些人前去下聘,一不做二不休,愈快愈好。可是,明天日值月刑日煞,后天日值重丧,迷信的人谁敢冒大不韪行事?因此不得不将预定抢亲日改为下聘日。决定之后,各自返家准备一切。

摩云手走得最早,他要返城派人追查那位抢了聘礼溜走的蒙面神秘人是何来路,并负责再召请武艺高强的朋友前来助拳。

已经是申牌初,日影偏西,热浪逼人。他带了两名从人,各乘健马奔向州城。三里路,片刻便可进城。

离开宋庄里余,道路经过一座高如小山方圆约两百步的疑冢,路上行人稀少,天气太热不见行旅。疑冢附近草木丛生,蝉声震耳。

摩云手一马当先,健马以轻快的小步前驰。刚到达疑冢下,健马突然一颠,一声长嘶,人立而起。摩云手骤不及防,几乎坠马,幸而骑术高明,居然能稳在鞍上,发出一声吆喝,想安抚受惊的马。

马不是受惊,是自左眼下力射入一段三寸长的指粗树枝,前蹄落地,随即跌倒。

摩云手坐不住鞍了,骇然飘落左侧,讶然叫:“咦!怎么啦?”

后面两随从到了,勒组下马急向前抢,惊问:“大爷,怎么……”

路旁的一株大树下,钻出戴着头罩的杜弘,背手走出大笑道:“马受了重伤,活不成了,补上一刀吧,活着比死要痛苦得多。马与人一样,早晚要死。”

摩云手大惊,急拔佩剑,剑刚出鞘,只觉手肘一麻,整条膀子如中电殛,原来肘内侧的麻筋被一支小树枝击中,不轻不重力造恰到好处,剑失手掉落尘埃。

两名随从反应甚快,火速拔佩刀。

“哈哈哈!”长笑声震耳。

“噗噗!”两随从的刀也掉了,驳然而退。

摩云手不甘心,俯身伸左手拾剑。

杜弘疾冲而上,足尖一挑一卷,尘埃向对方的脸部飞去,像一团浓雾迎面袭来。

摩云手大骇,侧射丈外。

杜弘拾起剑,信手一丢,剑飞出五六文外,掉落路旁干涸的小沟中,说:“动家伙会出人命的,老兄。”

摩云手感到心中发冷,悚然地说:“是……原来是你……”

“是我,杜天磊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没有死,你感到意外么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得还我公道。”

摩云手倒抽一口凉气,惶然道:“处死你不……不是在下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但你有份。”

“可是……冤有头,债……债有主……”

“你真够朋友。哼!你这些话,应该当着闻元毅说,他会原谅你的,但我不会。”杜弘一面说,一面逼进。

摩云手打一冷战,向随从叫:“上!挡住他!”

两随从不敢不遵,心惊胆战地迎出,拦住去路。

杜弘仍向前逼进,狞笑道:“你也上吧,哈哈!你是吓破了胆么?”

两随从往后退.脸色发青,同声叫:“站住!不……不要过来……”

摩云手突然向随从的一匹健马飞纵,要上马逃命。

杜弘一声狂笑,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快速行动,击倒两名随从,一闪而过。左手一扬,两段小树枝破空而飞,不轻不重地击中两匹马的嘴部。

健马受惊,疯狂地奔驰。

摩云手慢了一步,只好回身拉开马步叫:“不要逼我,我……”

“怕死鬼!”杜弘不屑地叫,快近身了。

摩云手突然急叫:“你们不许走……”

两名仆从撒腿狂奔逃命,不叫倒好,叫了他们逃得更快,生死关头,他们已顾不了主人的死活。

“你叫吧,他们不会理你了。”杜弘阴笑着道。

摩云手脸色苍白,大吼一声,欺进一掌劈出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脱不了身,只好拼命自救。

杜弘不闪不避,身形略偏,手一抄,便擒住了摩云手的脉门,脚轻轻一拨,一带之下,以掌力见长的摩云手趴下了。

在疑冢区的中心一座大冢顶,原来及肩的野草已经割平,方圆五丈内皆已清理停当。摩云手软穴被制,躺在烈日下像条死狗。

杜弘用一柄小刀在一旁削木桩,将臂粗的树枝截成一尺半一段,一端削尖,一面削一面狞笑道:“阁下,你得好好保全精力,钉在地上三天,精力不够支持不住的。”

摩云手早已魂飞魄散,哀求道:“杜兄,烧了我吧,求求你……”

“你怎么这样没骨气?在下被你们针在毒太阳下晒了两天,连哼都没哼一声,你的英雄气概到何处去了?”他不屑地问。

“杜兄,这不是我的主意……”

“总不会是杜某自己的主意吧?”

“这……球求你,我上有高堂父母,下有妻子儿女,我……”

“哦!哪些上无父母,下无妻儿的人,便罪该万死?你知道杜某有没有父母妻儿么?”

“看老天爷份上……”

“老天爷虽然不公平,但有时也公平得可爱。瞧,今天的毒太阳,与那天在下受折磨时同样炎热。如果你认为老天爷肯接受贿赂,那就赶快向老天爷祷告吧,替你下三天雨,你就死不成了。”

“求求你……”

杜弘开始打桩,狞笑道:“求我没有用,快求老天爷吧。”

打好桩,捆好手脚,摩云手狂叫救命,最后被一条布勒住口绑好,叫不出声音了。

杜弘拍拍手,准备离去,临行笑道:“好好享受,不久,你那些狼狈为姦的朋友,便会来与你做伴了。今晚,你不会安逸的,这里的虫蚁,比闻家的田庄要多好几倍呢。哈哈哈……”

在狂笑声中,他扬长而去。

半个时辰之后,山志山明兄弟俩同被拖到,同时被钉桩捆在地。尽管山明分辨,与闻元毅那天的阴谋无关,但杜弘一万个不信。

入暮时分,南天双霸的老二也被捉来了。这位仁兄落了单,想先进城会晤一位朋友,在石桥头被捉来了。

后走的闻元毅几个人,成了漏网之鱼,一进城,便得到山府与摩云手的随从们传回来的凶讯。

帮助宋家的好汉们慌了手脚,人心惶惶。

消息传回宋家,宋家空前紧张。

闻元毅城中的住宅,位于东门附近的一条横街,是一栋五进八大间的大厦。今晚,所有的打手均被召来,再加上五六名临时雇来巡更放哨的当地名武师,以及二十余名健壮奴仆,提刀带枪严加提防,如临大敌。

南天双霸住在闻家,解语花原来落脚在客栈,今晚也搬来了,人多好壮胆,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1章 抢亲拒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