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草泽潜龙》

第七章 草泽潜龙

作者:云中岳

能屈能伸大丈夫

安远靖寇大将军的座舰安远号,正缓缓离开码头。另三艘副舰,已先一刻升帆待发。

中桅升起了龙旗,大将军多罗本人正在舰上。

这而能旗并不是皇族,而是族旗;是多罗贝勒的族旗,天潢贵胃权威的表征。

安远号极为华丽,但并非统花枕头,具有强大的攻击力。

舰首:两门小将军炮。舰尾:两门百子炮。

两艇:十贝排弩,二十枝火枪。

舰队是向下游航行的,两张彩色巨帆鲜艳夺目。

宜昌约三峡口战事已经结束,大军已从水陆两途攻向四川。

因此,多罗贝勒大为宽心,把目标揩向下游的岳州战场,亲率水师巡航,阻绝吴三桂的外援,澈底切断吴三桂在武昌与荆襄、四川二路逆军会师的企图。

大江断航已经快有五个年头,荆州一度成为主战场。

荆州人真是倒楣透顶,改朝换代已经有三十几年了,到现在还在打仗,似乎人们对血腥残杀的兴趣依然浓厚得很。

真糟,可能又得实施封江了!

兵荒马乱,荆州本来是人商埠,目前又是汉、满大军的集结中枢,军运与民运一旦停止,那就日子难过啦!这四五年来的连天烽火,可把这一带的人害惨了。

上下游断航了快五年,商旅全仗短程的小型客货船维持客货运,偷渡封锁线的行业应运而生口在特权人士与土霸们的控制与支持下。显得十分活跃。双方的间谍密探,也在暗地里各展神通。

在任何一处角落,都可能看到人间悲剧,都可能嗅到浓浓的血腥;这就是人乎盛世中的一隅黑暗天地。

府城距江边还有二十里左右,航运商业区在府城东南十五里的沙市,南北官道的渡口则在西南面的荆江堤。商旅出入,皆由沙市进出镇流门,南北往来行旅,则走西关。

因此,这两条路的行旅,身份地位皆有很大旳差异。

五更天,廿余名巡捕包围了沙市青杨巷胡家。

胡家在青杨巷的巷尾,是一座小小的四合院,宅主人胡魁,是沙市码头江汉铅行约五位东主之一。

在江湖道上,他绰号称闸江鲨。江汉铅行拥有二十余艘大小客货船,由于兵荒马乱,四川方面断航已久,下行的铅也不能通过岳州,所以这两三年来,荆州四大胎行都濒临破产边缘。

江汉船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,大型船只皆被军方所征用,去年一年中,便被击沉了六艘之多,官兵的赔偿为数有限,血本无归。

目前仅靠一些小型船只,往来沿江各近县市镇,似乎茌苟延残喘。

但知道内情的人,卸认为船行的经济状况好得很,闹江鲨比往昔更忙碌,更活跃。

船行五位东主都是水上的好汉,闹江鲨更是好汉中的好汉,有自己控制的船只,代步用的八桨快舟,经常在大小河流中来去匆匆。

宵禁执行得十分严格,天没亮不准平民百姓走动,连码头区的活动也限制甚严,因为严禁夜航,码头停泊的船只,天没亮是严禁移动的。

巷前后有人把守,屋前后有人封锁,屋顶有人监视,布下了天罗地网。

胡家黑沉沉,毫无动静,巡捕们也潜伏不动,更夫们一如往昔敲看锣梆报更,口里吆喝看:“留意门户,小心火烛……”天终于亮了,街道上已有行人出现。

“碰碰碰……”一位巡捕上前拍门。巷两端已被封锁,禁止通行。

这种事天天都有发生,平常得很,那些早起的行人皆不以为怪,乖乖绕道以免惹上是非。

不久,里面传出宏亮的语音:“谁呀?天还没亮,报丧吗?真是!”

“开门!”巡捕用大嗓门叫,拍打得更响。

“到底是谁呀?”“的确是报丧的,快开门。”巡捕嘲弄地高叫。

门拉开了,开门的赤膊大汉一怔。

“哎呀!是张公爷。”大汉苦笑:“公爷上门,若规矩报忧不报喜。呸!我这张乌鸦嘴……”

“一点也不错,你周老二天生一张乌鸦嘴,碰上我这个白无常,那还会有什么好事宁”巡捕神气地抢入厅堂:“把胡老兄……不,把所有的人叫醒,叫出厅堂来有事。”

“咦!张公爷……”

“这是搜签,县里发的;典史大人发下的。”巡捕从怀中取出搜签放在八仙桌上:“不要问为什么,快!”大汉周二脸色一变,本能地转头察看。门外出现了另两名巡捕,一佩单刀一佩铁尺,腰间有铐链,堵住了大门。再笨的人,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沙市属江陵县,设有巡司维持治安。不怕官只怕管,本地的混混在巡捕面前不得不放乖一点。

不久,闹江鲨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厅堂,跟着出来了八名男女,其中有闹江鲨的弟弟胡勇、妻子罗氏。

八名巡捕一涌而入。沙市巡司的主管李巡检脸色阴沉,瞪了闹江鲨一眼,逐一扫视其他的人。

气氛一紧,鸦鹊无声。

“胡魁,昨天晚上你那两位客人好像没叫出来呢。”李巡检阴森森地说。

“客人?没有呀。”

闹江鲨一头雾水:“昨晚我在望江楼和几位伙计喝了几杯酒,回来就睡了。李……李老爷是不是弄……弄错了?”

“弄错了?”李巡检冷笑:“贵客是不是姓尹?”

“李老爷,小的一辈子没交过姓尹的朋友。更没有什么姓尹的贵客。”闹江鲨矢口否认。

“搜出来再和你理论。”

李巡检阴森森地说:“相信他两个逆贼绝对变化不了。”给我澈底的搜上巡捕们涌入内堂,一阵妊搜。几乎连地皮都翻过来了,没发现任何活的东西,也没有任何运禁品像闸江鲨这种人,是十分小心的,决不会把违禁品藏在家中,因为他是治安当局黑名单中的有问题人物。

一无所获,李巡检大为光火,亲自再搜一遍,最后失望地回到厅堂。“你那两位贵宾相当高明,竟然在本官三位眼线的监视下溜之大吉了。”

李巡检按下怒火说:“一百一旦你脱不了关系。你是自愿到衙门里接受侦查呢,抑或是等守备府派人来抓你?守备府已得到消息了。”

“老天爷!小的当然随老爷到衙门接受侦查。”闹江鲨叫将起来:“被守备府那些旗人抓去,不死也得脱层皮,天知道会发生多大的灾祸?巡捕们带走了闹江鲨。胡家一阵好忙,一面准备银子上下打点,一面请出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打点关节。

大汉周二是江汉船行的得力伙计,平时在闸江鲨的家中帮闲,没有事才回家安顿。他的家在码头西端的街尾,一座小小的士瓦屋,无亲无故孤家寡人一个,快快活活过日子。闹江鲨出了事,他并不焦急,因为闹江鲨进出巡检司衙门是常事,挨申斥甚至挨板子有如家常便饭,反正船行那些粗扩精悍的众多伙计们,奉公守法的聊聊无几,喝玩嫖赌难免闹事,出了事闹江鲨就倒楣:当然闹江鲨本人也是一个不安份的闯祸精,大事不犯小事不断的标准牛鬼蛇神。

已经是近午时分,码头上显得忙碌非常,四五十艘船此泊彼出,人声吵杂,人热天,码头似乎更是热浪蒸人。

他离开码头,打发走几个关心闹江鲨市找他问消息的朋友,匆匆到了自己的小屋前。左邻住了一垃姓杨的小伙子杨柳青,廿来岁rǔ虎似的年青人,自己备有小艇的跑单帮小混混,替一些小货主运货,也乘载三五个附近城镇旅客作为代步船,也是孤家寡人一个,双肩担一口活得顶愉快,嫌钱不多也不少,比那些有老婆和一大堆儿女的人强多了。

杨柳青正从街尾向家门口走,脱掉了上衣挂在赤膊上,露出一身古铜色的结赏肌肉,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神采奕奕,黑油油的大辫盘在头上,粗扩的气概颇为引人注目。双方在自家门前照了面,杨柳青举手打招呼示意。

“喂!周二哥。”杨柳青一脸笑容:“怎么啦?垂头丧气无精打米,输掉裤予了?”“见了鬼啦!”周二从腰带上取下锁匙开门锁:“胡老大被巡捕弄走了。”

“哈哈!胡老大被抓又不是第一次,有什么好耽心的?真是。”

“这次恐怕牵涉到守备衙门。”

“哦!这就难怪你耽心了,那些旗人心狠手辣,得好好打点才是。唔!知道原因吗?”

“听李巡检说,胡老大窝藏了两个叛逆,一个姓尹。真是见了鬼啦!胡老大怎会窝藏叛逆?这分明是……喂!你怎么啦?”

“姓尹。”扬柳青自言自语:“想想看,唔!尹……”

“你在说些什么?”周二追问。

“不是湖南方面的。”杨柳青抬头笑笑:“姓尹,可能是均州方面的尹世明。”

“均洲的尹世明?尹世明是谁?”

“去年三月天,均州有人造反,首领是一个叫尹世明的人,旗号是反清复明。”

杨柳青泰然地说:“闹了两个月,连均州也没打下就被开封的八旗兵赶散了,尹世明失了踪,榜文土赏格出了一千两银字。周二哥,你可得小心了,旗人对偷鸡摸狗甚至打家劫舍都可以容忍,就是不放过造反的人,牵进去可就麻烦了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

“哎呀!”周二脸色大变:“该死!怎么扯上了这种上法场的倒楣事?真不妙。”说完,匆匆进门。”

杨柳青摇摇头。苦笑一声,开了锁也进了自己的家门。门是从外面上锁的,但小客厅中却有一位扎须大汉在品茗。壮得像头大拈牛。

“老弟,胡老大真牵涉上尹世明?”扎须大汉放下茶杯问。

“很难说。”杨柳青信手掩上大门,将上衣往桌上一丢,打横坐下自己斟茶:“官府方面,早已知道胡老大两面擎钱,不关紧要的事睁只眼闭只眼。胡老大是老姦巨猾的狐狸,明时势知利害,像尹世明这种烫手的事a按理,胡老大是不会去碰的。但如果尹世明想投到那边去,又当别论;那边的人肯花钱。为了大捞一笔,胡老大很可能作孤注一掷冒一次大险。所以官府抢先下手耍他表明态度;官府那些人是相当能干的。”

那边是指吴三桂的大周王朝。江对面往南直至湖南常德府,目前是双方前哨活跃的乱区。讨逆主将蔡总督一度曾经占领常德,在常德建立指挥部,目下驻节长沙岳州之间亲当前敌,这一带便成了游击区。朝廷派来的主帅宁南荡寇大将军顺承郡王坐镇武昌。荆州则由另一皇亲安远靖寇大将军多罗贝勒节制军务。这位贝勒爷不但是沙场老将,而且精于情报战,在满清入关的前几年。它的情报特务不但控制了北五省,甚至远派至江南,混入流寇中做情报工作,伪装流寇打家劫舍,捣乱大明皇朝的江山。这次他带来的一些得力部属中,就有许多三十年前出类拔萃的名谍秘探,不但封锁了游击区,阻绝吴三桂的外援,也澈底切断了吴三桂四川方面的联络,四川的叛军无法出川与吴军会师武昌。

康熙大帝曾经下旨给蔡毓荣,圣旨上写得明明白白:自古汉兵逆乱,亦惟以汉兵剿平。这就是满清以汉制汉的最高指导原则。因此,多罗贝勒仅躲在背后牵线,利用汉人进行谋略战。军事方面,由蔡毓荣的绿旗(汉军旗,不是尔后的绿营)指挥汉人的兵勇进行战斗,八旗兵始终在后面督阵,如非战况危急,八旗兵是不加入战斗的。

蔡毓荣是奉天人氏,是大明皇朝丢弃辽阳土地之后,被满清收编的所谓关外人。这几十万彪悍的关外人,编成了汉军旗,属满清八旗之外的汉军八旗精锐,满清人就靠他们起家的。入关之后,这些本来是大明皇朝的人,把大明皇朝打得烟消云散。蔡毓荣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,荣任湖广总督。名义上它是满洲人,其实却是不折不扣的汉人。用汉人来打汉人,康熙大帝已成功了一大半。蔡毓荣果然不负主子所托,花了十二年光阴,把吴三桂的大周王朝打入十八层地狱,历史上所称约三藩之乱就此落幕。大汉眼中有不悦的神色,说:“如果他们的消息正确,会影响我们吧?”

“那是无可避免的事。”杨柳青淡淡一笑:“风色不对,过一段快活日子并不是坏事。钟兄,要小心些,咱们千万不能卷进去。这段时日里,咱们到府城快活去,以免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。”

“也只好这样了。”渣须大汉无可奈何地说:“胡老大玩命的日子不会长久的,他太贪了,早晚会把命玩掉,也许会连累了我们。”

“咱们也在玩命,不是吗?不要怪他,咱们小心些就是了。弄些吃的,晚上去打听一点风声。”

兵荒马乱,人人都在玩命。有些人玩命是为了苟延残喘;有些人玩命是为了发财。国难财很好发但也容易把老命也赔进去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七章 草泽潜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草泽潜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