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二十二章 恩怨两消

作者:云中岳

不久,他俩岔上了鄂县至西关的大道,在路旁的水塘中洗掉了易容葯,回复本来面目。他们不走西关,要觅路抄捷径直趋咸阳古渡,脚下一紧,前面斗门镇在望。这座镇距府城三十里,镇中是三岔大道,东北至府城,正北直达府城至咸阳的官道,于距咸阳渡南面的柏梁村会合。

踏入斗门镇,林彦郑重地说:“小妹,等会儿如果发生意外,千万不可在市集里动剑杀人,用拳脚打发他们就够了。”

“大哥,会有什么意外?”

“我们要引诱毒龙来追是不是?如果不透露一些风声,他怎会追来呢?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

“所以必须找到一些走狗,借他们的口传信。如果毒龙不来追,我们算是失败了,大闹一场,便可激怒他了。你知道走狗们斗门的侦缉站在何处吧?”

“不知道,可惜单老爷子没有来,他老人家天生的猎犬鼻,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嗅出猎物。”

“我们留心打听,不会困难的。所有的百姓都同情我们向着我们,一定可以获得正确的消息。”林彦说,向右走向路旁的一家打铁店:“先订制一些暗器,利用午膳时光,找出侦缉站的位置来。”

打铁店规模不大,是打造农具的铁店,有时派出师父走四乡,门外院子里就停着一辆装有炉灶风箱的车。车已准备妥当,大概要到乡下找活计啦!因此店里虽有炉火,但没有师父干活,只有两个小徒弟在忙碌,把一些杂物和行李往车上装。

“喂!小兄弟,师父在家吗?”林彦站在店门口向小徒弟打招呼。

“哦!客官有事吗?师父在里面收拾。如果客官要订制些什么,三天后再来好不好?师父要动身下乡了。”小徒弟一面答,一双灵活的眼睛在他的冷虹剑上瞟来瞟去。

“请把你们的师父请出来一下好不好?”

“这……两位请稍候。”

片刻,一个赤着上身,高大健壮的中年大汉到了店堂,一面解围裙一面含笑问:“小可就是店东,请问客官有何贵干?”

“贵姓呀?在下姓林,有空吗?”

大汉的眼神有了变化,但瞬间即恢复平静:“小可姓褚,褚遂良的技。客官来得真不巧,小可正要下乡,如果有事,可否等三五天再来?”

“在下想问问看,贵店能不能打造兵器。”

“抱歉,客官必须到兵器店去买,那儿由衙门里管制,买兵器必须邻里街坊证明,小店不敢违法犯禁私造。"“制暗器不要紧吧,当然不是制刀箭镖一类玩意。”

店外有不少人行走,有些人好奇地向姑娘注目,因为姑娘脸蛋美得像朵花,穿的却是粗布衣裙,而且佩了剑,足以引起一场风波。

“请里面说话。”大汉说,领着他们进入内间,在天井止步说:“两位请稍候。”

林彦一把扣住大汉的右肘,笑道:“林某敢进来,就不怕出意外,褚老兄意慾何往?”

“呵呵!你不是要打造暗器吗?”大汉若无其事地说:“小可到店内取出来,不要紧吧?”

“里面还有些什么人?”

“呵呵!林兄三入钦差府,在高手如林中出没自如,如入无人之境,里面即使有三五百人,林兄何所惧哉?”

林彦吃了一惊,放手说:“褚兄是……”

“兄弟是钦差府的眼线,当然是被迫兼任的,斗门镇最少也有十个以上我这种被迫兼任眼线的人,每个人都有你老兄的图形。”

“原来如此,褚兄打算……”

“兄弟打算下乡碰运气,找你。”

“找我?你能获得多少赏金?”

“不是为了赏金,而是有些东西奉送。你等一等,兄弟出去就来。”

“请便”

褚姓大汉进入内间,姑娘低声说:“大哥,你信任他?他进去……”

“放心啦!如果他想对我们不利,何必指出我们的真正身份呢?”林彦说,语气深具自信。

褚姓大汉右手握了一只鹿皮囊回到天井,微笑着说:“一个真正的侠义英雄,是从不使用暗器,也不屑使用暗器的。”

“不错,在下投师学艺,家师就不许练习暗器,仅传授躲避暗器的技巧。”

“但林兄为何要订制暗器?”

“用来对付毒龙一群无耻的武林败类。”他神色庄严地说:“褚兄,兄弟与梁剥皮毒龙之间,已不是武林恩怨江湖仇恨了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如果与武林朋友交手,兄弟决不使用暗器,你满意了吗?”

“好,兄弟同意你的见解。”褚姓大汉不住点头:“林兄在逃匿山区期间,曾用暗器对付十一道……”

“那是本姑娘所为。”姑娘抢着接口:“林大哥曾用暗器袭击华阳三妖。”

褚姓大汉先在鹿皮囊中取出一个纸招的方胜,打开递过说:“林兄请先过目,这是毒龙的护身甲图形。兄弟认识军仗局的胡兄,是他替毒龙打造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林彦接过图纸说。

“胸前是八叶甲,可防止一切兵刃伤害。掩心镜径大八寸,宝刃难伤。颈和背部是锁子甲,连着双肋,不怕锤打斧劈,腹与腿也是锁子甲,所以穿起来外表看不出痕迹。护胫是铁瓦。

护臂是裹革铁瓦。林兄,知道从何处可以下手吧?”

“细小而力道足的暗器,可贯入锁子甲的缝隙。肘与膝皆是脆弱部位。头部虽不易击中,但依然算是弱点。”林彦指指点点:“困难的是锁子甲的铁圈粗而小,我的暗器恰好可以贯入,但他外面加一块皮革,暗器射中就不易滑动,不可能恰好挤开缝贯入。看来,我只能从他的肘膝和头部下手了,手掌足掌也可以试试。”

“有了兄弟鹿皮囊中的三棱藏锋飞电钻,两丈以内足以制他的死命。”褚姓大汉将囊递过说:“可惜我只有两枚,送给你以竟全功。如果你两击不中,那就得看你自己了。”

“三棱藏锋飞电钻?”林彦大吃一惊:“你是岭南毒魔宇文开平?”

“那是家师,他老人家已仙逝多年,在下浪迹江湖,三年前方在此落脚,以打铁糊口。”

“失敬失敬……”

“别提了,兄弟虽然有心为世除害,无奈拳剑气功皆未入流。早些天打听出你使用暗器。因此动了找你的念头。武林的正道人土,是不屑使用这种恶毒暗器的,以往我真不敢找你。跟我下乡吧,三天之内,我可以把使用的技巧手法教会你”

“兄弟知道用法……”

“什么?你不是说笑吧?”

“教兄弟暗器的恩师,是千手神魔如松公。”

“哎呀!老天爷!我这不是班门弄斧吗……”

“不然,家师仅说及这种暗器的用法而已。家师对各式暗器庋藏甚丰,就缺少三棱藏锋飞电钻。”

“这我就可以放心走了,我这次下乡就不再回来啦!解葯在囊中,你可用来防身,百毒头陀那些玩艺伤不了你,一分之量可解天下奇毒。请记住,家先师纵横天下数十年,但用此暗器伤人决不多于十次,千万不可妄用。请答应我,只用这暗器对付毒龙,以免有伤天和。”

“兄弟如果妄用。皇天不佑!”他庄严地说。

褚姓大汉从怀中取出两吊钱,递过说:“我信任你。这是最好的当三洪武钱,市面上已经绝迹多时,用来打发小走狗真管用,一并送给你。两位从后门走,后会有期。’”

“谢谢诸兄厚赐,感激不尽,后会有期。”林彦抱拳行礼:“哦!斗门镇的侦缉站设在何处?““丁字街口北街第五家,店号福格粮行,北面有一条小巷,走狗们皆从小巷的偏门进出。林兄……”

“兄弟要借他们的口传言。告辞了;褚兄珍重。”

两人从后门溜走,转入正街。姑娘问:“囊中真有两枚三棱藏蜂飞电钻?你怎不打开看看?”

“重甸甸地,一定有,打开来看,岂不是不信任褚兄吗?

毒龙这怕死鬼,终于碰上克星了?”

“三棱藏锋飞电钻,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“是的。那是一种奇特的钢母精制的,不会生锈。钻可用内劲控制飞行方向,在四丈内可回转一匝,因为它的尾翼和锋尖角度不同,专走偏向。最霸道的是管内暗藏一枚寸长的毒针,击中物体针即吐出,见血封喉。钻本身旋转飞行,可破内家气功已经够可怕了,再加上毒针,大罗天仙也难逃大劫。如果我能用这恶毒的东西毙了毒龙,那将是为祸江湖的岭南毒魔唯一在世间做下的好事。到了,这就是福裕粮行。”

丁字街口行人甚多,左邻恰好有一间小食店,日色近午,食店中食客在增加。

“先买些食物在路上吃,带些备用干粮。”林彦说。

运气不错,案橱里还有一只卤鸡。姑娘一面向店伙买食物,林彦一面打量隔壁的福裕粮行。行的门面不大,里面有两三个店伙,卖一些高粱、小米、豆类,似乎不见有麦面陈列。

食物打好包塞入包裹,两人到了粮行前,林彦说:“打进去!”

为了要激怒梁剥皮和毒龙,公然袭击侦缉站应该有效。姑娘手快脚快,狂风似的抢入店堂,一把抓住一名发呆的店伙,喝声滚!店伙像是会飞,飞出店堂,飞出店门,“砰”一声摔倒在大街上,跌了个晕头转向挣扎难起。

林彦也不慢,抓住了柜内的中年店伙隔柜拖出,先在对方的右肩劈了一掌,拖出直趋店门,不客气地将人放倒,一脚踏住肚子怪笑道:“老兄,乖乖招来,你这处梁剥皮的侦缉站谁是主事人?说!”

街上一阵乱,立即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中年人狂叫,双手拼命搬动踏在肚子上的脚,却枉劳心力。

“在下就是你们要捉的刺客林彦,特地来你这处侦缉站。

说!谁是主事人。”

刺客林彦四个字,把看热闹的吓跑了一半,另一半胆大的人退得远远地,交通全部中断。

姑娘已摆平了最后一名店伙,找到一根大木棍,乒乒乓乓从里面开始往外打,打毁了生财用具,打毁了店门,最后砸破招牌。

内堂人声嘈杂,抢出五六名提刀挺剑的大汉。姑娘懒得动剑,一声娇叱,制钱漫天飞舞,来一个倒一个,制钱专射双腿,腿废而不致命,顷刻大乱。叫号声两条街皆可听到。被林彦踏住的中年人熬不住,声嘶力竭地叫:“不要用力踩,我招,我招……是……是过天星费……费家驹,他……他回府城去了。饶……饶命……”

“饶你一命,但你得替林某把口信带到。”林彦收回脚,劈胸将人抓起往上提。

“在……在下必……必定传到……”

“去告诉梁剥皮,这次在下刺死了他的侄儿,下次在下不会失手了,他躲在钦差府没有用,下次林某要用火攻,把钦差府烧成瓦砾场,看他还往那儿躲。记住了吧?”

“在……在下记住了……”

“还有,诉毒龙,林某在天底下人间世等他来送死,不杀掉他林某决不罢手。滚!”

他将人推倒,与姑娘大摇大摆走了。挡路的人纷纷让道,有人大叫:“有几个恶贼从小巷子溜了;林大侠快去追,这些狗腿子可恶,不要烧了他们。”

两人脚下一紧,出镇而去。

“大哥,怎不告诉他们我们要到山西?”姑娘问。

“呵呵!说出来毒龙就不会追来了。慢慢走,等他们的大援赶来。”

“等毒龙来?这……”

“毒龙远在终南山,最快的马赶来也要大半天。我是说,等府城的高手赶来。他们追,我们逃,逃过河走山西,他们便会不顾一切追来了。这时便动身,岂不引起毒龙的疑心?咱们必须让他们猜想我们是被逼走的。”

两人在一处树林中进食,不慌不忙上路,十余里走了整整一个时辰,柏梁村在望。远看西行大官道上尘埃弥漫,水来西往的旅客不绝于途。

岔入官道,林彦向东望,说:“看天色,府城的追兵不久便可赶来了。”

官道宽阔,笔直地通向十里外的咸阳古渡头。久未下雨,路面积尘盈寸,人走不要紧,车马一经过,尘埃滚滚真令人受不了。头上炎阳如火,两人藉路旁的行道树遮荫,慢慢向西行。

不久,后面蹄声震耳,尘埃滚滚中,可看到一匹健马飞驰而来,鞍上的骑士伏鞍策马,来势甚疾。

“先头的人到了,来得好。”林彦说,向道中移。

路宽四五丈,人竟在路中间行走,当然引人注意。骑上远在百步外,便看出有异,本能地缓下坐骑。

林彦和姑娘在对方接近至三十步左右,两面一分,林彦转身狂笑道:“好啊!原来是你,你答应过在下放下屠刀的,但你仍然在做走狗。你有马,快逃吧,看你能逃多远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 恩怨两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