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莽芳华》

第09章 孤星迭出

作者:云中岳

两个人互相指称对方是假的银汉孤星,把白石道人一众凶徒弄得一头雾水,不知真假。

任和及时出现在窗外,指出两人都可能是假的。银汉孤星孤身浪迹江湖,从不与人结伴,日下两人都有伴当,因此可能皆是假的。

两个银汉孤星乘任和说话吸引众人注意时,彼此心意相同,不约而同出手以星形镖向对方袭击。

双方皆怀有歹念,因此发镖前即已暗中提防,镖出手的同时向一下一仆。

两枚里形缥皆落空,徒劳无功。

任何大笑道:“两人都用星形镖,只好用剑拼真假了。哈哈!”

“闭嘴!”第一位银汉孤星沉叱。

任和不闭嘴,说:“你两人自称是银汉孤星,委实令人不知所从,无法称呼你们。这样吧,有拜弟的称为兄弟孤星,有女伴的称女伴孤星,叫起来也方便些。”

女伴孤星的女伴大怒,她一闪即至,迫近窗台厉声道:“闭嘴!你这厮有拨火煽风之嫌,可恶!你是什么人?”

他呵呵大笑说:“西和城谁不知我叫任和?你真是孤陋寡闻糊涂透顶。首先在下得声明,在下不是为灵芝而来的。”

“那你来有何图谋?”

“来看热闹,来看看银汉孤星的庐山真面目。”

女郎冷哼一声,拔剑叫:“你已经看到银汉孤星的真面目了。本姑娘送你归阴。”声落,飞纵出窗。

任和抱头狂奔,急叫道:“不好,要命的快逃!要杀人了……”

狂叫声中,他转入一间厢房,溜之大吉。

女郎不放心厅中的事,恨恨地折回。

人全进入厅堂剑,剑拔弩张。

矮小猥琐的卢吉祥拔出了小一号的剑,向女伴银汉孤星阴森森地说:“世间竟有你们这种假冒别人名号的混蛋,简直不像话。我大哥在江湖名头响亮,老实说,并算不了什么,黑白道群雄中,威震江湖的高手名宿多的是,你们为何不冒充其他的人,偏偏要与了我大哥作对?说!”

女伴银汉孤星也撤剑在手,冷笑道:“你阁下所说的话在下深有同感。我银汉孤星在江湖只算一流人物,比起那些绝顶高手,算不了什么。但居然有你这位老兄不长眼,在这一带偏僻山城假冒我银汉孤星,为非作歹!是可忍孰不可忍,小辈,我必须毙了你们!剑上分真假,上吧,小辈。”

卢吉祥一声怒叱,剑出“天外来鸿”,但见银虹飞射,直指对方上盘要害。

女伴银汉孤星冷哼一声,一剑封出道:“小辈好狂。”

“铮铮!”双剑交击,人影疾闪,卢吉祥突然从侧方一旋之下便近身切入攻招。

女伴银汉孤星也身形疾转,“月落星沉”旋身向下封招,反应奇快。

“铮!”这一剑硬封,把卢吉祥震得斜飘八尺。

“你也接我一剑!”女伴银汉孤星豪壮地叫,如影附形迫进,一剑化长虹而出,猛攻对方的胸口七坎鸠尾要害,声势浑雄,挥洒自如,锐不可挡。

卢吉祥连封十二剑,退了丈余方稳住马步,总算挺住了,却也惊出了一声冷汗。

女伴银汉孤星不追击,退回原处冷冷笑道:“银汉孤星要是真有你这种稀松拜弟,岂不辱没了他的名头?你给我乖乖退在一旁等死,不要再上来丢人现眼。”

兄弟孤星大踏步上前,冷笑道:“贤弟退,愚兄订发他上路。”

女郎脸色阴沉地迎出,沉声问:“阁下,你到底姓甚名谁?”

“你耳聋了不成?”兄弟孤星大声反问。

白石道入不得不挺身而出,大声道:“且慢动手,听贫道一言。”

女伴孤星扭头冷冷地问:“老道,你要说什么?少来打岔。”

白石道人哼了一声问道:“阁下认识贫道白石道人始基么?”

“我应该认识你么?”女伴孤星反问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银汉孤星乃是贫道的师弟炎阳雷徐旭东派人请来助拳的朋友。阁下既然自称为银汉孤星,岂有不认识贫道之理?”

女伴孤星哈哈在笑,笑不可抑。

“你笑什么?有何可笑?”白石道人愤怒地说。

女伴孤星止住笑,脸一沉,傲然地说:“炎阳雷乃是黑道凶名昭著的天下十大巨孽之一,大河两岸的人,无不恨之切骨,为世人所不齿,无恶不作的东西。

银汉孤星虽是江湖浪人,但行道江湖的宗旨是行侠仗义,除暴锄姦,行仁尚义,江湖朋友有口皆碑,会自贬身价替炎阳雷助恶卖命?你简直是昏了头,你以为令师弟炎阳雷是什么玩意?”

白石道入一怔,叫道:“高川,过来。”

一名老道低声道:“师兄,你不是已派他远赴祁山……”

白石道入这才记起西城客栈酒楼上的事,讪讪地说:“哦!我倒给忘了。”

“师兄找他……”

“我想问他师弟的书信上,到底是怎么说的?”

皮龙上前欠身道:“回师祖爷的话。师祖叔来的信道,近期无法抽身返回相助,已派人前往西安,商请在那儿落脚的银汉孤星杜弘,前来对付帮助辛家的江湖人。”

“没说何时可到?”

“没有,只说不久将可赶来相助。”

女伴孤星刚想出言挖苦,兄弟孤星却拍拍胸膛说:“在下不是已经来了么?旭东兄派一帆风顺龙威到西安,把这件事一说。答应日后以重金相酬,在下便拍胸膛答应下来了,因此兼程赶来……”

“来的却是个冒牌货,哈哈……”女伴孤星狂笑着说。

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。”兄弟孤星怒叫。

窗外,突又出现任和的身影,叫道:“何不问问他,银汉孤星既是行侠仗义的英雄好汉,为何也来争夺九叶灵芝?”

卢吉祥鼓掌道:“对,问问他有何话说。”

所有的目光,皆向女伴孤星聚集。

女伴孤星冷冷一笑道:“这些问得好。”

“当然问得好。”卢吉祥说,第一次对任和有好感,向任和投过一道赞许的目光。

女伴孤星对这件事委实不易回答,说得不好,便会引起对方围攻全力对付他,脸色神色一紧,接着神色一弛,冷笑道:“本来,在下只想见识见识九叶灵芝,但听说居然有人假藉我的名号,在此地讹诈勒索甚至行凶,在下岂能不管?”

白石道人不住摇头,苦笑道:“咱们在场的人,谁也没见过银汉孤星其人。你们双方的话都有道理,但咱们不得不存疑。这样吧,你们两位银汉孤星暂且不必指责对方是真是假,请在本城暂留三五日,届时敝师弟便可赶到,不难真相大白。你们谁心虚私行离开,休怪贫道……”

话未完,外面传来阴森森的冷笑声:“白石道人,你到底交不交出九叶灵芝?”

白石道人大惊,袖口凉气叫道:“糟!岷江三邪来了。”

果然不错,大邪百里维已阴森森地踏进厅门。二邪天风和尚嘿嘿笑,三邪丘三娘管大嫂脸无表情。

白石道人脸色大变,欠身道:“老前辈,晚辈正在向辛家索取。”

窗外的任和双手支在破窗台,将头伸出说:“九叶灵芝早被人偷走了,人家辛姑娘正为了保护全家性命,不惜以身相许,请求有本事的人救命呢。为了一株九叶灵芝,辛家今天是家破人亡,那位偷灵芝的人,未免太没心肝。白石道人,这一定是贵崆峒门下贵门弟子做的手脚,把灵芝交给三位老前辈,岂不是皆大欢喜?何必……”

他的话,用意极为明显,可把白石道人急得一头冷汗,怒叫道:“小辈,你这是什么话?你……”

任和两手一摊,抢着说:“道爷,我又说了什么啦?”

“你……你这不是血口喷人么?你……”

人影一闪,大邪百里维已闪电似的欺近,劈胸抓住了老道的领襟,就近阴阴一笑道:“好杂毛,你还敢嘴强?老夫唯你是问……”

“老前辈请放手……”白石道人恐怖地叫。

百里维冷笑道:“一手遮不了天,你少在老夫面前弄玄虚。不交出灵芝,老夫要折了你的骨头,剥了你的皮。”

“砰”一声大震。白石道人被扔到墙根下,跌了个晕头转向,乌天黑地,慌乱地叫:“老前辈请……请宽限三天……”

“三天怎样?”大邪百里维问。

“三天,贫道必可查出灵芝的下落。”

任和笑道:“老道诡计多端,他在用缓兵之计。”

二邪天风和尚怪笑道:“给他两天好了,这时拆他的骨头也是枉然。他只是崆峒的一个小辈,即使知道灵芝的下落,也做不了主,咱们暂且放他一马,让他的师门长辈前来出头。”

任和又接口道:“崆峒山距此仅不过数百里,他的师门长辈来得快呢。”

大邪百里维哼了一声道:“就怕他们不赶来,来了免得老夫多费手脚。你们这些人都给我滚!两天后同一时辰,老夫在西城酒楼上等候回音。”

白石道入已吓破了胆,乖乖带了手下狼狈而遁。

兄弟孤星名义上是皮家请来对付辛家的人,他们犯不着与氓江三邪拼老命,也大踏步走了。

大邪百里维盯了任和一眼,冷冷地问:“你,为何不走?”

任和呵呵笑道,耸耸肩道:“我只是个看热闹的人.毫不妨碍诸位的事,甚至可以给诸位助威,对不对?”

“哼,我看,你这小子另有阴谋。”

“阴谋?笑话了。”

“你好像很希望老夫出手教训崆峒门人。”

“不出手便没热闹可看了,在下委实失望得很。”

“哼!可能你也是为了九叶灵芝而来的,别忘了,老夫已经警告过你。”

任和哈哈狂笑道:“在下游遍三山五岳,走遍了四海九州,确也看过了几株九叶灵芝。这玩意既不能充饥,又不能治病,更不能解渴,而且不像花卉一般令人赏心悦目。听玄门弟子说,这玩意服食后,可以长生不老,可以成仙升霞。但依我看,世间并没有长生不老的人,也没有真的见过神仙。这东西并非天下仅此一棵,而天下却不曾见过一个长生不老的人,阁下这种念头可笑极了。”

“你少给找油嘴滑舌。”百里维怒叫。

“祸从口出,在下这就闭嘴。”

“你最好赶快滚。”

“如果在下不想走……”

“老夫要活劈了你……”

“哎呀!快逃,老命要紧。”任和怪叫,脚步声沉响,匆匆逃命。

大邪百里维向和尚举手一挥,说:“和尚,去问问那丫头。”

二邪天风和尚桀桀笑,说:“妙哉,还是老大了解和尚的心意,这件差事,和尚我乐意效命、哈哈哈哈……”

狂笑声中,他向辛姑娘走去。自从入厅之后,贼和尚的一双色眼,始终在辛姑娘的浑身上下转。辛姑娘虽双目红肿。气色不佳,但十六岁的大姑娘,人本就生得美,在楚楚可怜的神态中,另有一股令人怜爱的风韵流露。刚发育完成的胴体,更有一股吸引人的气息,令贼和尚心猿意马,色心大动。

贼和尚问姑娘走去,脸上的婬笑令人恶心。

小后生辛安紧偎在乃姐身旁,盯着贼和尚发抖。

仆人辛忠长枪徐伸,在旁戒备。

这是三个待宰的羔羊,在屠刀下战栗。

厅门外,天外来鸿恰在这时苏醒,吃力地站起,手扶墙壁迈开沉重的双脚,向厅门移动。

二邪天风和尚终于到了辛姑娘面前,婬笑道:“小姑娘,你好美。”

辛荑打一冷战,心中的一线希望重归破灭,一个出家人说出这种话来,后果不问可知。但她已无可抉择,硬着头皮说:“大师请尊重些。”

天风和尚一阵怪笑,手一伸,轻薄地在姑娘的颊上摸了一把,怪笑道:“小姑娘,你,……”

辛忠大怒,抡枪便刺,骂道:“贼秃驴……”

天风和尚手一伸.便抓住了枪杆一抖,骂道:“该死的东西!”

“砰!”李忠飞跌仁外,撞在内厅门上,跌昏在地,寂然不动。

小辛安大骇,奔出叫:“忠叔!忠……”

天风和尚用夺来的枪一拨,哼了一声道:“小狗你叫什么?”

“砰!”辛安也摔昏在壁角下。

辛荑心胆俱裂,奔出狂叫:“弟弟……”

和尚毫无怜悯之心,一把抱住狂笑道:“小姑娘,你最好听话些,哈哈……”

姑娘双拳猛擂和尚的胸膛,挣扎尖叫着哭骂道:“贼秃放手!放手……”

“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孤星迭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莽芳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