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十六章 壮烈牺牲

作者:云中岳

想起皇子陂少陵原,他感到心中隐隐发痛、那儿,长埋着张老人和小莲姑娘他们是因为救他而丧生的、他的脸沉下来了,仇恨之火从内心深处冉冉升起。

酒菜送来了、萧姑娘大方地替他斟上酒,一面说“林兄,我觉得你很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不解地问。

“江湖上的侠义英雄多得很,高手名宿也多如天上星星,他们为何不挺身而出替天行道?你一无武林名位,二无江湖盛誉伺必冒万险孤军奋斗?你为了什么呢?”

他举杯敬酒,干了一杯说:“世间的傻子太少,聪明人大多所以才有梁剥皮和毒龙这种人横行霸道。”

“你需要帮助,林兄,我……”

“你?萧姑娘盛情心领了,恕我唐突,姑娘贵庚?”

“十八。林兄之意……”

“姑娘家在西安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如果毒龙查出姑娘的底细,登门问罪,姑娘何以自处?

令尊令堂又该如何善后?”

“你呢?毒龙可曾追查你的根底?”

“他无法追查,我不是陕西人,孤家寡人浪迹天涯,何所惧哉?我们不谈这些、姑娘的话略带点川音,似乎不是本地人氏,身怀绝学,必是武林世家,但不知在西安有何贵干?”

“祖籍四川,寄迹西安,不瞒你说,家父母早年在武林的确颇有名气,目下已归隐林泉、家在终南深处、林兄可否抽暇,至寒舍盘桓一些时日?家父十分好客,林兄可否赏脸?”

“这……毒龙眼线密布,我不能替府上带来灾祸。”

“你可以放心,今晚乘夜动身,任何高明的眼线也找不出你我的行踪。再说,家父不是经不起风浪的人……”

“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我不得不小心些。这样吧,姑娘留下住址,有暇当专程往拜,如何?”

“舍下位于荒山僻野,附近人迹罕见,如无熟人引领,寻觅极为困难。”

“那么,只好期于来日了。”他避开话题“那晚袭击我的四个蒙面人,艺业似乎比十一道要高明些姑娘可否知道他们的底细?”

”我也感到奇怪,那晚毒龙的心腹并未出动;怎会突然钻出几个出类拔草的高手?尤其昌硕果仅存的那个蒙面人,剑上内劲之浑厚,似乎不下于毒龙,我几乎一剑出彩,想起来至今仍然感到心悸。总言之,毒龙手下人才济济,不可大意轻敌.据我所知,去年中秋前后,虬须丐曾不顾江湖的禁忌,月夜于秦王府前行刺梁剥皮,被一名穿了甲士装的走狗,在刹那间击中他三刻之多。”

“鲁老爷子的艺业,其实与十一道不相上下。他之所以能一而再逃过大劫,完全是凭机智经验而稳度难关……”

“哦!林兄与虬须丐有何渊源?”萧姑娘急急接上门。

“他是我的长辈,我就是应他老人家之召而来的。”他毫无机心地说。

萧姑娘脸色一变,低头迟疑地问:“长辈?是亲属呢,抑或是师门长辈?”

“可以说是亲属。”他说:“我称他为叔。”

萧姑娘以巾拭脸,以掩饰不安的神色低声说,“虬须丐在山西道上失踪,可曾查出线索了?”

“正在查,大概已有眉目。”

“哦!会不会是毒龙下的毒手?”

“还未获得确证。哼!我会查出来的;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,这一天快要来了。”他恨恨地说,一口喝掉一杯酒“纸包不住火的,他们必须付出可怕的代价。”

先前透露消息的大汉,突然急奔而入,浑身大汗胸胁湿漉漉地,抢近桌旁争叫道“林兄,快马已发鹤池,目下恐怕已出西关。”

“一西一南,兄台不必紧张……”

“如果绕道而来,要不上半个时辰,听说是石统领亲自出马,林兄还是早离开吧!”

店外站着一个灰衣人。阴森森地说:“四海游龙躲在鹤池小赵庄,毒龙是专为对付那老鬼的,林彦兄,出来说话,咱们在等你。”

他大吃一惊,四海游龙又出毛病了。他认得那位灰衣人,无影门的鬼影夺魂施禄,不是冤家不聚头呀,无影门缠定他了.往外看。无影枭婆的身影正急掠而来,陶姑娘也紧随在后。

“对头来了,我先走一步。”他匆匆向萧姑娘说,丢下一镀银子做酒菜钱,飞快地抢入内堂过道,从后门溜之大吉。

鬼影夺魂做梦也没料到他开溜,心中一急,顿忘利害,快速冲入叫.“休走,阁下……”

萧姑娘凤目中杀机怒涌,大抽一挥,叱道“该死的东西!

可恶!”

鬼影夺魂前冲的身躯被大袖拂中,狂叫一声不进反退,像被狂风所到,翻腾着跌出店门外,满地乱滚鬼叫连天、等无影枭婆冲入,萧姑娘已从后门追赶林彦去了。店后是曲折的小巷,她奔出高叫“林兄……”

林彦已经不见了,她沿巷急奔,惑然自语。“那家伙不堪一击,他为何慌张地走避?真糟!今后找他恐怕不容易了,那几个该死的东西,误了我的大事。”

林彦并不是被鬼影夺魂吓走的,他关心四海游龙祖孙的安危,所以一听鬼影夺魂说出毒龙的毒谋,便决定立即尽快赶往鹤池援手,鹤池小赵庄他不陌生,在城西南十里地、也许还未得及.他一面飞赶一面心中叫苦,毒龙要对付的人,并不止他一个林彦。当然包括了四海游龙。用这种全面布网零星袭击,且以主力出其不意突袭的办法十分厉害。大白天想走避势不可能,用坐骑追逐,四海游龙危矣!

为了四海游龙,他再次忘了自身的安危。

小赵庄仅有二十余户人家,庄西是已变成小池塘的鹤池庄东是一座林木葱茏的丘陵,南面是桑麻园,北面是青蓝的麦地。二十二匹健马从丘陵的东端绕过,骑士们两面一分,各牵坐骑快速进入树林,先搜树林然后向小起庄方向接近.另一队骑上也有二十名,刚到达庄南的桑园,也一字敞开,悄然向庄口接近,在距庄两百步左右,桑园的边缘各找地形隐起身形候机、为首的领队,赫然是外堂总管勾魂鬼手凌如峰本人。伏在他身侧的是百毒头陀、丢了冷虹剑的神剑孙立、三老人是愚园受创的华阳三妖……二十名高手声势惊人,实力空前雄厚。分为两组封住进出路。

“总管,贫僧先布下百毒飞雾阵好不好,”百毒头陀低声说。

“你少出馊主意。”勾魂鬼手不耐地说“如果老鬼不从这一面逃走,你岂不是白用了?”

“老鬼哪有机会逃走?”神剑孙立说:“统领要直接冲入庄中捉他,用不着咱们出面动手。”

“那老狗真该死,居然一躲就是三天,他这老江湖算是完蛋了。”勾魂鬼手得意地说“不过,他也该死而无怨啦!为了他两个二流高手,不但出动了咱们六十余名一流好汉,而且统领敢亲自出马呢。咦!统领为何还不发动?天色不早了呢。”

“也许还没赶到吧,他要等十一道一同动身。十一道接到信息。从玄都观赶回钦差府,最少也要一刻工夫。”百毒头陀冷冷地说:“统领未免小题大作。咱们这些人中,难值就不配去捉那老狗?贫僧一个人就可……”

“你少吹牛好不好?就凭你那些毒零碎,就敢大言不惭?

哼!上次在愚园,要不是你吹牛吹得离了谱,林小辈尸骨早寒啦!闭上你的臭嘴,死不了的。”勾魂鬼手不留情地挖苦头陀:“什么狗屁夺魄飞雾,什么狗屁七步追魂针……咦!孙立,你怎么啦?”

孙立像是睡着了,正向前一仆。

华阳三妖接着向前仆,三个人直挺挺地趴下了。

百毒头陀一声怒吼,扭身倒地急滚。

勾魂鬼手也不弱,向下一挫身一掌急封,“啪”一声击飞了一根八寸长的拇指粗树枝。

百毒头陀一跃而起,方便铲指出叫,“什么人在后面暗算?

滚出来领死。”

两丈后的一丛茂草中,冉冉站起穿青劲装,浑身汗湿可以挤出水来的林彦怪笑道:“在面那群十条好汉,已经全昏倒了。你们这一面,也有五个后脑换了一树枝,你们五位仁兄很幸运,但也不要高兴得太早。”

勾魂鬼手大骇,立即发出一声长啸。

另三名大汉脸无人色,惊骇地向百毒头陀靠,头陀有毒变和追魂针,可以为他们壮用。

“呵呵!在下正希望阁下发出警啸,村中的龙老前辈该已发现有警了。”林彦轻松地说,双手一伸手中各握了一把八寸长的树枝:“在下发现暗器真是无上妙品,用来对付你们这些走狗,真是妙极了。怎么。你们不扑上?”

村北传来一声怪啸,麦田中健马飞驰,二十五匹坐骑分两路向北村口狂冲、村东的丘陵树林边沿,二十二名骑上也策骑驰出。”

两个灰影奔出村西,从鹤池的西南角飞遁,是四海游龙祖孙,借草木掩身,去似脱兔。

林彦这一面,看不见村西的景况。他早来了一步,胆大包天接近勾魂鬼手这一群人的身后,幸而他们身后的坐骑不安静,不断发出音响,扰乱了走狗们的听觉,不然想接近谈何容易?

勾魂鬼手一咬牙,拔剑沉喝:“你们去围村,我挡住这小狗.”

三大汉之一巴不得总管下令,立即扭头便跑,背部完全暴露在林彦眼下,扑一声轻响,后脑挨了一树枝重重地向前一栽。

勾魂鬼手一声怒啸,挥剑冲进。

“来得好!”林彦叫,向侧急闪,双手齐扬。双方相距仅一丈左右,想闪开六段树枝袭击似比登天难,扑扑两声闷响,小腹和右腿根挨了两记狠的,狂叫着摔倒。

百毒头陀洒出一团飞雾,侧射丈外腿便跑。两大汉也不慢乘机如飞而遁。

“留下命来!”林彦怪叫,盯住百毒头陀穷追:“你的夺魂飞雾还有多少?七步追魂针快放出来,不然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连洒三把飞雾,拉远了三丈左右、因为林彦对飞雾深怀戒心,不得不折向追赶。

迫近村南,从村北冲入的骑上,已沿四海游龙逃走的方向追击.“刺客林彦在这里,快来擒他!”接近庄口的百毒头陀狂叫,向后打出一把七步追魂针。

林彦侧飘丈余外,苦笑道:“这家伙果然了得。”

他瞥了由庄东驰入的马群一眼。向南奔入桑园,夺了一匹坐骑,循蹄声传来处急迫。

百毒头陀不叫倒好,这一叫,把从庄东突入的高手们吓了一大跳,纷纷下马利用房屋障身,准备迎击刺客林彦,不敢再在马士候敌,更不敢搜索可能仍藏在庄中的四海游龙、他们在等石统领现身,却不知毒龙已由眼线领着追出庄西去了。

在鹤池与定昆池之间,地势最为复杂、鹤池虽然变成了小池塘,定昆池也日渐淤涸,已非昔年风貌,但依然是附近的低洼区,田地少,荒野多.草木繁茂,视野有限,有不小池塘沟渠与沼泽,限制了马匹的速度、四海游龙选择这一带作为隐身处,可说十分理想,人往草木丛中一站,片刻便无影无踪。

二十五匹健马追入低洼区,不久便分成四五群各不相顾,像是迷失在里面了.走在最后的一群共有五骑,领队是内堂大总管一封三绝杨威,一面用目光搜索四周的树丛草隙,一面不住咒骂“凌总管真该死,为何不堵住庄南一带空隙?是谁乱发警啸的?查出来我要剥他的皮。”

“咦!立方有坐骑,怎么还有人落在后面?咱们不是留在最后的一组?”一名走狗说。

草木挡住了视线,听得到声音看不到形影。一剑三绝不介意地说:“也许是后面的人赶到了.该分忏啦,好好搜、统领赶到前面再往回搜,如果咱们把老狗搜漏了,谁也休想安逸。”

从左方超越的人是林彦、上次与八荒神君寻找四海游龙,曾经搜遍了定昆池附近,因此对附近的地势相当熟悉,概略地知道四海游龙可能逃向何处藏身,因此尽快地往前面赶。他也料想到毒龙已摸清了四海游龙的行踪,必须争取时效。

这期间,毒龙偕十一道已从前面往回搜,后面四煞星一宇排开,每匹坐骑相距约十五步左右,慢慢接近一处林间的短草坪。

头上枝叶摇摇,跃下一个穿绿色劲装的中年大汉。距坐骑约五六步行礼道:“属下参见统领。”

“有发现吗?”毒龙间。

“就在前面的草丛中,那儿原是一条干沟。”大汉向前一指:“两个人,刚到片刻,的确是龙老鬼祖孙。”

“好。招呼所有的弟兄,你们可以撤走了。”毒龙欣然地说,举手一挥。

“属于告退。”大汉行礼退走,向东走了。原来是派在这附近的暗桩,躲在树上居高临下监视十分管用。

四煞星左右一抄,十余亩大的短草坪被围住了.毒龙扳鞍下马,十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 壮烈牺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