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二十九章 别愁高恨

作者:云中岳

知己不知彼,想操胜算有如痴人说梦。

假使盖天王知道林彦是千手神魔的弟子,便不会看不起这两枚金钱镖了。再就是一般发射金钱镖的人,皆是用指挟钱弹出的。而林彦这两枚制钱,却是双手用打甩手箭手法甩出,必定大有文章。

棍距左面的制钱尚差寸余,钱突然一化为三,棍的潜劲先与钱接触,钱突化为三,三方乱飞,分取脸部胸口。

盖天王上了大当,吃了一惊,本能地挫身闪避,忘了右面的制钱,也无力拍拨那枚制钱,反正下挫便可避开,即使被击中也没有什么不得了,护体神功足以反震区区一枚伤不了内家高手的制钱。

三枚乱飞的制钱掠顶而过,毛发未伤。可是,右面那枚制钱突然向下沉,划出一道奇异的降弧,“嗤”一声怪响,没人盖天王的右肩近颈处。

“哎……”盖天王叫,浑身一震如中雷殛,齐眉棍失手堕地。猛地伸左手一按右肩,奇痛君临,一声厉叫,双腿终于拒绝支撑沉重的身躯,向下挫倒。

这瞬间,背上的革囊自启,机簧声怪响,一具径大丈余加淡褐色怪网冲起、散张、罩落,速度惊人。

但林彦仍然站在三丈外,纹丝不动,屹立如岳峙渊停,对罩来的夺魄天罗视若无睹。

夺魄天罗在盖天王倒下时方行发出,高度与方向皆未能准确地把握,网前缘落在林彦脚前,失去效用。

林彦也估计错误,也未能完全了解夺魄天罗的性能,他伸手抓住网的边缘,顺手向外扔开,举步向走狗们接近。

两位姑娘掠出树林,向林彦掠去。她俩等得不耐烦,要出来与林彦并肩御敌。

盖天王在地上挣扎、呻吟。制钱已锲入胸腔,切断了颈部的大经脉,鲜血像喷泉般流出,死定了。

“还有谁出来试试林某的修为?”林彦站在两丈外问。

九名凶悍的走狗,竟然无人迎出,全用阴森怨毒的奇怪眼神,目不转睛地盯他。

他心中一动,以为对方即将发起围攻,警觉地后退丈余,拔剑戒备。

“你们要一起上吗?”他再问。蓦地.他打一冷战。

九个爪牙仍然不言不动。

“你们……”他又说,但话突然中断,身形一晃。

“一个中年人拔剑出鞘,突然狂笑道:“你完了,咱们要分了你的尸!”

他向后急退,大叫道:“不可接近,有奇毒……”

他站不住了,仰面便倒。

两位姑娘到了,龙姑娘尖叫:“婷姐掩护我!”

婷婷一声娇叱,左手打出一把针形暗器。

龙姑娘背起林彦,向后飞奔。

“闭气……奇……毒……百毒头陀的解……解……葯……”林彦虚弱地低唤。

“砰砰!”冲上的两个走狗被婷婷的暗器击倒了。

婷婷断后,向密林深处急撤。

百毒头陀的毒葯不但天下闻名,连毒王也对这贼和尚怀有戒心,解葯当然也是独步天下的圣品。在一处茂林内,林彦眼下了解葯,葯对症一服毒解。

他坐在树下试行运气,气机已恢复畅旺,苦笑道:“盖天王这恶贼并未吹牛,夺魄天罗已经够可怕霸道了,再在网上加了闭气的毒粉,罗一出毒已弥漫四周,三丈内的确无人能逃大劫。我是两世为人,谢谢你们救了我。”

“大哥,他们会不会就此罢手?”龙姑娘问。

“不要理会他们吧。”婷婷忧心忡仲地说:“他们不可能长远留在山西,离开巢穴愈远,他们的处境愈艰难,我们走远些,他们无法追踪我们的。”

“他们绝不会放弃追踪的。”林彦语气十分肯定:”逃避足以增加他们的凶焰,因此,我们要立即着手进行无情的致命反击。我想,今晚他们还不会放弃搜索,查出他们的落脚处,再设法逐一铲除这些无耻走狗。”

婷婷看了他的神色,知道无法阻止他的决定,黯然地说:“彦哥,我感到好疲倦,我们往东走.找地方歇息一天半天好吗?”

“哦!婷婷,什么地方不舒服啦?”林彦关心地问。“你的脸色不正常,真该找地方好好休息,这日子出生入死,真苦了你了。走,找地方歇息。”

他们在一座小村落投宿,宅主人是朴实的老农.住宅有空的客房两间,恰好可以给他们安顿。

天一黑,就开始下雨。由于婷婷神色颓丧委靡不振,因此林彦不让她守夜。上半夜由龙姑娘担任,看看午夜光临,龙姑娘离开把守的天井,径奔邻房唤醒林彦,交代毕返回她与婷婷同宿的客房。掌起灯,她发觉婷婷不在床上,还以为婷婷到内间方便去了。可是,等她略加洗漱回到房中,仍不见婷婷返房,不由心中生疑,这才发现婷婷随身的百宝囊与剑都失踪,吃了一惊,赶忙出到天井、向担任守望的林彦急急地问。“大哥,看见婷姐吗?”

“咦!你不是和她同房吗?”林彦讶然反问。

“她不见了。”

“什么?她……”

“她的百宝囊和剑都失踪了,我以为她来替代你……”

“哎呀!我去看看。”林彦脸上变了颜色。

婷婷正冒雨到了官道附近,找到了白雁村,沿官道南奔,对风雨毫不在意,冒雨埋头向南又向南。看天色,已经是四更末,还有一个更次天亮。

距史村还有三四里,雨小了些,仅视线仍受影响,夜雨淋淋,泥泞的官道举步维艰,等到发现对面来了人,想回避已来不及了。

她首先发现对面来了两个朦胧的人影,相距已不足二十步,这两个赶夜路的人,走得甚是匆忙,像是埋头赶路。起初她并未在意,等到相距已不足十步,方看到对方的形态有异,是佩了兵刃的人,而且是长兵刃,挟在肋下的双股猎叉颇不等闲。

心虚的人,永远对事物敏感。她吃了一惊,本能地向路左一窜,钻入茂密的树林。这一来,立即引起对方的疑心,领先的人止步喝道:“站住!什么人?”

第二个人猪叉一挥,跟踪便追。

林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雨乱了听觉,想追赶婷婷这种身手了得、机警绝伦的人,谈何容易?第一个人大叫:“遇林莫入,不要追。”

第二个人退出林外,讶然说:“甘兄,这人好快的身法,不是无名小卒,为何要逃避我们?一定是认识我们的人。”

“恐怕是石统领派来监视我们的人,等景老到达再说,快将警讯传出。”

鬼啸声破空而起,两人在林外隐起身形。

片刻,鬼啸声从南面传回,三个黑影快步而来,泥泞滑溜如油的地方,并不影响三人的急走身法。

“怎么一回事?有何发现?”领先的人向迎出的人问,嗓音苍老阴冷,不像是人声。

“启禀景老。”挟猎叉的人恭敬地说:“属下发现一个身法奇快的人,逃入树林去了。”

“怎么样的人?”

“没看清,身材中等,见了面便逃,属下猜想是石统领派来监视咱们的人。”

“你们真没有用,连对方是怎样的人也没看清?”

“事起仓卒,属下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逃掉了也就算啦!咱们不能因为路上碰见人就停下来耽误行程,走吧!”

“石统领……”

“也难怪石统领生气,派人监视也是情理中事,走!”

不久,先后过去了两批人。第三批人接近时,林木深处突然传出数声夜枭的怪鸣,夜枭的啼声因种类的不同而各异,相同的种类也因不同的季节而变易,呼唤伴侣与警告同类的啼声也完全不同,不是行家绝难分辨。。

两个人影离开了同伴,飞掠入林一闪即没。

在林子的东边,两黑影站住了,一个颤声低唤:“婉儿,是你吗?”

婷婷从树下钻出,扑上哭泣着叫:“娘!桂姨……”

“女儿,女儿……”两人紧紧地抱住了。

桂姨站在一旁,像个石人,僵硬地说:“孩子,你选的是哪一条道路?”

“姨,婉儿……”婷婷拭泪语不成声。拥着她的人长叹一声,咽便着说:“女儿,你为何如此大意?王九功查出你的身份,你……”

“女儿也是不得已,娘。”

“你不该杀了他许多得力爪牙。石统领向你爹问罪,你爹百口莫辩,他……”

“娘,爹的意思……”

“女儿,你为何不远走高飞?走吧,女儿,为娘无能为力,本宫的人已奉命对你……唉!走吧,娘祝福你。”

“娘,石统领凶残恶毒,天人共债,娘何不劝爹乘此机会脱离他的羁绊?”

“女儿,你说得太轻松了,你爹决不会放弃绿苑兰宫,石统领也不会就此干休。我问你,林彦就在这附近?”

“不,他……”

“那么,果然在老榆沟了,石统领真料中了。”

“娘,八大天王已经崩溃了。”

“真的?这……”

“女儿猜想爹娘正向此地赶,因此赶来阻止爹娘前往追逐他。娘,女儿求你,不要前去……”

“女儿。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娘,他已经决定大开杀戒,本宫的人决不是他的敌手,石统领倚为长城的四大金刚八大天王,目下所剩无几,前车可鉴,本宫的人如果加入……”

“女儿,你桂姨已经告诉过我了,娘认为目下唯一可以保全本宫的人是你。”

“娘,娘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只要回到他身边,找机会制住他或者杀死他,不但可以保全本宫,你爹也会饶恕你。石统领一口咬定是你爹派你接近他相机行事的,你爹不承认也不否认,因此……”

“娘,女儿不能。女儿本打算劝他远走高飞,以保全爹的基业,他已经远离陕西,女儿的心愿已偿……”

“但你做得不够,你必须杀了他。”

“娘,女儿办不到”婷婷的语气十分坚决:“真正该杀的人,是凶残恶毒的毒龙和人性已失的梁剥皮。”

“住口!难道你就不顾爹娘的死活?”

“娘,女儿不孝,但女儿认为,爹娘应该及早回头,不要再助纣为虐,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幸福,建立在陕西善良百姓的血肉痛苦上,这时离开还来得及.绿苑兰宫固然是富丽堂皇的人间仙土,但却是以无数血腥骨肉堆砌而成的,女儿真不忍心住在里面,宁可浪迹天涯堂堂正正吃粗茶淡饭,生活虽苦,但活得心安。娘,毒龙离开了陕西,他已无法威胁我们,就此乘机一走了之……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,你爹决不会放弃绿苑兰宫。为了你的事,你爹快气疯了,他已下了严令,本宫的人奉命见了你格杀勿论。女儿,娘知道你是对的,但娘无能为力,娘已经多次苦劝,你爹甚至要将娘废去武功……唉!真是冤孽,你如果不能忍心杀了林彦,那你就远走高飞吧。”

“娘……”

“你走吧,娘祝福你。”

“娘,你们……”

“我们必须搜杀林彦。”

“可是,他会杀了你们,天哪!”

“不见得,本宫的精锐已全部带来了。同时,石统领,已赴九龙山召集他的部下。将六位功力奇高的杀星留在你爹身边,林彦即使有三头六臂,也难逃大劫。女儿,走吧,娘不能再久留,珍重。”

“娘……”

娘和桂姨已经飞掠而走,她痛苦地伏在树干上痛哭失声,显得那么软弱,那么无助。

天亮了,大雨如注。

一个戴鬼面具,身材高大,佩了一把特长大剑的黑袍人,出现在老榆沟的东南榆林中。对面树下出现一个挟了托天叉的大汉,正是昨天追逐林彦的另一批人。

“前辈怎么这时才来?”大汉问,脸色不悦。

“老夫是昼夜兼程赶来的。小狗来了吗?”黑袍人问。

“来过了。”

“那……目下……”

“已向东逃入山区,前辈晚来了一天。”

“老夫立即向东追,请派人引路指示他走的方向。”黑袍人大声说:“你们的人。可留在此地……”

“前辈,在下已没有多少人好留了。”

“尊驾之意……”

“在下的人死伤过半,逃掉的人也不少。”

“什么?那小狗真的如此高明?这……”

“在下不久前接到王副统领的信息,他说已无法再派人前来协助,因此,咱们唯一的希望全在前辈身上了。”

“统领不久便可带人从襄陵来。”

蓦地,北面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号,压下了风雨声,令人闻之心惊肉跳。大汉几乎跳起来,恐惧地说:“糟了!我的人……”

大汉话未完,扭头向惨号声传出处狂奔。

黑袍人随后跟上,身形奇快。大雨如注,人在林下行动不便。暴雨打在树上响声震耳,再加上风声,更是声势惊人。

林下荆蔓野草高与肩齐,人在其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九章 别愁高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