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二十三章 诱故深入

作者:云中岳

林彦与龙姑娘知道处境险恶,所以任何时候,身上必定带了兵刃暗器,以及必需的银钱杂物,行李可以丢弃,百宝囊中有济急用的物品,说走就走不受拘束。

出城两里地,路旁柳树下站着四名大汉,牵了八匹健马相候。拔山举鼎向林彦说:“用坐骑代步,咱们将有三十余里要赶。请上马。”

两名大汉牵坐骑送上缰绳,七人八骑沿官道西上。路右是丘陵区,路左是渭河。拔山举鼎一马当先,健马以不徐不疾的脚程趱赶.远出十里地,拔山举鼎驰入右面的小径,扭头说:“天色不早,要赶路了。不必顾忌脚力。咱们这些马第一程脚力,可以跑十二三里,走!”

马是中等的黄骠,已算是不错的坐骑,初期的速度可支持十一二里,但不耐久,一般说来,用健马来赴长程是不适宜的。一阵好赶,坐骑渐渐慢下来了。眼前展现一连串起伏的丘陵,但一般说来,起伏不大,一望无涯全是荒野,零星散布着一些榆柳,野草萋萋,多年前可能是田野,已变成被弃的荒地了。

远远地,出现不少巨大的平顶小山。林彦大感诧异,脱口说:“这地方我听人说起过。谷兄,要往何处去?”

“这一带是汉陵所在地。”前面的拉山举鼎说:“梁钦差派人遍掘古墓取宝,这一带曾经被挖掘过,据说挖出不少古物,都送上京师去了。三年前曾派了三千丁夫掘始皇陵,听说也挖出不少珍宝。看到西北那座唯一可看到石块的小山吗?”

“看到了,那是霍去病墓。东北角那座有土城围绕的,定是武帝的茂陵了。”

“对,只有霍去病墓未曾发掘,梁钦差总算还有一点良心。”

其实梁钦差并不是仰慕霍去病的功业,而不忍发掘这位威震匈奴的英雄坟墓,因这是唯一有石脊的坟,挖掘十分困难而不得不放弃。梁剥皮大挖陕西的古墓,当今皇上是知道的,不但知道,而且公然接受梁剥皮呈送皇廷的墓中珍宝,陕西的帝王古墓,与民间稍具规模的墓园,被挖掘得七零八落,骸骨散落,天怒人怨。

小径向东北一折,前面出现一座小仅五丈方圆的坟墓。坟前是墓园,长了不少杂草,墓道已湮没在荒草中,园门左右的土墙已经倒坍,留下一座似门非门的门架。墓道附近有一根倒折的华表,祭台也不见了。门架与墓道之间,排列着上百名高高矮矮的劲装男女,坟后的草丛中。散布着百十匹坐骑。

拔山举鼎在门架前下马,领着林彦与龙姑娘踏入野草及膝的墓道。在两侧列队的人,全用奇异的眼神打量他俩,眼神极为复杂。

原来应该设有祭台的地方,一列排开九名大汉。中间那人年约半百,方面大耳留了大八字胡,佩一把古色斑斓的长到,双手叉腰颇具威严。

拔山举鼎上前行礼,朗声说:“启禀长上,林彦与龙姑娘已经请到,一切顺利。”

“谷兄弟辛苦了,请退!”

“谢长上。”拔山举鼎行礼告退,退至左首站在外侧。

林彦在两丈外抱拳施礼,泰然发话:“在下林彦。”

“在下关中杜元戎。”中年人回礼说。

“原来是西岳狂客杜前辈,久仰,久仰。”林彦再次行礼:“前辈西岳的府第荒芜已久,没想到竟然迁到咸阳……不,迁到兴平来了,难怪西安附近久已不见侠踪。前辈派人将晚辈邀来,不知有何见教?是有意助晚辈一臂之力,将梁剥皮与毒龙置于死地吗?”

“小辈,你最好不要花言巧语。”西岳狂客大声说,脸有愠色。

“哦!晚辈说错了什么啦?”

“咱们是石统领的宾客。”

“什么,宾客,晚辈真糊涂了。”林彦故作惊讶,但也感到迷惑:“前辈名震关中,是关中人氏,竟然反主为客,成了毒龙的宾客了?晚辈愚鲁,百思莫解。”

“你不必懂得太多,一句话:咱们关中群雄正在候机铲除妖孽。”

“晚辈更糊涂了,所谓妖孽,是指我江南林彦吗?”

“梁剥皮。”

“呵呵!晚辈更加糊涂了。毒龙是梁剥皮的忠实走狗,而你们又是毒龙的……”

“毒龙不是梁剥皮的忠实走狗,他在等机会反抗,用金银军械来接济咱们这些潜逃在外的人,要咱们忍耐候机,招兵买马养精蓄锐,时机成熟便杀入府城,有冤报冤有仇报仇,你明白了吗?”

林彦只感到毛骨悚然,浑身发冷,毒龙果然恶毒,竟用这种手段来利用关中群雄。

今天如果不见机行事,想全身而退难比登天。

“你们在这附近躲得住吗?”他沉着地问。

“咱们聚集在乾州与醴泉一带山区,结寨于无劳山与五峰山一带。”西岳狂客脸一沉,语气一变:“小辈,今天咱们好不容易将你邀来,特地向你提出忠告。你行刺梁剥皮,咱们关中群雄敬重你,但如果你对石统领有所不利,咱们将全力对付你。”

“这就是你们共同公议所提的警告?”

“是的,请你立即动身离开咱们陕西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突然无礼地仰天狂笑,声震九霄。

西岳狂客粗盾一轩,不悦地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我能不笑吗?你们这些孩童不如的无知群雄,令人可怜又复可叹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这时,原在两面排列的人,已经靠拢来形成半弧,把他俩围在中间。人群中纵出一个面目阴沉的中年人,怒叫道。

:“杜兄,不要和这小子理论,兄弟先教训他一番,免得他再出口伤人,嘲弄咱们关中群雄。”

“白兄,使不得,咱们是请他来的……”西岳狂客急叫,却被身侧的一个青衣人拉住了。

白兄不加理会,拔剑急冲而上叫:“小辈,你……”

林彦拉了姑娘疾飘两丈外,拔剑出鞘,冷笑道:“阁下,你这算什么?”

“白某的剑已经出鞘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你死我活,你胜了再说道理。”姓白的凶狠地说,挺剑逼进。

“这里到底谁是主人?”林彦向西岳狂客沉声问:“这是什么待客的规矩?”

“这就是咱们的规矩。”姓白的说,声落人疾进,剑发“飞星逐月”抢制机先进攻,剑气迸发,快逾电风“铮铮!”林彦震开袭来的剑虹,向左移位冷笑道:“你的口音不对,你不是关中人。”

姓白的紧钉住他移动,不予置答,身形一晃,剑一抖一沉,再次发起抢攻,招出“逐浪分波”,似乎无数虚虚实实的剑虹同时进进,澈骨裂肤的无俦剑气直迫丈外。以猛刚的内力御剑,势如崩山。

林彦知道碰上敌手了,这家伙的修为。似乎比十一道要高明些,关中群豪里,决无如此高明的剑术名家,他必须小心应付。第一次他震开刺来的两剑,便知道对方御剑的劲道了,这次对方以雷霆万钧之威进攻,劲道必定比前一招的两剑更雄厚凶猛,岂敢大意?该是反击的时候了、冷虹剑及时吐出,撤出一重剑网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双剑急剧地接触,人影急剧地闪动,蓦地一声冷叱,他的冷虹剑抓住了对方的弱点,以偏锋从空隙中锲入了,一绞一带,身形急速扭转,用上了引力术。

双剑脱出纠缠,姓白的斜冲出两丈外,脚下一乱。

“接招!”他豪情万丈地叫,身剑合一行致命的追击冲刺。

姓白的反应超人,不等马步稳住,不顾下盘空虚,百忙中挫身运剑急封,这招“云封雾锁”极见功力。

“铮铮!”对了两剑,姓白的连退三步。

“铮铮……”姓白的支持不住了,脸色苍白不住后退,脚下乱了,运剑的手也不稳定,接一剑退两步,退势逐渐加剧。

“铮!铮铮……”林彦气吞河岳地紧逼进攻,一剑连一剑,压力逐次增加,冷虹剑奇快地吞吐闪缩,每一剑皆指向对方的胸腹要害,运剑的潜劲也逐渐增加。

姓白的已完全失去反击的能力,只能拼全力封架,退了一圈半,不但无法遏止林彦的疯狂抢攻,更无法抓住脱出圈子的机会,险象横生,岌岌可危,支持不了多久啦!

四周鸦雀无声,全被这场空前猛烈的恶斗压迫得喘不过气来。

青影突然似流光逸电般冲出,猛扑林彦的左肋背,剑幻经天长虹,一闪即至。救应的人到了,事先既未发出警告,而且是从下面扑上的,犯了武林大忌。

“大哥……”远处的姑娘尖叫。

一声沉叱,两声令人心魄下沉的金鸣,三支剑影突然分开,一丛血珠八方飞洒。

林彦身形斜转,冷虹剑斜垂腿侧,虎目炯炯盯视四丈外惶然呆立的西岳狂客,一字一吐地说:“姓杜的,你已经不配与林某理论了。林某敢于行刺梁剥皮,敢与毒龙三百余名宇内凶神恶煞周旋,自有过人之能。你如果认为林某浪得虚名,林某将纠正你的错误。再有不讲理不懂规矩的人向林某挑战,他将付出宝贵的生命。”

姓白的站在三丈外,右胸有血迹,左额角血流如注,站在那儿摇摇慾倒。

偷袭的青衣人仰面坐倒,右臂血染臂襦,右膝血染裤管,难怪无法站立,右膝可能碎了。

可怖的一击,把旁观的人镇住了。

“果然是狂澜十二式剑术,狂剑的傲世绝学。”人丛中有识货的人叫:“这一招叫怒海覆舟,如果全力发招,中剑的人会翻腾掼倒,他留了三成劲。”

右后方,掠出两个青衣人,一面伸手拔剑一面冲上叫:“咱们按规矩与你……”

他身形半转,左手一扬,大笑道:“哈哈!赶快退下裹伤。

哈哈哈……”

两个青衣人如中雷硬,在三丈外两面一分,脸色泛灰。两人拔剑的右掌背,被一枚制钱切人,直透掌心,手抬不起来了。

狂笑声中,林彦人化流光,以令人目眩的奇速,接近了四五丈外的西岳狂客。

西岳狂客大惊,急退拔剑。但已来不及了,冷虹剑的冰冷锋尖,已压在西岳狂客的肘弯上。

擒贼擒王,出其不意制住了主脑人物。

“杜前辈,能听在下几句忠言吗?”林彦笑问。

“你……”西岳狂客语不成声,僵住了。

“杜前辈,你不知道毒龙要利用架剥皮,逼反陕西的百姓吧?”林彦收剑大声问,他的话是说给众人听的。

姑娘火速走近,在一旁戒备。

“他……她是奉命行事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他在山西河南与秦蜀边境,养了十二卫兵马?

,每一卫是五千六百名精兵。”

“这……这是谣言”

“你不知道附近五山十四寨,伏有他六万兵马?”

“那怎么可能呢?附近只有咱们关中群豪,和一些志切复仇的亡命,总数不足五百人。”

“五百人能攻府城?杜前辈,那不叫报仇,那叫造反,你知道吗?”

“你……你胡说……”

“在下决不是信口开河胡说人道,而是从梁剥皮口中亲耳听到的。在下至钦差府行刺,梁剥皮要收买在下替代毒龙,说出毒龙的阴谋。……”

“该死!”姑娘突然沉叱,身形倏动。

两个青衣人在四丈外摔倒在地,手中滑出三把飞刀和三枚淬毒钢镖。两人的眉心,各有一枚制钱锲入。

人群一阵乱,有人大叫:“石统领的两位使者死了!”

“诸位,听林某说几句话。”林彦大声说,声如雷震:“毒龙如果真的同情你们,为何变本加厉茶毒你们的亲朋父老?没有毒龙助纣为虐,梁剥皮敢如此胡为吗?朝廷派至天下各地的税监,总数不下一百五十名,而天下间受荼毒最惨的地方只有四处。诸位何不打听打听,这四处地方是不是有武林败类替姦阉做走狗?山东的陈税监陈阎王已经死了,助陈阎王的人就是四客江湖客性莫的。毒龙肆意屠杀你们的父老兄弟,你们居然替他卖命助他造反,你们到底是何居心?我江南林彦一个外地人,冒万险替你们主持公道,你们居然如此煎迫,这世间还有天理吗?”

“你的话也许有道理。”西岳狂客气沮地说:“听说你是替余御史办事的?”

“这有关系吗?”他反问。

“有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咱们不信任官府,也就不信任替官府办事的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瞧,这是公孙弘的坟墓,你知道这个人吗?”西岳狂客指着后面的坟墓问。

“知道,在下也读了几天书。这位留川的牧豕奴,位极人臣拜相封侯,是汉代的一名大臣。”

“阁下该算是侠义之土了。”

“正相反,在下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还不配称侠,也不屑为侠。”他坦然地说。

“你否认也没有用,全陕西的人都认为你是侠。你知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三章 诱故深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