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二十六章 情归何处

作者:云中岳

解州罗氏双豪的江湖声誉和武林地位,的确可以称得上山西第一二号人物,配称山西武林代表性的高手名宿。老大罗俊更是个脾气火爆的倔驴,这种人最易受人利用,三句好话一捧,两句恰到好处的话一激.便会被人牵着鼻子走。如果这两个大豪出面与林彦为准.林彦在山西将步步荆棘,极可能受到山西群雄群起而攻。

老二罗杰绰号称无名火,比乃兄霹雳火罗俊也好不了多少,兄弟俩双胞胎,性情相差无几乃是情理中事。

罗老大拍拍胸膛,意气飞扬地说:“杨老弟,这件事咱们兄弟决不坐视,虽然目前咱们并不能代表山西的武林同道发言,但咱们如果答应了,山西的朋友们不会有人反对的。万一那林小辈逃至敝地,山西的武林同道。决不会轻易地放过这勒索朝廷钦差,抢劫江湖同道的江湖败类。至于赏金的事,咱们不谈好不好?”

树后踱出笑容满面的林彦,接口道:“如果不谈赏金,两位过河来谈什么?谈江湖道义吧?呵呵!在钦差梁剥皮的眼中,你罗氏双豪比两头瘦狗的地位高不了多少,你们配和朝廷的钦差谈江湖道义?真是屎蜣螂戴花臭美。”

“你是谁?”老大霹雳火怒吼。

“问问这位仁兄。”林彦向一剑三绝一指:“他知道区区在下。”

一剑三绝脸色大变,浑身在发抖,如见鬼魅般一步步后退,语不成声:“他……他他是……是是……”

“是刺客林彦。”林彦替对方接上:“你把罗氏双雄请到偏僻处商谈,是何居心?你敢跑?”

转身慾逃的一剑三绝吓得打一冷战,迈出的腿僵硬地收回。

“你认识老夫?”霹雳火徐徐逼近问。

“在下不认识你。”林彦沉下脸以牙还牙:“我问你,你兄弟居住在解州,可以说与陕西毗邻而居,难道你们就从不打听邻居的动静?就不知道梁剥皮荼毒陕西的惨事?你们是不是又聋又瞎了?抑或是冲一万五千两银子赏金,故意装成又聋又瞎昧着良心自欺欺人?”

“你小子……”

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?你兄弟俩又聋又瞎,山西群雄并不又聋又瞎对不对?一他们会听你们的摆布驱策?”

霹雳火大概这一辈子,从没被人如此凶狠恶毒地教训过,气得失去了理智.一声怒啸疯狂上扑,右手一伸,五指箕张劈面便抓,用上了大力鹰爪功,这招“金鸥献爪”又狂又野,火候十分精纯,潜劲已先一刹那及体。

林彦不想往下拖,吸口气功行百脉,右爪一抄硬接,两人的十个指头交叉扣住了,他五指一紧,指尖内扣真力倏发。

当双手交接时,霹雳火张口狞笑:“哈哈!老夫要抓碎你……你的……”

话突然中断,笑容僵住了。他感到林彦的手坚逾精钢。五个手指像大铁钳,指尖扣入他的掌背,却又像是钢锥,无可抵拒的可怕挤压力,几乎要挤碎他的手掌,整条臂膀发麻,奇痛彻骨,指尖扣顶处更是痛得像是骨裂了。

“你数数吧。能支持二十数,在下饶你。”林彦冷冷地说:“你的大力鹰爪功固然高明,但你毕竟老了。”

霹香火已说不出话来,手肘已开始沉落,双膝也开始下挫,太阳穴青筋跳动,呼吸一紧,眼中的厉光已敛。

老二无名火大骇,向前掠出。

“你如果敢插手,在下要你生死两难。”林彦戟指向冲近的无名火:“如果你认为比四客五龙高明,上吧!”

“放了我兄长、咱们拼剑。”无名火色厉内花大叫。

林彦手一抖,霹雳火像脱了线的风筝,翻腾着飞跌两丈外,像倒了一座山。

一声龙吟,林彦拔出插在腰带上的冷虹剑。冷冷一笑道:“大丈夫不诿过,不迁怒,在下不愿拿你们出气。但你们已威胁在下的安全,在下不能放过你们,因此,在下给你们一次联手决斗的机会,叫姓杨的一起上……咦!那怕死鬼溜了?”

一剑三绝的确是溜走了,是逃入农舍从屋后脱身的。

霹雳火已狼狈地爬起,揉动着右手脸色灰败、恐惧地叫:“杰弟,我们走!”

“走?回去纠合山西群雄报复吗?”林彦冷笑。“抱歉,易地而处,诸位如何?林某不是善男信女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在下有条件”

“老夫……”

“在下不管你们的想法如何,只说出在下的条件,是否答应与结果如何,你们去想好了。我要你们留在陕西调查是非,如果证实林某的行事果真如姓杨的所说,两位可返回山西纠集群雄与林某理论;如果不实。两位必须告知山西群雄置身事外,不干预在下与毒龙的纠纷,你们能答应吧?在下等你们一句话。”

“老夫答应你。”无名火断然答复。

林彦收了剑,伸手虚引说:“谢谢,两位请吧!”

双豪举步便走。震雳火在十步外转身,庄严地说:“老夫并非又聋又瞎,事实是咱们兄弟半月前方从齐鲁返乡,离乡五载,难免对邻居的事半信半疑,不然就不至于单身过河来看情势了。看了你的作为,老夫信任你,不想留在陕西了,你瞧着办吧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山西的同道,绝不干预阁下的事。在这一带,你决难渡河,往上游走吧,两关两岸兵马如潮,赶快离开。”

两人挥手示意,急急走了。树下的老农放下活计,微笑道:“哥儿,龙门上游,河宽不足百尺,更没有泥沼流沙,没有人能拦得住你。再不走便走不了啦!”老汉似乎已经感到地面在震动,那是马群的蹄声。

林彦施礼道谢,向南如飞而去。

两位姑娘已在会合处等候,看神色便知无望。他向西一指,急急地说:“追骑将至,往回走,绕道北行。”

在新关坐镇的毒龙,直至红日西沉,方接到命邰阳康庄渡眼线传来的急报,正点子一男两女.已向北面的夏阳渡走了。

大批人马彻夜北奔,破晓时分,韩城的少梁渡、谢树渡、渔村渡三处渡口,布下了天罗地网。信使则继续北行,命各地高手赶赴韩城候命的信息加快传递。

当夜,林彦与两位姑娘是在夏阳渡西面十里地的洽村落脚的,他们并不沿河西岸的要道赶路,避开大道向北行。要吸引追兵,不能走得太快。

入暮时分,他们到达洽村东南两里外的一处山坡。林彦向不远处的丛林一指,说:“那儿有炊烟,必定有村庄。咱们去找地方投宿。”

“咱们人地生疏,真得找人问路了。”龙姑娘说。

“为免留下行踪,我们必须避开村落。大哥,村落去不得。”

婷婷提出反对意见。迄今,她还不知林彦走山西的真正意图.还以为林彦真的向山西逃呢。

而林彦的计划,却是留下踪迹吸引追兵。

绕过山脚,便看到了里外的村落。右首的大槐树下。出现一座小庙。

“你们在小庙中等我,我去弄些食物来充饥。”林彦说:“好像是山神庙,但愿可以容身,走。”

红布的庙额上,写的字是“大树将军庙”,规模与山神庙差不多,一丈余见方的殿堂,小小的神案和拜会居然相当清洁。

林彦放下包裹入村购买食物与打听消息。两位姑娘则在附近山麓搜集干草做睡垫。婷婷很细心,原本就是个爱洁的姑娘,以草束作帚,把小小的庙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。龙姑娘是有心人,她一直就在冷眼旁观,等到婷婷替林彦安排睡具,方忍不住拍拍婷婷的肩膀柔声说:“萧姐姐,沿途你一直愁眼不展,心事重重。只知尽催大哥赶路,与先前你我半日相处喜上眉梢的情形完全不同,像是脱胎换骨成了个陌生人,为了什么?就将心事告诉我吗?我多希望替你分忧哪!”

“小妹,别多心,我没有什么。”婷婷回避她的目光,掩饰心中的不安,但眼眶红红地。

“萧姐姐,你一定要告诉我。”她抓实了婷婷,坚决地追问。

“不要,小妹……”

“我有好多话要问你。”她毫不放松:“你说,你为何用假的家世来骗我和大哥?上次出山之后,我们曾经按你所说的方向去找你。不但找不到峪口寨,终南镇附近百里以内也没有姓萧的村庄。”

“我……我是不得已。小妹,不要逼我。”婷婷用近乎哀求的声调说,一串珠泪终于挂下脸颊。

“那么,告诉我你今天神态转变的原因。”她并不因婷婷流泪而放弃:“我记得,那是从分开找寻渡河器具之后,会合时我就发现有点异样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碰上家里的一个人……小妹,请不要追问,总之,我已经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。目前,我只有依靠大哥和你了,不然我……我活的时日无多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说得多可怕啊!不,萧姐姐,不要说不详的话你知道,大哥是个足以信赖的男子汉,他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小妹,我……”

“告诉我,你认为大哥可以托付终身吧?”

“你……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看得出,你对大哥有一份不平凡的感情,从你凝视他的眼神中,那深深的情意,是很难瞒得了旁观者的。”

“小妹,不瞒你说,我对大哥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”

“萧姐姐,有些话是只能意会的。请相信我的诚意,我将全力帮助你。”她诚恳地说,突然拥抱住婷婷。

“小妹……”

“萧姐姐,我并不是因为亏欠你一份救命恩情而帮助你的,事实是我很喜欢你,你的风华和气质都令我倾倒,那属于女性柔婉细腻的气质,正是我这野丫头所欠缺的,正好相配大哥那阳刚不羁的纯男性气魄……”

“小妹,我……我看得出,大哥对你……”

“他呀?他只把我看成爱撒娇的小妹妹,我们之间,不牵涉任何男女的感情。我喜欢你们两个人,也可以说爱你们两个人。答应我,不要想得那么多。现在,我们来整理睡具,大哥该快回来了。”

婷婷无限感激地在她须旁亲了一亲,含泪笑了。

神案前足可睡三五个人,婷婷已打开林彦的包裹,拎包巾展开作褥,衣物作枕,然后打开自己的包裹。龙姑娘有意让婷婷接近林彦,因此在最外侧放自己的睡具,两人跪坐在一起工作,婷婷的包裹打开了,晚香玉的幽香在空间里流动。

“萧姐姐,你出门还带香囊?”龙姑娘笑问。

“不瞒你说,我从没离开家门百里以外呢。”

龙姑娘信手拈起一只荷包形的虎皮小袋,婷婷并未留意她的举动。她一时好奇,也被这精巧的小袋迷住了,信手打开,不由一怔。里面是一个织锦香囊,清雅的兰香突然沁人心脾。

婷婷一惊,扭头一看,脸色突变苍白,本能地一把将小装夺过,到手后方发觉自己失态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龙姑娘讷讷地说,脸色也变了。

“小妹,我……我抱歉。”婷婷无措地说,将小袋递过。

“你如果喜欢。送给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是谁了。”龙姑娘说,语调变了。

“小妹……”

“你是那天在鄂县,差传女引走大哥的人。”她十分肯定她说:“大哥将所记得的事,都告诉我了,你……”

“小妹,我……”

“你也就是经常出现大哥身边,神出鬼没一而再帮助他的神秘女人。”

“小妹,不要怪我,我……我是情难自己……”

“你到底……”

“小妹,我答应你,离开险地之后,我把身世告诉你们。

目前,我的确是有家归不得的可传人,我的处境,比你们更凶险,但愿我能活着陪伴你们一些时日,我就心满意足含笑九泉了……”

龙姑娘抱住了掩面饮泣的婷婷,颤声说。“萧姐姐,我并不怪你,而且感激你。我只要知道你对大哥没有恶意,而且真诚地爱他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请不要伤心,我想,大哥日后会替你设法解决困难的,他是个无所不能的人,不是吗?”

“小妹,谢谢你。”婷婷满怀喜悦地说。

两人整理妥当,夜幕降临,林彦也就回来了,挟了一大包食物,一葫芦汤水,在门外便叫:“食物来啦!我还带了蜡烛呢。”

那是敬神的红烛,点起烛殿堂大放光明。他将食物搁上神案。尚未打开,婷婷便娇笑着叫:“拜托拜托,不要堆放在神案上,我还没敬过神明呢!”

“呵呵!想不到婷婷居然信神敬怫……”林彦打趣她。

“胡说!大哥,心中有神佛,并不算罪恶吧?”婷婷妩媚微笑:“至少,如果没有这座庙,便得在荒野里露宿,拜它一拜并不吃亏。”

“如果不是你主张避开村落,我们便到村里投宿了,这与神扯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六章 情归何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