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二十五章 视死如归

作者:云中岳

沉叱声出自夜游鹰之口,这位武林白道名宿,竟然不顾身份下令围攻了,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,但却发生了。

七支长剑同时进攻,七个人同向内聚。速度骇人听闻,七道剑虹破空射到,压力万钧。

是拼命的时候了,沉重的压力逼出他威力奇大的狂澜十二式剑术,逼出他的乾罡坤极大真力,激发他身临绝境时迸发的生命潜能。招一发必定有人遭殃,但他已别无抉择,对方的压力太大.招尚未发,他已感觉出危机已临,生死关头已到。这是一种超意识的本能.心意神自发的超人反应。把一发风吼雷鸣,剑影漫天,爆发出一阵急剧猛烈的金铁交鸣,爆出的火星耀目生花,澈骨裂肌的剑气向外迸爆,引发激荡的气流嘶嘶厉啸,令人闻之心魄俱沉。

“哎……”第一个人影像被狂风刮出.摔倒在三丈外,滚了两滚爬不起来了,剑飞起半空向外翻腾飞堕。

万千剑虹继续纠缠不休,人影急剧地闪动,攻势更猛烈,更凶险,但重围已因有人倒地而出现缺口空隙。

“啊……”又一个人影惨叫着仆地向外滚。

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再冉而至,两把勾魂令来势似崩山。

林彦陷入苦战中,则感到轻松了些,便看到狂冲而来的两个人影.只感到心头一凉.不能再有人加入了。

同一刹那,急叫声传到:“他是刺客林彦!”

百忙中分神细看,看清了黑白两人影的轮廓。是黑白两无常.但比在山区被他击毙的两无常身材略矮些.而且头顶多了一顶见我生财无常高顶帽.腰中也多了一条勾魂链.真像传说中的无常鬼。

无常哪会有好人?他一咬牙,真力进发。

有人叫出“刺客林彦”,只有走狗们才这样叫他。

生死关头,杀机怒涌。

远处,不少人影正飞掠而来。

冷虹剑突发慑人心魄的虎啸龙吟,电虹扭曲着陡然外涨。

神乎其神的无双绝学魔幻七散手大发神威,在双无常尚来不及加入的刹那间,致命一击先一刹那发出了。

在漫天激地的飞腾剑影中,一道人影破围从东南角夜游鹰的左侧空隙射出,似流光,像逸电。远出五大外突然扶摇直上,跃登两丈高的瓦面,一闪两闪便消失在瓦垄后,冉冉而去。

两个人飞掷出两丈外,叫不出声音。

跃登一座民宅瓦面,侧方掠来一条人影,八方土地的嗓音入耳:“林兄,快从这一面走。”

这里是预定的撤退路线,街下跃上至光老道,低叫道:“有人追来了,快撤!”

“我……我真力已竭……”林彦虚弱地说。

至光老道一把架住了他,一面急走一面骇然叫:“老天!

你一身血,伤重不重?”

“不要紧,挨了两剑,皮肉之伤.那些人好可怕。”他苦笑着说,任由至光架住他急走。

跳下一条小街,八方土地接过他的冷虹剑归鞘。悚然地说:“我问出了口供,正想赶去将你唤出来,太危险了。谢谢天!你总算平安出来了。”

“口供怎么说?”他问。

“那些家伙不是毒龙的人。”

“天!真是夜游鹰赖天寿一群白道名宿?”他骇然惊问。这个祸闯大了。

“什么夜游鹰?你是指江右赖天寿?”八方土地问。

“与我打交道的人就是他。”

“见了鬼罗了”八方土地说:“夜游鹰已经死了五年啦!他的鬼魂在这里出现不成?”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那些人是副统领王九功带来的人.而且有一半是梁剥皮的贴身保源护卫,全是些不敢亮名号的江湖凶魔,武林的蛇神牛鬼。据那该死的警哨所招,功力最高的该是五路财神赫连无咎,齐鲁的宇内双魅之一。这老妖手下两个功臻化境的高手,叫黑白两丧门,修为比九地冥君子下的黑白双无常要高明得多。林兄,你碰上他们了?”

“在黑白两丧门加入之前。我就突围脱困了。”他长叹一声,不住摇头:“如果我早知那狗东西不是夜游鹰,便不会手下留情,岂会在久斗下行雷霆一击元气大伤?这两剑挨得真冤。请不要扶我了,我的气机已开始转旺了,谢谢你们。”

“不要妄用真力,我和至光道长会扶你走。这就出城,先脱离险境再说。”

“我不出城,不救出龙小妹……”

“龙姑娘并未落在他们手中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那警哨指天誓日,发誓不知道龙姑娘的下落。王九功还在河对岸的大庆关。人如果擒到,警哨不可能不知道。走吧,我再托朋友全力打听。”八方土地挽了他动身:“因此,咱们必须在城外找寻线索。真糟、说来说去该怪我,我该在从赵渡镇返回时,立即进城打听的,就免得今晚白跑这一趟了。”

“薄兄,这怎能怪你?”林彦拍拍八方土地架住他的手臂,长叹一声:“唉!一时大意,几乎把老命送在长春宫。我以为毒龙还在后面,派在前面的人应该是些供奔走的二流人物。没想到那些人都是可怕的高手,要不是我早一刹那发现危机而用全力制敌脱身,也许活不到现在了。”

回到八方土地的隐身处,已经是五更初正之间。八方土地取出一些食物,一面进食一面说:“救人如救火,咱们目下人手不够,必须分开来搜寻线索、请至光道长负责以西一带地区;林兄往东;兄弟向南行,到新市镇多找几个朋友全力追查。两位意下如何?”

“也好。”林彦点头同意,他比任何人都焦急,心悬龙姑娘安危、食不甘味。

“那就这样决定好了。”八方土地说:“巳牌正,不管有无消息,大家在此见面,如何?”

“天亮以后,走狗们可能出城追查,大家小心谨慎。”至光行前郑重叮咛。

八方土地最后动身,踏着晨曦到了新市镇,在镇东一家小屋前发出一声鸡鸣,立即引起一阵鸡鸣犬吠。片刻,大门开处,踱出一个赤着上身的壮汉,亮开大嗓门叫:“谁呀?天还没亮呢。”

“东方发白了,没错吧?懒骨头,刚在暖被窝里爬起来的?”

八方土地现身说,急步走近。“哦!老薄,这么早?一定有事。”壮汉站在门外说。。

“不错,有事,无事就不能来?”。

“老薄。何必贫嘴?你…”

“来。有事找你商量。”

“八方土地拉了壮汉便走。到了偏僻处放低声音:“走狗们来到咱们县城的事,大概你已经知道了。我向你打听一些.消息。”

“什么消息?”

.“其一,西乡一带,有一群男女囚禁村民,伪装土著诱骗陌生的外地客,这些人是何来路?其二,他们擒走了一位小姑娘,可否有人看到带往何处去了?其三,带走小姑娘的,是两个女人……”

“呵呵!你问对人了。”壮汉说:“我不但看到那位小姑娘被带走,更发现了李大牛一家六口的尸体,被埋在屋后的浅沟里;当然是在他们撤走后才敢去看结果。”

“妙极了,你看到……”

“那群男女都经过化装易容,来路不明,我也不敢去打听,但我知道他们躲在汉高帝庙。我想,那三个老庙祝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,那些家伙灭口的手段是十分残忍的,而且做得十分彻底。”

“那是多久以前发生的事?”县“昨天上午。”

“谢谢你,请替我留心些。”八方土地急急地说,扭头撒腿就跑。

一口气赶回藏身处,林彦已离开快一个时辰了。这时是辰牌正未之间,距巳牌正还有半个时辰加两刻。八方土地等不及了,匆匆向南面的荒野走,希望在半途碰上林彦,或者干脆冒险到汉高帝庙探道。为朋友两肋插刀,八方土地是个了不起的热心好汉。

算时辰,林彦也该动身往回走了,从藏身处向东走,约五六里便是汉高帝庙。

八方土地是本地人,打扮与本地的庄稼汉完全相同,身上不带兵刃,以免引起旁人的注意。远出三里外,进入一座位于坡下的树林。前面五六丈外的一株大树后,突然踱出一个青袍中年人,一双三角眼透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寒光。薄嘴chún形成的线条纹路。更是令人不寒而栗。腰带上插了一只尺八囊,垂下一穗紫色流苏。

“一大早在野地里奔走,汗流使背,你有急事吗?”中年人拦住去路问,嗓音低沉,声不大但直震耳膜。

八方土地吃了一惊,止步定心神,讶然问。“大爷,你……

你有事?”

“我在问你呢!”中年人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他。

八方土地情不自禁打一冷战.被对方那令人心寒的冷厉眼神镇住,退了两步说:“小可要……要到前面的柳……柳村。”

汉高帝庙在柳村,附近五里内没有其他的村落。中年入不放过他眼神的任何变化,背着手问:“有什么事?你姓什名谁?家住何处?”

一连冒出三个问题,逼得好紧。八方土地是个老江湖,镇定地答:“去找徐家老七,商量完粮成数的事,今年完粮,我家负担不了那么多。小的姓张……

“不姓薄?”右方五丈外树上有人接口。

他大吃一惊,扭头一看。不由脸色大变,心中一凉。那是本县的巡检大人郝良深,一个如粮似虎的贪渎小官,专管地头蛇与敲诈大户的害群之马。

郝巡检并未穿官服,着便装佩了单刀,跳下树抱肘而立,向中年人说:“程前辈,他就是本城颇有名气的地棍,八方土地薄播”

“哦!他的消息一定很灵通了。”中年人冷冷地说。

“不错,不然怎会有八方土地的绰号?”郝巡检恭顺地答。

“找他讨消息大概错不了,去问他。”

“是。”郝巡检欠身应诺,转向八方土地:“钦犯刺客林彦一男一女,昨天上午经过此地、女的失了踪,男的昨晚可能在城里闹事,你不要说不知道吧?本官已找到代步的两匹坐骑,人必定藏在这附近,你应该知道。”

左后方的大树后,又出现一个佩剑的三角睑中年人,用沙哑的嗓音说:“他不但知道,而且可能与刺客林彦有关,不然他岂会用假姓名骗人?在下用九阴搜脉手法替他开开窍,他就会乖乖招供了。”

八方土地把心一横,要来的终须会来,是祸躲不过;不管他是否承认,这条老命同样保不住,对方杀人灭口的手段太恶毒,连村民的老少妇孺也不放过,他怎能寄望对方大发慈悲?”

“在下不屑与你们这些人性已失的人打交道。”他勇敢地说,转身急奔。

“好小子!你敢跑?”后面草丛中人影暴起。劈面拦住了。

他临危拼命,大喝一声,仍保持快速冲势。向阻路的人撞去,近身时一掌登出,现龙掌火候不差。

挡路的人冷停一声,身形略闪,左掌一翻,五指倏张倏合、用“金丝缠腕”破招擒人。

他知道对方厉害,但已存了拼死的决心,不收招用膝突然进攻,对方搭住了他的右手脉门的瞬间,他已撞入对方怀中,“砰”一声响,右膝以千钧力道击中对方的下阴要害。他的右腕也“咔”的一声腕骨碎裂。

“砰匍!”两人跌成一团。

不等他挺身站起逃命,突然背心穴一麻。一浑身一震,僵了。

“我完了!”他绝望地暗叫。

接着是彻骨奇痛君临,极端痛楚的浪潮淹没了他,身上每一条肌肉皆在收缩。绷紧,五脏六腑内像有千千万万只虫蚁,在一寸一分残酷地咬啮、蚕食。

“呵……”他发出极端痛苦的凄厉狂叫。

“人藏在何处?快说!快……说……”刺耳的嗓音耳膜内震鸣。”

“在天底……底下,人……人间……世……”他拼全力大叫。血,从口中一阵阵涌出。

“再加一分劲。”有人冷酷地叱,是程前辈。

按在丹田和背后命门上的手,所发的刻骨铭心冷流在逐。

渐加强。

他终于承受不住了,大叫一声蓦尔昏厥,气息突然断绝。

“糟!他死了。”用九阴搜脉手法折磨他的人讶然叫:“这家伙已存了必死之念,突然放弃抗拒,一口气接不上,生机突然断绝……”

“该死的!你怎么不小心?”程前辈跌脚叫。

“是你要加劲的……”

“把他的头带回去……咦!什么人?”

一个快速的身影,正以骇人的奇速穿林而来。是林彦,看到了被吊在横枝上的八方土地,更看到了五个凶手。

“刺客林彦!”郝巡检欣然大叫:“他送死来了。”

林彦在三丈外止步,虎目中杀机怒涌,一声龙吟,冷剑虹出鞘,用似乎来自天外的声音问:“你们杀了他?”

郝巡检向外退,程前辈与三名同伴站成四方阵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五章 视死如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