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 十 章 顺藤摸瓜

作者:云中岳

猛狮施金海不是等闲人物,而是太白山的绿林巨寇,浑身横练刀枪不入,马上马下号称万人敌,岂知一照面便受制跪如羊,把全食厅的人都吓傻了。

跟着林彦上楼的人,是个肮脏的蓬头垢脸少年化子,站在一旁点顿着黄竹打狗棍欣然叱:“上啊!白日鼠、铁头戚威、生死判张英,你三个胆小英雄为何不上?你们的大哥猛狮变成死羊,再不上就嫌晚啦!”

“你这小狗可恶!”生死判怒骂,拔出判官笔反手便扎向小化子的右胁,速度惊人。

小化子哈哈一笑,闪身扭腰避招反击,卟一声打狗棍劈在生死判的右膝上方。

生死判“哎”一声惊叫,摔倒在楼板上隆然大震。

林彦信手一推,猛狮仰面便倒。他拍拍手,扭头向小化子说:“闹够了,再不走,钦差府的大批高手一到,便走不了啦!咦……”

他的目光落在黄竹打狗棍上,脸色一变,好眼熟的竹杖,他像是在沉沉的茫茫黑夜里,看到了一道眩目的光华。

“跟我走,这一带大街小巷可容身的地方我都熟,走!”小化子说。

“好,小兄弟,走啊……”

两人像一阵风,下楼溜之大吉。

陶姑娘正想出声喊叱却被鬼影夺魂拦住了,低声说:“不可声张,赶快去禀明老奶奶。”

“那是巫山神女陈凤,姓林的落在她手中哪有活路?咱们便无法盘问他的师门了。”陶姑娘焦灼地说:“姓林的如果真是狂剑的弟子,咱们……”

“咱们走,你奶奶会向毒龙讨消息的。”

“巫山神女决不会投靠毒龙,她不会为财而替毒龙卖命,所以她不会将人交给毒龙。”

“哎呀!对,咱们追……”

林彦随着小化子一阵急走,闯巷穿弄脚下甚快。不久,钻入一条小巷,小化子伸手示意,跃过一道围墙,到了一座似已荒废的大花园。

“在这里歇歇脚。”小化子说,向破败的凉亭角荒草一指:“那里面有草坑,躲在里面安逸得很。”

“就在亭下坐坐。”他说。

“好。”小化子先自坐下,竹棍放在身旁:“喂!你真是行刺钦差的林彦?”

“如假包换。”他说,伸手取过黄竹打狗棍。

不错:正是这根竹棍,虬须丐鲁老爷子的随身兵刃。那次在安阳桥食店,他看得一清二楚,棍上端那两个熟悉的小篆字:安澜,正是鲁老爷子的大名。

他感到心潮一阵汹涌,脸色变了。

“你这根黄竹打狗棍很好。”他压抑着心潮说。

“不错,很趁手。”小化子毫无机心他说:“在下姓吴,吴仁,十六岁。林兄府上是……”

“江南。小兄弟,你是化子帮的人?”

“化子没有帮,我也不是真的化子。林兄,你在西安闹得轰轰烈烈,带我斗一斗毒龙,如何?”

“当然好,你这根棍从何处得来的?”

“捡来的。”

“捡来的?你认识虬须丐?”

“十丐的虬须丐?不认识。咦!你是说……”

“这根棍是他的。”

“什么?开玩笑。虬须丐一代高手,会把兵刃丢了?”

“那两个小篆字,就是他的大名。”

“真的?咦!那……”

“在下当然认识他老人家的兵刃。”

“哦!你与虬须丐有何渊源?”

“他是在下的长辈,在下正要找他。”

“他目下在何处?小弟三天前才到达此地,还没摸清西安的形势呢!” “他失踪许久了。你说,棍是在何处捡到的?”

“这……好像是去年十月。”吴仁若有所思:“哦!记起来了,正是去年十月,小弟行脚山西,途经临汾,看到这根竹棍躺在路沟下,一时好奇,便拾来做打狗棍。黄竹产地不产此物,所以我好奇。”

“小兄弟,带我走一趟山西,如何?”

“开玩笑,我从山西来,怎可走回头路?不,谢了。”吴仁一口拒绝。

“小兄弟,我会好好谢谢你。”他不死心。低声下气央求:“请帮帮忙,带我到遗棍处查线索。”

“见鬼罗!半年多了,查什么线索、算了吧,林兄,那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
小化子吴仁如果欣然同意,也许他会起疑,但小化子坚决拒绝,他反而去意更坚。铁胆郎君曾经告诉他,虬须丐去岁隆冬跟踪一群押金珠的走狗走山西,十月天在山西道上失踪。小化子的话,不啻证实虬须丐已是凶多吉少,他必须丢下这里的事,到山西寻找老花子失踪的线索,解开虬须丐失踪之谜,在遗棍处附近打听,必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。

“好吧,你不去我去,请把你拾棍的地方仔细说来听听,我自己去查。”他无可奈何他说。

“这……这对你真有那么重要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,我陪你走一趟山西。”小化子慨然应允。

“谢谢你,小兄弟。”他喜形于色由衷道谢:“咱们这就走。”

“喝!你说得真简单,十万火急说走就走?你知道我还有些什么事要善后?譬如说行李吧,谁没有一两件心爱的行李?总该去客店取回吧,对不对?” “我有的是银子,赔你的新行李成了吧?”

“你这人真是……这样吧,今天是走不成了,我回去办善后,明天一早在东关外见面东下,如何呢?”

“也好,咱们这就分手,”他不得不让步:“明天城门一开,见面立即东下。要不要买坐骑?”

“不必了,用脚赶路安全些,不易引起走狗们的注意。”小化子说:“我先走一步,明天城外见。”

小化子吴仁从另一面围墙越出,不久,从一条小巷折出南大街,正要举步向北走。对面一家店门外站着一个青衣泼皮,突然大叫道:“刺客的党羽小化子在这里了,二哥,拦住他。”

小化子一惊,北面十余步外一名大汉以莽牛似的声势冲来。对面发叫声的泼皮,也拔出衣内暗藏的匕首奔到。他不假思索地向南溜,钻入人丛急走。

“捉刺客!”有人大叫。

街上行人甚多,怪的是不但没有人拦阻,惊惶的人群反而故意乱窜,有意无意地阻挡捉刺客的两个泼皮,掩护小化子脱身。

小化子不见了,泼皮和二哥追了半条街,早已失去小化子的踪迹。两人不住咒骂街上的人该死。二哥一把抓住一个半百年纪的人,揪住衣领怒吼:“该死的东西!你胆敢不帮我拦住那个小化子,该当何罪?那小化子是刺客林彦的党羽,你一定是同谋犯,官司你打定了。”

“公爷,饶命。”中年人哭丧着脸哀求:“小的没听到公爷的叫声,怎知……”

“啪啪!”二哥抽了中年人两耳光怒叫:“太爷的叫声十里外都可以听到,你聋了不成?”

二哥的右手又举起了,正想再抽耳光,手臂突被一只大手扣住了,清晰的语音直震耳膜:“住手!你怎么在大街上公然行凶打人?”

这一面出了乱子,后面的泼皮立即奔到,拨开人丛抢近,喝道:“什么人?放手!”

另一名穿灰袍的大汉迎面堵住,冷笑道:“我认识你,痞棍郝老七,当街行凶,有你一份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巡抚衙门的听差陆定一。你应该知道我陆太爷不是省油灯,滚!”

“你敢管钦差府的事……”

“这里不是钦差府,陆太爷就事论事管定了。”陆定一扭头向同伴说:“叫他滚,滚慢了就把他废了。”

两人同时动手,三拳两脚把泼皮郝老七与二哥放翻,再端上一脚叫他们滚蛋,然后扬长而去。

在另一条巷口,陆定一找到另一位同伴低声问:“怎样,人盯住了吗?”

“放心,老五和罗前辈已跟下去了。”同伴也低声答。

“人就交给你们啦!”

“一切有劳。那小伙子精明机警,到底是何来路?

“不知道,陌生得很,你们自己去查。”

“不知道,陌生得很,你们自己去查。”

“人都准备好了,请再上复廖爷,敝长上必定按计行事,料想不至于出岔。”

“但愿如此,再见。”

同一期间,钦差府如临大敌,刺客林彦公然在钦差府附近出没,而且是在走狗们的势力范围内现身,显然有再次入侵行刺的企图,怎不令走狗们心惊胆跳?

毒龙早已武断地声称林彦死了,但事实如何?

最冒火的人当然是毒龙,不仅脸上难看威信尽失,而且暗暗心惊。这恶贼心中雪亮,林彦的艺业不但高明,高明得环顾四周找不到一个能一比一可制林彦死命的人。中了龙须针而不死,也以林彦为第一人。林彦存在一天,将是他毒龙最可怕的心腹大患,所有的走狗也就一天不能安枕。

毒龙亲自主持大局,亲自检查里里外外每一道警戒网,检查各处机关埋伏,每一处暗桩伏卡皆重新调整。刚准备妥当,凌云楼管事亲来促驾,说是钦差大人请他到议事堂有事交代。

半个时辰之后,他气呼呼地回到大堂后面的花厅,立即召集内外两堂的主脑。

两堂的首脑执事全来了,二十余名走狗垂头丧气垂首肃立听候吩咐。他高坐堂上拍案怒吼:“你们,都是些酒囊饭袋。以往的虬须丐名列武林第十名高手,先后行刺!五十六次,没有一次能越雷池一步,没有一次能让他平安逃走。而现在,一个初出道的小辈,不但第一次就公然侵入第二重警网,而且毛发不伤地从容远走高飞。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“砰”一声大震,他一掌拍在长案上,怪眼彪圆继续怒吼:“咱们这些人中,全都是自命不凡,吹起牛来惊天动地,办起事来却像一群乌鸦,土鸡瓦狗似的江湖好汉。高手中的高手一露面,你们全都垮啦!你们看,钦差大人能信任我们吗?明天,你们都给我准备滚蛋。”

外堂大总管勾魂鬼手流着冷汗,惶恐地问:“请问统领,是不是要我们准备护驾出巡?

“出巡?你昏了头是不是?”毒龙毫不客气他说:“姓林的是个老狐狸,他可不像虬须丐那么冒失逞匹夫之勇,他会像猫一样耐心地等候机会,正在等钦差大人出巡。我要你们准备行囊,随时候命出去办事。”

“内堂的人也要分派出去?”内堂大总管一剑三绝杨威讶然问。

“不错。大人的令偷,谁都得遵命。凌总管,有林小辈的消息吗?”

“事起仓卒,无法追踪……”勾魂鬼手畏缩他说。

“我说你们是饭桶,半点不假,一有事就手忙脚乱。你们城内城外的密探,都死到哪儿去了?”

“属下正派人四出追踪,不久可望获得消息。”

“哼!等你获得消息,两个小辈早就远出百十里外了。我警告你们,下次再发生这种乱七八糟的情形,一律罚饷银一月。”

“启禀统领。”内堂大总管一剑三绝请示:“内外堂的人都候命派出办事,府里的警戒该如何分配?”

“这里由副统领负责,用不着你多管。”

“哦!这……其中恐怕有蹊跷,统领……”

“本座心里有数,你们不可乱说话,”毒龙脸上出现阴险的狞笑:“从明天起,加强城外的眼线,全力搜寻林小辈的下落。林小辈是咱们的心腹大患,他一日不死,咱们一日不得安宁。现在,你们快去准备。”

众人四散。毒龙向身后一名煞星低声说:“六弟,派人捎一封书信到上林苑走走。”

“大哥的意思……”

“愚兄想再借重他们一次。”

“那……又得花许多金银……”

“值得的。六弟,快去办。”

“是,小弟这就去办。”

“七弟,你也准备动身。”毒龙向另一名煞星说:“四大金刚与八大天王,随时候命行动。山海夜叉那方面,必须不分昼夜候命。各地的递站如有疏忽误时的事发生,杀无赦。”

“小弟这就把信息传出,动身协助山海夜叉布署一切。”七弟行礼告退。

一早,城门内外挤满了行旅,城门一开,出城的人先行。

小化子吴仁仍是昨天那一身打扮,背了一个小包裹,老鼠似地出了城门。他后面,三个村夫打扮的人陆续跟出。

林彦今天又改了装,青直掇,青中包头外加草笠,背了藏着剑的长包裹,手点枣木棍,像个落魄的小行商。两人会合后,撒开大步向东赶程。小化子脚力差,林彦也就放慢脚。

已牌左右,踏上灞陵桥,桥头的大牌坊刻了四个大字:西通关陇。左面外侧的坊柱下,蹲了两个青衣大汉,有意无意地瞥了两人一眼。

小化子泰然而过,走了十余步,突然低声问:“林兄,刚才那两个狗腿子,你可知他们的名号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他信口说: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十 章 顺藤摸瓜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