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十四章 三进三出

作者:云中岳

百毒头陀已看出不妙,老太婆的手一挥之下,其他两个黑影已奇快地两面一抄,他立即发现处境危险,陷入重围啦!

威吓显然无效,必须另行设法解除危局,徐徐后退口气一软:“无影枭婆,你想怎样呀?你曾经考虑后果吗?你在玩火,何必呢?”

“老身发现你只有一个人,而且肩上扛了一个俘虏,想想后果的该是你百毒头陀。你肩上的人,可是利客林彦?老身希望借来一用,问清口供原人奉还。”

“你要问什么?”

“问他的师父是不是狂剑荣昌。”

“可惜这人不是林彦,佛爷不能将人交给你。”

“老身为人最大的缺点是疑心太大,不看清问清是不会死心的。和尚,把人放下吧,老身深领盛情了。”

“你敢放肆?哼!”百毒头陀怒声质问。

“敢不敢上可分晓,老身……”

“慢来,妄动对你们毫无好处。”百毒头陀色厉内荏说:“佛爷的俘虏是白衣修罗。”

“算了吧,凭你百毒头陀那一身零碎,擒得住白衣修罗?

别骗人好不好?”

“那就让你看看好了。”百毒头陀将人放下,退至一旁咬牙说:“无影枭婆,咱们走着瞧!”

无影枭婆真有点顾忌,不敢再走近,哼了一声说:“头陀,你如果大方些,何至于彼此伤了和气?如果能将林彦的消息见告,老身愿以重礼相酬。”

“你不验看白衣修罗了?”

“老务已经看清了,林彦的身材一看便知。一百两黄金,可否将林彦的消息见告?”

“你要知道些什么?”

“他目下的下落,和他的师门。”

“今晚由副统领的人负责擒他,咱们乐得清闲办自己的事,目下不知怎样了。至于他的师门,可能是狂剑荣昌,上次他在愚园入伏,用的确是狂澜十二式剑术,那是狂剑的傲世绝学。”

“可能两字不切实际,老身要的是真凭实据。”

“哼!你说的话不像是行家口吻,和你这种人交易,无趣之至。”百毒头陀上前将白衣修罗扛上肩说:“告诉你,少做你的清秋大梦,凭你们无影门这几块料,想找林小辈算过节查他的师门,简直是痴人说梦,他一个指头,也可以要你们死一千次。”

“头陀你……”

百毒头陀已掠出三丈外,脱出重围,转身冷笑道:“老虔婆,听佛爷的忠告,赶快突尾巴滚离西安吧!免得枉送性命。

咱们几百条好汉,被一个林小辈闹了个手忙脚乱焦头烂额,凭你们十几条失水的小鱼,居然不自爱想找他结算师门旧债,简直令人恶心。石统领已经不耐烦了,你知道不知道?佛爷我不是个小气的人,不想计较你今晚的无礼举动,要是统领下令埋葬你们,佛爷一个人就足以将你无影门连根拔除,不信且拭目以待。佛爷有要事在身,少陪了。”说完,匆匆走了。

无影枭婆站在原地发证,哺哺自语道:“这贼和尚也许真是好意……咦……站住……”

黑影急射而来,林彦冉冉而至。他已偷听了许久,懒得理会老枭婆盘问百毒头陀的内情,他记得鬼影夺魂到南荒村变问的往事,更记得老枭婆在隆虑山行凶的嘴脸。荣叔曾经告诉他,说他日后难免要和这些人碰头。显然,无影门必定在找荣叔清算过节,荣叔并不计较,他又何必理会?百毒头阳说得不错呢,凭老枭婆几块料,想找他结算师门旧债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他在想:这贼头陀并不怎么可憎哩!一念之间,决定了百毒头陀的生死。

他不能绕道去追百毒头陀,那必须跳下街道,绕出再往屋上跳,这会耽搁不少工夫,万一头阳跳下后街溜走,岂不一切成空?头陀的俘虏是白衣修罗,他岂能让头陀如意?所以决定直冲而过。

无影枭婆三个人本来并肩而行。看黑影疾射而来,不听喝止,不假思索地同时出手阻拦,两根龙首杖一支长剑,几乎同时递出。

林彦直撞而入,人化狂风,一把接住右面捣来的沉重龙首杖,扭身、止步、下腰、发劲,一气呵成如山劲道骤发。手一松,一跃而过。

被抓住杖头的人是无影枭婆,被一阵无可抗拒的凶猛劲道从杖上传来,将她向右掀,身不由己稳不下马步,“砰”一声把身右的使剑黑影撞得立脚不牢,随势撞向有外方的使杖黑影,三个人撞成一团,龙首杖与长剑跌落瓦面的响声震耳,三个人骨碌碌顺瓦垄向下滚,幸而在檐口停住了。无影枭婆狼狈地爬起来,惊恐地咒骂:“该死的!这是什么人?你们看清他了?”

瓦面一团糟,碎瓦不断向下坠落,下面突然有人大叫:“屋上有贼,捉贼啊……”

百毒头陀确是跳下后街撤走的,为的是伯无影枭婆不甘心跟来找麻烦,耽误向白衣修罗问口供的时间,林彦追过了头,等发觉不对回头找,头陀已远出半条街去了。街心空荡荡,门灯的光度有限,但足以看清奔跑的人影。他不往下跳,展开所学从屋面狂追。西安的街道几乎全是直的,而且又宽又大,宽的街足有四文以上,在屋上行走十分不便,碰上横街必须往下跳。这一来,他想追近真不容易,最后,他不得不跳下沿宽阔的大街狂追。

糟了,越过一道街栅,前面是西大街,头陀已经快到了走狗街的地段,这是说,快到达钦差府了。不由他不追,白衣修罗如果进了钦差府,不被活剥了才怪,虽然他并不知道白衣修罗的底细,但走狗要捉的人,应该是他的同道,他岂能见死不救。

他吸入一口气,用上了全力,脚下一紧,快逾流光逸电,无畏地追入西大街,他必须在头陀进入钦差府之前,把贼头陀摆平将白衣修罗救走。

百毒头陀并未发现有人追踪,奔近府门地段脚下一慢,在光亮的门灯下,可以看清府门广场上的警卫甲士。头陀不走大门,向右一走,大踏步向角门走。

角门的两名甲士看清头陀的面貌,连问都不敢问,让在一分而且替他拉开门扇。

林彦到了转角处,知道晚了一步,但一看甲士的恭顺情形,心中一动,急奔而上。

百毒头陀的身影,已消失在门内。

从街角到角门,足有百五六十步。大门的甲士看到了他,角门的甲上也发现他了。

“法本大师,等一等。”他一面奔跑一面叫。

两甲士一怔,持戟挡住去路问:“站住!你是……”

只要能近身.一切好办,他并未收势,叫道:“快叫住法本班头,后面有人追来了……”

一名甲士眼明手快,一看便知他不是钦差府的人,猛地轮戟便扫。他扭身飞撞而入.一手托住戟,一拳捣在甲士的小腹上,甲上仰面便倒。在另一名甲士还弄不清怎么一回事,换手持戟的刹那间.他已飞快地推开角门一闪而入,“砰”一声沉重的角门闭上了。

这是长长的过道,两侧是停车轿的平房,百毒头陀的身影,刚消失在前面的廊角。门外,警卫的呐喊声隐约可闻。他不顾一切飞跃而进,廊下的朦胧灯光很讨厌,无所遁形,情势对他不利。

越过廊角,劈面碰上两名警卫。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在对方错愕的刹那间.他已撞入两人中间,双手分张取敌。右掌劈中一名警卫的右耳门,左指点中左面警卫的七坎穴。这两个家伙穿的是青劲装.一看便知是走狗,不下重手便脱不了身。两警卫应手昏厥,只发出身躯倒地的响声。

前面不足二十步,百毒头陀上跨过一座大门的门限,终于听到身后的异响了,毫无戒心地扭头回顾,看到飞惊而来的林彦,也看到地上的警卫,不由大骇,火速丢下白衣修罗,转身叫:“什么人…咦!是你……”

“就找你。”林彦叫,近身了。

百毒头陀大吼一声,左手一抖,灰雾飞腾,右手探入怀中拔匕首。可是,已晚了一步。林彦已屏住呼吸,排雾直入来势汹汹,‘’砰”一声大震,一脚踹在头陀的小腹上。

警锣声大鸣。后面,车房轿屋附近人影如潮。

“哎……”头陀狂叫,跌入门内挣扎难起。

林彦抓起白衣修罗.火速将人安置在背上,熟练地用腰带背好,三不管奔入门内.因为退路已绝,高手们已蜂涌而来。

他慌不择路,见路就钻,穿房入厅入厅抽偏僻处觅路,往黑暗处掩藏村踪。

很糟,各处的灯光逐渐增多,人声嘈杂,个能乱闯啦!钦差府房屋甚多,到处是高楼大厦,钻进去就难辨方向,他怎知何处可以八出困?今晚可不比那晚他夜闯凌云楼了,那晚他如入无人之境,而今晚人声鼎沸,想出去势比登天还难。

他想起潜伏在府中的龙杖金剑易天衡,心中一动,老前辈能在内隐身,他为何不能?楼房这么多,难道就找不到藏身的地方?如果不乘乱找地方躲藏一切都完了,迄今仍未碰上搜寻他的人,再不躲悔之晚矣!他不再多想、往一座大楼掠去。

楼前后都有人戒备,他猫似地从侧方接近,小心撬开一座明窗,悄然越入闭上窗户,黑暗光临,他心中一宽。不久,外面传来叱喝声,有人大声叫:“各守岗位,不许任何人随意走动,除了负责搜索的人,随意走动格杀匆论。刺客可能藏身在迎春轩附近,短期间不会闯到此地来,大家留心些,看到人便用暗器招呼再发誓讯.小心了,赶快隐起身形。”

他暗自庆幸,总算早来了一步。接着,他又得为自己的处境担心了,这里是躲不住的,他必须找到确能隐身的地方,而且必须是接近外面街坊的地方,等四更以后警卫撤走时,以最快速的行动脱身远走高飞。

他开始摸索,发现藏身处是一间堆放清洁用具的小房间.悄悄将门拉开一条缝往外瞧,看到外面是一条过道,壁间悬了一盏长明灯,过道空阑无人。正想外出,却听到琐碎的脚步声,两名侍女正从前面的过道折问处出现。

“要死罗!天天闹刺客,有个完没有?”一名侍女向同伴发牢騒。

“你怕什么呢?”她的同伴说:“没有人会来这里杀人放火的,倒是凌云楼那几处重要地方,才值得担心哪!”

“总有一天,苍天会报应这些畜生的。”

“你要死罗,小香。”她的同伴惊惶地说:“万一被他们听到,你不想活了?”

“娟组,你以为我门现在是活着吗?三年来.你曾经离开过这座鬼楼吗?但愿你我能活到四十岁,才能被带出去卖给人家做奴蝉,日子长着呢,在这里与囚牢有何不同呢?唉!”

两侍女转过另一端的过道,附近重陷入空茫死寂的境界,楼很大,大白天也必须靠灯光照明,人活在其中不准外出,终年不见天日,这种日子真难熬哩。

他悄然外出,沿过道小心地前行,沿途发现不少房间,似乎不见有人住宿,大概人都住在楼上,楼下可能是招待外客住宿的地方。

他心中渐感焦躁不安,这种鬼地方不知何处有出路,如果被人发现,真成了笼中之鸟有翅难飞啦!他想到第一次明闯钦差府,四海游龙祖孙不是躲在承尘内吗?抬头一看,他非常失望,上面是结实的楼板,高有丈六,不是雕花的承尘,不能躲入。

前面又传来脚步声,他闪在转角处,凝神以待,这时想找地方藏身己不可能了,附近没有房间。

脚步声已近。他突然伸手一勾.巨灵之掌掩住了对方的整个脸蛋,低声说:“不许叫喊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是先前两片女中的一个.正是叫小春的年轻女侍.吓得软倒在他怀中。一以惊惶的眼睛似乎已经失去视力了。

“如果你答应不叫喊,我放你。”他说。

小春慌乱地点点头,他松了手。微笑道:“你知道有出路吗?我是说没有警卫的出路。”

“你……你们是……”

“刺客,但不会伤害你的,姑娘,我们要杀的只是梁剥皮。”

“我的天!”小春摇摇慾坠“真让我碰上你们了,外面到处都有人,不许任何人走动,你们出不去的。”

“但我们非出去不可。”

“不行的。哦!我带你们找地方躲一躲,大概不久之后,他们会进来搜楼了。”

“有地方躲?”

“是的,那是一处废了的藏金窟,是以前宅主人留下的,只有我知道那处地方,是我在两年前偶然发现的,从来没有对人提起过。”

“请领我们前往,走。”

“在楼有的别院中,随我来。”

楼有的别院是平房,四面是雅室,中间是一座三丈见方的荷池,四周有假山、回廊环绕,朱栏雕花刻凤,回廊高出地面三尺左右,楼板光洁不染纤尘。正面设了矮见长案,散落着几个织绵蒲团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 三进三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