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三十一章 仆仆风生

作者:云中岳

四匹健骡拉着盛着骨灰的马车,驰入了南荒村的果园中,一个月的长途跋涉,林彦与芝姑娘一身风尘,但了无倦容,在外表上,他俩比在陕西时期要成熟多了。

离开陕西,离开那百姓仍在水深火热中的关中,他俩的心情仍未平复。毒龙死了,王九功也死了,但梁剥皮仍然健在,难免令他们心中耿耿。

果园中的农舍里,荣叔正眼巴巴地等候着爱徒归来。在老人家的希望中,希望爱徒能偕同老花子同返。可是,这希望落空了,老花子孤军奋斗,已经壮烈牺牲。取得的代价是群魔死伤惨重,毒龙受到碎剐的恶报。

芝姑娘拜见了这位一代豪侠一狂,想起了去世的爷爷,不由悲从中来,痛哭失声。

安顿毕,已是申牌时分。

荣叔服了林彦从神行无影费云浩处获得的解葯,精神焕发,经脉在慢慢复元中。老少三人在小小的客厅中品茗,由林彦将陕西发生的变故详细道来。

荣叔静静地听完,老眉深锁久久不语。

林彦已察觉老人家心中有事,甚感不安。

“你不应该听那些老匹夫的话。”老人家拍案摇头说。

“荣叔,彦儿……”林彦惶然说。

“那些老匹夫满脑子侠义仁道,可是!”荣叔气冲冲地说:“我告诉你,梁剥皮绝死不了的,那些侠义仁道英雄的保证,比镜花水月更虚假,更靠不住。”

“荣叔的意思……”

“你还不明白?”荣叔苦笑:“他们既然要保全余御史与陕西那些官吏的脑袋,难道就不顾沿途各州县那些官吏的老命?

就算梁剥皮被调回京,回程他仍是钦差身份。各地的官吏如果让钦差被杀,想想看,有多少官吏遭殃?陕西的官不能死,沿途各州县的官就该杀头抄家?这公平吗?”

“哦!这……”

“那时,恐怕即使没有人求你,你也不会不顾一切下手屠姦的。”荣叔叹息着说:“孩子,忠恕二字害人不浅。”

“荣叔认为八荒神君那些人,仍会出面恳求放手?”

“如果可能,他们会的。”荣叔肯定地说。

“哼!但愿他们不要做这种蠢事。”林彦杀机怒涌地说:“没有人能阻止我要梁剥皮的命。”

“梁剥皮该死,他非死不可。”荣叔的右手五指不住伸屈:“孩子,当然我们不忍心连累到无辜的人。”

“荣叔。”芝姑娘黛眉深锁:“如果不忍心连累无辜的人,梁剥皮岂不是死不了吗?”

“要杀一个人,难道非动刀剑不可吗?”荣叔笑问:“比刀剑更好的武器多的是。”

“梁剥皮不死,天道何存?”林彦直咬牙:“依我看,这件事得靠我们自己来办。”

“对。”荣叔点头说:“这些年来,愚叔一直不曾在外走动,但毒龙那些人的性格,我不算陌生。孩子,由你所说的经过估计,梁剥皮比毒龙更机警阴很,他能役使毒龙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,经过这次凶狠的打击,以后恐怕更难对付他了。”

“荣叔,他手下已没有几个可用的人了。”林彦说。

“不要估低了那恶贼,孩子。我想,他会向京师求援。两广高手如云,他召来百千名一等一的高手保护该无困难,更可能花重金物色江湖败类保护他的安全。”

“我们也可以找朋友助拳。”

“这一来,消息外泄,更难办事了。”

“依荣叔之见……”

“我们来算算看。”荣叔说:“余御史押证物上京,需时三个月左右。在京中最少也可能耽误两个月。等皇命下达陕西将恶贼召回,灵诏西来的人中,必定也有派来瓜代的中官,行程自不能太快,得要两个月左右。恶贼如果派人上京辩白,在京师逗留的时日将不止两个月。因此,就算恶贼罪证确实,皇上迫于公义不得不忍痛将恶贼召回,那么,恶贼动身回京,该是一年后的事了,这一年中,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来计算他。”

“在路上动手?”

“是的。”荣叔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如果真的连累了地方官吏……”

“孩子,你听说过六合瘟神其人?”

“那位有人尊称为神符的符安?”

“对,就是他,他姓符名安。但如果他看你不顺眼,你一辈子也休想平安。”荣叔笑笑说:“这家伙孤僻古怪,但却是位情中人。”

“荣叔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去找他,如果他肯点头,你便成功了一半,梁剥皮将死得痛苦万分,而又不能归罪于任何人。”

“哦!用毒?”

“六合瘟神用的不是毒,是瘟,却瘟而不成疫,神乎其神。

问题是,这老家伙肯不肯点头。”

“江湖道上,这位老前辈音讯久绝……”

“就是为了他已经隐世三十年,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,即使能见到他,也请不动他的大驾。我问你,你能忍他人所不能忍的气,吃他人所不能吃的苦吗?”

“为了那些屈死的人,彦儿能。”林彦凛然地说。

“还有一个困难,你必须否认你是我的传人,即使在生死关头,也不可用保命绝学隐脉移经术自保,那是我的傲视武林旷世绝学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那老家伙对我有成见,而且成见甚深。”

“荣叔……”

“我个人的武林恩怨,从来不向任何人提及,你也不例外。”荣叔郑重地说:“总之,你去找他那是你个人的事,如果牵涉到我,那就毫无希望了。当然,我希望你能成功。如果失败,再去找荆山五雷尊者。”

“五雷尊者?”林彦吃了一惊:“那是一个残忍恶毒的凶僧,一个神僧鬼厌的假和尚……”

“不错,他就是这种人,但他也有两种长处。”荣叔庄容说:“其一,他从不欺负弱小,决不伤害村夫俗子,其二,他的定时毒葯不但时效不差分秒,而且最高明的郎中与用毒行家,也查不出死因,比毒王王腾蛟要高明得多;毒王的毒太霸道了,中毒的征候极为明显。为了杀梁剥皮而不至于连累无辜,咱们只好出此下策,去向穷凶极恶的人求助。必要时,我会跪下来求他。”

“荣叔,彦儿不考虑去找五雷尊者。倒不是彦儿恐怕因此而有损荣叔的侠名声誉,而是武林公义尊严必须保持。个人的生死荣辱事小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不惜正邪合流共谋杀人,兹事体大。此风一开,贻害后世至深至钜、任何人皆可假从权二字为所慾为,道义荡然,公理皆可歪曲,断然不可。

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;彦儿无论如何,也得把六合瘟神请出来进行除姦大计。”

“也好,我预祝你成功。这件事必须加紧进行,如果不成功,也好另行设法,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六合瘟神身上。”

“那符老前辈在何处隐世?”

“他出身玄门,目下在何处修真,恐怕不会有人知道了。

但在十余年前,我确知他在荆门的内方山落脚。他是个有家有室人,不难找出他的去向。以半年期限作为找他的时限,其他有关布置的事由我负责,山西至京师道上的部署,事先必有妥善的安排。你与龙姑娘这就先秘密返家省亲,安顿好龙姑娘再动身查访六合瘟神。寻访一个存心逃世的人并非易事,时限并不觉裕,因此愈早进行愈好。”

“好,过两天彦儿就动身。今后的联络处……”

“姦阉返京,预计有两条路好走,走远些绕山东北上。不过,以走山西的可能性最大。因此我在三条路上部署,以防万一。”荣叔在桌面用茶水绘出路线:“其一,为太原附近,太原是分道处,如果他往北,在忻州附近埋葬他;往东走捷径,就在平定州附近下手。第二条路是经过此地,到南面涡阳附近布下天罗地网,第三条路在山东衮州附近,那地方的山区正好弄手脚。所以,三处留暗记联络的地方,是太原城外双塔寺右塔的第十层壁缝间;第二处就是这里,第三处是衮州北门内的兴隆寺塔内,也是第十层。记清楚了没有?”

“彦儿记牢了。……”林彦将三处地方复述一遍。

三个月后,林彦与姑娘出现在夷陵州。他们是从内方山来的,要在此地乘船上航四川。

两人皆是书生打扮,兄弟相称。姑娘女扮男装,粉装玉琢秀逸绝伦,真像一位十四五岁的翩翩浊世佳公子,林彦当然不同凡俗,人是衣装佛是金装,他的气质与往昔完全不同,像是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两人的姓名略有变更,林彦改名叫林俊,姑娘叫林杰,行路上的远游理由是游学。

夷陵州是入川的门户,市面相当繁荣,江边帆桅林立,各型船只挤满江滨,两三里内一无空隙,极为壮观。江面辽阔,对岸田畴山峦依稀,极目远眺一片烟岚。大江从西面山峡中倾泻而下,江面扩大了十倍,风高浪急,船在江中星罗棋布,风帆片片,颇富诗情画意。

人地生疏,他们在此地需逗留一些时日。

为配合自己的身份,他们不能在城外的码头区旅店投宿,便在南湖的川楚老店落脚。“午后不久落店的,有半天工夫可以出外打听消息。

林彦找来了店伙,概略地摸清了上行船只的动态。

上行的船只很多,但都是到重庆的,要想在半途下船,必须付全程的旅费,如果能恰好雇到小型的回程歪尾船,虽然旅费可观,但自由自在,比乘坐大型的客货船舒服多了。

他们必须争取时间,便嘱店伙代为洽商,有船就走,不管是什么船,能早走就行,船资不必计较。

申牌初,他俩在店右的南湖楼小坐,要了一壶好茶,面对一池碧水,一面品茗一面商讨行止。

南湖楼如非膳食期间,光顾的人绝大多数是茶客,一壶香茗三两碟干果,坐上大半天店伙决不嫌客人小气。

楼三面临空,视界广阔,湖右不远处的江滨一览无遗,花木映掩碧水如镜,与浊流滚滚风浪滔滔的大江,形成强烈的对照。楼上座无虚席,茶客甚多,似乎夷陵州的有闲人士真不少。

“彦哥,你想,到归州能找得到线索吗?”姑娘低声问,神色有点索然:“内方山商店的人,并不真知道符家的去向。已迁走了四五年,你就凭买下符家田庄,那位脸上无肉不像善类的范大魁几句话,就断定到归州摸索吗?”

“范大魁的话是可信的。”林彦说:“其一,符家上路的包裹小巧而有油市包裹,定是人川的轻装了。其二,他们的去向是夷陵。其三,修真最理想的地方,以三峡最为清净。当然,我不敢说他一定迁到归州,但归州东十里的玉虚洞,下临香溪,在那儿置产修真该是理想的胜地,所以我必须前往查访一番”

“如果他入川,会不会远至青城?青城是玄门第五洞天宝元九室之天……”

“他不会到人人瞩目的地方落业。”林彦肯定地说:“像他那种树大招风的人物,在众所瞩目的地方居住就难免有是非。”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“逐站查访,也许要走一趟青城。时限急迫,我们得加快进行了,这就是我急于雇船上航的原因所在。”他用手指向右方一点,声音放低“那几位仁兄好像很注意我们,当心些。”

右邻一桌有四位茶客,都是些膀阔腰圆的壮汉,似乎是跟他们上搂来的,操着川调浓重的口音,一直就在交头接耳悄悄谈话,与四川人高谈阔论的习惯有异。

林彦和芝姑娘都是老江湖,早已从四大汉身上嗅到了江湖味。由于人地生疏,因此暗地当了心。

坐得最近的那位大汉,突然转过身来笑笑说:“两位公子爷要入川吗?可曾订了船位?”

“是的。”林彦客气地说:“入川,但先到归州游历。船位已委托店家办理,晚上可能就有回音。诸位是……”

“在下姓张,排行三。”大汉笑容可掬:“店家是靠不住的,他们不会替你打算盘,最好能把你的荷包掏空,串通船家来骗你们。到归州不易雇到船的。”

“店家也说过了,在下付到重庆的船资。”

“如果公子爷的行李不多,在下的船可以附搭两位到归州,船资减半,每人五两银子,如何时?”

“倒不是船资的问题……”

“公子爷请放心,店家方面在下负责应付。”张三拍拍胸堂:“公子爷也许不知道,在下的船是行走三峡最安全的船公子爷可以去打听,罗板主与周太公上下三峡三十年,从来没出过纰漏,三峡最有名的三十处险滩,一水一石的特性皆在掌握之中。”

左首茶桌原有两位茶客,一个是面如冠玉的青衫少年,一个是侍女打扮的十二三岁小侍女。

青衫少年噗嗤一笑,向侍女说:“小秋,周太公十年前,每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一章 仆仆风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