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三十章 大局为重

作者:云中岳

据千里追风所知,毒龙是逃出山区后,正想偕七名残余爪牙过河来接应此地的爪牙,恰好接到西安传来的急报,已从太平县南下,会合沿途散布的爪牙,可能从绛州渡汾河南下,因为这恶贼已发觉沿途有人对付他们,不敢冒险从龙门古渡渡河。

“那么,这恶贼必须从大庆关过河?”林彦问。

“是的,但也可能从风陵渡过潼关。”千里追风详加分析:“从风陵渡过河,潼关卫不会买梁剥皮的帐,同时渡船的风险,比龙门渡好不了多少。因此,他走大庆关绝无疑问,河东浦州他有不少爪牙,而且可调动数千官兵保护他渡河。”

“不能让这恶贼活着逃回西安。”林彦恨恨地说:“我和小妹需要四匹马,两位知会沿途秘站的人作向导。也带四匹坐骑,兼程追上这恶贼。”

千里追风向八荒神君笑道:“仲老,两侠向导由你我充数,如何?老骨头受得了风霜之苦吗?”

“当然少不了我老不死。”八荒神君豪笑:“呵呵呵!小伙子屠龙,如果我不在场观礼,岂不遗憾?走!”四个人每人多带一匹坐骑,立即动身,一阵好赶。

主客易势,毒龙反而成了被追逐的人,带来的高手经过多次接触,死伤十分惨重,四大金刚八大天王损失殆尽,败得好惨。至于那些二流高手,大部份是些精明的混混,一看风声不对,两脚抹油乘机亡命天涯去也,甚至有些还想打落水狗呢。追时气势汹汹,总人数超过三百大关。撤退时兵败如山倒,逃到闻喜县,跟来的只有三十余骑,损失了九成。这三十余名忠心的爪牙全是他的死党,实力依然雄厚。

官道在水头镇分道,左走安邑解州,右走舜陵樊桥而达蒲州,全程约两百里左右。

爪牙们带来的骏马,皆留在河西,目前所用的坐骑,皆是临时从沿途市集购买的次等货,一天能跑百十里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一早,坐骑备妥。毒龙赶走了伺候的店伙,向三十余名爪牙郑重宣布:“今天一定要赶到清州,不必顾虑坐骑脚力,必要时放血应急。路上如果看到好一点的坐骑,不妨抢来更换。损失了坐骑的人,务必自行设法赶上,只要到了蒲州,一切好办。”

“统领,再这样不要命的赶,任谁也吃不消。”一名大汉苦着脸发牢騒。

“梁公公发来十万火急克期返府的急报,信差已在路上耽误了十二天,至今限期已经过了五六天了,知道吗?”

出镇约十里地,前面路右的树林有人影移动。走在前面的毒龙并未在意,鞭策着坐骑赶路。

走在最后的一名爪牙,无意中扭回顾,看到逐渐接近的两匹健马,正以全速赶上来,心中一动,仔细分辨骑上的面貌,先是疑云大起,最后大吃一惊。两骑上一男一女,高大的骑士一身青劲装,已可看清面目。女骑士鬓旁有一朵白绒孝花,十分抢眼。

“刺客林彦在后面。”这位仁兄记性不坏,脱口惊叫:“还有龙小泼妇。统领……”

这一叫,叫得众走狗心中发毛。走在前面的毒龙压下心头的怒火,扭头大声说:“先不管他,赶路要紧。这一带路两侧林深草茂容易脱逃,让他追到前面空敞的地方再收拾他,我非活剥了他不可……哎呀!”

人吼,马嘶;人飞抛掷落,马轰然倒地。原来路面埋设的一根绊马索,突然升起挡住去路。

拉起绊马索的两个人纵声狂笑,退至预先藏在林内的坐骑旁,上马急驰而走,是八荒神君和千里追风。两位老前辈知道毒龙利害,不敢逗留,得手就溜之大吉。

毒龙正在回头向爪牙发令,怎知路上有人安装了绊马索?

马一倒,人亦骤不及防被抛离鞍桥腾空摔出。

共倒了六匹坐骑,人与马跌成一团,压死了两个爪牙,毒龙艺臻化境,应付意外的经验极为丰富,人飞出便知不妙,脚脱镫浑身放松,半空中吸气伸展手脚,以腰力控制身形,在下摔着地的前一刹那,翻正身躯轻灵着地。

“狗东西!他们在此地设埋伏,胆大包天居然敢追来,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毒龙盯着飞驰而来的林彦破口大骂,拔出龙须刺绕大乱的人马侧方奔出,一面怒吼:“列阵,本座要活捉他。”

两匹马腾跃而至,突然折向斜冲入路旁,在斜冲的刹那间,混乱的爪牙们还在乱,狼狈地下马回头应敌。林彦长啸声惊心动魄,左手疾扬,以满天花雨洒钱绝技,打出一把制钱。龙姑娘也没闲着,也用制钱袭击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号声与健马嘶鸣蹦跳声相应和。

没有人被追,毒龙损失了坐骑,无法追。只气得暴跳如雷,咬牙切齿大骂:“这狡狯的小狗,不活剥了他暂不为人。”

林彦在林中勒住坐骑,相距约在五十步外,扭头狂笑道:“姓石的,咱们前途见,看谁活得长久些,哈哈……”

“小狗!你来,石某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不要卑鄙得打了就跑。”

“哈哈哈!你简直无耻,你带了三四百人,从河西跟到河东,这叫公平吗?在下答应和你决斗,但不是现在,等你的爪牙死光了之后,在下再应约。”

对面林中绕到的八荒神君接口大声说:“这一天快来了,我八荒神君必定替你们作见证。姓石的,如果你将爪牙们立即遣走,就可以就地举行决斗了。哈哈!你敢不敢?”

林彦接着叫:“跟随毒龙的走狗们听清了,再不散去。林某必定埋葬了你们。树倒猢狲散,毒龙已是釜底游魂,你们再不见机另找活路,林彦保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,不信且拭目以待。记住,林彦已郑重警告过你们了。”

“前面有无数的江湖侠义门人子弟,等机会打落水狗,你们再不走就嫌晚啦”千里追风也向走狗们施压力。

四人不再多说,蹄声渐渐去远。

毒龙带了两具死尸,十一名受伤的人,急急忙忙向南赶,急如丧家之犬。

到达舜陵歇脚打尖,陵旁的市集街道窄小,郊外林深草茂,等重新动身上路时,有四名爪牙失了踪,丢下坐骑溜之大吉了。

毒龙心虚了,留下了尸体和五名伤势严重的人,上马向南急赶。

二十里左右,官道通过一条小河,木桥长约七八丈,两岸生长着牛腰粗的大柳树,和丈把高的芦苇。

最后一骑刚通过桥头,桥下翻上一个青影,闪电似的上了桥面,飞跃而起猛扑鞍上的爪牙,半空中双手齐扬,两枚扁针袭向最后二三两名骑士。“噗”一声闷响,最后那位仁兄背心挨了重重的一脚,人向前一栽。

袭击的人是林彦,飞快地登上鞍桥,接住了缰绳兜转马头,背心被踢的爪牙跌堕马下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纵声狂笑,策骑回奔。

又是一阵大乱,死了三个人,丢了一匹马。

林彦远出百步外,与两侧驰出迎接的八匹马会合,勒住缰兜转坐骑看热闹。

“追上去毙了他们。”毒龙暴怒地大吼。

“十余名爪牙回头狂追,林彦四人九骑也回头急撤。这些人的坐骑已经到了脱力关头,追了两里地,前面已看不见人马的形影。

回到桥头,一名黑衣杀星悚然地说:“统领,小狗缠定了我们,再这样下去,咱们决难平安到达蒲州。”

毒龙也知道情势严重,愤怒成不了事,必须冷静衡量目前的处境了,定下心按下激动的情绪,问:“依贤弟之见,又待如何?”

“小狗落在后面,不可能重施在前面伏击偷袭的故技了。”

“不错,这一带没有捷径可绕。”

“统领不是急着赶回府城吗?”

“是的,恐怕梁公公出了意外,不然怎会催我们十万火急赶回府城?”

“统领可以带两个人先走,咱们在后阻挡小狗追赶。”

毒龙意动,苦笑道:“可是,留下你们……”

黑衣杀星的语气颇具信心,说:“统领放心,咱们慢慢走,他再也没有突袭的机会了。拖至天黑,咱们四散而走,他便不能威胁我们了。”

“贤弟……”

“不要三心二意了,统领速下决定,事急矣!必须分秒必争。”

“好,诸位千万小心。”毒龙终于首肯,交代一些注意事项,带了两个心腹先走。

黑衣杀星直等到毒龙的人马消失在视线外,方断然下令将尸体留在路旁让地方官善后。十四个人有六个受了伤,分为七组,每一个人负责带一个受伤的人,戒备着慢慢南行;距樊桥不远,后面四人九马已经跟来了。”

林彦不再发起袭击,跟在百步外亦步亦趋。他已经发觉毒龙失了踪,以为这恶贼可能另有毒谋,却没想到毒龙会弃了部众逃走。

夕阳无限好,大地在晚区映照下一片金黄。八荒神君策骑追上林彦,一面嚼着买来的鸡腿一面说:“小伙子,依我看,情形不太对。”

“老爷子,有何不对?”他吞下一口肉反问。臼“这些走狗为何不赶路?”

“大概毒龙躲在后头。”他漫不经心地说:“等候适当的时机,赶上来前后夹攻。哼!我就等他这个怕死鬼和我拼命。”

“不对不对。”八荒神君大摇其头。

“又有什么不对了?”他正色问。

“毒龙跑掉了。”八荒神君怪腔怪调地说,口中有肉说话含含糊糊。

“单爷爷。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?”龙姑娘接口,她也在进食,对在马上进食感到相当新鲜。

“丫头,敢不敢和我打赌?”

“你好意思?你敢说,我不敢听,我天胆也不敢和人精打赌。”姑娘向八荒神君做鬼脸,这两天她显得特别开心,大概是不再吃被人穷追的苦头,心情不再紧张的缘故。

“我老不死人老成精,这次却栽定了。”八荒神君苦笑:“那怕死鬼恐怕已到了蒲州,咱们差了四十里。

林彦一口吃掉剩余的卤肉,哼了一声说:“上!咱们早该动手的。”

九匹马放蹄冲出,前面十四名走狗却勒住了坐骑等候,等他们冲到切近,领队的黑衣杀星突然解剑丢落地面,朗声说:“统领已先走多时,咱们认栽,阁下瞧着办吧!”

林彦愣住了,久久,突然暴怒地咒骂:“这怕死的畜牲!

他居然无耻地逃掉了。”

“追!”八荒神君大叫。

二更天到达蒲州,千里追风的眼线在城外相候,送上余大人的手书,并说出毒龙已在天黑前过河走了,随行的只有两个爪牙。余大人的手书聊聊数语,仅说将竟全功,姦阉震恐,请林彦速返。

次日一早,他们平安地渡河,疾趋赵渡镇,渡渭河到达对岸的华阴,获得马匹向府城飞赶。

府城似乎气象一新,市民们脸上有了笑容。

东西大官道旅客络绎于途,车马行旅往来不绝。一早,两百余匹雄骏的贡马拥出渭南城的东关,由三十余名钦差府的护军和马夫押送,浩浩荡荡东行。距西阳桥两三里,后面尘头大起,四十名护军在前开路,十辆双头轻车相随,然后是十六辆长辕驷车。每一部车,皆有一名车夫一名护军驾驭,车旁各插两面大旗。右首一面四个大字:钦旨奉贡;左一面是:督陕钦差梁。断后的也是四十名护军和四辆供应大车。护军皆是骠悍的劲旅,拉车的皆是高大稳健的长程健骡。这些贡品,在官府中统称上供品。那是皇帝老儿的私有物,不论官民,谁也不敢走近瞟上一眼。

前面四十名护军中,领先的毒龙最出色,黑盔黑甲乌骏马,又高又大人强马壮不可一世。后面的护军中,王九功不再是青袍飘飘的文弱军师,换上了戎装但不穿甲,破天荒第一次佩上了长剑和百宝囊。

看到前面的马群,毒龙似乎对马群掀起的滚滚黄尘十分厌恶,向一名随在马后的骑士不耐地说:“上前去,叫押马的人让路,我们要先走。”

“属下遵命。”骑上欠身答,策马驰出。

路右是起伏不定的丘陵区,左面两里外是渭河,群马被赶至路右,车队轰隆隆驶过西阳桥。前面,东阳桥头站着一个青衣人,突然从怀中取出一面红旗,一面左右挥动,一面缓缓退过桥东。

毒龙一怔,扭头问:“那是谁派出的旗手?”

“不是本府的人。”一名骑上答:“像是打讯号……”

右面百步外一座小丘顶端,突然出现十名丁勇,两名高举着两面大红旗,左右挥舞猎猎有声,其他八名举起铜画角,蓦地画角长鸣,大红旗挥舞得更急。

“这是啥玩艺?”毒龙讶然自问,乌骓仍然健进。

距东阳桥头不足百步,桥东两侧人影涌现,堵住了桥头,首先是四具沉重的拒马,然后是二十名盾牌手掩着二十名箭手,最后是二十名长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 大局为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