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55章 皆大欢喜

作者:云中岳

杜弘断后,忍不住策马上前向一笔勾销问:“庞兄,两位姑娘为何要找我,你们怎知小弟的行踪?”

一笔勾销摇头道:“有人顶替安庆栈号在南京设栈,两位姑娘拿不定主意,希望你回去商量,可是你却一去就留连忘返,真把人急死。恰好赵姑娘派人捎信来,要你在这一年中不要北游,说是北地不安静。为了找你,两位姑娘找我设法,我只好拜托昔日的同道留意。不瞒你说,你从南京到杭州,再从杭州北上的经过,一切瞒不了我老庞。两位姑娘一听你竟然北上,心中一急,便道着我带她们亲自赶来寻你。她们扮男装,这一路真够辛苦的。你大闹磁州后失踪,我老庞料定你必定走邯郸,所以连夜赶来,岂知却完全失去了你的踪迹,怎不令人焦急?咱们在邯郸逗留,四出打听,今早到了蔺家河,正在打听,却碰上这几个狗东西,还有几个功力奇高的混球,明暗俱来,两位姑娘与侍女海韵正在后面,一下子就被迷香弄翻了。我与随行的朋友与他们拼命,想不到要糟,总算夺得坐骑逃走,打算到磁州找朋友前来相救两位姑娘,没料到鬼使神差碰上了你,不然我老庞算是栽定了。”

杜弘长吁一气,咬牙道:“你们是不是在蔺家河西南的山区碰上他们?”

“是呀!那儿听说经常有神秘人物出现,这几天更是每夜有人马出没。兄弟,邯郸这几天来,好像天下间的高手名宿全来赶庙会呢。咦!你怎知道咱们在蔺家河西南山区……”

“我知道那儿有我要找的人。”他恨恨地说,缓下坐骑仍留在后面。

一阵急赶,到了蔺家河。这座小村镇家家闭户,紧张的气氛令人感到不安。

一笔勾销一马当先,后面串着五匹马,伏鞍捆住五个男女俘虏,十分岔眼。绕村而过,走上村西南至山区的小径。杜弘在后面不住催促,救人如救火,他真急了。

不久,到了群山围绕的赵家,这座建了十余栋大宅的庄院,竟然鬼影俱无。

“是这地方么?”后面的杜弘问。

一笔勾销直摇头,说:“还在西面五六里。”

杜弘察看路上的路迹,心说:“万蝎宫并未找到朱堡主真正的巢穴,棋差一着。”

穿越赵家左侧的小路,进入绕山脚而转的羊肠小径,路迹凌乱,显然有不少坐骑在这条小径往来。

绕过一座小山,前面突传来一串马嘶。

“就在前面的山脚下。”’一笔勾销叫。

杜弘策马超越,沉声道:“好好看住俘虏,我先走一步。”

他不管一笔勾销是否能胜任,飞骑急追。

古林蔽天,小径一线。则绕出山脚,古林已尽,前面山坡下一字排开三个中年人。路旁的一株大树下,站着一位长眉入鬓英气照人的四十余岁佩剑壮年人。

他策马忽进,心说:“他们在等候了,今天将是决定生死的一天。”

相距约在三十步外,他缓下坐骑,高叫道:“这里由谁负责?”

壮年人缓步到了路中,惑然道:“老弟台,咱们陌生得很。请问老弟是随哪一位朋友前来襄助的?”

话不对头,他勒缓下马,拴好坐骑冷然向前走,说:“在下要见你们的朱堡主。你老兄不认识我,我也不认识你,但你们的人中,大概有不少人认识在下。去,叫朱堡主来,咱们有话说。”

“朱堡主?你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反穿皮袄装羊了,在下抓住你们五个人。”

“你抓住了我们五个人?”

“不错,快到了,其中有飞云神龙,九幽婆。在下不想追究过去的事。你们捉了在下四个人,在下以你们的五个人交换,人交出,在下立即离开贵地,往日的恩怨,一笔勾销,不然……”

壮年人一怔,说:“飞云神龙与九幽婆,皆是凌霄客赵无极的昔日死党,艺业惊人,你把他们捉住了?你是……”

“阁下,你在玩弄什么诡计?”他怒声问。

“什么,你……”

“大概你是故意作弄在下,故意阻止在下接近你们的匪巢了。好吧,在下也要将你擒作人质,拔剑!”

“锵”一声龙吟,他首先撤剑。

对方一皱眉,摇手道:“小兄弟……”

他一声低啸,疾冲而上,在急怒之下,他懒得听对方的废话,招发“白云出岫”,逼对方撤剑。

壮年人侧飘八尺,叱道:“住手!你……”

他身形似电,剑再次进攻,冷笑道:“你会撤剑的,阁下……”

壮年人火起,闪身避招,切入,出手反击,一气呵成,反应奇快,以内家劈空掌力劈向他按剑的手臂。

剑虹折向,身形快速移位,剑花骤吐,如山掌力应剑而散,罡风散逸呼啸有声。剑乘机吐出,攻向壮年人的右肋,快逾电光石火。

壮年人一惊,疾退八尺。

剑如影附形跟到,他的叱声震耳:“还不撤剑?”

壮年人移位,奇快绝伦,避过一剑再次从侧方切入,伸手反拍他的左肋,近身了。

他也快,剑芒一转,身形似狂风,反攻对方的左肋,剑长驱直入,剑尖迫体了。

壮年人又是一惊,身形斜穿而出,扣指疾弹,指风在五尺外直射他的右肘曲池要穴,认穴奇准。

他沉肘跟进,左手剑诀一拂,指风立散,剑以毫厘之差,拂过壮年人的右肋下,危极险极,锋尖击散护体真气所发的锐啸,令人头皮发紧。

壮年人飞射丈外,脸色一变,“锵”一声清鸣,撤下了长剑,信手拨出接招。

“铮!”双剑交接,剑鸣震耳。

两人同向侧飘,似乎势均力敌。

杜弘剑尖徐降,徐徐逼进说:“你如果早些拔剑,便不至于如此狼狈了。接招!”

最后一声沉喝,豪气干云,用了上狠招抢攻,这次不再客气了,招发“飞电沉雷”,无畏地冲进急攻下盘。

壮年人左闪避招,立还颜色,回敬一招“借花献佛”,彻骨奇寒的剑气突然迸发,锋尖疾指他的腰部要害,人剑俱进。

“铮!”他架偏来剑,反手拂出反击。

两人搭上手,各展所学,好一场快速绝伦凶险万状的恶斗,双方每一剑皆直指要害,接招反击如同电闪,剑剑辛辣,招招致命。

不再传出双剑接触声,双方皆以快速绝伦的诡异怪招抢攻,收发之间全凭神意御剑,全凭变化之快以争取先机,一切封架的虚招全免了。以快打快,双方都横了心。

一笔勾销到了,另三名中年人迎出高叫道:“下马,亮名号。”

左面的一名中年人抢出叫:“咦!你不是江湖巨寇一笔勾销么?听说你已经改邪归正了……”

一笔勾销跳下坐骑,讶然道:“咦!你不是君山的牧小子么?你怎么在此地替那些人做走狗?”

“你给我少胡说八道,你来有何贯干?马背上的人又是……”

“老夫的几位同伴……”

“哦!你的同伴被人擒走了?”

“不是你们么?”

“废话!与俞兄交手的人,是你的同伴?他很不错呢。”

“不错,他是老夫的同伴。”

“哦,他是谁?”

“大名鼎鼎的银汉孤星社弘。哼!你们君山四秀士的门人子弟,单打独斗占不了丝毫便宜。”一笔勾销傲然地说。

姓牧的大惊,奔出高叫道:“住手!自己人。”

缠斗中的两个人正在吃紧,不约而同撒招,各向侧飘出丈外。两人都额上见汗,以快打快极耗真力。

姓牧的呵呵大笑说:“银汉孤星,果然名不虚传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世上新人换旧人,咱们走眼了。”

“银汉孤星?”与杜弘交手的俞兄讶然叫,摇摇头又问:“你就是大闹磁州的杜天磊小老弟?”

杜弘哼了一声说:“不错,是我。”

俞兄收剑入鞘,笑道:“那晚你走得好快,我竟然迫你不上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是乔家相助……”

“哦!是你,你……”

“在下俞兆瑞……”

杜弘一惊,讶然道:“老天!金笔秀士的公子俞大侠?”

姓牧的抱拳笑道:“区区牧野。那两位是彭彦,谭尚孝。小兄弟,不要说你不知道彭彦吧?”

彭彦,雾中花彭洁如姑娘的父亲。但他并未见过,赶忙收剑向众人行礼,惭然地说:“晚辈无礼,恕罪恕罪。晚辈也是被逼急了,因此不问情由便……便冒失的递剑,俞前辈请见谅。”

彭彦目灼灼地打量着他,笑问:“急什么?急着报断魂谷的仇?洁如丫头说你答应她到君山去看萧姑娘的侍女倩倩,你始终没去,是么?”

“晚……确辈委实事忙……”

“忙?上次她受了伤,你竟不送她回家。”

杜弘一脸通红,讪讪地说:“洁如妹已经痊愈,因此……因此……”

彭彦叹口气,摇头道:“孩子,你不该糟蹋你自己,萧姑娘在天之灵有知,不会原谅你这种混迹江湖寄情逃世的愚行。唉!孩子,我不是责备恢。而是爱借你。”

俞兆瑞大笑,拍拍杜弘的肩膀笑道:“天磊,你听吧,他会说个没完。洁如在尊长面前,说你如何如何了不起,君山的人谁也不相信。好家伙,你差点儿要了我的命,看还有人信不信?不信就叫他和你比划比划。”

“晚辈……”

“呵呵!不要说,来坐,说说你被逼急的理由。”谭尚孝替他打圆场,将他拖至树下席地而坐。

一笔勾销也过来了,将丢失人的经过—一道来。

彭彦苦笑道:“大概我们要找的,是同一个人。我们刚到不久,已将老魔的庄院围住了,只是进不去,要等他们今晚突围再行决战。天磊,你所要找的朱堡主,必定是早年横行天下数十年的凌霄客赵无极,他不姓朱。朱,代表大明天子,早年他就是武林至尊,江湖之王。”

“彭叔,你们也来找他?”他惊奇地问。

彭彦点头慨然地说:“恐怕是的。这件事说来话长。咱们君山的人,极少在江湖走动,因此与江湖朋友结仇的机会不多。在最近十余年来,几乎每年皆有不明来历的人潜入君山,再而三向家父行刺,失败的人皆在事后自杀,迄今始终未留下活口。对于这件事,家父百思莫解,始终猜不出谁是派遣刺客的主使人。直至三月前,三名刺客藉小舟潜至君山,向家父行刺,却被家父击毙一人。金笔秀土俞叔追贼至湖畔,丹青秀士谭叔先一步到达毁去小舟,刺客无路可逃,作困兽之斗,最后自杀身亡。三名刺客中,洁如丫头竟认出其中一人叫黄泉鬼判尚彪。”

“我明白了!原来朱堡主所说的仇家是令尊,难怪他要选出最高明的人来做刺客。”杜弘恍然地说。

彭彦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这得谢谢你。”

“谢我?”

“要不是洁如丫头交上你这位好朋友,便不会知道断魂谷的事,你不是说过唯一投效朱堡主的人是黄泉鬼判么?这一来,家父便知道谁是主使人了。”

“朱堡主……”

“凌霄客在二十年前,已在江湖称雄道霸四十年,自命武林至尊,江湖之主。二十年前,家父在洛阳孟津渡口,为了争渡的事,与他起了冲突,双方一言不合,在河岸动手,在场的有他二十余名爪牙,三位拜弟。结果,他中了一剑仍不认输,连中三剑方倒地认栽。这一来,他的江湖威望一落千丈,无颜再在江湖立足,从此退出江湖,隐世二十年无人知其下落。家父本以为他真的退隐了,没料到他竟处心积虑累次派人行刺,直置家父于死地而后甘心,二十载大恨誓在必报,却因此不知枉死了多少无辜,未免太狠太毒了。他在江湖称雄道霸时,在河南、山东、湖广与江苏,分建了四座庄院,从不向外公布他的家世师承,知道他的底细的人,屈指可数。他以为家父也不知他的底细,却不知家父在三十年前曾在无意中知道他是大赵镇的人。这次知道黄泉鬼判的身份后,家父便算定是他在捣鬼了。这件事必须解决,拖下去对君山必定后患无穷,因此家父决定与他作一了断,柬请好友前来与他当面解决。”

“目下怎样了?”

“他党羽众多,耳目灵通,但咱们有备而来,出其不意白昼包围他的隐居处,已经有一个时辰了。他庄中机关埋伏甚多,而且精巧绝伦,四周布下了百毒大阵,人畜难近。派人前往书约期见面,他根本不加理睬,反而将下书人扣留,没有任何人出来交代一声。咱们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5章 皆大欢喜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