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 刺 客》

第三十五章 排难解纷

作者:云中岳

芝姑娘有自知之明,要用轻灵的佩剑,与面积宽大的勾魂令相搏,绝对讨不了好。而且受了伤的黑衣用客已成了受伤的猛兽,受伤的猛兽最为危险。她没有冒险的必要,所以明白告诉对方她要用暗器制敌。

打字出口,她左手一挥。

黑在吊客勾魂令急升。稳下马步先求自保。

没有暗器发出,姑娘轻蔑她说:“你慌什么?小爷我还不想太早要你的命呢。”

在神色上,黑衣用客败象已显。

曹明也因为林彦所说的那些话,触动了心中的疙瘩,有点毛骨悚然,焦灼之情溢于脸面,突然举手一挥,发出一声短啸;然后拔剑叫:“古兄,这小子知道得太多。事不宜迟,迟则生变,恐怕他已布下了诡谋,咱们必须及早解决他,速战速绝永除后患,上!”

红面老人古兄拔剑出鞘,冷冷地说:“本来就应该早早毙了他,要不是你坚持看他玩什么把戏,兄弟早就在他登岸时便送他去见阎王了。”

曹明挺剑急进,占住了上首。

路两侧的矮林中;连续奔出十余名彪形入汉,把亭子围住了。

跟在曹明身后的三个人,也占住了三方。

林彦脸色一变,急叫:“小弟,他们人太多,引他们到旷野去决战,走!”

黑衣吊客一声怒吼,抢先发难,勾魂令一挥,猛扑芝姑娘。

芝姑娘迅速飞退,一声娇叱,半途转正身躯,跃入亭中,林彦也随后跟到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黑衣吊客摔倒在地,右膝切入一枚制钱,肉裂骨开,怎能不倒?勾魂令护得住胸腹,却顾不了双腿,姑娘的飞钱奇准无比,一击便中。

断后的林彦在事中追上了芝姑娘,立即超越从亭的另一面跃出开道。劈面碰上了两名大汉,他无畏地急冲而进,要破围撤走。

两大汉一刀一剑左右齐上.出剑的人大喝:“留下命再走……”

剑上风雷骤发,长驱直入,眼看要刺入林彦的胸口,却又眼一花,剑似已入体,可是手上没感到任何阻力,人影已经近身。

剑并未刺中林彦,而是被林彦挟在胁下,这一着极为凶险,谁也没料到林彦竟敢如此大胆,连在后面跟出的芝姑娘也吓了一跳。

姑娘也没闲着,以往她与林彦配合行动,似寡击众闯过无数剑海刀山,彼此之间的默契浑而为一,心意相通无需手式暗号,便配合得天衣无缝,她的飞钱,已先一刹那锲入使刀大汉的右目,切开了眼珠嵌入颅骨内。

几乎在同一刹那,林彦已一掌劈中使剑大汉的左肩颈,力道千钧,像钢刀一样几乎劈开大汉胸肩。

说快真快,一接触生死已判,没有丝毫停顿,两大汉哀嚎着栽倒,林彦与芝姑娘已冲出三丈外了。

两人似乎逃昏了头,不往路旁的树林里钻,反而沿着大道狂奔,奔抱里外巍峨的曹家大宅。

后面。追的人像潮水。

追得最快的,是一个瘦竹竿似的中年人,脚下如风,跨一步起落间足有丈五六,但见双脚交跨,冉冉而至。

落后五六步的是曹明,这位曹老爷平日养尊处代,外人根本不知道他是武林高手,追逐的轻功宛若天马行空,每一纵跃远及两丈外。但比起瘦竹竿中年人的跨步疾掠,仍然略为逊色。

其次是红面老人古兄,用的是豹蹿术。

距村栅门尚有二三十步,栅门开处,涌出二十余名持挠钩长枪大刀的壮汉,有章有法地一字排开列兵刃前指,森森然形成铁壁铜墙。

不能被缠住,两人向有奔入稻田,在泥水飞溅中,绕至庄西北角,奔上了一块空地,跃登一座瓦房纵身一跳,便消失在庄子里。

全庄大乱,妇孺的惊叫声震耳。

曹明急得要上吊,几十名高手,竟然堵不住两个人,反而让人侵入庄院,麻烦大了。

警锣声狂鸣,警讯传出了。

派在外围警戒的暗桩,纷纷撤回应变。这些对外称为长工的打手,家眷都在庄院内,庄内有警,他门怎能不赶回?

外围警哨尽撤,任由外人长驱直入禁地。

最后一组自孤山撤回的四名警哨,心悬家小的安全,走得甚急,每个人皆显得焦灼不安。走在最后的人正走得匆忙;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异声,警觉地扭头回顾,不由大吃一惊,三位穿草绿色劲装,曲线玲珑的美妇,正以奇快的轻功身法追赶,已到了身后二十步左右了。

“什么人?”警哨止步旋身大喝,清鸣隐隐,光芒刺目的单刀出鞘。

前面三人闻警转身,全都愣住了。老天爷!这地方哪来的美天仙?那令人目眩的美丽面庞;那动人的喷火们体;那耀目的绸制劲装;还有系在背上的凶器长剑……。

三美妇急射而来,在丈外拔剑出鞘。

来意不善,警哨单刀一领,再次大喝:“站住!你们……”

长剑化虹而至,香风扑鼻,剑气扑面生寒。

“挣!”单刀封住了射来的一剑,立还颜色乘势回敬一刀,火杂杂贴身猛攻,刀气进发凌厉无匹,身手不凡,而且勇悍绝伦,充分发挥了拼命单刀的威力。

美妇一惊,一个警哨也有如此高明的身手,怎敢硬接?闪身避招剑走轻灵,剑如流光从偏门进招,制造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就在山下的短草坪中,四男三女展开了空前猛烈的恶斗舍死忘生,刀来剑往、缠斗不休。

一名警哨这才记起忘了传警,一面挥刀进攻,一面发出两长声厉啸。

正主你来我往狠拼,第二批三位美妇在南面现身,立即加入挥剑抢进,到得最快的是傅夫人,她今天也穿了草绿色的劲装,三十余岁徐娘不论面貌风华皆令人目眩,美丽的女人真不易看出真实年龄。她最先冲到,接近两名警哨夹攻一位美妇的斗场。长剑一伸,沉声冷叱:“情势已经明朗,杀!”

杀字出于一个美妇口中,决不会引起什么美感,更令人心惊胆跳。

杀字声落,剑如奔电八步风生,身剑合一冲到。

“铮铮!”一名警哨封住她急攻的两剑,单刀反而被震得向外荡。

雷芒再闪,剑无情地贯入警哨的心坎要害。

片刻间,四名警哨死了三名,被活擒一名。

庄外有警,在庄内指挥打手搜索的曹明乱了章法。

庄内房舍甚多,有足够的空间奔东逐北。林彦与艺姑娘四处飘掠,吸引打手们八方追逐,就是不进入曹明的大宅!”

厦,已知广厦内机关密布,犯不着冒不必要之险。虽则曹宅的机关比西安梁剥皮的钦差府相去天壤,但他仍然有所顾忌,因为大白天进入,没有应付机关埋伏的余暇。而且最简单的机关。往往是最具威胁的机关,卓三堂屋内的翻板,就是最好的说明,任何人也不会想到,简陋的茅舍内会安装翻板,堂屋本来就是平时走动最频繁的地方。

庄外有警,必须派人外出探看。十余名打手出栅门不远,便看到路中摆了三具尸体。

对面,八名美妇一字排开,八双美丽的秋水明眸不再动人了,简直是八双饥饿的食肉猛兽的眼睛。

一阵剑鸣,八支长剑同时出鞘,龙吟震耳,声势骇人。

“来得好!”中间发令的美妇叫:“出来一个杀一个,绝不留情。”

十二名打手知道利害,不敢再进列阵相候,立即派人入内报警。

八名美妇也不逼进,明白表示志在封锁。她们也知道曹家高手众多,其中不乏武林一流人物,连派出的警哨也极为高明,冒失地杀人庄中,必将有人断送在内,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诱在内的人在外面决战,依敌势强弱而定进退。这都是林彦出的主意,他把在陕西与梁剥皮的爪牙周旋,所用的手段在这里大大施展。

内忧外患交加,曹明心中叫苦。要想保全自己,必须先除去内忧,方能御外,便下令坚守庄院,暂不出击,先解决侵入的人,再谈其他,攘外必先安内,这步棋他的决心下对了。

庄内真正够得上一流高手的人并不太多,想困住林彦这种艺臻化境的超尘拔俗高手,谈何容易?

庄内鸡飞狗走,终于,林彦与艺姑娘出现在一座大宅的屋顶。

附近共有五栋相连的大瓦房,瓦面高度相等。这是说,屋顶有足够的空间施展。

正东,隔了一条防火巷,然后又是一排房屋。再过去,便是曹家大宅的西院,西院宽大的天并呈现眼前。

四个打手跃登屋顶,轻功都很了不起。

林彦与芝姑娘背向而立,屹立屋脊神定气闲。他取出插在腰带上的一根尺半长、宽约寸半的竹片,再从百宝囊中抓出一把鸽卵大的泥丸。这种泥丸俗称弹子,是供弹弓发射的,用黏上制造加以烧硬,击中野鸡野鸭,弹子爆碎,但猎物仍是完好的。

他左手握竹片,右手扣上一枚弹子,一扳之下,竹片弯成弧形。

“小心你们的脑袋。”他大声呼叫:“打!哈哈哈哈……下去!”

竹片突然弹直,弹子破空而飞.弹力之猛,可媲美强弓;弹子破空的飞行厉啸,也与劲矢破空相去不远。

“啪”一声响,泥丸爆裂。

“哎啃……”最先跃登瓦面的大汉狂叫着摔倒,骨碌碌向下滚,钢刀坠地声入耳。鼻尖换了一弹,整个鼻子裂陷,怎能不倒?

竹片强韧,弹力惊人,袭击三十步外的人,威力可怕,弹子虽然是泥烧的,打破人的鼻子轻而易举。

四颗弹子,将四个打手全部击倒、滚落。瓦面上,接着跳上来三个人。

“来得好!多多益善。”林彦高叫,弹子发似连珠,这比放连珠箭方便多了。

三个人只有一个能登上瓦面冲进三步,其他两人脚一沾瓦便倒了。

人接二连三往下掉,难免令人心中发毛,一两个人更不敢冒险往上跳啦!只好去请高手来应付了。

林彦掏出了另一把铁莲子,这玩艺可不是泥做的了。

“高手将到,我们给他们一次精彩的二合一八方风雨。”林彦向姑娘说:“你准备好了没有?”-“我正感到手痒。”姑娘手一扬,一串制钱整齐地衔尾上升,最先一枚到达顶点,最下一枚恰好离掌上升,当后顶点的一枚成小弧度下降,一阵清鸣,制钱整齐有序地叠落在她的掌心。

林彦将竹片插回腰带,不再使用这种顽童打雀用的玩具,改用双手发射泥丸和铁莲子。

两人相距八尺左右,状极悠闲。

站在屋脊上,看不到屋下的情景,却可听到猬集在下面的人,鬼吵鬼闹的声浪。

对面那排房屋的瓦面,屋脊出现了两个人。这里本来是竹簧片的有效威力范围,但林彦已停止使用竹簧片了。这一带已成了安全区,可监视林彦所占的屋顶。

一声暴叱,瘦竹竿中年人跃登屋顶,位于芝姑娘左首,相距约两丈余。

共上来了九个人。曹明位于林彦的右首,剑已撤在手中,神情狞恶已极。

林彦与姑娘相背而立,双手自然下垂面带笑容。

“曹兄,让在下先会他一会。”瘦竹竿中年人用老公鸭嗓子说,声音沙嘎刺耳。

“洪兄,小心他的暗器。”曹明说。

“雕虫小技,何足道哉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林彦仰天狂笑。

这瞬间,林彦与姑娘身形疾转,自背向变为面向,四只手急剧地挥舞,破空厉啸动魄惊心,钱飞弹舞,漫天彻地连续飞射,如暴雨打残花。

人双脚灵巧地滑动,身形忽左忽右疾转如风,双手起落快得令人目眩,暗器的速度快得令人肉眼难辨。

“哎……呀!”一位高手滚下屋去了。

“嗯……”同时又倒了一个。

瘦竹竿中年人洪兄认为林彦的暗器是雕虫小技,一双大袖狂野地挥拂,护住全身泼水不入,泥丸在衣袖爆炸,泥粉四散,铁莲子击中衣袖的响声,如中金石。

片刻间,洪兄共挨了二十枚暗器之多;似乎暗器并未发生作用。

终于,铁莲子换上了快速绝伦的青芒。

那是四寸长的扁针,锋利无比。

“嗤!”扁针贯穿衣袖,破围而入。

“哎……”瘦竹竿洪兄惊叫,侧跃八尺,右肩外侧裂了一条血缝,衣裂血出。

“啪啪!”姑娘两枚制钱全射在洪兄的腹胁下,被神奇的护体奇功震落瓦面。

但震落不了林彦的扁针。同是内家练气高手,功深者胜。

另一枚扁针,钻入洪兄的左大腿内股部位。

洪兄大叫一声,跌落屋下去了,再不见机溜走,下一枚可能致命啦!

林彦与姑娘身形倏然停止,屹立原地点尘不惊。

屋顶留下了三个人。曹明、红面老人古兄、另一个五短身材像猿猴般的中年人。

三个人脸都没受伤,但泥丸在身上爆裂留下的痕迹,尽说明他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五章 排难解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大 刺 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