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泽潜龙》

第一章 古道照颜色

作者:云中岳

神秘的外乡人

近午时分,韦家昌大踏步进入隘岭隘。

这里是闽赣交界处,隘口建了关。以往,这里有汀州卫驻派的官兵把守。现在,仍然有兵把守,但已经不是大明皇朝穿鸳鸯战袄、一身火红的大明官兵、取代的是穿鸦青军服加夹袄背心的辫子兵--大清兵。更换的时间很短;只是两年前的事。

大明皇朝名义上还没有亡,事实上却亡了,两年前隆武帝死在福州,郑艺龙降清之后便亡了。虽则永历帝已经逃到粤西桂林苟延残喘,但已起不了作用,大明皇朝大运告终,结束了朱家皇朝三百年的天下。

韦家昌是剃了头的,不剃头的人脑袋该已不在脖子上了,清兵进入闽赣,口号是:“留发不冒头,留棺不留屋。”

闽省的大户人家,尊亲死了并不及时入土.停厝在家中等候好日子下葬。也许要等三年五年,其至十年以上,大清兵最忌讳这种事,所以纵火焚烧家有停厝的房屋,这就是“留棺不留屋”口号的来由,雷厉风行,与剃发令同时下达,决不留情。

韦家昌的脑袋还在脖子上,因为他剃了头,他总觉得,剪一根猪尾巴并没有什么不妥,至少脑袋是保住了,他不是忠臣烈士,犯不着为了一条猪尾巴把脑袋丢掉。

关口有官兵盘查,四名兵勇拦住了他。

人在矮檐下,怎敢不低头?他身材高大,足比这些兵勇高一个头、但他取下了遮阳帽,露出前额光光,剪了长及腰际的可笑猪尾巴的脑袋,哈腰欠身,从怀中掏出了发自江西赣州的回乡顺民证,乖乖地邀上等候吩咐。

“走!走!”兵勇仅瞥了证件一眼,挥手赶入“包裹里有些什么?”

当然,这些兵勇不是满清的八旗兵,而是不折不扣的汉人。说的话带有浓浓的赣南土腔.

“破烂衣服有几件。”他说。开始解下背上的包裹:“快没有裤子穿啦!军爷!”

“去去去!不用检查了。”军爷撵他走,看他穿的那一身破烂衣衫,就知道包裹内绝对找不出什么钱财来。

“也好!”他笑笑,背回包裹,“看我这倒霉相没胃口是不是?军爷。人不可貌相,你走了眼啦!”

他一面说,一面进了城关。

这几个军爷的确走了眼,他包裹里没带有金银,但身上有,不但有金银,还有违禁品:衣内皮护腰中,有十二把六寸的回风柳叶小飞刀,几串开了锋的洪武制钱.

当然。他早就知道这里检查不严、严的地方他得偷渡,免得出纰漏,

大道在丛山峻岭中峋蜒。走上数十里不见人烟。虽说是大道,其实只是不通车马的山径.再往东走,情形已有点改变,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官兵巡逻,好在这些巡逻人员对真正的旅客并不在意,原来是搜山的兵勇。总之。这里比赣南的气氛要紧张得多。这两年地方本来盗贼如毛。但赣南秩序的恢复,要比闽西快些,打州城目前依然在戒严中,闹了两年饥荒,原来逃上山的人为饥饿所追,大多已经放下武器下山求食。但仍有不少人,依然拒绝剃发向满清皇朝效忠,拒绝做非我族类的满清顺民。

半个时后后,古城寨在望。

这是一处有百十户人家的山村,以往设有巡检司。目前仅设有兵站,接待过境的所谓剿勇--剿匪地方军。往来闽赣的旅客,都以这里做为打尖的中途站。早些天,这里驻有四五百名官兵,现在仅留下几名留守人员,市面已恢复旧观,因为北面宁化、归化数百里山区中的所谓闽匪,已经瓦解冰消了。

他踏进一家小店,进入窄小的店堂,解下包裹往脚下一放,拖过长凳落坐,向跟来的店伙笑笑说:“来两壶酒,几味下酒菜,到府城还有多远?”

“四五十里,客官。”店伙一面清理桌面一面说

“路上好走吗?”他信口问。

“解禁了,还好。但山里面还是禁区,不久就可以过太平日子了。”

店伙到堂后交待厨下备菜,店外先后又进来了两批食客。先来的是一老一少。风尘仆仆包裹很大。接着来的是三个中年挑夫,三副竹萝担停放在店门外,浑身散发着粗犷的气概。

一老一少在他的邻坐落坐,要店伙准备两味小菜一盆饭.老人家年约花甲,好像不太健康,脸色苍老姜黄,那根长不及尺的猪尾巴花白干枯,显然患了长期营养不良症。小的年约十三四,戴了孩儿帽,稚容已褪,换上了饱经忧患的世故面孔,经常眉心出现蹙痕,与年龄极不相称。这几十年来,天下大乱,遍地萑苻,天灾频繁,这一代的人。谁又没有饱经忧患?

酒菜来了,他自斟自酌神色悠闲,似乎不急于赶路,与店中的食客狼吞虎咽完全不问。

一老一少匆匆食毕。出店住街东走了。

三个挑夫也在埋头进食不久,一名挑夫放下碗筷出店而去,片刻方重新入店回座。

他悠闲地喝酒,但店中食客的动静,皆难逃过他的注意,虽则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放在酒食上。

一个敞开胸衣的大汉,悄然出现在店堂,辫子盘头,浑身充满活力,那双大手又粗又壮,一看就知是孔武有力的壮汉。安份守己的人看了一定心惊胆跳的霸道人物

壮汉看清了他的侧面脸型,若无其事地走近。

“顾三爷,请坐。”店伙亲热地招呼,而已伸手拖出长凳。

“你忙你的。”壮汉向店伙挥手示意,在韦家昌的上首坐下。

韦家昌毫不介意提起酒壶斟酒。

“老兄,我好像认识你。”壮汉抓住了他握酒壶的手,酒斟不出来了,精光闪烁的怪眼盯着他狞笑。

“是吗?”他也盯着对方笑笑;”非常抱歉我这人善忘,记不起你老兄是老几了,你说我是准?”

“反正我见过你”壮汉踢踢他的包裹“包裹里有些什么?”

“哦!原来你老兄志在我这包裹。”他笑了:“你以为里面有些什么?”

“我要看看。”壮汉狞笑“彭老鸦手下那几十个死党;三爷我大半从识。所以三爷我认识你。”

店伙脸色大变,摇摇头退至角落叹气.

彭老鸦,是八旗兵替这一带一位女英雄起的难听绰号,而地方上的人,却称之为彭娘娘,绰号叫冲天凤她是江西大明藩王永宁王世子妃,姓彭.三年前江西失陷,永宁王父子殉国彭妃率家将数十员潜匿汀州进入赣闽山区,一度占领洒州十余州县,兵力扩充至五六千、把长驱入闽的清兵打得焦头烂额。清兵恨死她了,把凤凰叫成了乌鸦。

“那么,你老见也是彭老鸦的匪党了。”他脸上仍带着笑意。“至少以前是,对不对?”

“胡说八道!”顾三爷变色吆喝。

“难道不是?”他逼上一句。

“三爷我已弃暗投明两年了。”顾三爷不再抵赖“目下替国朝效忠,访缉逃匪捉拿姦犯。你……”

“我从江西来。”他截断对方的话:“巡视海禁执行情况。你很好。朝廷就要你们这种人至诚效忠。我问你,荣贝勒现在是不是移师驻节泉州了?不久前他应该驻节漳州的。”这段话是用标准官话说的,不容易听得懂。

自从郑成功入海在烈屿整军之后。清廷颁行海禁,船不但不准出海,沿海三十里以内,百姓全部内迁,任何人进入海滨三十里之内,格杀勿论。大军日夕巡逻,雷厉风行。岸上不见百姓,海上没有船影,以至郑成功只能砍尽烈屿的树造船,无法获得陆上的接济支援。封锁之严,空前绝后,海禁直至郑成功移兵台湾,施琅降清攻占台湾之后,才宣布解禁,禁了三十多年。

口气太大,顾三爷吓了一大跳,因为顾三爷听得懂官话。

“啪!”一声响,他将一块嵌了一条金龙的玉牌丢在桌上金芒四射。

“你认识本爵的信记吗?”他沉下脸问。

他脸色一变,变得威严凌厉,虎目中冷电四射,气势迫人威风凛凛。

顾三爷怎认得什么信记?脚一软,踢倒了长凳跪下了,脸色死灰。

“你是怎么脆的?大胆!”他沉叱,声如乍雷。

原来顾三爷下傻了,直挺挺的脆下打哆嗦,按满清人的脆法,是把人着成马,看成畜生一样的奴才,不但要求膝盖着地。而且头要俯伏双手要撑地、那些大小官吏,腰略弯马蹄袖就及地了。普通百姓见官,袖没有马蹄,那就得手撑地跪伏如羊;这种不把人当人看的大礼。整整折磨天下众生三百年,人的尊严扫地,奴性根深蒂固。

顾三爷爬伏在地,浑身在发抖。

“爵爷恕……恕罪……”顾三爷失魂般求饶。嘴巴几乎贴在地面上了。接着,开始崩角。

崩角,脑袋必须叩地响得发声,而且未听招呼不得停止。有些人把额头叩头肿起老高,甚至会头破血流。要学到这一地步,真得花不少工夫,顾三爷显然学得并不怎么熟练,崩得时快时慢毫无节拍美感.

韦家昌并不介意顾三爷是否叩得熟练,威严地说“你起来说话。告诉我,汀州府目前由谁主持剿抚?”

“谢爵爷。”顾三爷再叩了三个头,惊恐卑怯地站起。弯腰垂首低头退在一旁发抖:“是……是王……王将军梦……梦煜。”

“哦!”他脸色微变“他不是彭老鸦的八骁将之一吗?难怪,大概你也是王梦煜的得力臂膀了。!”

“小的……不,奴才从前是跟随王将军的,投顺后升作旗长,后来改属前哨营,负责缉拿逃匪。”

“很好,很好、你姓顾?”

“奴才顾承恩。”

“好像附近并投有多少兵马。”

“回爵爷的话,彭老鸦已在十天前被擒获,余匪尽散,兵马都撤回府城了。大将军叶赫大人,已奉泉州荣贝勒爷手令,率领八旗兵马到漳州布防,汀州现交由王将军负责防务,兼理剿抚民政,地方已宣布解禁。”

彭老鸦被擒获,韦家昌睑色又是一变.

“很好,你走吧。”他挥手赶人“本爵奉命微服出巡,不许任何人打扰,走漏了半丝风声,本爵要砍你的头,你记住了没有?”

“奴才记……得……”顾三爷颤抖着跪下了,叩头倒退,然后爬起弯着腰,倒退出店门,丧胆而逃。

几位食客和店伙退得远远地,一个个脸无人色。

“你们用不着怕我。”他向瑟缩在远处角落的人笑笑,泰然斟酒:“为人不做亏心事,半夜敲门心不惊,奉公守法的人,是用不着害怕的,是吗?”

酒足饭饱,他给了店伙十两银子,出门扬长而去。

山径在丛山中盘旋,前后数里不见人踪。他进入一座树林,打开包裹.包裹内不是破衣,而是质料甚佳的衣袍。

当他重新出现在路中时,人已脱胎换骨,檀香珠瓜皮帽水湖绿长袍,薄底鹿皮快靴,袍掖在腰带上,佩了一把镶有红宝石织金螭龙图案的华丽匕首。破衣鞋埋掉了,所以包裹小了许多。提在手上不碍事。

当然,脸型似乎也有了些少改变,因为原来有点乱的胡子修改成小八字胡,显得年轻而英俊,先前剽悍、威严的神色已一扫而空.

刚回到路中,他把包裹往地下一放,微笑着注视着路对面的浓密树林,背着手似有所待。

“出来谈谈好不好?”他泰然说,“在五里外的山腰,在下就知道你们在此地鬼鬼崇崇守候了,有何图谋,何不当面说个明白?”

首先现身的那一老一少旅客,然后是两个村夫打扮的中年人,都是曾经在店中进食的旅客,外表没有显示出任何可疑的气质。

四个人,两面堵住了.老年人手中是实心的紫竹杖,小后生手中有一把尺二长,狭锋薄刃,专用来行刺暗杀的匕首,晶芒闪烁寒气森森.

两个中年人一持流星锥,一持银色三寸二宽护手软合金板带,长三尺六寸。

“你这汉姦!”老人叹牙说:“你根本不是旗人,你只是旗人的走狗奴才.你用多少同胞的鲜血,换得了多高的爵位?”

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他问,脸上的微笑显出毫无惊意,目光却落在小后生手中光芒四射的匕首上,眼神微变:“要杀汉姦吗?老伯,你也剃了头,你也是汉姦。”

“老夫不和你辩论无谓的事,只要你的命、”老人凶狠地说“要赶回报信的卖国贼走狗奴才顾承恩,已经躺在山沟里喂虫蚁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
“我们本来是追跟顾承恩的,他人多不易下手,你的出现,他离群奔向府城,准备向卖国贼罪魁祸首王梦煜报信,总算被我们毙了。”中年人挪动着流星锤说:“你总算帮了我们一次大忙。哼!想不到为了一条小鱼,却等到了你这条巨鲨,你认命吧。”

“但愿你真的是旗人”小后生恶狠狠地说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一章 古道照颜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泽潜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