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三十三章 疑云重重

作者:云中岳

天魁星横行江湖数十年,名头不比宇内十一大高手差多少,真才实学甚至比十一大高手中的几个还要扎实些,在林彦的剑下,竟然毫无还手之力,片刻间便中剑受创。曹明不是傻瓜,当然不愿拿自己的老命开玩笑,怎敢逞强动手与林彦相搏?乖乖地认栽服输,不敢不与林彦合作去追卓三。

收了剑,曹明向江边举步急走。

人影一闪,林彦抢出劈面拦住了。

“阁下,你仍在心存歹念。”林彦阴森森地说。

“你……这话有何用意?”曹明恍然问。

“你往何处走?”

“江边去找卓三的藏船处。”曹明向江边一指;“此去仅里余……”

“你是不想活了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山上游水势凶猛,那一带地势在下已经看过了,江滨乱石崩流,就算可以藏船,也无路可以抬下小舟泛水,你居然要带在下去那地方找,哼!”

“请别设会。”曹明心中一宽:“不错,山下游才有江湾泊舟,卓三的小舟确是藏在下游。”曹明往西一指:“如果绕孤山东面去追,永远休想追及,所以必须从孤山近江一面……”

“胡说!孤山临江一面绝壁百寻,猿猴亦难飞渡,脱衣下水去追吗?”林彦向东一指;“他们是从东面走的。”

“在下于岩石间藏有竹筏,从水中去追或许能追及。你如果要绕山去追,追不上可不要怪我。”

“哦!原来你也有防险的把戏。”林彦恍然:“必要时可从此地利用竹筏逃生。心怀鬼胎的人,时时严防意外。万一仇家找上门来,他们必定封锁你的码头,决不会想到你从山下脱身,想得真是周到,走!”

同一时间,一艘中型快舟冲上孤山下游的江湾,一群美妇涌上江岸,两面一分,迅疾地隐入林中。

兰姑娘双手被反绑在身后,由两名美妇挟持着,奔入江边的树林。

曹明为了保命,所以脚下甚快,窜高纵低迅若惊鹿,片刻间便接近了山麓,钻入一处杂树林,便看到一间小茅篷。

一声唿哨,茅篷内钻出两名村夫打扮的壮汉。

“快准备竹筏,快!”曹明老远便大叫:“朋友有急需,快!”

两壮汉已看出主人神色不对,瞥了跟在后面的林彦一眼,火速从衣下拔出晶亮的匕首。

“不,不要妄动。”曹明奔近急叫。“我不要紧。把竹筏放下去,快!”

两壮汉收了匕首,奔向乱石杂树丛生的隐蔽处,抬出一具竹筏,奔向江边。

一阵好忙,竹筏从三四丈高的高崖吊下水中,四个人援绳下攀。

竹筏由七枝大竹制成,长有两丈五六,载四个人毫无困难,备有四支手桨,顺流下放速度甚快。

同一期间,下游茂林中剧变已生。

卓三领着四位伙伴,五个人飞掠而走,逃离住处绕山扑奔山南的树林。他们确是从屋后逃走的,逃至屋侧伏在草木丛中静候变化,希望林彦中伏跌入地窟,或者让天魁星去挡灾。

等到林彦出屋,天魁星果然出面截击。五个高手都是鬼精灵的老江湖,一看天魁星虎头蛇尾的狼狈相,便知天魁星不足恃,主人曹明定然也是银样蜡枪头,因此立即见机溜走。

山下游的江湾坡度平缓,舟船可以直接靠岸停泊。距岸百十步,茂林深处建了一座粗木架成的茅屋间,屋倒的另一座茅篷中,藏了一艘小艇,四个人便可将小艇抬至江边,出入极为方便,谁也不会料想到屋中藏有舟艇。舟艇应该放在’江边的。

屋中这天藏匿着七个人,其中就有府城至善亭码头一带的老大鱼鹰赵长江,这家伙生得手长脚长,瘦得像头饿鹰,长脖子尖嘴勾鼻,真像一头水老鸦。水老鸦真名叫鸬鹚,也称鱼鹰,在水中捉鱼的本领出类拔萃,但怪模怪样难看已极。在湖广一带,用鱼鹰捕鱼相当普遍。百十斤大的鱼,嗅到鱼鹰那特殊的臭味,必定亡命窜逃,决不敢反抗,是天生的鱼类的克星。

鱼鹰赵长江长相固然难看,武功可是呱呱叫的,名列夷陵码头英雄第一把交椅,心狠手辣出名的泼辣敢拼,一些外地的江湖高手,真不敢轻易得罪这位地头蛇,一流人物得罪了他,很可能被他弄个灰头土脸,甚至会送掉老命。

七个人正在屋里进早膳,大碗鱼大盘肉,酒香扑鼻,八仙桌上汤水淋漓。

鱼鹰右手握着酒碗,左手抓住红烧鲤鱼头往嘴里塞,鱼骨在他口内格勒勒怪响,吃鱼头不吐骨是他的绝技,旁人无法仿效的怪习惯令人咋舌。

吞下口中的骨肉,灌了一口酒,他放下酒碗说:“奇怪,卓老兄不知是否已经通知了那些人,天亮这么久,怎么还不见他们前来讨信息?”

“如果卓三爷打发不了姓林小辈,老九那些人当然不会来了。”一个左额有刀疤的人含糊地说,口中塞满了尚未咽下的鱼肉:“那些人精明得很,比咱们这些人阴险得多,狠得多。

我敢打赌,他们必定派有眼线,暗中监视卓三爷预定动手的埋伏处所,风声不对,他们溜得一定比卓三爷快,决不会仍跑来暴露他们的身份自找麻烦。”

“老大,那叫老九的人到底是何来路?”另一位留了山羊胡的人问。

“我不好问,他们的口风紧得很。”鱼鹰苦笑:“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;兄弟,我能问?他给咱们四百两银子,指定要掳那四个人。接着又要我找两个手脚了得,善用暗器暗杀的兄弟去行刺,亲交红货银子四十两,不管事成与否。巧的是他似乎已料定行刺不会成功,另外安排将人诱过江来擒捉的妙计;如果我所料不差,那叫老九的人,一定与卓三老兄有交情,不然怎知卓三必定肯帮忙?”

“也许卓三事先已得到丰盛的好处呢?”颊有刀疤的人说:“他们出手大方得很,来路不明,计算极精,老大,咱们得千万小心防着点才行。”

“对,真得加倍小心提防。”留山羊胡的人说:“他们指定要的四个人,咱们一个也没替他们弄到手……”

“鬼话!也许咱们的人已经得手了。”鱼鹰打断对方的话:“要计算几个毫无戒心的人,保证可以成功。”

“迄今为止,对江尔雅台还不见挂出信号,显然咱们的人并未成功。”

“见鬼! 江上有薄雾,连城都看不见,怎看得见尔雅台上的信号?”鱼鹰信心十足地说:“恐怕用不着将人引过江来了,咱们的人已经得手啦!也许这就是卓老兄迄今仍未赶来的缘故……咦!外面有人来,咱们不该不派警哨……”

木门开处,卓三在外急叫:“大事不妙,快备船过江。”

“咦!卓老兄,怎么啦?”鱼鹰跳起来惊问,酒碗失手打翻在桌上。

“人已引过江来了,来了一个,兄弟不是敌手,天魁星金前辈挡不住,曹大爷也不行,咱们必须……”

不远处,突然传出一声暴喝:“什么人?”

卓三飞快地转身,一闪不见。

堂屋中一乱,七个人投著而起,纷向外抢。

鱼鹰警觉地抓起桌下搁着的分水钩,挟在胁下抢出门外,怔住了。

卓三带来的四个人,在门外不远处一字排开,兵刃在手严阵以待。

四周都有人,茅屋已被包围。

三丈外一株大树下,一位穿宝蓝色衣裙,美艳绝伦的少妇,正用凌厉的眼神,狠盯着刚将盘龙护手钩撤出的卓三,眼神极为凌厉,绝不像瞟媚眼那么令人受用。

少妇左方,草丛中徐徐站起另一位穿黛绿衣裙的美妇。

就这样,美妇们一个接一个陆续现身,共有七名之多,有三位似乎是十三四岁的侍女。

最后现身的是一位粗壮大汉,将一个青衣人推出,一掌将人劈翻,说:“已用不着你了,滚!”

鱼鹰大惊,骇然叫:“魏兄弟,是你?”

青衣人跪起一条腿,嘎声叫:“老……老太,小……小弟是……是不……不得已,不……不能不招……我……我该死,原……原谅我……”

“快滚!”大汉沉喝:“家主母不杀你,算你的祖上有德,你不想活了?”

魏兄弟哀叫一声,连滚带爬向侧方逃命,不敢向鱼鹰之一面再看,大概知道鱼鹰不会烧他,径自逃命去了。

鱼鹰本来是个色中饿鬼,但今天,在这些一个比一个美,一个比一个娇的美女面前,包天的色胆缩小了,在一双双清亮动人的媚目注视下,他竟然感到心中发冷,浑身汗毛直竖。

“你们是些什么人?”他硬着头皮问;“找我卓三有何贵干?”

“你就是卓三?很好很好。”穿宝蓝色衣裙的美妇阴森森地说:“你们掳走的三个人,目下藏在何处?”

“什么三个人?”

“该死的东西!你还敢装糊涂?弟妹。”美妇向穿黛绿衣.裙的美妇挥手:“要活的。”

穿黛绿衣裙的美妇,正是在客店中被林彦惊走的人,应.喏一声,莲步轻移,裙袂飘动中排草而进。

“这鬼女人居然提得动剑,异数。”挟齐眉棍的大汉嘲弄地说:“老大,兄弟先把她弄到手,送给老大快活快活。”

美妇冷冷一笑,媚目中杀机怒涌,脚下一紧_大汉也向前迎去,齐眉棍一伸,流里流气地说:“小娘子,慢来,在下……”

绿影冉冉而至,像幽灵般飘到,剑气压体。

大汉吃了一惊,本能地棍尾一抖拉开马步。

太慢了,剑虹不可思议地从棍侧楔入,恍若电光一闪,速度似乎平空增加了十倍,决不是大汉这种身手的人所能挡得住的。

齐眉棍比剑长了一倍,练到家威力十分惊人,决不可能让剑近身。可惜大汉练不到家,一照面便完了。

“哎……”大汉嘎声叫,剑已贯入心坎要害,锋尖透背而出。

美妇飘退八尺,冷森森地说;“你活不活无关宏旨,你要带着一张脏嘴下十八层地狱。”

“噗”一声响,大汉丢掉棍,身形一晃,眼珠似要突出眶外,张大着嘴叫不出声音,接着向前一栽。

鱼鹰满脸苍白,几难相信眼前的事实,怎么自己的同伴不出招封架,眼睁睁让剑突入一剑穿心?

旁观者清。但他竟然未能看清美妇是如何出到的。

“你上!”美妇用剑向鱼鹰一指:“你也可以多说几句轻薄的话,看你死不死得了。”

“泼妇们厉害。”挟花枪的大汉挺枪冲出大叫。“咱们杀出一条生路来,往北冲!”

迎面把守着的一名少妇长到一挥,吸引花枪拨架,左手乘机一抖,一条翠绿色的绸带化虹而出,半分不差缠住了大汉的脖子,猛地一带。

“砰!”大汉被拖倒在地,来不及挣扎,剑尖下降,拍一声横拍在大汉的顶门上,花枪丢了,人也昏了。

卓三的人比美妇们多了近一倍,全力突围,按理应该可以逃掉几个的。可是,一阵大乱之后,一个也没逃掉,一个个先后倒地。

最后被击倒的人是鱼鹰和卓三。卓三的盘龙护手钩竟护不住手,被穿宝蓝色衣裙的美妇击中三剑,最后一剑制穿了右肘,然后右膝挨了一弓鞋,膝骨碎裂倒地不起。

“快问口供。”穿宝蓝色衣裙的美妇,收剑向按住卓三的一名侍女发令。

江边方向,突然传来一声女性嗓子所发的长啸。

美妇脸色一变,急叫:“带上俘虏。弟妹,我们先一步赶回去”

两美妇急急先走,穿林约三四十步,对面枝叶摇摇,青色的快速身影冉冉而至。

这一带枝叶繁茂,枝林低矮,不易看清来人的面目。穿宝蓝色衣裙美妇倏然止步,拔剑娇叱;“慢来!站位……”

来人是林彦。先入为主,他已在竹筏靠岸时,看到不远处靠岸插篙的中型快船舱面上,有穿衣裙的女人守望,以为是昨晚袭击客店,掳走芝姑娘的那群女人,前来接走卓三、鱼鹰的主谋正凶,所以竹筏一靠岸,便丢下曹明三个人,以全速向呐喊声传来处飞赶,来得正是时候。

仇人相见,份外眼红。他不认识穿宝蓝色衣裙的美妇,却记得穿黛绿衫裙的女人。

一声怒啸,他单剑猛扑而上。

“铮!”美妇封出一剑,龙吟震耳,剑气激荡。

挟忿出手,岂同小可?

美妇惊呼一声,斜撞出丈外,剑几乎脱手,枝叶摇摇撞势甚猛。

“铮!”穿黛绿衫裙的美妇也接了一剑,也连人带剑被震飞丈外。

“你走不了!”他怒吼,如影附形眼到,剑吐千朵白莲,无畏地追击,恍若电耀霆击。

绿衣美妇反应极为敏捷,知道自己决难封架这可怖的雷霆一击,断然放弃接拍的意图,想接也力不从心,乘势躺倒奋身急滚。幸而身侧有一株大树,被她准确地滚过,避过林彦压力万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三章 疑云重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